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56章别具一格的出场方式

第556章别具一格的出场方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辩指着台阶上一众夫子,又对着面前的弥衡,建安五子等人说道:“尔等虽然年轻,但也闯出偌大的名声,年轻一辈之中,以尔等居首,而武当书院的学子入学不过两年时间,你们跟他们比试,怕是不公吧?尔等真要比试,也应该是跟书院的夫子比试才对。”

    弥衡,刘辩二人都占据着道义的制高点,先前弥衡要入内挑战,刘辩妥协,暂时是破了规矩。而如今刘辩拿这些海内名士与学艺不到两年的武当书院学子相比,也是占据了一个理字。你们偏要这么比试,便是赢了也不光彩,对武当书院的名声造成不了太大的打击。

    到这里,就是弥衡该退让了。

    “今日是书院考核学生,我等挑战众位夫子像什么话,不过念在书院的学生学艺不过两年,我等倒是可以退让一步。陛下不防听听我们的比赛规矩!”

    果然不出所料,弥衡退让了!

    刘辩坐会座位,居高临下一双狭长的冷眸睥睨得注视着弥衡,笑道:“且将你们的比试规矩说来听听!”

    弥衡向后方王璨,陈琳等人看了一眼,几人俱是点了点头,弥衡便望向刘辩道:“我等一共六人,挑战武当书院学子。不过念在书院学子学艺不过两年,不得学院精髓,陛下可以另外找几个人来与我等比试,但武当书院学子必须占据两人以上才行!并且我等是年轻一辈,陛下找的人,可也须得是年轻俊杰才成啊!”

    弥衡将这条件一说,围观的人也是没话讲,你武当书院的学子学艺不精没关系,那就在大汉的人才里面凑。你刘辩贵为天子,手下总不会缺这么点人才了吧?

    看这些人是看热闹的,却不明白弥衡等人的用心险恶之处,大汉人才是有,但论吟诗作赋这方面的人才,年轻一辈之中还真不多,因为刘辩是实干派,各处书院中的科目,也是以政治有关,学习诗赋还真不多。并且这种东西,要看的是天赋,天赋不够,在聪明也不行。

    诸葛亮比李白聪明吧?但在诗赋当面,李白却能甩诸葛亮几条街。

    刘辩这边的诗赋人才,短时间要凑几个与王璨等人相比,还真没有。而弥衡等人自然研究过这个问题,因此加以针对,就算刘辩拿出几个人才来,弥衡等人也有信心战败他们。

    针对武当也就罢了,如今弥衡说出这个比试规则,却是**裸的针对刘辩。一但刘辩这边败了,武当书院不仅要丢了名声,而刘辩治下的士人,只怕也难以抬起头来。

    “不知陛下意下如何呢?”弥衡说完看着刘辩问道。

    刘辩拍了拍手道:“你这个规则着实是妙啊,朕准了,不过朕先前说了,这里是考核的地方,也有规矩。尔等硬闯考场,朕暂且通融让你们进来,尔等六人,朕也派六人,六局四胜,尔等若是胜了,朕既往不咎,若是败了,朕定要追究你们硬闯考场之罪,每人杖责二十。”

    “好,我们答应了!”弥衡想都不想便答应下来,在他看来他们六人联手,根本不会败。

    刘辩嘴角一勾,先前他已经用系统检测了六人的四维能力,几人四维中规中矩,至于诗赋,也都是94,95左右。而刘辩这边,有谢道韫,谢玄,诸葛亮,刘辩,再加上一个即将出场的李白。郭嘉勉强算一个,但郭嘉诗赋能力不高,刘辩打算见机行事。

    几人之中,诸葛亮四维武力51,统帅76,智力93,政治89,还未成长到巅峰,毕竟才十六岁,统帅,政治,都是需要历练才能增长的。而诸葛亮的诗赋能力,为94,与弥衡相等,但诸葛亮的口才为99,比之弥衡这个大喷子还要厉害,刘辩决定亮弥衡交给诸葛亮对付。

    弥衡会骂人算什么?还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我大诸葛可是舌战群儒,骂死王朗的大喷子。

    而谢玄,诗赋能力也达到了95,对付建安七子任何一人都不成问题,至于谢道韫,更是擅长诗赋,对付建安七子之一,也能够取胜。

    至于刘辩,诗赋能力勉强能够语句通顺,但刘辩是开了挂的,拥有后世知识的刘辩表示:“不是我针对在坐的哪一个,而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谢玄,诸葛亮,你二人代表武当书院与他们比试吧!”刘辩看着下方在考场之中的诸葛亮,谢玄二人喊道。

    二人当即站起身来,谢玄拍了拍衣袖道:“正好这诗赋也填好了,便与他们比试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帖吧
一番,诸葛兄,不知你的诗赋可写好了?”

