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43章南陈猛将vs曲阿小将

第543章南陈猛将vs曲阿小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伯温一语道破孙坚的软肋,就将黄盖给镇住了,刘伯温虽是战败的一方,却凭借着这个制胜的法宝因而盛气凌人,孙坚军却还无可奈何。

    刘伯温如此猖狂,将黄盖气胡子颤抖,黄盖拳头紧握,强自压下心中的怒气,做了个请的手势,沉声道:“请随我来!”

    此时宜春城四面皆被孙坚兵马包围,他想要离开根本是千难万难,只有佯装献上降表,与孙坚虚与委蛇,让他将城外的重兵撤走。趁着这个空隙,刘伯温才能带着一些兵马突围而出。

    黄盖带着刘伯温来到自家大营门口,早有士卒通报孙坚,孙坚得了消息,着实高兴了一把,亲自出营迎接。

    这一天他等的太久了,按照他的实力,老早便能灭了刘繇,一直围城就是想要刘繇投降。只要刘繇投降,那他手底下的扬州便名正言顺,至于刘辩封他为豫州刺史的难处,他也可以以治理扬州为名而不去赴任,不管刘辩如何对付他,他需要的只是名正言顺的坐拥扬州。

    眼下是因为庐江,九江两郡刚刚拿下,名不正言不顺的话,百姓会对他抗拒,若是在过得几年,他手底下的百姓在他的治理下过上了太平日子,忘却了汉家恩泽,刘辩在利用这大义来对付他就不起作用。

    孙坚亲自出营来迎接,却见刘伯温高举降表慢悠悠的策马而来,后面裴俊手持一杆长枪跟着,两匹马咯噔,咯噔的的踏着步子,好不悠闲惬意。

    孙坚脸色一沉,这趾高气扬的模样,哪里是投降的样子,这分明是朝廷来的使者,视察属下的高官啊。但孙坚也无可奈何,只要刘繇投降就好,在大的代价,他也承受的起,在过得几年,只要扬州的民心稳定下来,刘繇还不是任由他蹂躏?

    想到这里孙坚心中冷笑,让他现在猖狂又如何,到时候千倍百倍还回去。孙坚于是拉起笑脸走上前来冲着马上的刘伯温拱手道:“哈哈,先生终于来了,真是让在下好等啊。”

    至于其他话孙坚也没多说,两方心知就行,反正各有龌龊也无法严明,刘伯温翻身下马,笑着拱手道:“岂敢,岂敢!”

    孙坚拉着刘伯温进了大营请刘伯温就坐,刘伯温献上降表,孙坚看了降表很是高兴,向着刘伯温询问道:“不知贵军何时出城投降啊。”

    刘伯温笑着摇了摇头道:“投降好说,只看将军诚意!”

    “诚意?”孙坚一愣抚须笑道:“我自然是诚意十足,只要刘公肯出城投降,上书朝廷将扬州刺史之位与我,我便表他为豫章太守,下辈子安乐无穷。”

    豫章太守,孙坚这可是下了大手笔了,他想要的只是刘繇上书朝廷,名真言顺的坐拥扬州。

    听了孙坚的话,刘伯温笑道:“孙将军说的这件事也是轻而易举,我家大人只需要动动笔就行了。只是我家大人如何能够相信您呢?”

    “这……”孙坚也有些犯难,空口白话确实容易,而孙坚也确实是空口白话,眼下他是权宜之计稳住刘繇,日后扬州稳了他肯定要对刘繇下手的。但要让刘繇相信,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刘繇欲若何?”孙坚沉声问道。

    刘伯温冷笑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家主公战败无话可说,你我两方会发展成今日的局面也不必多说。我家主公说了,他也不指望日后平安渡过余生,只是有一子刘尚还在城中侍奉左右。主公希望为刘家留下一份香火,所以还请孙将军撤掉北门兵马,让我家公子安然离去,随后我家主公便会开城投降!”

    带刘尚离开也不是刘伯温乱说,刘繇确实有一个儿子在宜春城,刘伯温要逃离扬州,的确是要带上此人的。

    “刘尚……”孙坚心中沉吟道:“刘尚不过一庸才,走了也没有大碍,不过这刘伯温却胆色过人,我却不能让他逃了去。”

    孙坚点了点头道:“可以,我让他离开,不过仅限他一人,随从数人,你却不能离开!”

    “我自然不会离开,不过将军要将兵马撤出宜春数里之外,我要看着我家公子安然离开,将军中途不得派人追击!”刘伯温同时也提出条件。

    “我给你五个时辰,我兵马退出十里之外,五个时辰之内,我军不会出动,待到五个时辰之后,还请刘公出城投降!”孙坚沉吟一番说道。

    “成交!”刘伯温点了点头,也不废话当即起身道:“我回城与主公商议!”

    “我送先生!”孙坚也跟着起身,将刘伯温送出军营,刘伯温走后,孙坚便下令兵马撤出十里之外,等待刘尚的离去。

    刘伯温带着裴俊返回宜春,登城眺望,只见孙坚大军徐徐后退,待退到十里之外以后,便按兵不动。刘伯温所在方向是北门,裴俊跟在刘伯温身后,看着刘伯温脸色凝重。

    “军师,你先前许诺孙坚,只有公子携带几个随从离开,可如今跟我们一起出城的有
最强的系统sodu
三百人。孙坚必定会追赶我们的,如今豫章四周,西边是荆州,北边是庐江,想要去天子治下,非得经过这其中之一不可。若是孙坚大军追击,我仅能保军师无忧,但这三百兵马,却是个累赘啊,我们如何逃脱得了呢?”裴俊担忧道。

    若是孙坚追击的话,裴俊有信心带着刘伯温杀出重围,但带着这三百兵马,就没那么容易了。此去天子治下长途跋涉,带着这三百人只会是招摇过市,若江东军围追堵截,根本就走不掉。

    刘伯温笑着摇了摇头道:“你放心,我自然有办法带着他们离开。孙坚已经撤退十里了,我们准备一番出城去吧!”

