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14章海上出兵

第514章海上出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公元196年六月,建安二年。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刘辩交代完南阳的事务,便率领两万大军返回长安,这两万大军一万是长安的兵马,一万是御林军。

    过武关入长安,刘辩先在长安略做停顿,而这个时候,刘辩也收到了一个消息,陶谦病逝!

    原本在公元194年就该病死的陶谦,因为刘辩的蝴蝶效应,多活了两年,但终究没有逃过病痛的折磨,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长眠于是。

    陶谦托孤糜竺,曹豹,让他们扶长子陶商为徐州刺史。

    徐州城外,曹豹一脸欣喜来寻赵光义与戏志才,湖边一处僻静的茅屋之中,戏志才也病入膏肓。

    “赵将军,陶谦病死,其子陶尚继承其位,他不过是无能之辈,不能执掌徐州,我早就盼望能投奔赵使君麾下,但有吩咐义不容辞!”曹豹向着赵光义拜倒表示忠心。

    只是此时的赵光义哪里有心思处理这个,戏志才快不行了,赵光义摆了摆手道:“此事稍后再议,麻烦将军给我请徐州最好的大夫过来!”

    戏志才摇了摇头道:“没有用了,我早就该死了,这一年来我一直在修养才苟活一段时间。曹将军麻烦你先出去,我与二将军有话要说!”

    曹豹点了点头退出茅屋,赵光义看着戏志才道:“军师你且撑一段时间,我带你回兖州见兄长。”

    “不必了,我执意…来徐州就是不想生离死别,让我寻一处保底悄悄离开人世我便知足了。临走前,我有几件事交代你去办!”戏志才虚弱道。

    “军师且说。”

    “第一表示拿下徐州,陶谦虽死,但陶商继位,陶商无能,但没有过错,曹豹虽然投靠我们,但兖徐之间没有深仇大恨,他直接倒戈是不能成功的。所以我们需要出兵徐州,以兵马威势恐吓徐州,到时候曹豹倒戈便轻而易举了。”

    赵光义疑惑道:“但军师不是说兖徐没有深仇大恨吗?我军以什么名义出兵?”

    “我死之后名义就有了,我恐怕熬不过今天,等我死后,你密不发丧向陶商告辞,请他护送我们回去。待到半路你杀了他们,就说他们贪图我们财物起了歹心,我在乱军中被他所杀。兖州首席谋士死于徐州,这个理由攻打徐州足够了!”

    “军师……”赵光义顿时惊讶无比,脸上满是悲痛道:“军师执意要来徐州,这一天是不是早就打算好了?”

    戏志才苍白的脸庞微微一勾,戏志才不予置否继续说道:“拿下徐州是第一件事,现在我跟你说主公的大业,你一定要转述给主公!”

    赵光义听罢满脸郑重,点了点头道:“军师请说,我一定一字不落转述兄长。”

    “如今天下天子势力最强,青州,幽州都是听命于他,我早就看出来了。主公就算拿下徐州之后,也只是占据兖州,徐州,豫州三州之地,还远不能与天子抗衡。天子下一步的动作就应该是对付袁绍了,所以绝对不能让天子得逞,让主公摒弃前嫌,与各路诸侯合纵两横,只要寻找机会让天子败上一场,那么青州,幽幽的势力便会瓦解,到时候主公才有壮大的抗衡天子机会。”戏志才叮嘱道。

    “军师放心,我都记住了!”赵光义点了点头道。

    戏志才疲惫的闭上眼睛,良久之后低声道:“豹是个庸才,你不可重用他。还有将这封信交给主公!”

    赵光义点了点头接过信,接过信的那一刻,戏志才干枯如树根般的手臂无力的垂了下去,赵光义一惊,上去叹了下鼻息,却发现戏志才已然没了气息。

    赵光义神色变得轻松许多,翻手打开信,赵光义看罢看着戏志才的尸体冷冷道:“你果然防着我,说我不甘屈居人下让兄长防着我?”

    赵光义神色变幻,喃喃道:“你既然看出了我的野心,就会知道我一定会看着信的,为何还要写这信,多此一举?难道说你已经通知过兄长了,这封信是警告我不要轻举妄动?”

