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45章逃出生天

第545章逃出生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伯温将后路早就设计好了,他率领三百人从山林跳下山道,骑上放在尽头的马上纵马向北而去。而山道中央,早就被推下的巨石堵塞无法通行,将赶来追击的黄盖拦在另一头。

    黄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面的刘伯温一行人纵马而逃。

    “可恨,卑鄙小人休走!”黄盖嘶吼着纵马越上石堆准备追击,道巨石嶙峋,战马无论如何也翻越不过去,黄盖手中钢鞭直将马儿后股给打的破皮,可见的马儿一蹄栽倒,将黄盖也摔在石堆上,又滚了下来,钢盔也掉落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狼狈不堪。

    众人手忙脚乱将黄盖扶了起来,黄盖头发凌乱眼睛赤红散发着骇人的气息。怒吼道:“还不快快将石头给我搬开?跑了贼人我唯你们是问。”

    平日里的黄盖对待士卒如兄弟手足,今日也怪不得黄盖如此凶恶。那孙坚身中数十箭恐怕是不能活命,他一方面心急孙坚,一方面又要追击兄徒,如今道路被堵,他的心情可想而知有多么狂躁了。

    刘伯温带着兵马走出十数里,转眼又是一条山道蜿蜒,扬州地广人稀,人口大多聚集在庐江,九江,吴郡,丹阳,而豫章,会稽则多山地,人口稀少。转眼又是一座山,刘伯温眼睛一转又有了主意,伸手做了个停止进军的手势。

    “军师怎么了?追兵很快就追上来了!”裴俊见刘伯温停止前进疑惑道。

    “不急,先前孙坚身中数十箭,只怕是活不成了,程普带着他返回了,追我们的黄盖只带了百余人不足为虑。你且看前方山路蜿蜒曲折,我们在前方转弯处弯弓搭箭,那黄盖此刻心中恨不得将我们碎尸万段,必定驰马而来,一旦我们伏击,他必定猝不及防!”刘伯温指着前方的山路说道。

    裴俊定睛看去,只见前方山路是一个大弯,原本是笔直的,却突然要右拐。这样一来就看不清下个路口的情况,想到这里裴俊笑道:“军师所言不错,我们速速去哪里布下埋伏,等击退了黄盖,等他返回宜春在请来追兵,咱们只怕有几个时辰的时间离开!”

    “众将士随我去下个路口设伏!”刘伯温高呼一声带着三百将士向前赶去,在转角布下埋伏。

    不过顿时黄盖领兵赶到,他此刻狂躁不已,只想着为孙坚报仇,是拼命的狂奔哪里还使骑兵打探?来到路口突然一个拐弯正撞着刘伯温率领的三百骑兵。二话不说一阵箭矢袭来,黄盖吓得一个冷颤连忙使双鞭招架,躲过头部等致命伤,身上却中了几箭,身后赶来的骑兵也死伤不少。

    一阵箭雨过后,裴俊带着三百骑冲杀过去,黄盖正要为孙坚报仇,便挑了裴俊厮杀,战无三合黄盖力怯,在看周围跟来的百十骑兵,大半被箭射杀,如今三百骑兵一拥而上,也死伤的差不多了。

    见贼军势大抵挡不住,加之又受了伤黄盖连忙夺路而逃,打算回宜春般救兵。

    …………

    “军医!军医何在!”

    另一边程普带着孙坚的尸首赶回宜春,此刻宜春已经被孙军拿下,程普带着孙坚返回大营找军医给孙坚治伤。一众将校也围到军营见得床榻上浑身箭支的孙坚不禁吓了一身的冷汗。

    “主公这是怎么了,怎会受此重伤?”

    “主公?主公!”

    床榻上的孙坚不省人事,许多人都知道孙坚可能已经魂归九幽了,但却没有一人敢去探孙坚的鼻息。

    “主公带着我们去追击刘伯温,不想半道中了埋伏,主公一马当先这才身中数箭,早知道我便为主公开路了啊!”程普一脸悲痛道。

    萧摩柯听了更是一把跪倒在孙坚床榻之前,嚎啕大哭:“主公啊,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

    此时军医也姗姗来迟,众人连忙让开道路,军医上的前来见孙坚满身箭伤也不禁头皮发麻,心知孙坚早已经断了气,却也像模像样的号了脉,半晌过后才大哭道:“主公啊,你怎么就走了啊。”

    众将也终于坚持不住,一个个跪在孙坚塌前嚎啕大哭。

    便在此时,狼狈不堪的黄盖也返回宜春,见营门内一片哭嚎,哪里还不知道孙坚陨落?也一把跪倒在营帐外大声嚎哭起来。

    “黄将军回来了?贼人呢?杀害主公的贼人何在我要将他碎尸万段!”一个将领见黄盖返回,激动的扼住黄盖的肩膀,急切的问道。

    众将纷纷来到帐外,要处决杀害孙坚的凶徒。

    “我无能啊,没能拿住贼子,让他们
妖圣传笔趣阁
跑了!”说道这里黄盖更是愧疚,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可恨,主公被害,贼首竟然还在逍遥法外,众将士随我前去捉拿贼人!”萧摩柯大怒,便号召众将去捉拿刘伯温。

