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08擂鼓瓮金锤

第608擂鼓瓮金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忠深感刘辩对自己二女的大恩,沉思片刻终于神色一定,好似决定了什么。

    “父亲,您怎么了?”黄舞蝶见黄忠默不作声疑惑道。

    黄忠好似如释重负,笑道:“没什么,对了,如今叙儿又开始学习武艺,对身体没有大碍吗?”

    说起这个,黄舞蝶叹了口气道:“习武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根据陛下的分析,弟弟他心智不全,如今掌控如此强大的能力,却不知道如何运用。若是不能导其向善,便有可能被力量所控制,成为只知道打杀的凶魔。”

    黄忠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的确有这种说法,那我儿便不能受到刺激,以免性格发狂,还要导其向善才行。”

    “父亲不必担心,陛下早跟我说过,所以这些年我一直教导弟弟良善之道,告诉他这么强大的力量该用在何处。先前那魏延,若是按照以前,弟弟只怕要一锤打死他了。有我看着他,相信没有什么大碍的。”黄舞蝶笑着宽慰道。

    黄忠点了点头,看着黄叙道:“我儿,你有这么大的力气,知道要用在哪儿吗?”

    “保护爹爹,保护姐姐还有大哥哥和姐夫。”黄叙一边往嘴里塞着东西,一边随口说道。

    这姐夫一说出来却把黄舞蝶说了个大红脸,听黄叙这么说黄忠又是高兴,又是担忧,看着黄舞蝶道:“女儿啊,你这些年在外面已经成了家?”

    古代婚姻观念很重,男娶女嫁都有严格的规矩,黄舞蝶未经禀报便私自成家,这可是大不孝。黄舞蝶连忙跪倒在地道:“女儿不敢欺瞒父亲,女儿已经与他人私定终生,只是他是陛下身边的大将,而父亲又是刘表的大将,女儿怕父亲为难,所以不敢禀报父亲。不过我与杨哥这几年恪守礼法,不敢做丝毫有悖伦常之事。”

    黄忠听罢松了口气,扶起黄舞蝶道:“这就好,未曾成亲便……,我黄忠丢不起那个人。你们既然恪守礼法便好,你说你那情郎是天子身边的杨姓大将,不知是杨再兴,与杨延嗣中的哪一位?”

    黄舞蝶脸色羞红道:“杨再兴是杨延嗣结义兄长,杨再兴如今都三十有三,儿子杨继周都快六岁了,自然不可能是他了。”

    黄忠冷笑道:“那就是杨延嗣那小子了,那小子倒挺年轻,一表人才看样貌比你大不了多少。”

    黄舞蝶颇为疑惑:“父亲见过小七哥?”

    黄忠一摸花白的胡须,冷哼一声道:“何止是见过,当年在南乡城外,我与他大战百十回合,他可是丝毫不让为父半招。他那一招回马枪还差点要了为父的老命,不过为父也不逊色,一手箭术射掉他的盔缨给了他个教训。”

    黄忠说起来眉飞色舞,没有丝毫生气的模样,那一战可谓他的巅峰之战,与刘辩大将杨延嗣大战百余回合,双方互有胜负。也正是那一战,让他一战成名天下知,成为荆州最强的武将。

    黄忠抚须笑道:“这杨延嗣年纪倒是不大,只有二十五六,女儿你已经二十有三。旁人家这么大姑娘,早该嫁人了,这杨延嗣贵为天子身边的虎卫将军,名气可比为父大的多,女儿你跟他在一起,倒是我黄家高攀了。这桩亲事为父同意了,只要他待你好,你便嫁给她吧,莫在耽误年华,也不必在与我过问了。”

    黄舞蝶听黄忠认可了杨延嗣,心中欢喜,但转念一想黄忠说出这种话,只怕他短时间是不会去投汉了,心中又不免有些伤感。

    “好了女儿,今日咱们一家团聚,为父要好好喝上几杯,给为父斟酒!我儿会不会喝酒啊,要不要陪为父喝上几杯!”黄忠见黄舞蝶有些伤感,便催促黄舞蝶斟酒。

    一边的黄叙听了也不客气,想要去拿酒杯,黄舞蝶一巴掌把他的手拍下去笑骂道:“这酒是辣的,可不是陛下给你喝的果酒是甜的。”

    黄叙听了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那我不喝了,我给爹爹夹菜。”

    父子三人得以一家团聚,黄忠非常高兴喝的大醉,黄舞蝶与黄叙在府衙中住了两日,黄忠便让黄舞蝶带着黄叙前往城外老宅。毕竟城内大多是荆州军汉,若被刘表知道了,肯定会平添许多麻烦来。