    “谢兄既然写好了,亮又怎么会落下呢?”诸葛亮笑道。

    周围看热闹的议论纷纷,这两人能被刘辩挑中果然才能不凡啊,这么短的时间,就填写好了考卷!谢玄,诸葛亮二人走上台阶,刘辩笑道:“诸葛亮,你便与弥衡比试一番吧!”

    “诺!”诸葛亮拱了拱手,对面的弥衡抬眼看了诸葛亮一眼,却是一脸的不屑。此时的诸葛亮名声不显,不过十六岁,历史上诸葛亮二十多岁才出山,在荆州名气早就被司马徽等人传了出去。而现在,诸葛亮却是一点名气没有,在弥衡看来,诸葛亮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另外五人也走上前来,谢玄看着五人说道:“后进末学谢玄,谁请赐教?”

    五人对视一眼,刘祯踏步而出道:“不才刘祯,请赐教!”

    剩下的四人乃是陈琳,王璨,阮禹,应玚,四人看着刘辩,王璨拱手道:“还请陛下请出其他四人!”

    “朕觉得,尔等既然是要与武当学院的学子比试,朕找的人多少要与武当书院的学子有些关系才是。朕之爱妃谢道韫出身谢家,一身才华乃是谢夫子教导出来,在京城中才名远播,不知你们谁敢战之?”刘辩一边说着,一边拍着手掌,谢道韫从后方宫殿中走出,看着下方等王璨四人。

    “这……”

    王璨四人顿时为了难,这刘辩居然让他们与一女流之辈比试,这叫什么话?这不是羞辱他们吗?胜了的话没什么好称道的,若是败了,颜面可就丢尽了啊。一时间四人都不想与谢道韫比试。

    谢道韫冷笑道:“怎么?先前你们气势汹汹,现在见了本宫都怕了吗?既然是切磋便不分身份,你们尽管放马过来好了。”

    四人仍是犹豫不决,文人骨子里那孤傲的性格让他们不想与谢道韫比试。谢道韫看着四人道:“无人敢应战吗?若是如此,本宫便拿下一局了!”

    “不好?他们这是使诈,若是接下来几局,他们都派女子上阵,我们拒不上阵岂不输了?勿在犹豫,这一阵我上!”应玚对着王璨三人嘱咐一声,便大步走上前来。

    “且慢,谢大家,学生应玚挑战!”应玚向着谢道韫拱手道。

    弥衡,刘祯,应玚三人分别对阵诸葛亮,谢玄,谢道韫三人。剩下的三人以王璨为首向着刘辩拱手道:“不知陛下我们的对手又是何人?”

    刘辩看着四周,心中暗骂:“这李白怎么还不来。他可是朕召唤的啊,别关键时候不灵了。朕若是以一敌三,说不定瘊不住啊。”

    “陛下?还请请出我们的对手!”王璨再次催促着。

    正在此时,刘辩身后大殿的屋顶之上,传来一道清亮的声音:“好酒,好酒啊!”

    “大胆?何人在屋顶之上,保护陛下!”声音自屋顶传来,广场之上的御林军纷纷往屋顶望去,一个个手持刀枪,往刘辩身边汇聚。

    “不必慌张!各士兵各司其职!”刘辩沉声喝到。

    士兵这才停了下来,回到各处,但杨妙真与典韦二人却在刘辩身前身后保护。

    刘辩走下台阶,向着屋顶望去,只见一白衣青年倚着屋檐高躺。手里一个酒葫芦,腰间一把青萍剑。青年身高大约七尺,相貌清瘦,一头长发用一根黑丝带系在背后,此等打扮,刘辩也只有用豪放不羁来形容了。

    盛唐有三绝,李白的诗,裴旻的剑舞,张旭的草书。但李白亦有三种称呼,诗仙,剑仙,酒仙。

    嗜酒如命,仗剑天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以诗,以酒,以剑游天下,这才是李白。

    “李白的出场果然不同凡响啊,看来朕要好好打压打压,不能让他出了风头。”刘辩望着屋檐上,一手持剑一手持葫芦,葫芦高举,其中清酒去一道流水灌入李白口中,当真是好不惬意。

    众人只是望着李白,议论纷纷,暗道这是何人如此大胆,也不怕冲撞圣驾,引来杀身之祸吗?

    “屋上何人不防下来一聚?朕闻得酒香,不过是朕藏酒中的下品,朕有好酒,愿与英雄同饮!”刘辩望着李白高声道。

    屋上李白葫芦中的酒水正好喝尽,将葫芦别在腰间,李白身子一滚便落在檐边。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李白纵身一跃,一道白影飘落而下,众人惊惧无比,不想此人居然有此轻功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