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86章死在睡梦中

第586章死在睡梦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太原刺史府中,李靖姗姗来迟,书房之中二人对坐,王猛给李靖倒了杯茶水,王猛笑道:“两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一个?”

    李靖不急不缓的抿了口茶,笑道:“别急,让我来猜猜!”

    “那我就看看你的神机妙算了!”王猛哈哈大笑道。

    李靖伸出一根手指,沉吟道:“这第一个好消息,应该就是张燕被调走了吧!”

    王猛点了点头道:“不错,根据冀州斥候传来消息,张燕孙轻已经出现在袁绍军中,取代张燕的乃是淳于琼。如今太行山守军打着张燕的旗号,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其实是淳于琼领着一万冀州的兵马驻守。”

    “淳于琼?这可是个庸才啊,如此一来,太行山防御便对我来说如同虚设!”李靖眼中精芒一闪,冷笑道。

    王猛看着李靖笑道:“药师倒是自信,不过这淳于琼虽然是个庸才,但他的防御却是按照张燕一般,并无丝毫改变。”

    “哈哈!”李靖抚须大笑:“防御虽然没变,但统帅以及士兵却变了,淳于琼到底不是张燕。他们镇守的士兵定然会出现纰漏。若淳于琼完全按照张燕的部署来做,这么说淳于琼就在壶关那边了,也好,我正好借他做些文章。”

    “这么说你是要攻打邺城,打袁绍的老巢?”王猛察觉到李靖的目的。

    李靖摇了摇头道:“不止,我要的不仅仅是围魏救赵,也还要围城打援!”

    王猛抚须大笑:“你这还真是大手笔啊,又要将冀州闹得个天翻地覆?那我便拭目以待好了,你这第一个好消息猜到了,那后面两个呢,且看你能不能说出来。”

    李靖又抿了口茶水,沉声道:“这另外的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应该可以连在一起。青州西,南两线战场,应该一个稳住了,一个势微。袁绍无能,应该是对付袁绍的陈庆之将军稳住了西面的局势。而赵匡胤强势,林仁肇将军那边不好对付!”

    王猛拍案叫绝:“嘿,还真是神机妙算,西线这边陈庆之将军先是一把火烧了袁绍五万先锋所用的粮草。将袁绍进军的时间拖延到了雨季,如今袁绍士卒被梅雨弄得苦不堪言,暂时还威胁不到陈庆之将军。”

    “那南线林将军那里呢?他兵马不少,又有大量民夫青壮,应该不至于……”李靖皱眉道。

    “赵匡胤并未攻打林仁肇将军的防线,但据兖州,徐州的锦衣卫探报,赵匡胤的兵马正在潍水,胶水的尚有筑造堤坝,迁移百姓。”王猛解释道。

    李靖恍然大悟,脸色凝重道:“赵匡胤这是打算要过段时间水淹北海。林将军的防线皆是靠近这些河流,大水一到根本无计可施啊,看来南线这边果然式微了。”

    “林将军那边也已经准备船只,遣散百姓了,若等赵匡胤破了南线防御,则青州局势堪忧。你这边也是时候出动了吧?”王猛看着李靖问道。

    李靖点了点头道:“是时候了,景略兄,不知你这段时间筹集了多少粮草?”

    王猛回答道:“我将并州能用的粮草都给你调出来了,能让那两万大军支撑一个月之用。正巧如今麦熟,到时候有新粮支撑应该不会耽误胡人安置之事。”

    “辛苦了,不过用不了那么多粮草,我大军也不可能在冀州多待,到时候将粮草制作成耐存的干粮,只要十天的就行!”

    王猛点了点头:“好,到时候你通知我,要的东西我都给你准备好!”

    “到时候我给你口信,时间临促我要行动了,便不多待了!”李靖将茶水一饮而尽,拱手告辞。

    离开刺史府,李靖便带着几个亲卫来到太原城外一座深山之中,陷阵营与太原军中挑选的两千士卒便在此山中练习山地战。

    “末将见过将军!”一座悬崖之前,陈到,裴俊,高顺等三将向着李靖拱手行礼。

    “不必多礼,如今士卒训练得如何了?”李靖扶起三人问道。

    “将军且看!”裴俊指着悬崖之上,只见数十个士兵向着山崖丢上钩索,士兵抓着绳子攀岩而上,不过一会儿功夫,便抓上崖顶。爬上去的士兵飞快的收回套索,下方等待的士兵又依法行之。

    李靖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如今这五千士兵是如何训练,如何分配?”

