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68章横勇无敌

第568章横勇无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568章横勇无敌

    “叮,系统检测到宇文成都特殊属性,横勇:宇文成都单挑斗将之时,触发横勇武力加三。  遭遇群战时,对手每增加一名全力爆发武力值达100武力以上的武将,包括一百点武力时。在横勇的基础上,增加一点。横勇属性最高能加六点武力。”

    也就是说,单打独斗之时宇文成都武力为108,最高爆发为,同时对阵三个武力为一百点武力的武将。最对能够爆发111点武力,若敌人再多,也无法再增加武力了。

    “真不愧是隋唐第二猛将啊,除了李元霸这个虚构的非人类,还有谁能直撄宇文成都的锋芒啊!”收到系统提示的刘辩不由得赞叹道。

    “由于宇文成都的横勇属性来源于勇气,属于战场生死搏杀才能爆发,而与薛仁贵对阵乃是比试。故而横勇属性并未触发,目前薛仁贵武力104,宇文成都武力105!”

    校场中央,薛仁贵与宇文成都一招交手过后,都感觉到了对方的实力不弱于自己。薛仁贵暗忖道:“这宇文成都实力实乃我生平仅见,比之杨再兴将军还要强盛一分,或许只有当日在河套见过的冉闵才与他不分上下!”

    薛仁贵出道已久,中原猛将如云,因此见识过得猛将远比宇文成都要多。而宇文成都更多的是兴奋:“久闻中原大地猛将如云,我本还以为是徒有虚名,没有想果真如此。我宇文成都生于乱世,能与天下高手较量,也不枉此生了!”

    想到这里,宇文成都兴奋不已,紧握凤翅镏金镋,调转马头冲着薛仁贵喊道:“再来!”

    “奉陪到底!”薛仁贵也正好调转马头,眼中尽是战意。

    两马再次对冲而来,片刻时间便撞在一起,薛仁贵手中方天画戟向着宇文成都坐下的黄花千里马戳去。宇文成都见薛仁贵攻其坐骑,连忙将凤翅镏金镋向下一拦。

    两杆兵器在马前相交,两匹骏马都停了下来,巨大的撞击声响起,听得周围的胡人捂着耳朵。白龙驹与黄花千里马耳朵也弹个不停。不过他们并未慌乱,好似只要主人还在背上,它们就会心安一般。

    没有在回合冲锋,两人便跨坐在马背上近距离战斗起来。双方相隔不过丈许,方天画戟与凤翅镏金镋不断相交,两人见招拆招,转眼间便斗了四五十招。

    薛仁贵与宇文成都斗个不停,两人跨下战马也没闲着,龇牙咧嘴不断发出嘶吼声。若是一般战马只怕早就没了气势,可这两匹战马也都是绝世神驹,同它背上各自的主人一般不分上下。

    两马八蹄不断踩踏着雪地,踢起阵阵碎雪,马上的二人战斗之时,兵器也不断带起阵阵雪花。很快两骑四周,被笼罩在雪花当中。周围众人只见得两道身形在雪花间飞舞,两杆兵器如同幻影一般,又不断有金铁相交之声响起。

    这些一身蛮力的胡人,哪里见过如此精妙的招式?一个个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眼睛都不肯眨一下,生怕错过一个精彩的场面。

    二人走马灯花大战近两百余招,二人优劣也逐渐显露出来。宇文成都以气力见长,力气悠长,而薛仁贵与宇文成都硬战两百合,渐渐疲惫。但其招式多变,宇文成都兵器又太多沉重,想要持续压制也不容易。

    宇文成都见薛仁贵气力渐消,而自己想要压制薛仁贵精妙的招式,也非易事,起码也得三百回合开外才能取胜。但如今又不是生死之战,薛仁贵更是为自己立威而来,宇文成都更不会落了薛仁贵这个幽州都督的面子。

    二人斗了大半天,宇文成都便虚晃一镗,主动退出战团哈哈大笑道:“痛快,当真痛快,薛将军武艺冠绝天下,让我佩服啊!”

    “过奖了,宇文首领也不差啊!”薛仁贵嘘了口气,若是宇文成都继续缠斗,自己恐怕会颇为狼狈,幸好宇文成都深知大义,没有纠缠下去,让薛仁贵颇有好感。

    “大首领好厉害啊,居然能与薛都督大战半天?我听说薛将军勇猛无比,有大汉第一勇士的称号。如今咱们大首领与薛将军不相上下,岂不是说……”

    “有大首领统帅咱们,又有大汉
沧海无缘无弹窗
相助粮草器械,何惧蒙古女真啊?”