    “诺!”

    二人下了城头,在城门下骑上战马,城门打开三百骑兵奔腾而出向着北方而去。孙坚营寨处,看着三百骑兵堂而皇之的离开,孙坚的脸都气绿了。孙坚大怒当即纵马冲向宜春城下破口大骂道:“刘伯温何在,何敢背弃约定?不守信诺?”

    骂了半天,却不见刘伯温出来,孙坚哪里能不知道刚才的骑兵当中,就有刘伯温的存在。孙坚又喊刘繇出城相见,刘繇早就并重,是经不得战马颠簸的,孙坚却不怕刘繇逃了,又喊了一阵,但刘繇却也不出来。

    孙坚此时犯了难处,这投降到底还算不算了?若是追击,破坏了投降的事情,若是不追吧,又担心刘繇根本没有投降的意思,白白将刘尚,刘伯温放跑,那就亏本了。

    正在孙坚犹豫不决之时,身后一好大威猛的壮汉沉声道:“主公,让我让率轻骑追击吧,就算刘繇不愿意投降,我拿下刘尚,也可逼迫刘繇投降。”

    此人正是萧摩柯,历史中南陈第一猛将,如今效力于孙坚麾下,听了萧摩柯的提议,孙坚点了点头道:“不错,你便率领百十轻骑前去追击刘尚,务必给我生擒刘伯温,刘尚二人。”

    “诺!”萧摩柯拱手领命,当即点起一百骑兵,前往追击刘伯温。

    刘伯温这边,出了宜春之后纵马狂奔向北而去,行军不过三十里,便来到一个狭隘的山林,山道狭窄,两侧山林茂密。刘伯温便道:“此地我早就瞧上了,早在孙坚兵马未到之时我便派人在此地囤积了滚石,裴俊,你带着两百人下马埋伏两侧山林,另外一百骑兵带着战马继续向前,留下马蹄印!”

    “原来军师早有准备,料到了这一天!”裴俊大喜,当即指挥着人马前往两侧设下埋伏。

    不过多时萧摩柯也率兵赶到,三百人敢伏击,萧摩柯怎么也想不到的,因此此地未曾勘察他便要率兵冲过。埋伏在山林中的刘伯温见来人不是孙坚,不由得叹了口气,裴俊便道:“传说萧摩柯乃江东第一猛将,我早就想会他一会,军师,我且去与他一战,若是将他击败,孙坚必定来追!”

    “萧摩柯凶猛,你哪里是他的对手?”

    裴俊笑道:“这可不一定,我绕过前方去骑战马,军师且等待片刻,若我被杀,军师在放箭不迟!”

    说着裴俊身子飞快掠过,跑到山林前方,跳下山路骑过战马向着萧摩柯的方向冲来。萧摩柯刚刚纵马赶到山道中间,正撞着裴俊,裴俊大喝道:“萧摩柯,可敢与我一战?”

    萧摩柯不识得裴俊,却认得他穿的衣服,只冷笑道:“无名小卒,也敢拦我?”

    萧摩柯二话不说,只使长刀一横纵马急掠向前,若是一般人,怕是要被长刀一切两半。但裴俊却怡然不惧,刀到身前,他猛的往马背上一趟,躲过之后猛的起身,身子一拧,手中长枪却朝着萧摩柯后心点去。

    萧摩柯吓了一跳,长刀连忙向后一晃,打开裴俊刺来的长枪。一个回合下来,二人却是有守有攻,不分胜负。

    山林中的刘伯温本来对裴俊不抱什么希望了,刘繇手底下的将领在萧摩柯手里没一个走的了一个回合,却不想裴俊却斗了个不分胜负。虽然只知道回合,但刘伯温却看出来了,裴俊没有吃亏。

    “原本以为裴俊只是胆气过人,却不想有真本事傍身,却能早些发掘此人就好了!”刘伯温心下叹息。

    “咦,有意思,你叫什么名字?”一刀被裴俊躲过,同时裴俊还来了一手漂亮的回马枪,着实让萧摩柯刮目相看。萧摩柯轻咦一声,询问着裴俊的姓名。

    “记住,今日杀你之人姓裴名俊字元朗!”裴俊冷喝道。

    “裴元朗,你武艺不错,何必跟着刘繇?你速速让开道路,我向主公保举你做大将,跟着主公建功立业!”萧摩柯见裴俊武艺不凡,却是起了爱才之心。

    “哈哈哈,我裴俊生于大汉,尚知忠义二字,孙文台这等野心勃勃之辈,也想让我投靠?不如你跟我一起投靠陛下,我也保管你名留青史!”裴俊哈哈大笑道。

    萧摩柯神色一冷,纵马向裴俊冲去:“不识抬举,找死!”

    裴俊冷冷一笑,抖了个枪花也冲向裴俊,南陈第一猛将vs曲阿无名小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