    戏志才遗留的一封信,将赵光义弄得疑神疑鬼,赵光义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看来只有等回了兖州看看赵匡胤对自己是个什么态度才行了。旋即赵光义除了茅屋,与曹豹密谋夺取徐州之事,曹豹表示全力配合。

    戏志才之死,赵光义密而不发,当天晚上就去辞别陶商,言自己兵少了请求他派兵护送。

    赵光义在徐州谁敢得罪?如今这尊大神要走到陶商自然高兴,便派遣一将带着三百骑护送赵光义回兖州。

    便在半
绝世幻武小说5200
路,赵光义依照戏志才的计策,派史万岁半路劫杀,将徐州派来保护的兵马全部杀死,并且放出消息,徐州将领见财起意意图谋害他的性命,军师戏志才也不行被杀。

    回到兖州之后,赵光义来见赵匡胤,赵匡胤得知戏志才身死的消息悲痛欲绝,赵光义又将戏志才临死的时的叮嘱告诉赵匡胤。却见赵匡胤除了悲痛之外,对于他并没有什么不对,赵光义松了口气,看来戏志才并没有将自己有野心的事告诉赵匡胤。

    几日过后,赵匡胤用悲痛之中走了出来,戏志才一番苦心我自己的生命成全自己拿下徐州,他又怎会会辜负?有曹豹里应外合之下,赵匡胤当即起兵三万,以为戏志才报仇为名,攻打徐州。

    消息传到徐州,陶商当即召来文武商议对策,曹豹直接开门见山道:“兖州兵马大举来袭,他首席军师戏志才死在咱们徐州,他对你徐州可谓是恨意滔天啊。赵匡胤兵强马壮,咱们如何是其对手,不如尽早投降了吧。”

    陶商一脸悲痛道:“我刚从父亲手里接过大业,难道众位便不能同心协力,助我御敌吗?”

    “不能啊,咱们哪里是兖州兵马的对手,更何况兖州兵能征善战,又对咱们仇恨,若是抵抗,待城破之时,咱们岂能活命啊?”曹豹摇了摇头,不给陶商一丝希望。

    陶商一脸绝望之色,难道徐州还没坐稳几天,便要易主了不成?纵使陶商不想投向,但大半军权在曹豹手里,陶商也无可奈何。

    糜竺当即大喝道:“青徐结盟没有多久,你曹豹不能抵挡,还有青州兵马,如今可请青州兵马前来抵御赵匡胤。”

    “哼,你看这些文武,还有谁想抵抗赵匡胤?徐州守不住的,大公子不要白费力气了。青州南下的道路已经被我派兵封锁,他们休想出兵南下,大公子还是好好准备投降之事吧!”

    陶商看向一众文武,一个个目光闪躲,有的干脆毁了下来,直接请求陶商投降。

    这哪里是商议,这分明是政变!

    陶商叹了口气无奈接受了这个事实。曹豹冷笑一声,让人将陶商带了下去,至于糜竺,曹豹却无法限制其自由,糜家家大业大,军方势力虽然不及曹豹但多少也有,而且糜家还有门客数万,曹豹也不敢对糜竺下手。

    糜竺回到家中,找来虞允文留下来的锦衣卫联络人,询问道:“怎么样,虞先生可有消息传来?”

    “先生放心,我家军师在戏志才死时便得到了消息,已经准备出兵接应你们了。”锦衣卫安慰道。

    “出兵只怕来不及了,曹豹被北边布置了兵马,你们无法南下,就算强攻也要数天。那时候只怕赵匡胤兵马已经兵临城下了!”糜竺摇了摇头道。

    锦衣卫笑道:“我家兵马不走旱路,走水路,何来兵马阻拦?”

    糜竺一听顿时懵了,疑惑道:“青徐之间并无大河连接,哪来的水路可走,先生莫要开玩笑。”

    “有的,两州东边浩瀚无垠数千里水路!”

    糜竺这才反应过来,大惊失色道:“走海路,这行得通吗?”

    这个消息一时间还让糜竺无法消化,这个时代的大海,还是一个禁忌,便是后世,对于大海的某些地方,也还无法深入探索。便是水军,也分三六九等,有的能在平静湖泊中横行,有的在晃荡的江面横行。能在长江横行的水军,也就是天下强大的水军了。

    如今青州居然要走海路,这让糜竺难以置信。

    “大人不必担心,我青州水军建立多年,乃是由东莱郡海边的民夫组成,建立之处便在海上训练,对于海上水情,风浪多有了解。我军战船更是高大,可容纳数百人,无惧海上风浪!”锦衣卫解释道。

    不过这个时代的航海,可不是刘辩一家,历史上辽东公孙家族便从辽东出兵,一度劫掠东莱等地。三国后期,孙权也派人去过宝岛。

    青州水军沿着海岸线南下徐州,也是完全可行的。

    糜竺吸了口气赞叹道:“想不到青州居然有一支强大的水军,真是让人吃惊,虞军师可说有什么需要我配合?”

    “军师说了,他此行只是接人,救人,你们有什么要带的人早早准备好,还有那陶商,陶应兄弟,到时候军师派人送来消息,你便去营救他们,到时候我们接应你下海从水路去青州。”锦衣卫说道。

    “这个简单,我手下门客数万,去刺史府带出他们少主公兄弟轻而易举!那我便等着虞军师传来消息啦!哈哈。”糜竺大笑道。

    本来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