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10章调教小舅子

第510章调教小舅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谢奕到底还是拉不下面子,拂袖而去之后一整天都没有回来,当晚探子来报,谢奕已经赵匡胤一起返回沛国军中了。

    好在谢家的主心骨并不是谢奕,谢奕离去时带走了自己一系的心腹,谢家仍是照常运转。而谢道韫知道刘辩的身份也,也是闭门不出,将自己关在房间,谢安便将刘辩安排在内院住下,住所便在谢道韫旁边,并且撤去下人。

    “这谢安果然机智聪慧啊!”刘辩走向谢道韫的房间,看着四周空无一人,不由得感叹谢安的机智。

    谢安明显是看出了刘辩与谢道韫的矛盾所在,因此让刘辩住在谢道韫旁边便是想让刘辩去哄谢道韫,撤去仆人,是保护皇帝的隐私,可以说是给足了刘辩的脸面。

    “咚咚咚……”刘辩敲打着谢道韫的房门。房中无人回应,刘辩敲了半天,或许是将谢道韫弄得心烦了,里面谢道韫娇喝道:“谁啊,不知道我谁也不见吗?”

    “连我都不见吗?”刘辩沉声道。

    房间中再次恢复寂静,谢道韫不做任何回应,刘辩又敲打着房门,半天会后房门咯吱一声打开了,满脸泪痕,眼眶哭的通红的谢道韫现在半掩的门缝里,看着刘辩冷冷道:“你还来干什么?你不是当今天子吗?事物繁忙为了我一个小女子跑来干什么?”

    刘辩气极反笑道:“你是我娘子,我为何不能找你,快让我进去。”

    “谁是你娘子,你快走……”谢道韫刚要关上房门,刘辩一把抓住谢道韫的手,闪身进了房门,又将门栓上,笑眯眯的看着谢道韫,摸出怀中当年的定情信物同心结,笑道:“定情信物都在这里,同心结寓意白首不分离,你还想抵赖不成?”

    “什么同心结,我早就扔了……”谢道韫看着同心结,眼眶一红,却又揉了揉眼睛,冷冷的说道。

    “哼,扔了?”刘辩冷笑一声,一把抓过谢道韫腰间的玉佩,那是刘辩去年送给她的九龙玉佩,刘辩笑道:“这个怎么没扔?是不是同心结在你身上,我要找了哦。”

    “你别乱来,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像什么话,若是有事你明天再来找我,你先回去吧,夜深了我要休息了。”看着刘辩向自己走来,谢道韫普通一只柔弱的小羊向后退去。

    一直退到塌前退无可退,刘辩嘴角一勾道:“整个院子又没有旁人,你怕什么,更何况咱们三更半夜共处一室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刘辩说着走上前去将谢道韫搂入怀中,一番耳鬓厮磨,谢道韫被刘辩弄得眼神迷离,刘辩低声道:“为什么生朕的气?”

    “你骗我……”

    “若是当初我说出真实身份,你还会跟朕在一起吗?我也是迫于无奈,况且朕是真心待你,陈国如今被赵匡胤占据,我深入敌国前来找你,这些都不够吗?”

    谢道韫一时语塞,刘辩拦腰抱起谢道韫放在塌上道:“你不是要休息吗?朕伺候你休息。”

    “你干什么,不要乱来……”谢道韫一惊,只见刘辩将她放在塌上便去解她身上衣物,不由得羞怒道。

    “你出尔反尔免得夜长梦多,生米煮成熟饭好了,免得让你跑了把朕抛弃了。”刘辩一边笑着,一边剥着谢道韫身上的衣物,转眼间,洁白如玉的身体横陈在刘辩眼前。

    谢道韫此时娇羞无限,连忙拉过一边的被子还在自己身上,整个人躲在被中,只听得外面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传来,谢道韫悄悄拉开被子张望,只见年前已经拖得赤膊的刘辩了。

    “看什么看,好看吗?”刘辩大笑一声,拉开被子便钻了进去。

    不过多时,屋内便传来一阵阵不可言语之声。

    一夜风流,第二天谢道韫带着刘辩前来拜见谢安,刘辩对谢安道:“二叔,赵匡胤如今返回沛国,若是大军往返起码要三天时间,我需要尽快返回汝南,不知你可与我等一同前去。”

    “理应同去!”谢安点了点头,与对赵匡胤的态度截然不同,跟荀家一样,谢家也表示要举家投奔刘辩。

    “那就辛苦二叔,不日咱们便启程回南阳!”刘辩大喜道。

    “幼度你招待陛下,我要去处理族中事物,准备搬迁!”谢安对谢玄叮嘱道。

    “叔父放心!”

