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57章一道檄文败陈琳!

第557章一道檄文败陈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空一声巨响,李白终于闪亮登场,其出场方式让刘辩也不禁叹为观止。李白身形飘散落下,其一副游侠儿打扮,让杨妙真典韦眉头紧皱,二人一前一后护在刘辩身边,持剑戟警惕。

    “此人莫不成就是你时常提起过得李白?”刘辩指着李白向谢安问道。

    谢安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此人便是我向陛下提起的奇人李白,也算“旁听”了我几堂课,算得上我书院的半个学生!”

    听了刘辩与谢安的对话,杨妙真典韦才松了口气,原来是自己人啊。如今对面还有三个人,而刘辩这边只有一人,看来还有一个应对之人,便要落在这李白身上。

    李白听了这话,向着谢安,刘辩躬身一礼道:“学生见过陛下,见过谢夫子!”

    “哈哈平身!你今日惊扰圣驾,本该重罚,朕罚你出战代替武当书院出战,拿下一局。胜则抵之,败则两罪并罚,你可敢出战!”刘辩哈哈大笑,笑罢神色一冷,盯着李白下令道。

    “学生当仁不让!”李白毫不畏惧,接过圣命,一双眼睛慵懒的看着王璨,陈琳,阮禹三人道:“李白在此,谁敢迎战?”

    “哼,我阮禹便看看听过谢夫子几堂课的狂徒究竟有何本事!”自李白的眼神之中,几人皆是看到了一丝轻视,阮禹看的一阵不舒服,冷哼一声便接下了李白。

    剩下的便只有陈琳,王璨二人了,此二人也是建安七子当中最出名的人物,陈琳以文章出名,言辞犀利。史上袁绍讨伐曹操,由陈琳撰写檄文将曹操骂了个狗血淋头。而王璨,是以诗赋闻名,才气最高,诗赋才能达到了96点。

    王璨便向着刘辩问道:“陛下,不知我二人又与哪位名士比试呢?”

    “陛下?”刘辩身后的郭嘉低声询问,意思是要不要他接下一个,刘辩负手而立,手掌摇了摇示意不需要。

    “你们二人的比试之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刘辩沉声道。

    王璨,陈琳二人向刘辩看去,都是将目光放在郭嘉身上,王璨拱手笑道:“原来是郭奉孝,郭先生在第一届科举夺得榜眼,早已经名传天下,能于郭先生较量,是我二人的荣幸,不知先生愿与我二人之中的谁较量一番呢?”

    王璨说话虽然恭敬,但实则却没将郭嘉放在心上,郭嘉虽然有名,但在谋,至于文学一道,却没有多少名气。二人之中任何一人,都有把握将郭嘉击败。

    “你们二人误会了,迎战你们的是朕!”刘辩看着二人低声道。

    “陛下?陛下要与我们二人比试才学?”二人惊讶道。

    刘辩嘴角一勾笑道:“有何不妥吗?朕幼年时,听得是荀院长的教诲,算得上荀院长的学生!代替武当书院名正言顺!”

    二人眉头紧皱,彼此对视一眼,显然对方都没有料到居然是刘辩要一人独斗他们二人。但文学比试不分高下,刘辩以荀爽学生的身份代替书院出战,也没有什么不妥。

    场外众人听刘辩要亲自出马,皆是望着刘辩,平日里刘辩传出的诗赋不多,但却都是精品,如今能见天子亲自做赋,当真是修来的福分。

    “并无不妥,只是陛下要一一人之力斗我二人,未免有些托大了吧?”陈琳沉声道。

    “这出战的都是跟书院有关,武当书院不才,只出了这五个还算的过去的学生。至于第六人,暂时还找不到,朕也不想找旁人,反正尔等是挑战武当书院,朕以一敌二也是无可奈何。学生还在考核,莫要耽误时间,快快比试吧!”刘辩摆了摆手,颇为不耐道。

    “如此,我二人便不客气了!”二人哪里敢跟刘辩争辩,只得拱手说道。

    众人都分配了下来,弥衡对诸葛亮,刘祯对谢玄,应玚对谢道韫,李白对阮禹,刘辩一人独斗陈琳,王璨。

    “荀院长,请出题吧!”刘辩向着荀爽高声道。

    荀爽抚须思忖道:“今日我学院学生考核的乃是诗赋与策略,便以此为题,一篇诗赋,一篇策略,并无命题,皆凭借各自发挥!”

