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37章火牛阵

第537章火牛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锦衣卫指挥使韦孝宽见过冉将军!”韦孝宽被带入临戎府衙,见过冉闵。

    听了韦孝宽的官位,冉闵本能的不信,冷笑道:“锦衣卫是天子爪牙,其指挥使更是天子近臣,怎会来我河套?你到底是谁冒充的?”

    好在韦孝宽知道冉闵会怀疑他的身份,带来了冉闵眼熟的人,身后那护卫连忙解释道:“冉闵将军,这位的确是锦衣卫指挥使,我跟随杨将军来过几次,将军不信他,总认识我吧?”

    冉闵看向那护卫,的确是跟杨继业来过几次,心中相信了韦孝宽的身份,但表面上却是一脸寒霜,沉声道:“哼,就算你是锦衣卫指挥使又如何?你们勾结蒙古,意图对我河套下手,此来又有什么阴谋?还不快从实招来,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

    “勾结蒙古?此话从何起?”韦孝宽心中估计大概是冉闵中了蒙古人的离间之计。

    “哼,休要装模作样,我且让你死个明白,几日前我兵马运送耕牛回来,所得兵器战甲半道被劫,那伙贼人的是汉话,分明是你大军假扮,明着是交易,暗地里不仅夺了耕牛,还抢回兵器战甲,真是欺人太甚!”

    韦孝宽恍然大悟连忙道:“将军您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蒙古人阴险狡诈,此次出兵他自然是只会针对一方,那样的话,咱们其中一方必定生疑。如今您已经怀疑是我军与蒙古人勾结,这不是已经中计了吗?”

    冉闵心下一沉,觉得韦孝宽的有些道理,但他如今已经不相信大汉,摆了摆手道:“我不管是蒙古人的诡计,还是你们与蒙古人勾结。总之咱们的交易取消,你们也不用出兵云中,蒙古人我自己解决!”

    “那将军是不是派信使送了一封书信来雁门?”韦孝宽询问道。

    “怎么?你们没有收到么?”冉闵眉头一挑。

    韦孝宽从怀中摸出那封敏敏帖木儿所写书信,递给冉闵道:“将军且看看这封书信是不是您派人送的!”

    冉闵接过书信一看,皱眉道:“我派人送的书信是取消两方交易,你们不得出兵云中,否则便是与我为敌。不曾催促你们出兵,这封书信你是从何而来?”

    着冉闵又将书信递给张举问道:“这书信是你的笔迹?”

    张举接过一看,连忙摇头道:“此书信笔迹与我笔迹相似,但绝不是出自我手,韦大人,此信到底从何而来?”

    “昨日一信使前来送信,自称是冉将军信使送来此信,我见他形迹可疑便出言试探,发展他并不是真正的信使。我怀疑此乃蒙古人诡计,从昨日中午启程,一路纵马狂奔到此!”韦孝宽解释道。

    “将军,此事真怕是蒙古人的阴谋,先是故意留几个活口,让您误会汉军,然后他们又截获了您的信使,仿造我的笔迹给杨将军送信,诱惑杨将军出兵雁门,然后您得知了,必定出兵攻打,这是蒙古人的离间之计,让我两方自相残杀啊!”郭卫张举二人内心深处还是相信大汉朝廷多一些,因此向冉闵劝谏道。

    但冉闵却不太相信大汉,眉头紧皱道:“这未尝不是汉军故弄玄虚,不可轻信!”

    殿下的韦孝宽听了哈哈大笑:“世人言冉闵是大英雄,大豪杰,如今一看,不过如此,我身为大汉锦衣卫指挥使,乃大汉重臣,若是与蒙古勾结,我岂会孤身犯险,至自己于危难之中?

    更何况蒙古乃大汉大敌,另一边已经一统西域诸国,进攻西凉,前伏波将军马腾死于蒙古人之手,这等大敌,我大汉怎么会与他合作,对付将军这国之栋梁?将军名为汉臣,虽不停宣调,但镇守河套犹如一道天堑,陛下怎么会自毁栋梁,与蒙古合作呢?”

    冉闵听罢脸色一沉,看向韦孝宽道:“我姑且信你,你欲何为?”

    “那信使我并未惊动,如今应该返回蒙古主力所在,我派人悄悄跟上,必可探知他主力所在。待我回去之后便出兵云中,将军可故意领兵来攻,到时候我将主力所在告知于你,将军负责绕后突袭,咱们共击蒙古!”韦孝宽拱手道。

    “好,我答应了,我在给你两百骏马,你速速返回雁门,准备出征!”

    “多谢将军!”韦孝宽拱了拱手,转身退下。

    韦孝宽得了两百骏马便带着一百骑奔回雁门,韦孝宽走后冉闵询问郭卫,张举二人道:“你们认为汉军可信吗?”


