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02章毒士毒计

第602章毒士毒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贾诩决定答应李儒的遗愿,脱离蒙古人投靠刘辩。但身为毒士的他,不用计则已,一旦用计,又怎么会空手而归?

    “以我罪孽就算前去陇西投靠曹孟德,只怕也难逃一死,只有将功折罪才行!”贾诩以手扶额,喃喃自语。

    贾诩一双狭长的双目半眯,一对眼珠子滴溜溜转动,很快贾诩理清关系,拿出宣纸在桌案上书写:“如今凉州一分为二,曹孟德占据陇西,天水,武都。蒙古人使韩遂占据金城,北地安定,蒙古人自在后方武威,敦煌以及广大的西域诸国。”

    “眼下蒙古人正在休养生息,这些年他们整合西域胡兵,一旦大举进攻凉州,加上韩遂的兵马,足有二十万,以陇西的兵马根本难以抵抗。到时候不止关中有失,并且蒙古人还可以自北地郡进攻并州上郡,从北,西两面直接威胁天子的龙兴之地,蒙古大汉铁木真不愧为一代雄主。”

    贾诩分析清楚眼下的凉州的局势之后沉思一番在宣纸上写下两个计策。

    上策:杀拖雷夺凉州,御敌于国门之外。

    下策:杀韩遂,夺凉州黄河以南,收编凉州兵马与蒙古对峙,旗鼓相当。

    脑海中过了一遍自己的计策,贾诩将宣纸点燃烧了,出得府来,前去找一人,这人是贾诩计策中重要的一环。

    阎行府上,贾诩前来拜访。

    阎行对贾诩很是尊重,将贾诩迎入书房之中,阎行亲自给贾诩到了被茶,递给贾诩笑道:“军师,这是我差人重金买来的,如今这茶在大汉十分盛行,你且尝尝看。”

    “没想到将军身为武人,不爱喝酒却喜欢喝茶,当真是叫人惊讶啊。”贾诩抿了口茶水,看着阎行笑道。

    “喝酒只会误事,如今又非喜庆之日,喝酒只会让人更加神伤。反倒是茶中的苦涩,才能让我时刻警惕,不忘本心。”阎行细细品位茶水,感受着茶水中的苦涩,目光望向窗外,好似望到了遥远之地。

    贾诩嘴角一勾笑道:“将军说的本心,指的是?”

    阎行神色一暗道:“如今主公为蒙古人效力,蒙古人侵占我大汉领土,我夹在主公与大汉之间,我是该忠于主公,还是该忠于大汉呢?实不相瞒,在下好生纠结,只有时刻警惕自己,不可忘了本心,做不对不起大汉的事情。只可惜主公他……”

    贾诩又喝了杯茶,笑道:“将军是为难,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效忠于韩遂,还是该效忠于国家。效忠韩遂,他投靠蒙古人,就势必会做对不起大汉的事,相反效忠国家,你就会做对不起韩遂的事是吗?”

    阎行闭上双眼,痛苦的点了点头。

    贾诩哈哈大笑道:“其实这两件事根本没有什么冲突,我有一计,可以解将军心中忧虑。”

    阎行大喜道:“不知先生有什么计策教我,快快到来,这些年我愁的头发都白了许多啊。”

    “将军莫急!”贾诩摆了摆手将心中计策道了出来:“韩遂投靠蒙古人,你痛苦的关键也是因为蒙古人。假如让韩遂得罪蒙古人,你觉得韩遂他会不会投靠大汉?”

    阎行眼中精芒一闪道:“先生你是说逼主公他投靠大汉?”

    贾诩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常听闻主公时常邀请蒙古拖雷王子前来赴宴,你可在宴会之上杀了拖雷。拖雷死在韩遂军中,你觉得他还能在依附蒙古人吗。到时候蒙古大军势必前来报仇,而你我趁机劝说韩遂投靠大汉。到时候你既不伤与韩遂的忠义,又可报得国家,你觉得如何?”

    贾诩本以为阎行会一口答应下来,没想到阎行听了连连摇头道:“先生此计是好,能全了我的忠义,但先生不知,那拖雷武艺高强,并且身边常有哲别保护。我若一击不中,主公哪里会让我杀他?”

    贾诩眼睛一眯道:“这拖雷居然也有武艺,你没有把握一击杀之?”

    “我与他比试过,他虽不如我,但我却也难以将他击败!”阎行无奈道。

    “没想到拖雷有此武艺,那上策便行不通了,只有用下策了。”贾诩心中暗道。

    阎行叹了口气,用希冀的目光看着贾诩继续问道:“军师,不知道您还有没有其他计策解我忧愁呢?”