    没有命题,只用做诗赋与策略,也就是说诗赋以人,以景,以物都可,策略谈古说今,畅所欲言。

    题目发下来,众人都陷入了沉思当中,刘辩却是盯着陈琳道:“传说陈先生文章写的好,朕这里也有一篇文章,还请陈先生品阅!”

    众人皆是惊讶的看着刘辩,这才十数息不到,你便想到了?便是比斗中的众人也望向刘辩,想要听听他这么快便想好的文章为何。

    “还请陛下指教!”陈琳脸色一抽,拱手说道。

    刘辩想的这文章并非是诗赋,还是一篇檄文,是根据后世骆宾王撰写讨武则天檄文的启发而来,用到陈琳身上在合适不过了,因为陈琳如今的身份,还是袁绍的臣子。

    刘辩笑道:“朕这篇文章名叫《讨袁檄文》,你且听好了:

    冀州史袁氏,性非仁德,地实卑劣,昔先帝在世,身无寸功,恬为校尉,此仗家族之势也。先帝崩陨,进执大权,欲除宦党,本一卫可平,却劝进诸侯,使进戮于阉宦之手。宫闱大乱,董贼入京,天下分崩之始也。

    绍独出京,受封渤海,皇室蒙难,忠臣身死,幸朕北猎于并,召群雄讨贼于关东,免大汉四百年基业不失。然绍弟术,已有不臣之心,意拥陈留,后卷携诸侯器物于淮,各路诸侯同心戮力,独袁不从。

    后自散,朕不究,绍得渤海而不思,反客为主而得冀,屠戮朝臣,数起兵戈徒增伤亡。建安初,术篡逆,群雄皆起独绍不应,次年冀荒,百姓离之,绍却陷朕于不义。

    以此累累,绍实乃狼子野心也!袁氏四世三公,世受恩崇,却不思为国?
道门入侵无弹窗
绍先陷国,后陷家,其后陷长,实乃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辈也,噫!世间竟有此等人物?

    公等或家传汉爵,或地协周亲,或膺重寄于爪牙,或受顾命于宣室。言犹在耳,忠岂忘心?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倘能转祸为福,送往事居,共立勤王之勋,无废旧君之命,凡诸爵赏,同指山河。若其眷恋穷城,徘徊歧路,坐昧先几之兆,必贻后至之诛。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移檄州郡,咸使知闻。”

    直白,这文章非常的直白,白到在场学子不过几个月的学子,甚至是农夫也能略懂一二。陈琳脸色苍白,面对这篇文章陈琳心中委实升不起针锋相对的念头。

    其意思便是:如今的冀州刺史袁绍,并非是个仁德的人,而是一个卑鄙的小人。先帝在世之时,袁绍做过校尉的官职,但其实他没有立过什么功劳,靠的是家族的势力罢了。后来先帝驾崩,大将军何进执掌大权,想要除掉祸乱国家的宦官。宦官是什么人?依靠的是皇帝,皇帝一死,想要灭宦官只需派遣一队卫士入宫剿灭就可以了。然而袁绍呢?是他建议何进召集诸侯入京对付宦官,没想到宦官先下手为强,搞死了何进,让朕被宦官掳走,他袁绍将皇城弄得大乱,没长胡子的就杀。后来董卓入京,掀起了天下大乱的序幕。

    第一段,刘辩便将袁绍扁的一文不值,说他没有才能,仪仗家族的势力做官,还将致使天下大乱罪魁祸首的帽子盖在袁绍身上。

    第二段,又开始讨伐袁绍了,袁绍将天下弄得大乱,自己就逃跑了,还接受了逆贼董卓授与他的渤海太守的官职。这个时候皇室蒙难,大汉江山快要保不住了啊,多少忠臣被董卓害死?多亏了朕带着忠心的臣子去并州狩猎,拉起了一支队伍号召天下诸侯讨伐董卓,如此才保住汉家四百年的江山。

