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40章被勾引了

第540章被勾引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日一早,冉闵亲自来拜访杨继业,冉闵是个正大光明的人,蒙古人用反间计让他错怪杨继业。这件事冉闵也十分羞愧,但他却没有故意隐藏不许旁人议论的意思,反而是大大方方来向杨继业赔礼道歉。

    冉闵抵达汉军营寨之前,杨继业等人出门迎接,冉闵大大方方向着杨继业一礼,长揖不起:“冉某错怪将军,还望将军勿怪,此次若不是将军力挽狂澜,只怕我们便中了蒙古人奸计,自相残杀了。”

    杨继业哈哈一笑,扶起冉闵:“将军言重了,咱们同为汉臣,理应同仇敌忾对付胡狗。些许小事不要放在心上。”

    冉闵点了点头没有多少什么,此次的误会却让他对于杨继业新服不少,只是对大汉,却还没有多大的归属感。杨继业将冉闵拉进营帐,对酒高歌庆祝击败蒙古的胜利,随后又商量着交易之事。

    如今误会澄清,交易自然要继续进行下去,酒过三巡众人喝的酩酊大醉各自返回军营。次日,冉闵率军返回临戎一带,而杨继业也率领兵马返回了雁门。

    跟随杨继业一起回来的,还有敏敏帖木儿,如今成了杨继业的干女儿,改名叫杨敏。刚开始几天,杨敏还十分的乖巧,哄得杨继业很是高兴,可逐渐了解杨继业之后,特别是知道杨继业有个儿子名叫杨延嗣,在天子身边为虎卫将军之后。杨敏就起了别样的心思。

    杨继业终究只是个雁门守将,杨敏在雁门呆了许久,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军机。而这里的人才,他也认识了个遍,足智多谋,差点要识破她的韦孝宽,少年英雄的林御。杨敏心知就算自己想办法害死了杨继业,这雁门还有林御接手。这少年的才能,却不下于他哥哥王保保。

    并且雁门后方还有许多大将镇守,杨敏心知自己留在雁门根本没有多大的作用。

    而得知了杨继业还有个儿子担任大汉天子的虎卫将军,随时常伴天子左右后,杨敏便将性格慢慢转变,变得顽劣起来。没过多久,整个雁门关的百姓都被杨敏给祸害了个遍,一连几日,都有百姓跑去杨继业那里告状。

    只是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杨敏又惹人怜爱,也让杨继业怪罪不起来。可次数一多,杨继业也受不了。便与杨敏道:“你不是一直想去洛阳吗?明日便去你义兄那里住些时日吧。”

    身为杨延嗣的义妹,而杨延嗣又是刘辩的贴身虎卫,杨敏岂会错过这个接近刘辩的机会。故而杨敏故意表现得顽劣,又多次提出想去洛阳见识见识,果然杨继业便受不了,将杨敏派往洛阳。

    杨敏派两个骑兵保护杨敏上路,而见杨敏离去,韦孝宽便秘密传信锦衣卫让他们通知刘辩杨敏的可疑之处,让刘辩千万小心。至于韦孝宽却暂时留在了雁门,毕竟蒙古新败一场,会不会有后续动作还不好说。而且他也打算将锦衣卫渗透进异族中,因此还要在雁门呆上一段时间。

    几日过后,杨敏抵达洛阳,而杨延嗣作为杨敏的义兄,自然早早有人通报。而杨延嗣作为刘辩的贴身护卫,可谓关系非同一般,多了个义妹刘辩自然也知道了。

    退朝之后杨延嗣向刘辩抱怨道:“父亲收了个女儿居然送到我这里来了,末将整天不是跟着陛下,就是在军营里,哪里有功夫照顾什么妹妹啊。”

    刘辩冷笑道:“你哪天不去太医院?你若不想照顾她,让她跟黄舞蝶为伴不就行了吗。”

    杨延嗣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尴尬道:“陛下说的是,只不过父亲书信中说我这义妹性格顽劣,我恐怕带坏黄叙。”

    刘辩点了点头道:“你且去见见,若她当真顽劣,朕在赐你几个婢女与她玩闹。太医院就不要去了。”

    提起黄叙,刘辩也是醒悟过来,眼下他性格正需要一个好的人去引导,若是被一个性格顽劣的人给带坏了,那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杨继业收的义女并没有引起刘辩的好奇,而就在二人谈论之时,锦衣卫的声音响起:“陛下,有韦大人的急件!”

