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11章给你找个神兽

第611章给你找个神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惹上了黄叙这个不讲理的,张宪,岳云用自己的宝马去安慰都不成,反倒是赫赫有名的汗血宝马,赤兔胭脂马被黄叙给骂了个遍。

    若是黄叙这话被其他武将听见,指不定气的七窍生烟,要与黄叙拼命。宝马神兵是武将的第二生命,而宝马的价值更在神兵之上。因为神兵有足够的好材料,找寻能工巧匠便能打造。而宝马,品种稀少,人为培育极其困难,要么便是野生的马王,难以驯服。

    而汗血宝马以及赤兔马,更是马中极品,黄叙居然说汗血马流血太脏,赤兔马耳朵太长像兔子。也亏得是张宪岳云是良善之辈,能拿出自己的坐骑安慰黄叙就已经是殊为难得。如今被黄叙评价一番,二人也强忍着心中的怨念,想办法调解此事。

    黄叙油盐不进,只是要岳云赔他的马儿,但马死不能复生,岳云要把赤兔胭脂马陪给他他也不要。这可把二人愁坏了,张宪无奈之下只得看向黄舞蝶,希望黄舞蝶劝劝黄叙。

    黄舞蝶是有好气又好笑,耐心规劝黄叙  :  “不就是匹马嘛,等回了洛阳,叫陛下给你寻一匹不就是了,肯定合你的意。”

    这话不仅仅是说给黄叙听,还是说给张宪听得,张宪一听扯上了天子,神色一动死死的注视着黄叙,黄叙心智不全,应该不会骗人。黄叙一听黄舞蝶的话,擦了擦眼泪道  :  “大哥哥给我找马儿?”

    “大哥哥?居然称呼天子为大哥哥,乖乖,这对姐弟果然是天子身边关系密切之人,看来这姑娘没有骗我。”张宪心下惊讶无比,但也相信了黄舞蝶姐弟的身份。

    黄叙想了想,又看了看岳云摇了摇头道  :  “不成,他弄死了我的马儿,得给我赔。不过他要是我的弟弟,我就不要他赔了。”

    岳云大怒道  :  “好啊,你居然还有这么多心思,原来想着这个呢,明明是我赢了,你我事先可说好了,谁输了谁就是义弟,你休想抵赖。”

    黄叙脸色不由得一红,脸红脖子粗的辩解道  :  “胡说你哪里赢了,明明是我赢了,你本来就比我小还跟我争义兄?”

    岳云一脸鄙夷  :  “那是谁掉下马的?”

    “我不管,你赔我马……”黄叙争不过岳云,也讲不出道理,又扯到了马上去,企图用这个让岳云屈服。

    岳云知道了黄叙的如意算盘,哪里会搭理他,一边的张宪却看不过去了,向岳云问道  :  “岳云,你们怎么争什么义兄,义弟?”

    岳云摸了摸脑袋解释道  :  “我跟他甚是投缘,聊了一会决定结为异性兄弟,可他偏偏要跟我争义兄。”

    “明明是你比人家小,还好意思争义兄?”张宪笑骂道。

    岳云也挂不住了,辩解道  :  “达者为兄嘛,所以我跟他说好比试一场,谁赢了谁就是义兄。你看他现在输了不认账,还赖上我了。”

    “混账话,岳父教导咱们要光明磊落,你不要看小兄弟心智不全便欺负他,先前我看的分明,你还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是他战马不如赤兔胭脂,气力不济才跌落马下,不算你赢了他。你若真与他投缘,真心结交,便老老实实做这义弟吧。”

    岳云被张宪说破心思,脸色也有些挂不住,若黄叙心智正常,岳云肯定是不会争的。可让岳云叫一个心智不全的人做义兄,别说岳云,一百个里面有九十九个不愿意。

    岳云连连摇头道  :  “不行不行,我就是要做义兄。”

    “那你陪我马!”黄叙张了耳朵听了半天,见岳云不答应顿时要岳云赔他马儿。

    “别装了,老老实实做我义弟,我呀改天给你找个神兽当坐骑。”岳云拍着黄叙的肩膀说道。

    “我不管,要么我做义兄,要么赔我马。”黄叙丝毫不让,别看黄叙心智跟不上年纪,但却不愿意吃亏做小的。

    一边的黄舞蝶也没有办法,黄叙脾气犟得很,如今要争着做大哥,问题不在马上,她也没有办法去劝。

    张宪见岳云也不肯让步,沉吟片刻道  :  “那便这样好了,我那汗血宝马也是良驹,就暂且借给你与岳云在比试一次,这一次我跟你姐姐作证,谁赢了,谁就是义兄如何?”

    黄叙对自己实力自信得很,点了点头道  :  “好啊,你敢不敢在比试一次?”