    众人的称赞之声传来,薛仁贵与宇文成都一战,让众人认可了宇文成都大首领的地位。这是对强者的尊敬,发自内心的臣服。便是莫陀也非常吃惊,心底也慢慢熄灭了跟宇文成都相争的心思。

    宇文成都部落一个贵族见比试结束,宇文成都与薛仁贵又都气喘吁吁,便站出来高声道:“如今咱们选出了大首领,理当庆贺一番,如今薛将军又来到咱们部落,天色已晚,我已经安排人手屠羊宰牛,不如薛将军今晚就留在营中,开怀畅饮一番如何?”

    薛仁贵抬头望天,却见天色朦胧,将近天黑,而这些人又盛情相邀便点头答应下来。

    宇文成都大喜,便拉着薛仁贵与一众首领来到营帐之中落座,薛仁贵是客人,又是幽州都督,身处高位,可不敢让他坐下手。于是营帐之内的北边高台,一左一右并立下两个位置,桌案倾斜呈现八字。薛仁贵坐左,宇文成都坐右。

    很快便有族中美女奉上美酒,端上香气扑鼻的牛羊肉,帐中又有美女歌舞,热闹非凡。一众首领说着今日二人大战的场面,谈论的唾沫横飞。

    酒过三巡,宴饮甚欢,一个首领笑道:“宇文首领,薛将军武艺今日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依我看你们二位的武艺,天下恐怕无人能及。你们二人武艺相当,可谓有缘啊,不如结为兄弟如何?”

    “是啊,若是你们能够结为兄弟,当为一段佳话啊。”

    “就是就是!”

    一众首领跟着起哄,在他们看来,若是宇文成都能跟薛仁贵结为兄弟,便可以将他们牢牢的绑在大汉的战车上。宇文成都听了连连摇头道:“在下身份低微,怎么敢跟薛将军结为兄弟?”

    薛仁贵暗道:“宇文成都此人武艺高强,比我还早强盛一分,他虽然忠义,但毕竟是异族,俗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过胡人也讲究情义,此人绝对要留住为陛下效力,我若与他结为兄弟,将其牢牢拴住为陛下效力,却也可行!”

    想到这里,薛仁贵便起身拉着宇文成都的手臂笑道:“今日你我相交,我与你是一见如故,若是能结为异性兄弟,薛某是求之不得。至于身份,以你的武艺,害怕身份卑劣?”

    “好,既然薛将军不弃,成都便斗胆了!”宇文成都大喜道。

    一众首领比宇文成都还要高兴,连忙张罗着结拜之事,准备香案贡。不过多时,薛仁贵与宇文成都结伴来到帐外,此刻正值月圆之夜,天空皓月高悬,帐外已经有人准备了香案,放上牛羊头颅,瓜果贡。

    薛仁贵宇文成都跪倒在地,手掌并拢以手指天立誓道:“苍天在上,厚土在下,今日我薛仁贵,宇文成都结为异性兄弟,虽不求同年同学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日后若有违兄弟情义,必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二人站起身来,互相询问年纪,宇文成都今年三十有三,薛仁贵今年三十,却是宇文成都为兄,薛仁贵为弟。一行人又回了营帐,开怀畅饮,二人畅饮到半夜,又畅谈几个时辰,商议大事,到深夜才休息。

    到了第二日中午十分,各路首领带兵返回驻地,薛仁贵也才告辞离去。很快,联盟便组建起来,各个部落也在族中挑选勇士,送去宇文成都部落,组建大军。

    而薛仁贵临走之时,也教导宇文成都如何整合联盟,除了整编战兵之外,还在各个部落挑选出长老,负责处理联盟的事务,来调节各部落的矛盾。

    数日之后,各个部落的勇士也送到了宇文成都的部落,在部落之外建立起庞大的军营,薛仁贵返回上谷之后,也派人运送兵器战甲,建立营寨的材料。

    各个部落一共派遣近五万勇士,宇文成都精心挑选,本着兵贵精不贵多的主张,又裁剪两万,只接受了三万可塑兵马。草原上的勇士大多青壮,但却不通战斗之术,不过骑射之术却是精湛的没得说。

    而宇文成都挑选的这三万人,可塑性较强,能够很快的接受格斗,合击之术。能够在短时间,训练成一支真正精锐的骑兵。

    本来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