绝世无双小说5200


    二人点了点头齐声道:“可信,单凭雁门一战,便可知天子之心,当初是势力弱,却不惜与河套异族一战,可见天子之心,与蒙古勾结是不可能的。”

    冉闵点了点头道:“我便信他一回,不过却不能全信,如今我城中有多少牛?”

    “尚有千余头!”张举回答道。

    “令将士准备些干草,火油,此次我带一万乞活军出征,将准备交易的耕牛也带上。”冉闵下令道。

    郭卫闻言疑惑道:“将军难道要用火牛阵对付蒙古人不成?”

    冉闵点了点头回答道:“若真是蒙古人的阴谋,我便用火牛对付蒙古人,若汉军与蒙古人勾结,我也能借火牛发疯混乱平安返回临戎!”

    “将军谨慎,我等佩服,我这就去准备!”张举满脸钦佩,当即下去准备干草火油。

    而韦孝宽一路纵马狂奔,于次日傍晚返回雁门,杨继业迎韦孝宽入了城,林御此时也已经返回,杨继业连忙询问道:“军师,冉闵那边如何了?”

    “果然是蒙古使得阴谋诡计,蒙古人故意针对冉闵,让他以为是我们与蒙古合作要对付他。冉闵送来的书信是取消与我们之间的交易,不得出兵云中,否则就是与他为敌,他必出兵对付我们。”韦孝宽回答道。

    杨继业气的一拍桌案道:“我费尽心思缓和与冉闵的关系,想不到被蒙古人给毁了,真是可恨。”

    韦孝宽笑道:“蒙古人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已经与冉闵澄清误会,我与他约定,我军先出兵云中,随后他率兵赶来阻截,我们将蒙古人所在告知于他,他率兵突袭蒙古人后路,我们联手夹击蒙古人。”

    杨继业听罢大喜道:“真是太好了,林御已经探得蒙古主力所在,我军已经枕戈待旦,明日便出兵云中。军师你来回奔波三日,先下去休息。”

    “那我便先行告退了!”韦孝宽一脸疲惫,拱手下去休息,而杨继业,林御二人则准备出征之事。

    第二日一早,杨继业林御韦孝宽二人领一万骑兵北上入云中,来到云中郡之后,杨继业大军驻扎下来,故意派出斥候打探蒙古骑兵所在。

    而蒙古人的大军,驻扎在云中郡的边境十分隐蔽,若不是林御跟随信使知道了所在地,单单凭借斥候根本就打探不到。

    王保保得知杨继业起一万骑兵,非常高兴,只等冉闵得知杨继业出兵的消息赶来,到时候他们两边打起来,王保保在率领骑兵帮助杨继业,那杨继业便是有一百张嘴也不清楚的。但考虑到杨继业有一万骑兵,自己这边只有三千人马,恐怕还不够用,王保保又派人通知驻扎在朔方北边的忽必来,让他率领骑兵赶来汇合。

    杨继业出兵的消息传到了朔方,正好王保保的书信也传到了忽必来的手中。冉闵佯装大怒,起一万乞活军骑兵赶去云中,而忽必来也率领着本部的两千多骑兵汇合王保保。

    云中郡成县一带,杨继业的骑兵驻扎在此地,冉闵率领一万乞活军很快也赶到此地。

    冉闵率领兵马来到乞活军大营,杨继业率领一干将领出营相营,不想见着杨继业,冉闵便破口大骂道:“杨继业,枉我视你为英雄,不想你竟然与蒙古人勾结对付于我,我已经禁止你出兵云中,你何敢犯我疆域?”

    杨继业佯装不解道:“什么书信?我根本没有收到,不是你催促我出兵云中吗?这其中定有什么误会!”

    “老匹夫还敢欺我?”冉闵大怒,弯弓搭箭朝着杨继业一箭射去,杨继业大叫一声跌落马下,众将大惊失色连忙下马扶起杨继业。

    冉闵作势便要冲杀过来,这边林御连忙指挥将士放箭御敌,冉闵这边也有士兵放箭。双方互射一阵,冉闵率兵退走。

    众将将杨继业扶回大营之中,却见杨继业安然无恙,杨继业笑呵呵的拔出箭矢,原来那箭堪堪射过肩膀上的凯甲,未中皮肉。杨继业笑道:“冉闵箭法不错,林御我交代你的事,可曾办好?”

    林御拱手道:“我军先前射向乞活军的箭矢上已经绑了蒙古主力所在的信息,相信冉闵此刻已经知道了。”

    冉闵这边,退军十里安营扎寨,早有士卒发展汉军射来的箭矢上绑着书信,上呈冉闵,冉闵得到蒙古大军的主力所在,当晚便秘密率领三千骑兵驱寒耕牛,绕道向北而去。·k·s·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