    “有何不敢?”岳云心知黄叙换了马,自己这次怕是要做小的了,但却不肯丢了面子,满口答应下来。

  
神鹰江湖行全文阅读
张宪牵来汗血宝马,黄叙又拿起了镔铁大锤走上前来,作势要拉缰绳上马背。不想汗血马认生得很,见了黄叙闷哼一个响鼻,上蹿下跳,不让黄叙来骑。

    “这马儿通灵,你刚才骂了它,它哪里肯让你骑?”岳云见黄叙上不得马背,乐不可支的笑道。

    “不骑就不骑,脏死了!”黄叙上不得马背,来了性子又咒骂一句,坐在地上生起了闷气。汗血马好似颇为得意,昂着马头,悠闲的踏着步子走进院子里吃草。

    “这畜生倒是记仇得很。”张宪尴尬笑了笑。

    黄舞蝶眼睛一转道  :  “不如这样吧,二位壮士如今四处游历,小女子即将带着舍弟回洛阳,不如跟我一起前往洛阳如何。平安,洛阳那边你姐夫那马跟你熟得很,不如你骑它很岳小兄弟比试。”

    黄叙想了想道  :  “对啊,乌龙听我的话,岳云,你敢不敢跟我去洛阳在比试?”

    “去洛阳?”岳云眼珠子转了转,洛阳离冀州太近了,去了洛阳然后不就得回家嘛?他可没有玩够呢,岳云摇了摇头道  :  “不就是匹马嘛,你叫我给你赔一匹,我就陪你找个好的,我一路南下,听说武陵那边有一头异兽,不如咱们去找来给你当坐骑?”

    “异兽?”显然黄叙还没听说过这个东西,不屑道  :  “什么异兽啊,大虫都被我一脚踢死了,还有什么比大虫还厉害的畜生。”

    岳云顿时叫道  :  “哼,大虫算什么,我听说这异兽乃是绝无仅有的,以虎豹为食。翻山越岭如履平地,山林之中行走如风,都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好了,这不过是道听途说,哪有什么异兽,更何况武陵有五溪蛮族,风土人情复杂得很,不可前去。咱们出来的久了,岳父肯定担心了。不如就听黄姑娘的,先去洛阳一趟,然后咱们再回冀州。”张宪相信了黄舞蝶的身份,便想着借助黄舞蝶的引荐为国效力,驳斥了岳云要去五溪寻找异兽的想法。

    “姐姐我想要异兽当坐骑。”黄叙期盼的看着黄舞蝶道。

    黄舞蝶严肃的摇了摇头  :  “哪里有什么异兽,大虫是万兽之王,我还没听说过什么畜生以大虫为食。你就算找到了,哪里有虎豹去给他喂食?而且武陵郡是五溪蛮族的地盘,那里的人凶恶得很,咱们去了肯定要惹事。”

    黄舞蝶不答应,黄叙顿时焉了,夜也深了,黄舞蝶安排张宪,岳云两人住下,打算第二天前往洛阳,将二人引荐给刘辩为国效力。

    第二天一早,黄舞蝶醒来打算去喊黄叙,张宪一觉醒来身边也没了岳云连忙出了房门,正遇上一脸焦急的黄舞蝶。

    “张壮士,你有没有看见舍弟?”

    “没看见啊,岳云也不见了,会不会上外面玩去了,咱们快找找!”张宪说着便向外走去。

    两人找了一圈,却没见着人影,院子里岳云的赤兔胭脂马也不见了踪影。

    张宪脸色铁青道  :  “岳云这小子的行李也不见了,我先前在西边看见了赤兔胭脂马的马蹄印。定是这小子带着黄兄弟去了武陵找什么异兽去了。”

    黄舞蝶一脸焦急道  :  “实不相瞒,我父亲乃是荆州黄汉升将军,为了避免暴露身份,才坐在这儿。去武陵倒没什么,只是哪里有五溪蛮,若是叙儿与他们发生矛盾,惊动了官兵,咱们想要回洛阳可就难了。”

    “姑娘莫慌,我看你的马儿还在这,他们两个肯定是共骑一马,肯定走不远,咱们现在去追,兴许能追上!”张宪连忙提醒道。

    黄舞蝶点了点头,进屋拿上行李干粮便骑马去向西去追岳云黄叙。

    但赤兔胭脂马日行一千,夜行八百,岳云带着黄叙早已经在数百里之外,进入武陵地界了。武陵位于荆南,这个地方汉人不多,却多蛮族,这些蛮族分布在五条江水附近,故名五溪蛮。

    演义中射杀甘宁的沙摩柯,就是五溪蛮族的首领之一。

    二小共乘在赤兔胭脂马上,不需要岳云控制,马儿健步如飞载着二人向西而去。马上岳云哈哈大笑  :  “怎么样,认我做大哥多好,我能带你出来玩。”

    “哼,我明明比你大,你还跟我争,等于驯服了异兽,在跟你比一场,让你输得心服口服。话说起来,那异兽到底是什么样子?”黄叙挥舞着镔铁大锤说道。

    “那异兽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似虎非虎,似狮非狮,但却比其中任何一种都恐怖得多,凶猛无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