    “快呈上来!”刘辩悚然一惊,还以为是蒙古再次叩边了呢。

    刘辩接过锦衣卫送来的书信,一看之下眉头紧皱道:“有意思,居然还有这种事?”

    原来这书信是韦孝宽通知刘辩,让他小心杨敏的,看了韦孝宽对杨敏,古灵精怪,诡计多端,城府极深等等一系列的评价,刘辩也不由得对杨敏起了很大的兴趣。

    至于韦孝宽说的这件事,刘辩是确信无疑的,论洞察人心,恐怕刘辩手下也只有韦孝宽的这份本事最高,而杨敏又被杨继业收为义女,韦孝宽还不惜得罪杨继业,还书信提醒刘辩,刘辩在心里就已经断定了杨敏是奸细的身份。

    要知道臣子能说出这种议论别人子女是奸细的话语,除非有百分之百的证据,要么就是故意针对杨继业。而刘辩也清楚韦孝宽与杨继业的忠心,二人不会背叛他,也不会故意陷害臣子,那无疑杨敏的身份就有些可疑了。

    “管你是不是奸细,在系统面前一切都无所遁形!”刘辩收好书信,心中起了要去见见杨敏的念头。只要见了杨敏,那她的真是身份便会被系统检测出来,是不是奸细,一看便知。

    左右无事,也不防出去看看,想到这里刘辩便道:“朕待会与你一起出去,整日批阅奏折,却奏折闷了。”

    “是陛下!”

    便会结束,刘辩又处理一番公文后,便换上便服与杨延嗣出了皇城。当然杨延嗣是去接新到的义妹,不能保护刘辩,无事刘辩又喊上了陈到随行。待杨延嗣回了家,也有陈到保护刘辩。

    三人出了皇城,来到城中领略着洛阳城的繁华,刘辩一路饶有兴致观察的风土人情,不时还会停下来与商贩攀谈起来。只有真正的了解民间疾苦,才能明白百姓所需,见识到百姓的苦楚,才能严于律己,不奢侈。

    逛了小半天,此时一个小人打扮的走到杨延嗣跟前说道:“将军,小姐
超强教官吧
已经到了。”

    “到了,到哪了?”杨延嗣询问道。

    “已经到家了!”

    杨延嗣不悦道:“我不是说我去接她嘛,让你们离城十里便告诉我,为何不说?”

    杨继业只有杨延嗣一子,可以说是家族血脉稀薄得很,不止杨继业重视这个义女,便是杨延嗣也很重视,居然要出城迎接。

    “小姐说您是她的兄长,只有她迎接你的道理,哪里能让您迎接,所以不让我们通报。”

    杨延嗣脸色一呆道:“父亲不是说我这妹子顽劣的狠吗,怎的如此懂事?”

    刘辩嘴角一勾,暗道这杨敏还真是厉害,在雁门惹得满城风雨,如今来了洛阳却如此乖巧。杨延嗣看向刘辩道:“陛下,我这义妹如今也回来了,您看我……”

    刘辩摆了摆手道:“左右无事,便去你家坐坐,讨杯水酒吧。”

    杨延嗣大喜道:“陛下许久未曾去我府上,我是求之不得呢,请!”

    杨延嗣将刘辩陈到带去府邸,路上刘辩命令不得泄露他的真实身份,只说同为朝廷将领便可。来到虎卫将军府,远远便见着门口一少女伫立。

    一身淡黄色长裙,茕茕孑立,犹如一朵绽放的雏菊,艳丽的不可方物,虽只二八芳龄,但身材纤细面条。玲珑有致,阳光映照在她洁白的脸颊上,犹如笼罩上一层面纱,神秘而雅致。

    几人远远看去,却不由得看的痴了,但马上几人目光恢复清澈,杨延嗣却是因为杨敏是她的义妹,而刘辩是意志坚定,而陈到是不意美色。

    而门口处等待的杨敏,看着刘辩,杨延嗣,陈到三人联袂而来不由得犯了难处。他本想做个乖乖女,一下博得杨延嗣的好感,也好接触更高层,获取有利的机密。

    但眼下三人一同而来,杨敏却弄不清楚谁是他的兄长了。

    论年纪三人相差不大,如今是197年六月左右,刘辩正好二十岁,而杨延嗣也不过二十四岁左右,陈到与也是二十岁上下。年纪相差不大,而身高三人也差不多,都有八尺左右,杨延嗣看起来有些凶猛,而陈到则是坚毅,刘辩一身黑衣表现的却是冷俊。

    杨敏冲着三人左看右看,只见杨延嗣与陈到将二人将刘辩隐约拱卫在中间,难道中间的便是这个便宜哥哥?只是他的气质怎么看都是一个上位者,与杨继业所说的杨延嗣好像不相符吧?

