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58章啪啪啪了再走

第558章啪啪啪了再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辩的这篇檄文并无华丽的词藻,完全是他本人所做,也没有什么亮眼之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但却重在一个毒字,这篇檄文将袁绍打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陈琳想要对抗,要么拿出一篇针对刘辩的文章,将刘辩臭骂一顿,要么对袁绍歌功颂德,将刘辩檄文中对袁绍的不利之处,通通驳斥回去。

    但刘辩的檄文是以事实为依据,陈琳想要挑刘辩的毛病,很难,达不到刘辩檄文那种毒的境界。而歌颂袁绍,若是历史上袁绍一同河北四郡,所向披靡,还有的歌颂,可如今,连战连败,偌大一个富庶的冀州变得贫苦不堪,还有什么好歌功颂德。

    唯一一个称道的地方,也就是袁绍的世家地位,但若朝这个方面歌颂,又应了刘辩檄文中所说,袁绍是仪仗家族势力了。因此刘辩的这篇檄文一出,饶是陈琳才思敏捷也没有应对之法。

    陈琳脸上苍白,周围议论的声音传来,在陈琳听来好似都在针对袁绍一般,犹如芒刺在背让陈琳浑身上下都不舒服。特别是刘辩最后一段让袁绍的手下倒戈,跟他共创大业,陈琳一瞬间都觉得自己跟错了主子。

    “陛下已经做出了一篇文章,还请陈先生也做出一文,我等也好评定输赢!”高台上的荀爽高声道。先前刘辩安排对局之时,荀爽又在前来的当中挑选了几个德高望重之辈,组成了裁判。

    “陛下才思敏捷,陈琳自愧不如,我输了!”陈琳满脸苦涩道。

    “那接下来便比策略吧!你先来,还是朕先来?”刘辩看着陈琳说道。

    “陛下是当今天子,东征西讨所向披靡,国家又治理得如此繁荣,比策略,我又如何是陛下的对手。陈琳甘拜下风!”陈琳摇了摇头道。

    这话却不是陈琳谦虚了,策略与诗赋不同,策略考验的是一个人的真实水平,在华丽的词藻,行不通还是没用。刘辩的战略眼光,以及对事物的看法比之陈琳要高上许多,在加上这篇讨袁檄文的打击,陈琳索性认输了。

    说着陈琳落寞的便要转身离去,然而刘辩却没有打算放过他,沉声道:“站住,莫要忘了朕的规矩!”

    刘辩的规矩,硬闯考场者杖责十棍,若是他们赢了,便可不受罚而离去,若是败了,杖责加倍。如今陈琳,却是要受这二十军棍。

    “愿赌服输,这军棍陈琳受了!”文士自有风骨,陈琳叹了口气,张开双臂,一边的士卒见此,便拉着陈琳来到场外,将陈琳按在地上,随后,啪啪啪!

    这边王璨,阮禹等人见此都吸了口冷气,他们气势汹汹而来,没有到第一场就踢上了铁板,六人之中的陈琳以写文章而闻名,言辞犀利,不想却被刘辩的一道檄文给轻易击败了。

    场外陈琳被杖责,文人哪里经得起这个痛苦,被打的惨叫连连。王璨等人脸色一抽,看着对面的对手,心道一定要赢啊,若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被啪啪啪了,哪里还有脸面见人啊。

    “王先生,该你了!不知是你先来,还是朕先来?”刘辩看着王璨说道。

    “天子先前用檄文让陈琳无言以对,我却不能让他先来了,免得他弄出个讨伐刘荆州的!”王璨心思百转,决定夺个先机笑道:“陛下先前想出个檄文,只怕短时间也想不出什么来,便由我先来吧!”

    “便请先生先来吧!”刘辩摆了摆手,心中知道王璨是什么想法。

    王璨以诗赋闻名,为七子之冠,与曹植并称为曹王,只见他看着周围一个个伫立的将士,嘴角一勾道:“我今日见陛下麾下勇士,雄壮之极,有感而发一诗,还请陛下鉴!”

    “从军有苦乐。但问所从谁。所从神且武。焉得久劳师。天子征关外。赫怒震天威。一举灭獯虏。再举服羌夷。西收边地贼。忽若俯拾遗。陈赏越丘山。酒肉逾川坻。军中多饫饶。人马皆溢肥。徒行兼乘还。空出有余资。拓地三千里。往返速若飞。歌舞入洛阳。所愿获无违。昼日处大朝。日暮薄言归。外参时明政。内不废家私。禽兽惮为牺。良苗实已挥。窃慕负鼎翁。愿厉朽钝姿。不能效沮溺。相随把锄犂。熟览夫子诗。信知所言非。”

    这是一首从军诗,此诗一出周围围观的众人尽皆拍案叫绝,王璨笑看刘辩道:“在下此诗如何,还请陛下鉴!”