    随后姐弟二人住到了城外老宅,黄忠每隔几日便回老宅居住,过了年后,黄忠便让二人尽快离开荆州,返回洛阳。

    姐弟两舍不
土豪系统在都市吧
得家,便想在老宅里在住几天,城外老宅非常偏僻,一般也没人打扰。但隐藏在此间的胡人杀手早就蠢蠢欲动了。

    这一日姐弟两个无聊,决定前往附近山林打猎,胡人杀手远远跟着,决定趁着这个机会杀了黄舞蝶,嫁祸刘辩让黄叙发狂从而与刘辩对抗。

    密集的山林之中,姐弟两人手持弓箭穿梭,黄叙奔跑在前,追逐着一只野兔。黄舞蝶在后面拎着几只野鸡野兔。

    “弟弟你跑慢点,我都跟不上你了!”黄舞蝶在后面叫喊道,但黄叙少年心性,追着一支野兔,一会儿便没影了。

    “杀!”正在此时,跟着黄舞蝶的胡人杀人察觉到这是个机会,便迅速向着黄舞蝶靠拢。

    黄舞蝶身边的密林之中,陡然钻出几个彪形大汉,将黄舞蝶围在中央。黄舞蝶顿时警惕起来,放下手中的野鸡野兔,沉声娇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为首的胡人杀手手中砍刀指着黄舞蝶说道:“黄舞蝶你好大的胆子,这么久了还不回洛阳,是不是不想回去,想要投靠刘表了?”

    黄舞蝶秀眉微蹙道:“你们是天子派来的不成?”

    “奉陛下口谕,黄舞蝶不回洛阳,杀!”为首的大汉也不多说,手持砍刀向着黄舞蝶冲去。黄舞蝶立马醒悟过来:“哪里来的毛贼敢假扮天使?”

    娇喝一声一道银光闪过,黄舞蝶一把抽出腰间软剑,横剑在胸黄舞蝶冷笑道:“你们到底是谁?陛下对我的武艺在清楚不过,他若是要杀我也不至于派你们几个喽啰过来?”

    这胡人首领显然没有想到黄舞蝶手上还有兵器,原来黄舞蝶从前爱舞刀弄枪,只是在太医院里,她平日做大家闺秀打扮,便放下枪棍。只有与杨延嗣在一起时,才比划手脚,这软剑也是杨延嗣请人打造让黄舞蝶防身之用,平日里都是别在腰带之中,便是杨敏都不清楚黄舞蝶武艺高强。

    黄舞蝶是头母老虎,显然出乎这些杀手的预料了,但这些杀手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几人将黄舞蝶围在中央,刀光剑影打的好不热闹,寻常十来个大汉根本不是黄舞蝶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便被黄舞蝶刺死两人。

    几个杀手见势不妙想要逃跑,正欲撤退时,一边传来一道冷喝道:“光天化日之下,欺负良家少女,算什么英雄好汉?”

    几人向声音传来的方面看去,只见山林一边,走开两个男子,一大一小。大的约摸二十来岁,身高八尺,一身白衣,长得英武不凡,手持一把虎头錾金枪,身后牵着一匹赤红色战马,它游走山林之中,身上渗出汗水做血红色,居然是罕见的汗血宝马。

    而那小的,约摸十五六岁年纪,身高七尺有余,长得唇红齿白,手中一对擂鼓瓮金锤,身后也牵着一匹战马,也是浑身赤红,如同涂了一层胭脂一般,耳朵高立如同兔子,与吕布的赤兔马又有几分相似。

    几个杀手不由得吞了口唾沫,这还光天化日欺负良家少女呢,一个黄舞蝶他们合力都斗不过。如今又来了这两人,且不说年长的俊俏青年,那少年手里一对金锤看模样都不比黄叙的小,一看都是不好惹的人物啊。

    青年看着黄舞蝶道:“姑娘莫慌,我最见不得人多欺负人少了,更何况是欺负一个女流之辈。”

    青年男子说着便要横枪上前,黄舞蝶本不欲麻烦着青年,但见他手中兵器与杨延嗣一般无二,武艺也应该高强。看样子应该也不是荆州兵马,不如试试他的武艺如何,若是武艺高强,便想办法带去洛阳,引荐给刘辩。

    想到这黄舞蝶点了点头道:“那便请好汉解决了他们吧。”

    一边的少年没有做声,手里拿着擂鼓瓮金锤看着黄叙先前离开的方向,眼中满是期待。青年男子踏步上前没有动用长枪,毕竟山林之中长枪施展不开,他以赤手空拳应对,不过几个回合便将几人放倒在地。黄舞蝶这才走上前来,用软剑指着一个杀手娇喝道:“快说,你们是谁派来的?”

    “锦衣卫无话可说!”这杀手冷喝一声,便口吐鲜血而死。其他几个杀人也便在此时也纷纷口吐鲜血。青年男子连忙俯下,将杀手下巴一抓,却是咬断了舍跟,口中鲜血喷涌而出,显然是活不成了。青年男子抬头惊讶的看着黄舞蝶说道:“姑娘,他们都咬舌自尽了,你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招惹上了天子的锦衣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