    讨伐董卓的时候啊,又是袁家不听话,袁术还企图拥护陈留王刘协为皇帝,后来还裹携各路诸侯的粮草辎重逃到了淮南。而袁绍也不是个好东西,各路诸侯的出力攻打董卓,就这个袁绍不听话,做做样子,导致讨伐董卓功败垂成,没能一举消灭他。

    第三段,刘辩又讨伐了袁绍,说各路诸侯散去之后啊,朕念在袁绍响应讨伐董卓的号召。没有追究他的过错,但袁绍却不思量自己的过错,反客为主夺了冀州,害死了韩腹以及忠心于他的大汉忠臣。数次征讨周边,搞的是劳民伤财,百姓苦不堪言。

    建安元年的时候,袁术称帝叛逆,朕号召各路诸侯讨伐,他们都响应了。就袁绍按兵不动,次年冀州饥荒,百姓动乱,纷纷逃亡朕的治下,这袁绍呢还冤枉朕,说是朕以商乱之。陷朕于不义之地。

    这里刘辩却是给袁绍扣上了屎盆子,反正多这一桩不多。

    第四段,刘辩对袁绍做出总结了,说道以上种种事迹,都是袁绍做的,袁家四世三公,深受我大汉恩泽,却不思回报。袁绍先是造成国家动乱,后来袁家也因为袁绍被董卓给灭了,在以后又害死了长官韩腹,这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啊。我的天啊,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呢?

    最后一段,刘辩又大义凛然对袁绍手下的冀州群众做出了号召:诸位时代受到大汉的恩爵,或者是大汉的宗亲,或者是身负重则的将军,又或者是接受先帝遗命的大臣。先帝留你们是来辅佐朕的,遗命还在耳边,你们怎么就忘了呢?先帝坟土尚未干透,我这个幼主还还不知道去依靠谁。要是能转祸乱为福祉,好好的送走先帝,让先帝瞑目,安心的辅佐朕,共同建立匡救皇室的功勋,不荒废先帝的遗命。那么你们的各种封爵赏赐,一定会如同泰山,黄河那样牢固长久。

    但是你们若是贪图现在在袁绍手下的既得利益,在关键的时候犹豫不决,看不清事情的前兆。那么一定会受到严厉的处罚。请看明日今天的世界,到底是哪一家的天下,且将这道檄文颁发到各处州郡,让大家都知晓。

    短短数百字的檄文,却让陈琳面如白纸,浑身上下犹如芒刺在背。这篇檄文是讨伐袁绍的,处处针对袁绍,可谓诛心,若是传到各地,袁绍就会被彻底打上叛逆的标签。不仁,不义,不忠,不孝,袁绍就成了小人的代名词。甚至刘辩后面的号召,还会让袁绍的势力土崩瓦解。

    有时候文士一支笔,一张嘴,胜过十万雄兵,说的就是现在。

    刘辩与陈琳的诗赋对决,刘辩拿出《讨袁檄文》,陈琳又该如何应对呢?对于可对,文士之间的比试,是针锋相对,也就是说刘辩拿出讨伐袁绍的檄文。陈琳想要化解,或者与刘辩攀比,就得拿出一篇讨伐刘辩的檄文,或者是将刘辩檄文中对于袁绍不利的东西都逆转过来,对袁绍歌功颂德。

    但刘辩是皇帝,讨伐刘辩的檄文,陈琳不敢拿出来,而且刘辩除了在处理世家一事上有过偏颇,但却没有其他过错。就算写了出来,也没办法跟刘辩这篇讨伐袁绍的相比。

    至于歌颂袁绍的,就更不可能了,因为刘辩檄文中针对袁绍的各种事情,都是真的。袁绍早年的名声是混起来的,跟党人为伍,没有立过对国家有功的事情。之所以有那么高的地位,仪仗的是家族的势力。

    在之后的劝进召集诸侯入京,阴差阳错害死何进,刘辩的舅舅。以至于刘辩被宦官挟持,他何进带着兵马进入皇城,在洛阳大肆屠杀,见着没有胡子的便杀。后来董卓进京,忠臣良将因袁绍而亡,揭开了天下大乱的序幕。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铁证如山,事实摆在这里,唯一值得深究的也就是建安二年冀州大乱的事情,到底是袁绍治理无方,还是刘辩故意为之这件事。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陈琳就算再怎么才思敏捷,这篇檄文摆在陈琳面前,陈琳败局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