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38章恐怖的火牛阵之威

第538章恐怖的火牛阵之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晚,冉闵率领三千乞活军并一千头牛绕道北上,意图赶到蒙古大军驻扎的后方进行突袭。与此同时,杨继业被冉闵射伤的消息也传到了蒙古军中。

    蒙古营帐之中,王保保一脸欣喜看着敏敏帖木儿笑道:“妹妹,你的反间计已经成功了,今日冉闵刚到就与杨继业斗了起来,还射伤了杨继业。”

    敏敏帖木儿冷笑道:“这样一来,他们两方的仇怨便说不清了。只要他们一打起来,我们便去攻打冉闵,到时候汉军便是百口莫辩。”

    王保保搓了搓手掌道:“快了快了,杨继业受了伤若是不打起来,也该撤退了,以冉闵的脾气定然追击!传令下去,斥候严密监视冉闵军动向,大军枕戈待旦准备出兵!”

    “诺!”王保保军令一下,帐下大将纷纷拱手领命,却不想一将连连摇头:“不成不成,汉军勇猛无敌,要打你们去打,上次只是袭扰我还能答应,这次是短兵相接我断然不去。”

    蒙古人向来凶悍,能这么怂的,还敢当真王保保的面说出这种话的也就只有在西凉被李元芳忽悠的吓破了胆的忽必来了。当初西凉一战,李元芳使锁链刀让忽必来莫名其妙的受了伤,因此忽必来对汉军敬若鬼神,如今王保保提议要与汉军作战,忽必来当即拒绝。

    若是一般人这么混乱军心,只怕早就被将军拉出去砍了,只是忽必来位高权重,乃是铁木真近臣,地位比王保保高多了。一众将校是敢怒不敢言,但王保保此次是主将,而铁木真的意思是恢复忽必来的信心,故而王保保神色一冷道:“在敢混乱军心我必斩你,出征之事我意已决,到时候你必须一起出征杀敌!”

    “哼哪里来的毛头小子,要去你去,我可不去!”忽必来却不听王保保的,掀开大帐就要出去。

    王保保大怒道:“来人,忽必来临阵怯战,给我将他绑了,来日押赴战场。我蒙古男儿一个个大好英雄,你这么怯懦,还不如死在战场上。”

    得了王保保的命令,这些将校在不对忽必来客气,将忽必来五花大绑准备来日带去战场。

    时间转眼来到第二日,为了做戏给蒙古人看,乞活军在副将郭卫的带领下来到汉军营寨叫阵。而汉军之中则是高挂免战牌,做出一副杨继业受伤不敢交战的意思。只相互对射些弓箭,却也没有真的打起来。

    随后乞活军叫骂不止,林御便率领一直骑兵出营,冲入前来叫阵的乞活军中。自然不是真的厮杀,只是两方骑兵来回对冲,中间都有间隔缝隙。

    但远远观察的蒙古斥候却不知道这是演戏,骑兵冲锋起来尘沙满天,视线不明,在加上两边将士喊得激烈,蒙古骑兵斥候只以为是两边打了起来,飞马回报王保保。

    王保保得到消息,当即率领五千骑兵南下。

    数个时辰之后,王保保率领骑兵抵达汉军营寨北边十里之外,使人在探情况。

    却不想此时,后军一骑兵飞马赶来急道:“将军,大事不好后面出战一支骑兵,打着冉字旗号!”

    “将军,汉军与乞活军没有厮杀,如今已经向我们包围过来了。”前军方向也有骑兵飞马来报。

    “不好,冉闵与汉军没有中计,我们反而中了他们计,中了他们的埋伏!”王保保大叫不好。

    敏敏帖木儿满脸愤怒,娇喝道:“定是那送信的暴露了身份回来不敢说,真是坏我大事。”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王保保叹了口气,看向一前一后两个斥候询问道:“后军多少人,前军多少人?”

    “后面大概只有三千人马!”

    “前面有一万多少,呈包围之势而来!”

    王保保很快做出决断:“后军人少,咱们从后方突围!”