    “自有是有!”贾诩哈哈大笑道:“既然杀拖雷不成,你便只有秘密联络陇西的曹孟德,如今前线的驻军皆是听命于你,你可放曹孟德大军入
不当小明星小说5200
境,到时候大势已去,韩遂也自然会投靠大汉了。”

    阎行吓了一跳道:“这怎么行,主公他被汉军仇视,若是汉军当真攻打过来,他们岂会饶主公性命啊?”

    “这个你不必担心,你只需要秘密联络汉军,如今北地,安定两郡我军的防御还不太完善。你秘密联络曹孟德,让他做出进攻北地,安定的态势。我就劝说韩遂将兵马调去此二郡,到时候金城防御空虚,再让曹孟德突袭金城。如此一来,金城,北地,安定三郡势必会一战而定!到时候我在劝韩遂投降,将功补过,他们一定会饶恕韩遂的!”贾诩苦口婆心的劝说阎行。

    “他们当真不会伤害主公?”阎行一脸胡疑道。

    贾诩笑道:“韩遂在凉州威望很高,若是他主公投降,汉军怎么可能杀害他呢?”

    阎行沉思良久终于点了点头道:“好,我就听先生的,再这样下去,我良心难安啊!”

    两人又商议一番,贾诩便告辞离去了,离去的路上,贾诩沉吟道:“这个阎行太过妇人之仁,他肯定会去请求韩遂,若是如此一来,势必会引起韩遂的警觉,并且就算曹操大举进攻,韩遂也没那个胆子单独抵御,肯定会请蒙古人前来,我得给韩遂在设一局。”

    贾诩回到家中,便安排心腹前去监视阎行,果不其然,贾诩离去之后,阎行还是犹豫不决,想了良久便前去求见韩遂。阎行并未说出贾诩的计策,而是单独的请求韩遂收手,不要在给蒙古人办事。

    但韩遂哪里肯听阎行的话,将阎行打发走,韩遂眉头深索道:“这个阎行越来越不听话了,太过妇人之仁,这样下去他迟早得勾结汉军,我得派人监视他才行。”

    正在韩遂思量间,下人来报:“贾诩求见。”

    “这个老狐狸,自从牛辅死后便依附于我,却不为我所用,如今前来见我,又打了什么主意?”韩遂同样是条老狐狸,自然知道贾诩前来不是叙旧那么简单。

    “让他进来吧!”韩遂下令道。

    不过一会贾诩进来书房,只见贾诩一脸愤恨,惊慌的模样,韩遂大惊失色连忙问道:“文和,你这是怎么,怎么如此模样?”

    “气煞我也,气煞我也!”贾诩胡子一阵颤抖,看着韩遂说道:“还不是你麾下那阎行,他今日将我找去,你知道他跟我说了些什么?”

    韩遂不自觉将阎行刚才的话想了起来,眉头紧皱道:“那阎行莫不是要对我不利?”

    “韩兄果然英明,那阎行将我找去,说他是汉人,不愿意为蒙古人办事,让我给他想个计策,去投汉军。你说咱们这些年早就将大汉给得罪了个遍,哪里还回得了头,这阎行真是痴心妄想。”贾诩不停数落着阎行的不是。

    韩遂大怒道:“这阎行果然想背叛我,他向你问计,不知你又跟他说了些什么?”

    “这阎行是个愣头青,我叫他去联络曹操,让曹操佯装攻打北地,安定,我在劝你将兵马派去北地,安定。然后让曹操突袭金城,如此黄河以南可定。”贾诩眼中满是笑意道:“但他阎行哪里知道我是骗他的,如今我将这计策告诉你,你正可将计就计,诱骗汉军进入金城,从而将汉军一网打尽,如此也可以蒙古人刮目相看。”

    韩遂已经不自觉相信了贾诩,听了贾诩的话,韩遂大喜道:“那阎行刚才就来找过我,想让我投降汉军,我正要派人监视他,没想到先生心里向着我,让我得知阎行那丑恶的嘴脸。”

    韩遂拿过地图,看着地图说道:“如今曹操大军驻扎在陇西,与我军对峙,前线是阎行的兵马。如今我知道阎行的举动,便可将计就计,打败曹操,让那拖雷对我刮目相看。”

    韩遂心里也有气啊,投靠蒙古人之后,他一直没有多大的地位,以前牛辅在的时候,郭侃看不起牛辅,如今换拖雷来,拖雷又看不起他老奸巨猾。要不是哲别一直保着他,拖雷早就把他换下去了,如今他正要借此机会,让拖雷对他刮目相看。

    贾诩也看着地图,一脸兴奋道:“我跟阎行说的计策,正是给你这个立功的机会。你看阎行率兵驻扎在前线,一但他与汉军勾结,汉军故意作势攻打北地,安定,那金城防御空虚,他放汉军进来,大事休矣。你如今便将计就计,假装将兵马派去北地,安定,实则按兵不动,等阎行放汉军入境,你便在路上率领大军伏击汉军,如此汉军必定大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