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90章奋威属性

第590章奋威属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裴俊vs张郃,二人武艺相差不大,可以说是势均力敌,若真要仔细分出个高下,那定然是裴俊要厉害了些。沙场争锋,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更何况眼下张郃更被人四面围攻,更是分神不得。

    张郃心忧局势,抽空向后看去,只见两边丘陵处汉军已经完全将自己兵马分割,包围,围杀,局势颇为堪忧。而更远的后方,更响起一阵战马崩腾之声,战马踩踏着地面升腾起漫天的趁沙尘。

    却是薛仁贵率领骑兵赶到了!

    张郃心下破口大骂着统兵之人还真看得起我,给我设伏不说,居然还支会薛仁贵的骑兵过来包围。

    张郃是对薛仁贵有心里阴影的,当初河北四将颜良文丑,自己以及高览联手围攻薛仁贵,却被其杀败。张郃心知如今根本扭转不过局势,眼下跟这裴俊厮杀还能保住性命,若是薛仁贵赶来,以他那冠绝天下的武艺以百射百中的箭术根本逃脱不了。

    张郃并非是愚忠之人,心中分析清楚局势之后,张郃想逃命了。

    可战场厮杀容不得丝毫分心,张郃心中还分析着局势,又担心薛仁贵赶来,手上不由得慢了一分。一个不小心被裴俊一枪抽中肋下,顿时火辣辣的疼痛感传遍全身,让张郃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张郃,还不下马受降?”裴俊一时间占据上风,便暂时停手想要劝降张郃。

    可劝降又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一般的武将都是心有傲骨,被人生擒活捉之后主将亲自解缚,然后武将心中感激便投降。要么是武将本身不被重用,主公无能使他濒临绝境,事后担心罪责才会主动投降。

    张郃勉强属于后者,若不是袁绍让淳于琼替换张燕丢了邺城,他也不会南下救援以至于中了埋伏。不过这其中虽然有袁绍换将的责任,但也有张郃的决策失误的因素。

    张郃虽然属于后者,但却不想投降汉军,他先败在薛仁贵手里,如今又被李靖设下埋伏,若就这么投降了,一辈子都得不到重用还会被刘辩手下的武将所瞧不起。

    张郃甩了甩胳膊大喝道:“想要我投降?休想!”

    张郃便奋起发力,在战裴俊,而远在洛阳的刘辩又收到系统的提示:“系统检测到张郃的特殊属性:奋威,张郃在与对手厮杀之时,若对手武力高于张郃,但不能全面压制,武力值相差五点之内,包含五点。则张郃武力加二!张郃奋威属性开启,裴俊当前武力97,高于张郃一点,张郃武力加二,当前武力98!”

    张郃抖擞精神,凭借着天赋属性渐渐挽回了局势,这个属性其实在演义中其实就有迹可循。张郃与马超打过,与张飞也打过,面对身负血海深仇的马超,几个回合便败了。可与张飞却战了百十个回合。

    然而张飞却又与马超大战过三天三夜不分胜负,如此看来张郃的实力颇为不稳定。刘辩后世分析则觉得有些蹊跷,如今听到这个属性就解释得通了。面对马超之时,马超因为复仇武力全面压制,已经超过了张郃五点不止,所以张郃速败,而面对张飞之时,可能张飞当时没有超过五点武力的压制,让张郃触发奋威,武力在上一层楼,因此得以战了个百十回合。

    “这属性还真是奇特,许多在演义之中的武力怪圈经过属性的这么一分析,一切都解释得通了。”身在皇宫之中的刘辩分析着张郃的属性,感觉大为有趣。

    分析完张郃的技能,刘辩也没放在心上,张郃的技能对于武将也构不成什么威胁,顶多算是一个保命技能。刘辩又继续分析着冀州青州的局势:“如今张郃已经与裴俊对上,这么说李靖已经成功进入冀州,张郃在冀北,李靖向来是不打没把握的仗。看来冀北的局势堪忧,如果冀北有失,袁绍就得回军救援了。没了袁绍这一威胁,不知道青州能不能抵挡赵匡胤十万大军的威胁。”

    冀州邺城战场这边,裴俊与张郃厮杀已经五十余回合,两人枪来枪往,斗得不亦乐乎。

    而北面,薛仁贵伍云召二人领着骑兵来到战场之上,便见汉军已经将袁兵团团围住,外围有近战的陷阵营拼杀,在外面有弓箭手压制,别说袁兵能不能战胜,就是想要逃跑都不可能,消灭袁兵只是时间问题。

    一边的伍云召感慨道:“李药师还真是厚道啊,这分明是分功与我们嘛!”

    “话虽如此,但咱们来了才更
抗日小山传奇txt下载
能威胁袁绍,并且也能减少并州兵马的伤亡!”薛仁贵方天画戟一横,沉声大喝道:“并州的兄弟们,薛仁贵来也,还请暂时退开官道,由我军骑兵冲杀一阵!”