    命令一下,五千蒙古骑兵立刻前军做后军,后军做前军,调转马头向北而去。

    然而北方,冉闵早就布置好了陷阱等待他们。只见草原之上,一片碧绿的草地,一群牛悠闲的吃着青草。这些牛北分成几排,相互之间有绳子连接,一头头向着南边站立。

    而牛的身上,则绑着许多的干草,身上洒满了火油。后方相聚近百步的范围,乞活军士兵一个个弯弓搭箭,箭头上也绑着用火油浇过的布条,旁边的士兵手举火把,只待冉闵下令,就点燃火箭,射向牛群动火牛
巫医觉醒sodu
阵。

    历史上田单使火牛阵大败燕军,乐毅连下齐国七十余成,也因为这一战而反败为胜。火牛阵也多次被后人拿来用,但大多都没有成功,因为被火惊吓的牛群不止冲向敌人,还冲向自己人,因此大多都以两败俱伤的局面收场。

    冉闵深知火牛阵用不好不但不会伤敌,反而会伤己,因此他早有准备。

    这群牛被冉闵故意饿了两天,抵达此处之时,冉闵故意让它们向南站立,地上青草茂密,这些牛如今见着青草根本挪不开退,老老实实面向南方吃着青草。

    动物生慌乱,第一反应是向前逃的,但有些不同,有的会原地打转,或者反方向奔逃。但向前逃是占据绝大多数的。这群牛之间有绳索相互连接,若是待会蒙古骑兵北上,冉闵下令射出火箭,牛群受到惊吓,也会向南而去,尽管有些原地乱转或者向别处奔逃,也会因为绳索的牵扯,全部都向南方跑。

    跑动之下,牛群会拉断绳索,但那时牛群已然冲入骑兵大军之中,冲乱骑兵阵型了。

    王保保率领骑兵向北而来,正欲火牛阵拦住去路,前军先锋不识火牛阵便要下令冲过去。

    便在此事冉闵大喝一声下令道:“点燃火箭给我放!”

    “昂……”

    登时,乞活军士兵一个个点燃火箭,箭矢朝着牛群射去,火箭射入牛群之中,落在牛身上,牛吃痛之下,出痛苦的叫声。不止如此,火箭也迅点燃了绑在牛身上的干草,干草上浇了火油,立刻就被点着了,片刻时间千余头牛身上都燃烧起熊熊大火。

    牛群痛苦的高昂,一头头牛眼睛也变得赤红起来,牛已经狂了。

    动物起狂来,便是狗这种动物,人都不敢轻易去惹,更何况还是草原上的野牛,它们体格壮硕,比马还要庞大,起狂来便是狮子都要退避三舍。

    一头头牛红着眼睛,便向着蒙古骑兵奔腾而去,大地一阵颤抖,仿佛天崩地裂。其度之快,比起马还要快上一分,有些牛是原地打转,有些是向着其他方向跑,可是中间有绳子连接,被大部队牵扯着都是向南而去。

    庞大的牛群冲来,蒙古骑兵不知所挫,如此段的距离,他们根本来不及调头撤退。一根根箭矢射在牛群身上,但起不了丝毫的作用,只能让牛群更加的疯狂。

    片刻时间,群牛便冲入蒙古骑兵当中,这个时候它们中间相连的绳子也被扯断,肆无忌惮的冲入骑兵群中,疯了似得来回奔腾。蒙古骑兵所骑得战马也受到了惊吓,不受骑兵的控制,火牛阵一出,蒙古骑兵不战自败!

    整个蒙古前军被疯牛冲击的乱成一团,更有战马受到惊吓也四处奔逃,将主人摔在马下,踩踏而死的不计其数。

    中军王保保之处,此刻也有疯牛蹿了过来,中军也稍微有些慌乱,王保保大惊失色道:“这是火牛阵根本无法防御,将士们快退!”

    王保保说着便保护着敏敏帖木儿转道向东准备离开火牛阵的冲击在行逃命。中军,后军的士兵见此也是如此,但火牛已经冲了进来,能离开的也不太多。而有些牛群已经冲在外面,战马受到惊吓根本不受控制。

    也只有一些将校,战马神骏一些勉强听从主人的控制离开了主力阵型。大约五百多人脱困而出,绕过已经被冲击的溃不成军的阵型向北而去。

    “快带上我啊,我不想死啊!”此刻中军之内忽必来急的大叫。忽必来本来不想来,但王保保将他绑着带了过来,本意是让他看看汉军并非是不可战胜的,不想却中了汉军计谋,被火牛阵弄得溃不成军。

    但火牛阵内的士卒哪里顾得上他,被火牛冲到马下就是死,而战马受到惊吓也不受控制,一个个记得满头大汗,有的想要弃马奔逃,却跑不出混乱的阵型。

    忽必来双手被绑,他坐下倒是一匹好马,只可惜他没有手去控制,左右封腾之下,却见一头狂的疯牛冲着自己冲来,那战马受到惊吓,顿时将忽必来掀翻在地,随后便被冲来的火牛给踩踏而死。

    堂堂蒙古四猛大将,就这么死了,也怪不得王保保,敏敏帖木儿,他们的计谋也没有什么错误,只是碰巧韦孝宽这个用反间计的祖宗身在雁门,被韦孝宽识破,韦孝宽将计就计,才造成此次蒙古军大败。王保保一心要恢复忽必来的信心,却也没有想到间接将忽必来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