    陈到拱手回答道:“五千士卒,全部都要练习山地行军,如今翻山
八系召唤师:废物嫡小姐笔趣阁
越岭不在话下。其中又分出五百士卒练习钩索攀爬,刺杀之术,裴俊将军在扬州待过,乃是猎户出身,这些东西都是由他负责。”

    裴俊摇头苦笑道:“末将只不过熟练攀爬罢了,至于刺杀之术还是陛下派遣锦衣卫之中的暗卫前来传授的。”

    李靖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询问道:“那另外的士卒呢,练习什么?”

    “另外的士卒全部练习短刀拼杀,陷阵营除了铠甲斗具之外,短刀拼杀也是此中高手。”陈到说着,将李靖领到一处山林之中,只见山林之中大量数千士卒两对两,皆身穿皮甲,手持短刀进行拼杀。

    只见那短刀长不过两尺五,宽不过二指,刀柄肾长,刀背微微上翘。与其说它是刀,却更像剑。

    “这刀不错,轻巧灵活便于携带,重不过三斤,用于山林拼杀在合适不过了。”李靖在手里掂量比划着,对这刀颇为喜爱。

    “这是陛下派人送来的,说是叫唐刀。”陈到回答道。

    李靖点了点头对这些士兵这几个月的训练成果颇为满意。看着裴俊说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今也到了动用你们的时候了,元朗将军,你点起五十精通刺杀之术的士兵随我走一趟吧!”

    裴俊大喜:“末将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时间临促李靖也没休息,当天晚上便带着裴俊外出行动,太行山北部一座山坳之中,这里已经是冀州边界,往前便是袁军防御的各个山卡。

    李靖带着裴俊昼伏夜出,到了晚上来到一处关卡前方,城关之上火光点点,袁军士卒依着墙垛睡得正酣。

    “孙轻在时斥候来报,守关的袁军是两班轮换,戒备森严,如今换了兵马,换了主将,便大不一样了!”李靖遥望城关冷笑道。

    “要不是将军使离间计,调走孙轻张燕,恐怕我军也难以逾越此关!”裴俊赞叹道。

    李靖沉吟道:“今晚我一连察看了三个关卡,俱是如此松懈,以你们的能力,能否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掉这些士兵,夺下城关?”

    “从这里到井径关一连十几个关卡,若是他们都如此松懈,我军昼伏夜出,五天之内,我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拿下除井径关以外的所有城关!”裴俊拍着胸脯保证道。

    “井径关有兵马两千,其余三千人马分布在各个关卡之中,每个关卡大约能有一百到两百人。我给你二百五十练习刺杀之术的士兵,你不能走脱一个活口,能不能办到?”李靖盯着裴俊问道。

    裴俊自信的点点头道:“末将能够办到!将军若是不信,我便用这五十士兵拿下此关!”

    李靖摇了摇头道:“不急,我要先打壶关那边,咱们回去吧!”

    数日之后,李靖又带着五百练习刺杀之术的士卒在裴俊,高顺,陈到的带领下,南下壶关。深夜,壶关以东一座城关之前,李靖遥望城关,冷笑道:“淳于琼驻扎于此,上党又没有多少兵马威胁,这些士兵更加松懈啊。陈到裴俊,你们带着士卒拿下此关,不要放走一个活口!”

    “是!”二将拱手领命,陈到,裴俊一挥手,带着数十个士兵悄悄摸到城关之下,钩索一丢,数十个士卒顺着钩索飞快的攀爬而上。

    悄悄上了城关,士兵摸出匕,就对着那些熟睡的士兵脖子上抹去。

    同时几十道闷哼声响起,城关上巡逻的数十个袁军便在谁睡梦中做了刀下亡魂。随后关门打开,后方的士卒悄悄进了城关,对着城关后方驻扎的士兵屠杀起来。

    半个时辰过后,裴俊出关来迎李靖,拱手道:“将军,关内袁军已经全部肃清,不曾走脱一人。”

    “伤亡如何?”李靖询问道。

    “我军无一伤亡,但也有几个手脚毛躁的惊醒了袁军,伤了十来个兄弟!”裴俊拱手回答道。

    “干的不错,高顺你调壶关陷阵营前来此关驻扎,裴俊,你与陈到继续行动,昼伏夜出,五天之内,拿下所有关卡!”李靖沉声下令道。

    接下来几天,这五百士兵在陈到与裴俊的带领下,昼伏夜出,不管夺取着袁军镇守的关卡。而李靖在后方,则用其他四千五百将士分别占据着已经夺取的城关。

    五天之后,李靖已经进入冀州范围,往前只有最后一道关卡,哪里有五百将士,淳于琼也坐镇于此。过了此关之后,便出了太行山范围,李靖的兵马也能往南直达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