    谢玄字幼度,谢安让谢玄招待刘辩,是让他们年轻人聚在一起,天气正好,三人便在谢家后院之中坐下,一起谈天说地,好
重生之媳妇逆袭吧
不热闹。

    刘辩打量着这个谢家的芝兰玉树,芝兰玉树,出自谢玄之口,谢安曾经问谢家后辈,我们家的子侄并不需要出来参与政事,为什么还要每个人都有才能呢?谢玄便回答道:“要像芝兰玉树一样,而且要让他们生长在阶前庭院中。”

    意思就是,咱们虽然不出仕,但也要想芝兰玉树一样好。因此芝兰玉树便成了谢家才俊的代名词。

    “谢玄,武力83,统帅89,智力86,政治79,由于谢玄出世提前,因此并非巅峰状态。历史巅峰谢玄,武力92,统帅97,智力95,政治94!”

    现在的谢玄虽然初露锋芒,才能不菲但刘辩却有些不喜,现在的谢玄就是一个问题少年。谢玄坐在刘辩身边,只感觉一边的谢玄身上扑鼻的香气传来,手中拿着一个香囊把玩,让刘辩很是不喜,而谢玄言语之中,对他这个姐夫也没有多少尊敬,看来是眼高于顶,自恃才华不将他人放在眼里。

    历史上早年谢玄也是如此,后来经过谢安的教育才改正过来,看着身边坐着一脸倨傲的谢玄,刘辩心道:“朕现在是你姐夫,就让朕来教育你,改正你的错误吧!”

    “幼度,咱们来打个赌如何?”刘辩看向谢玄笑道。

    “打赌,好啊,不过打什么赌,赌注是什么?”谢玄眼睛一亮道。

    “这谢玄眼高于顶,心中定不服我,这个赌得让他心服于我才行!”刘辩思忖片刻道:“不如咱们来比试剑法,你若赢了,可以想我索取一物降一物你若输了,我便向你索取一物。”

    “传说姐夫手上的倚天剑乃是天下神兵利器,我若赢了,你便将倚天剑给我吧!”谢玄欣喜不已,对于自己剑法好似颇为自信,已经胜券在握了一般。

    “好啊!”刘辩欣然答应,一边的谢玄便拔出佩剑,准备与刘辩比试,而刘辩却没有用倚天剑,而是向谢道韫借来她的佩剑,来与谢玄比试。

    剑尖一晃,一招仙人指路使出,刘辩便刺向了谢玄,谢玄神色一凝,昨日听刘辩说他武不为为将,政不能国,还以为刘辩不会武艺,没有到这是谦虚之言,自己这个姐夫武艺比他强多了。

    刘辩如今的四维已经有了变化,91,87,93,94,武力上刘辩已经突破了达到了91,而这一年来,他御驾亲征,坐镇南阳,虽然没有亲自指挥大战,但安营扎寨,如何用兵却也学了不少,统帅已经达到了87。而智力,政治却还是没有变化。

    91的武力,对付83武力的谢玄,刘辩沉吟剑法多年,击败谢玄,一招就够了。一剑刺向谢安,谢安持剑来挡,却被刘辨运用巧劲一击,震落手中长剑。

    一招就被刘辩击败,谢玄满脸的苦涩,颓废道:“姐夫想要什么,只要我拿的出来的,都给你。”

    刘辩指了指谢玄腰间的香囊道:“将那个给朕。”

    “姐夫要这香囊?”谢玄满脸迟疑,脸上却还有些不舍的申请,咬了咬牙,谢玄终于还是解了下来,将香囊递给了刘辩。

    刘辩接过香囊看也不看一眼,抬手便将其扔到了院中的池塘当中。

    “哎,姐夫你这是干什么?”谢玄一脸肉痛道,刘辩笑了笑:“既然是朕的东西了,朕丢了便与你无关了吧?”

    “可是那……”

    刘辩正色道:“你不服气?那咱们再来打赌,我输了,你也可以这么丢朕输给你的东西。”

    “那就再来!”谢玄毫不示弱。

    接下来,两人又比斗学识韬略,诗赋等各个方面,谢玄还只是个少年,能力没有达到巅峰,远不是刘辩的对手,各项完败。不过多时,刘辩就将谢玄身上的东西赢了个精光,如绣花鞋,满是香气的衣服,都被刘辩丢到了池塘之中。

    谢玄身上只剩下一见单衣,见刘辩仍看着他,谢玄连连摆手道:“姐夫我知道错了,从今以后我在不轻视别人,也不在用女子物件了。”

    “哦?你居然懂了?”刘辩惊讶道。

    “姐夫从各个方面击败我,是告诉我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又将赢来的东西都丢了,是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打扮,谢玄知道错了!”谢玄恭敬的点了点头道。

    “哈哈,你知道就好,男子生于世,当有男子气概!你若真能改正,日后建功立业,朕便将倚天剑送你!”刘辩拍了拍谢玄的肩膀,欣慰道。

    本来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