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39章杨继业认女

第539章杨继业认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刻后方,杨继业郭卫也领着大军包围而来。远远将乱成一团的蒙古骑兵包围。

    可这个时候,包围的汉军骑兵与乞活军都是相隔着近百丈,谁也不敢上前,火牛太恐怖了,若是一个不小心被火牛冲了进来,恐怕自己这边也会损失惨重。

    冉闵见大局已定,只等火牛力气耗尽停歇下来,汉军便可以上去收割蒙古骑兵的人头。那边王保保率领数百残兵逃跑,便带着手下的三千乞活军向北追击王保保。

    王保保一路北上,正好抵达自己先前出兵的阵营之时,许多战马突然发起狂来。原来那阵营被冉闵南下的时候点燃,如今烧起大火,战马先前受到惊吓,如今又见着这大火,便发狂了。

    许多骑兵被掀翻下马,而敏敏帖木儿也是其中之一。

    “快,两人共骑一马,速速离开此地!”王保保一脸焦急道。

    很快落马的骑兵便都上了上了战友的马,不想敏敏帖木儿却捂着脚踝不曾上马。王保保大惊失色道:“妹妹,你的脚怎么了!”

    敏敏帖木儿捂着脚踝,大地一阵颤抖,向后看去只见冉闵领着乞活军紧追不舍。敏敏帖木儿无奈咬了咬牙道:“哥哥我脚崴了,恐怕上不得马,他们快追上来了,你们先走不要管我!”

    “那怎么行,我怎么能丢下你不管?”

    “管不了那不多了,我自有保命的法子,你们快走!”敏敏帖木儿说着撑起身子,一瘸一拐进入燃烧大火的军营当中。

    “妹妹!”王保保急的大叫,向后看去,冉闵率领乞活军又穷追不舍距离自己不足百丈。

    “走!”王保保双目赤红,擦了擦不自觉落下的泪水,终于狠心的挥动马鞭,马儿吃痛载着一行人等向北而去。冉闵率领着乞活军顷刻而至,也不在燃烧着的大营处多做停留,继续追赶王保保。

    敏敏帖木儿进了大营,寻了处大火燃烧后的地方躺了下来,将身上衣服故意熏烤的焦黑,脸上也摸了黑灰,又取了一根营帐的木梁放在自己的脚踝处,做成被横梁打断腿的模样。

    如今四面八方都是汉军骑兵,敏敏帖木儿心知自己受了伤怎么可能逃脱,只有留在大营,装成受苦的汉人女子,看能不能浑水摸鱼。

    此时南边,被火牛阵冲乱的蒙古主力骑兵被杨继业与郭卫等率领一万多骑兵团团包围。不需要汉军动手,火牛展现出来的杀伤力远远大于军队,发起疯来的火牛在骑兵当中来回冲击,不知踩死了多少蒙古骑兵。

    这些骑兵大部分没有死在刀枪之下,反而是被自己最亲密的伙伴战马给踩踏至死。而汉军与乞活军只是在外围远远放着箭矢,射杀着有生命迹象的骑兵。

    差不多过了两个时辰,疯狂的火牛也开始停歇下来,无力的瘫软在地,或许是累死了,或许是血流干了。

    火牛终于停歇下来,包围圈中的蒙古骑兵还来不及高兴,外围的乞活军与汉军骑兵立刻包围而来,收割着他们的性命。很快包围圈中的蒙古骑兵便被全部肃清,一个也不得逃脱。

    解决完此地的蒙古骑兵,杨继业与郭卫便率领北上准备接应冉闵,行不过数十里,便见到了已经被燃烧得一片焦黑的蒙古大营所在。正在此时,北方一队乞活军士兵纵马而来向着郭卫禀报道:“将军追击数百里不得,如今正要返回,让您原地待命不必接应!”

    “我知道了!”郭卫点了点头便下令道:“兵马就地扎营!”

    另一边,杨继业也下令兵马在此地安营扎寨,士兵一片忙碌,杨继业邀请郭卫前来一叙,韦孝宽林御等作陪,四人便在草原上走着。杨继业说道:“郭将军,如今误会澄清我们之间的合作是不是该继续进行下去?”

    郭卫点了点头道:“理应如此,不过此次大战却用了不少耕牛,下次交易怕还要在等几天了。”

    “哈哈,只要能维持交易,等些时日也不碍事!”杨继业抚须大笑,在他看来交易还在其次,不过是各取所需,但维持住交易,就是保证了两方的关系,对冉闵投汉有很大的作用。

    一行人边走边说,不自觉走入被烧毁的蒙古军营帐之中,早有士卒清点营帐,不过清点营帐的是乞活军,杨继业将这战利品让给了乞活军。见郭卫等人进来,乞活军士兵上前禀报道:“将军,我等在后营发现大量兵器战甲以及耕牛!”