    众将士义愤填膺便要跟着萧摩柯一起前往。

    “站住,萧摩柯你不要冲动,主公新丧,咱们在扬州立足未稳,你要弄得人尽皆知不成?你要毁了主公未完大业不成?”程普连忙喊住萧摩柯。

    萧摩柯这才反应过来,孙坚刚死,眼下他们在豫章,豫章,会稽还未完全平定。而其他地方,一旦孙坚战死的消息传扬出去,定然在起烽烟。

    萧摩柯捏了捏拳头拱手道:“是我冲动了,程普将军是跟随主公的老臣,还请将军暂时做主,指挥我等!”

    程普点了点头道:“咱们进账密谈!让士卒守住营帐,不得靠近!”

    众将进了营帐,程普这才说道:“眼下当务之急是稳定军心,主公遗体暂且安置营中使人守候,对主公战死之事,暂且密而不发。其次,少将军年过二十,英勇无比,有主公之风,咱们应当速速请少将军赶来此地,主持大局。”

    “那杀害主公的贼人呢?便不管了吗?”一将怒气冲冲道。

    “他们只有三百人,却是骑兵动静很大,根据刘繇所说,他们是要去投天子,想要到达天子治下,也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往西经过荆州到达南阳,再有一条是经过庐江,豫州达到南阳。你们说说,他们是从那条路走?”程普高声询问道。

    众人听程普这么一分析,心中已经有了结果,黄盖说道:“庐江少将军并不正驻扎在那,况且还要经过豫州,路途遥远不说,还不安全。他们定然会从荆州去南阳!”

    “那便好办了,我这就派人封锁西边关卡,调集兵马去西边等待!”

    众将商议一番,决定由黄盖北上庐江,告诉孙策孙坚战死之事,请孙策南下主持大局。由韩当,萧摩柯率领五千兵马往西,守住各个关卡,捉拿刘伯温一行。由韩当在宜春稳定军心,守护孙坚的尸首。

    转眼这一天便过去了,此刻刘伯温一行已经抵达宜春之北百里之外。

    一片山林之中,漆黑一片,刘伯温带着三百将士再此隐藏,战马被系在树边,将士倚树而眠。刘伯温与裴俊靠着一颗大树,裴俊询问道:“军师咱们杀了孙坚,虽然逼退了黄盖,但追兵很快就到,如今该当如何呢?”

    刘伯温沉声道:“咱们走山路向北去庐江!”

    “什么去庐江?不去荆州?”裴俊大惊失色。

    “不走荆州,你能想到的,别人也能想到,西边此刻只怕是有大量兵马围追堵截了,咱们要反其道而行之,别人都以为咱们要从荆州去南阳,咱们从庐江过去!一路跋山涉水,不会泄露行踪,山间瓜果鸟兽也足以充饥!”刘伯温回答道。

    “可是去庐江,又有什么用,那里还是孙坚的地盘,而且去天子麾下还要经过赵匡胤的地盘,更加麻烦!”

    刘伯温嘴角一勾道:“去了庐江就简单了,我在庐江置办了家产,到时候可以假扮商人前往南阳!”

    “军师您真是神机妙算,居然早就留了后手!既然如此,那咱们从山路去庐江!”裴俊大喜道。

    “那些战马已经没有作用了,留下几匹驮运之用,其他的都放了,以免泄露咱们的行踪!”刘伯温叮嘱道。

    第二天天色一亮,刘伯温便带着士卒从山路向北而去,倒也不怕迷路,刘伯温早就派人绘制了地图。战马也都丢掉了,留下的战马马蹄都绑着布帛,以免留下脚印,后面又有士兵破坏行军足迹,隐藏踪迹。

    而韩当,萧摩柯在西边对各个关卡严加盘查也找不到刘伯温的踪迹,知道几日过后扩大了搜寻的范围,才找到刘伯温丢弃的战马。而深山老林中,刘伯温行军的迹象早就被野兽所破坏,却哪里找得到?

    而在九江的孙策,也早就收到黄盖的传信,南下主持大局,留下周瑜镇守寿春。

    数日之后,刘伯温带着三百将士从山林中走出,抵达豫章与庐江交界之处。虽然狼狈,一路上也遇到不少猛兽,但好在有裴俊保护,丹阳兵本就是山林中走出的猛人,因此一个个都毫发无损。

    豫章与庐江交界之地,乃是彭泽湖,连接长江,也就是说刘伯温要抵达庐江就要渡过长江。好在刘伯温早有准备,在一处命人备好船只,一行人马渡过长江往庐江皖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