    “从军的诗?”刘辩皱眉沉思,后世关于从军扬志的诗,以辛弃疾岳飞等人最为闻名,名传千古的,还是那首满江红!

    刘辩沉思片刻,想好
武极宗师小说5200
了改动之处,便说道:“听先生诗赋,也让朕感慨颇深,大汉江山到了朕手中,零落至此朕每每想起武帝的功绩,无不痛哭流涕。今日颇有感触,便以一首《满江红.感怀》还应先生诗赋吧!”

    刘辩说完便高吟道:“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八年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西凉耻,犹未雪。家国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宗阙。”

    这是一首后世岳飞的满江红,刘辩稍微做出了一些改动,应在自己身上。原本的三十功名尘与土,说的是岳飞从军三十多年建立的功勋是微不足道的。刘辩改成八年功名尘与土,说的是他登基为帝,八年来东征西讨建立的基业也是微不足道。

    原本的靖康耻,改成了西凉耻,说的是蒙古入侵西凉,如今半个西凉还在蒙古手里的耻辱。臣子恨,改成了家国恨,将臣子改成了自己,天子代表国家嘛。而朝天阙,改成了朝宗阙,原来的意思是向国家报告自己的胜利,将天改成宗,就是刘辩向宗庙,向祖宗祷告自己的胜利。

    如此一个年纪轻轻,渴望恢复祖宗基业,不负大汉基业的皇帝形象便诞生了。

    又是一种截然不同的诗赋体裁,但是优美却远胜王璨的短句。其中的渲染,更是振奋人心,最先受到感染的是周围的大将与士兵,这首满江红通俗易懂,不需要解释这些士兵也能听懂。

    满江红一出,包围着广场的士兵尽皆在杨再兴,杨延嗣等人的带领下,向着刘辩半跪下来,齐声道:“末将等必为陛下戮力死战,兴复大汉,马踏蒙古,饿食胡虏肉,渴饮匈奴血!”

    巨大的声音传至四周,方圆数里的声音被数千将士激动的声音所掩盖。周遭飞鸟惊吓的从林中飞起,广场之上的众人只感觉耳膜震的生疼,胆小者更是被这些士兵的举动给吓得脸色苍白。

    但更多的人是激动,被满江红所感染,天子的志向是兴复大汉,建立像武帝一样的功业,北击匈奴,使万邦来朝!

    “此次回去之后,我要参加科举,兄长你在河东有家产,能否让人给我推荐科举的名额?我要为天子效力,复兴大汉江山!”

    “谁都别劝我了,天子跟你们说的不一样,这次过后我一定要去洛阳看看!”

    此时一众前来闹事的学子,许多人心中都生了要投靠刘辩的念头。而在最外围,大小乔二女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刘辩,秋意甚浓。

    而大殿门口,荀爽听完《满江红》之后,原本揪着的一颗心也终于落了下来。王璨的从军诗写的很好,荀爽自问他是写不出来的,刘辩是皇帝,虽然是代替武当院,但他不能败,天子的颜面在那。如今《满江红》一出,荀爽便红光满面,他心里已经有了胜负之分。

    “诸位,你们可分出谁优谁劣了?”荀爽向着周围几人问道。

    “王先生诗赋虽好,但陛下诗赋体裁更是新颖,比之王先生的,还要美上几分。而意境上,陛下之满江红更是要高上许多。我觉得这一战,是陛下赢了!”一个裁判摇头晃脑道。

    “不错,我也觉得陛下诗赋更加玄妙!”

    “是陛下赢了!”

    几个裁判纷纷提出自己的观点,都是支持刘辩,有几个想向着王璨,但看向四方,周围的人都是热血沸腾的看着刘辩,若是自己说王璨的好,还不得被他们撕了。无奈之下,也只得称赞刘辩。

    一番谈论下来,全部都是支持刘辩的。

    荀爽满面红光的清了清嗓子道:“我等认为,陛下所做诗赋更胜一筹,诗赋比试陛下赢过一阵,还请二位比试策略!”

    听了荀爽的宣判,周围众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再次看着场上的二人,想要看看刘辩又会说出什么策略,有什么高人的见解。

    刘辩笑着看着王璨道:“还有一场策略,是你先来,还是朕先来!”

    王璨同样是脸色落寞,自己引以为傲的诗赋能力,也被刘辩的一首满江红给完胜。王璨摇了摇头,用先前陈琳的话说:“陛下南征北战,策略方面在下不是对手,在下认输了!”

    “那便请按规矩来吧!”刘辩将手一伸,示意王璨出去受罚。

    王璨苦笑着走了出去,不过一会,又传来苦不堪言的呻吟声与啪啪啪的声响。

    本来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