    陷阵营非常配合,听了薛仁贵的话连忙往两边丘陵退去,将袁军压制在官道上。薛仁贵便冲着伍云召下令:“骑兵三人一排,结阵冲杀!”

    伍云召又冲着身后的骑兵下令,很快三千骑兵结成一条长龙般的阵型,薛仁贵伍云召在前,二人并驾齐驱,带着三千骑兵冲入官道上的袁兵之中。

    薛仁贵手中方天画戟上下翻飞,将马前袁兵一一挑开,旁边的伍云召也毫不示弱。两骑带头,三千骑兵犹如一把利剑扎入袁军之中,袁军可谓死伤惨重,在骑兵的冲锋面前根本没有丝毫的抵御能力。

    “不好,薛仁贵果然来了,我得快走!”听得薛仁贵那声大喝,张郃大叫不妙。一连猛攻几招,逼退裴俊,拔马向着丘陵方向纵马冲去,那汉军正在围攻袁兵,又是步兵却拦不住张郃。

    裴俊大怒:“贼将休走!”

    裴俊纵马去追,然而张郃无心恋战,只打马狂奔,裴俊追击不得,只能返回,向着李靖拱手请罪:“末将无能,让他给逃了!”

    李靖拍着裴俊的肩膀道:“这张郃甚是凶猛,他若一心逃命拦截不住也实属正常!”

    “哎,若我下次遇见,必斩他首级!”裴俊心中忿忿不平,对于逃走张郃仍是耿耿于怀。

    却说张郃一连奔出数十里,欲往青州北海处投奔袁绍,却转念一想:“我如今战败,两万兵马被围,又救援邺城不成。袁绍他定然将这罪过记在我身上。我若去找袁绍,他恐怕不会饶过我了,不过我南下去投奔赵匡胤!”

    想到这里张郃又摇了摇头:“赵匡胤与袁绍联合,我若去投奔他,袁绍定然会索要于我。赵匡胤将我交出去也就罢了,若是不肯,恐怕坏了联盟,如今我弃他而去却不能在对不起他了,不如南下前往扬州吧!”

    想到这里,张郃便转道向南,前往扬州而去。

    战场上薛仁贵与伍云召率领骑兵杀了个通透,直来到南边见到入口处李靖率领的两千兵马。

    薛仁贵连忙下马,刘辩将李显忠调到洛阳,又让李靖待在并州,如今委以重任,看来日后统帅并州兵马的非李靖莫属了。薛仁贵与伍云召下了战马,后方的骑兵也渐渐杀出官道,袁军被骑兵冲杀一阵,完全乱了阵型,汉军在围杀过去,便完全不费任何气力了。

    “哈哈,李将军真是用兵如神啊,不知不觉便拿下了邺城,将军通知我军前来,却是让我军白捡一份功劳啊。”薛仁贵走上前来向着李靖拱手道谢。

    李靖也迎了上来,拱手见礼道:“李靖见过薛都督,伍将军。我此次请你们幽州兵马前来,却不止是给你们送功劳,还是借幽州兵马的势,逼迫袁绍退兵啊!”

    薛仁贵顿时了然:“原来将军是担心攻破邺城袁绍不会全军撤退,故而灭了冀北的兵马,虚张声势,让袁绍以为邺城以南全部丢失,并幽兵马进入冀州,强逼袁绍撤军啊。”

    李靖抚须笑道:“我就是这个打算,丢了冀北与邺城,袁绍无论如何也会全军撤退了。”

    二人谈笑风生,汉军也迅速的围杀袁军,经过一个多时辰,被骑兵冲杀过一阵的袁军在无抵挡之心,大半被杀,其余投降。

    薛仁贵见了尚有三千投降的袁军,不由得眉头一皱,向李靖建议道:“李将军,如今我们军队孤军深入,这三千人如果带回邺城,恐怕平生波折,不如杀之以绝后患。”

    伍云召裴俊二人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也建议李靖杀了。

    李靖摇了摇头道:“我汉军乃是仁义之师,绝对不能做杀俘这种事,这三千人虽然麻烦,但咱们却不必看管他们,只需要拿了他们的兵器铠甲,放他们离开便会相安无事了。”

    薛仁贵想了想,觉得李靖说的有些道理,刘辩辛辛苦苦树立起来的仁义之名,确实不能被这三千兵马给破坏了。便点了点头道:“李将军是此次攻打冀州的主帅,便由将军做主,若有差遣,薛仁贵义不容辞。”

    李靖便大手一挥,下令将投降的三千袁军全部放走,不过却收了他们的铠甲兵器。这些袁兵死里逃生,大多前往附近城池躲避,少数便前往北海通知袁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