    “哦,快去看看!”郭卫眉头一挑,连忙赶了过去,只见营门后有一块空
韩娱之灿全文阅读
地,里面圈着几千头耕牛,此时他们显得慌乱,应该是大火导致的,而旁边的两个帐篷,里面囤放着兵器战甲,正是汉军制造的。

    “这真是太好了,此地偏僻大火没烧到这来,兵器战甲,耕牛都没有损失!”郭卫大喜道。

    见自己需要的东西没有损害,几人都非常高兴,正在此时,一个角落传来异样的声响。这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几人对视一眼,便往发出声响的地方掠去。

    发出声响的正是敏敏帖木儿,几人来到敏敏帖木儿身前,只见她蜷缩在灰烬之中,衣服,脸颊都一片漆黑。一个乞活军士兵见此,大骂道:“想不到这里还有个漏网之鱼,给我去死!”

    说着这士兵手起刀落便要砍了敏敏帖木儿,敏敏帖木儿情急之下大喊道:“不要,不要杀我,我不是蒙古人,我是汉人!”

    乞活军顿时停下手来,他还以为敏敏帖木儿是蒙古骑兵,不想居然是个女子,而且一口汉化说的也极为纯正。

    杨继业询问道:“你是汉人?为何会在蒙古军中?”

    “我是汉人奴隶,一直被蒙古人囚禁,那王保保见我生的美貌,所以将我带来军中。”敏敏帖木儿一早便想好了说辞,杨继业一询问,她便脱口而出。

    周围的乞活军听了这话,一个个眼中都露出同情的眼神,这女子跟他们的出身还一模一样啊。

    几个乞活军士兵不由得心生怜悯之心,上前便帮敏敏帖木儿腿上的横梁拿去,又将她扶起,拿来清水和干粮。

    众人见敏敏帖木儿如此可怜,都聚在她的身边,杨继业便问道:“姑娘,你可还有家人,是哪里人士。”

    “我是雁门人士,早些年被胡狗劫掠过去,家人早就被害死了。”敏敏帖木儿一脸痛恨道。

    杨继业一听是雁门郡的人,心中更是怜惜,不由得询问道:“我乃雁门守将杨继业,不知姑娘可愿回家?”

    敏敏帖木儿大喜道:“小女子愿意,我无时无刻不在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回家,如今终于能如愿以偿了。”

    敏敏帖木儿的演技确实没得说的,便是韦孝宽一时间也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杨继业将敏敏帖木儿带回军营,给她一顶营帐让她梳洗一番,又取了汉军士兵的衣服给她更换。

    待到晚上,冉闵已经率兵返回,疲惫不堪也没有来见杨继业就在自己营寨内休息。而敏敏帖木儿梳洗打扮好了之后,便来到杨继业军营,拜谢她的救命之恩。

    “小女子刘敏谢过将军救命之恩!”营帐内已经换上一身干净衣服的敏敏帖木儿向着杨继业拜倒。虽然穿着军士的衣服,但也难以掩饰敏敏帖木儿的天生丽质。

    只是这样一来,却让韦孝宽疑心大起,只见敏敏帖木儿皮肤白皙,手上也没有起茧,这明显是千金小姐才有的本钱。然而敏敏帖木儿自称自己是奴隶,可奴隶居然生养的这么好,却是不可能的。

    按照敏敏帖木儿的话讲,是王保保见她美貌,将她带在身边,可韦孝宽却见她鬓角绒发未退,明显还是黄花闺女,未曾被人玷污。

    在韦孝宽看来,敏敏帖木儿明明实在撒谎,说自己是奴隶,但样貌如此娇萌,却不是奴隶该有的。说被王保保带来服侍的吧,明明是个处子,想到这里,韦孝宽便怀疑起敏敏帖木儿的身份起来。

    但杨继业却没那么多心思,见敏敏帖木儿长得乖巧,惹人怜爱,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杨继业老来得子,这些年杨延嗣又不在她身边,杨继业却是起了认敏敏帖木儿为义女的念头。

    听敏敏帖木儿自称自己为刘敏,杨继业抚须笑道:“不想你居然是国姓!”

    “小女子只是姓刘,可不敢跟皇室攀亲戚。”

    杨继业点了点头道:“如今你无依无靠,老夫看你年纪尚小,欲留你在身边收你做女儿,你可愿意?”

    敏敏帖木儿大喜道:“小女子愿意,敏敏见过义父!”

    她心底也是乐开了花,本想着能躲过一劫就不错了,没想到被杨继业收为义女。杨继业是雁门守将,自己若是跟着他,窃取到大汉机密,可是大功一件啊。

    杨继业听了这声义父,心里很是受用,抚须大笑道:“乖女儿,既然你如今是我女儿,便随着我姓,就杨敏吧。”

    “是,义父!”杨敏乖巧的点了点头,而一边的韦孝宽一言不发,见杨继业收杨敏为义女,眉头紧皱却不知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