    好在杨延嗣大步走了上来,看着杨敏一脸惊讶道:“想不到义妹居然如此天香国色,为兄杨延嗣见过。”

    杨敏听罢连忙施礼:“敏敏见过兄长!”

    “哈哈,不必多礼!”杨延嗣见多了一个这样漂亮的妹妹,高兴的哈哈大笑,甚至都忘了刘辩与陈到还在后面。

    陈到见了杨延嗣一副猪哥样不由得干咳一声,而刘辩则命令系统检测起杨敏的四维。“杨敏,:敏敏帖木儿,武力78,统帅73,智力93,政治69。”

    “果然是蒙古人,帖木儿是蒙古大姓,此次出征破坏交易的蒙古将领就是扩廓帖木儿,也就是王保保,此女也姓帖木儿,在联合孝宽所说,只怕是王保保的妹妹,在军中受伤无法逃走才拌做汉奴的!”经过系统的检测,刘辩很快便将杨敏的真实身份猜测的**不离十了。

    台阶上的杨敏听了陈到的干咳声连忙开口道:“兄长,你这还有客人呢,可别冷落了客人啊。”

    在杨敏看来,三人先前联袂而来,三人的身份地位应该齐平,而中间的黑衣男子身份还要在二人之上,一身上位者的气息,定然是身居高位者。

    若能结石这些人,博取好感,那盗取机密不是轻而易举吗?

    “我险些忘了!”杨延嗣一拍脑袋,连忙跑下台阶将刘辩陈到迎入府邸。一边的杨敏询问道:“兄长,这两位是?”

    “鄙人姓刘,是杨将军酒友!”刘辩唯恐杨延嗣说漏了嘴,提前说道,一边的陈到见此,也不用杨延嗣介绍,拱手道:“陈到陈叔至,乃杨将军同僚。”

    听刘辩自称是杨延嗣酒友,杨敏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杨延嗣将刘辩陈到迎入府中。排开坐次,细心的杨敏却见到杨延嗣意将刘辩让入主位,刘辩推迟了,却也坐到了左手第一位。

    对于大汉的礼仪,杨敏很熟悉,左手边第一是最尊贵的,而刘辩自称是杨延嗣的酒友,怎么可能地位比陈到这个将军还要尊贵呢?在看陈到却无一点成见,反观杨延嗣坐在刘辩上面一位,反倒是坐立不安。

    如此杨敏便觉得刘辩的身份不简单,三人坐下,下人奉上酒肉,杨敏毛遂自荐给三人筛起酒来,酒过三巡,杨敏走到大殿中央笑道:“兄长与两位将军喝的高兴,小女子久在蒙古,被强迫学了许多歌舞,如今便献上一舞助兴如何?”

    杨延嗣拍手大赞道:“小妹居然还会歌舞,那便献上一舞助兴吧。”

    一边的刘辩也饶有兴致的看着杨敏,这个心机深沉的奸细到底想要干些什么?

    正思量间,殿中央的杨敏却已经翩翩起舞,一身汉家长裙,舞的却是草原上的步调,但却没有一丝违和,黄色的长裙随着杨敏翩翩起舞,汉服与蒙古舞搭配,在杨敏的协调下,却别有一番风味。

    “只是杨敏老是冲着我笑是什么个意思?”看着杨敏不断得冲着自己顾盼生笑,刘辩不由得摸了摸小巴沉思道:“难道是看朕生的太俊俏,看上朕了不成!”

    当然这个念头是刘辩的戏谑之念,杨敏智力高超,又是大地蒙古来的女子,故意隐藏身份。其目的不外呼要窃取大汉机密了。想必是看出了自己身份不凡,故意诱惑勾引自己。

    想到这里刘辩暗笑道:“这几年朕要休养生息,朕愁着每日处理公务呢,不想来了个奸细给朕解闷,还是这么漂亮的奸细,比我后宫的佳人还要漂亮,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