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509章雄主之才

第509章雄主之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谢道韫拉着刘辩进入谢府,心中只有情郎的她,却没有注意到刘辩一身贵重的华服,身后的下人也挑着几担的礼物。

    进入谢家内堂,刘辩让杨再兴等人在殿外等待,自与谢道韫来到正殿,谢奕自与赵匡胤饮酒,谢道韫拉着刘辩先来拜见谢奕,谢道韫介绍道:“刘郎,这个就是我爹爹,这位是二叔谢安,这位是我弟弟谢玄……”

    “小子见过岳父,二叔,小弟!”刘辩也不客气,向着几人躬身行礼,喊的也是无比的亲热。

    几人之中,谢安面对刘辩的行礼,居然也起身回了一礼,而谢玄此时还是个少年,谢玄少年时期行为还十分浮夸,是个公子哥儿,面对刘辩的行礼只是点了点头。

    而谢奕更是理都不理刘辩,与赵匡胤喝着酒水。而赵匡胤看着刘辩,只感觉有些眼熟,但却想不起刘辩是谁,毕竟时隔将近五六年之久,当初参加讨董之战的刘辩还不过是个少年,身材瘦弱,如今刘辩已经完全长大成人,与当年的样貌可以说有天壤之别。

    一边的谢奕又不停劝酒,因此赵匡胤只是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却没有仔细去看刘辩,询问其姓名,毕竟刘辩与他都是客人,若是如此却不礼貌。失了礼数还在其次,若让谢家的人才不喜那就亏了。

    然而谢奕看都不看刘辩一眼,却让刘辩颇为尴尬,刘辩身旁的谢道韫不由得跺了跺脚道:“爹爹,刘郎喊你呢?”

    “来,主公喝酒!”谢奕好酒,又不想搭理刘辩,只与赵匡胤喝酒。

    这个举动却是让刘辩很是尴尬,谢玄见此,连忙吩咐下人:“再去添张案上来,酒肉碗筷也置办一份。”

    “多谢二叔了!”刘辩看着,心中感觉谢安好似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谢安笑着点了点头道:“家兄好酒如命,若有怠慢还望见谅。”

    “岂敢岂敢……”刘辩笑着回应,不过一会下人在谢玄上首添上一案,刘辩正欲坐下,首位上的谢奕却将酒樽一拍,酒水登时溅满桌案,谢奕指着刘辩骂道:“此人是谁?我不是宣布不见任何客人吗?谁将他放进来的,给我驱逐出去!”

    刘辩身子一僵,左右侍奉的下人更是不知所措,谢安摆了摆手示意下人退去,谢奕脸色铁青看着刘辩道:“我是谢家家主,我在这里还没有你坐下的份!”

    “爹,你干什么?赵兖州在这里,也不怕人家笑话?刘郎你坐!”谢道韫怒视谢奕,却将刘辩按在案上坐下。

    刘辩摆了摆手道:“既然岳父让我站着,我便站着好了。”

    “刘郎你不必管我爹爹,他……”谢道韫解释道。

    刘辩笑道:“无论如何,父母养育之恩不能忘,不管他们做什么,你都不能心生怨恨。”

    谢奕听了看着刘辩道:“你还算懂几分礼数,我且问你,你哪里人士,可有功名在身?孝廉,茂才甚至参加科举的功名可有?”

    “小子洛阳人士,至于功名,暂时还没有!”刘辩摇了摇头道。

    “刘郎,你……”谢道韫看着刘辩眼中有些失望,她以为刘辩能够前来,就算不能获得与谢家平起平坐的身份,起码也有些功名,不想刘辩却是庸碌了一年,毫无作为。

    “没有功名,那你有何能力娶我女儿啊?”谢奕冷笑道。

    “你武功可为将?治国可入相?智谋可运筹帷幄?”

    刘辩摇头道:“不可。”

    “既然不可,这个乱世你如何能照顾好我的女儿啊?女儿你看见了吧,你念念不忘之人其实一无是处,别说我不给他机会,来人啊,将他给我驱逐出去!”谢奕摆了摆手,一脸不耐。

    “刘郎,你会吟诗作赋啊,快赋诗一首让爹爹看看。”谢道韫急道。

    “吟诗作赋乃是小道,附庸风雅罢了,恐怕也不能养活你,岳父大人是吧?”刘辩看着谢奕,嘴角一勾道。

    “若只会吟诗作赋,不过一废物书生罢了,这岳父莫要在喊,你配不上,快快离开,不要扫了我的酒兴!”谢奕摆了摆手道。

    刘辩身边的谢道韫看着刘辩一脸焦急,死死抓着刘辩的手,刘辩拍了拍谢道韫的手,高声道:“我虽然武艺不足以为将,治国不可入相,智谋不足以运筹帷幄,但我之才,可不是岳父所能领会的。”

    谢奕冷笑道:“你且说说,你会什么才能?”

    “用人,御下之才,我之麾下可出将入相。运筹帷幄,智谋之士数不胜数,我已经不需自己武能定国,文能安邦。我只需要用人,御下,让他们精诚团结,为我所用,能分辨
我真是召唤师sodu
奸邪,善恶,挑选金玉良言,择其从之,如此天下自定,民自安泰!”刘辩高谈阔论,滔滔不绝。

    “大言不惭,此乃雄主之能!你身无半点功名,也敢大放厥词?”谢奕冷笑道。

    “若是朕猜的不错,你说的那个雄主,应该就是朕了,赵匡胤,几年不见,你不认得朕了吗?”刘辩陡然看向赵匡胤,一股威严散发而出。

    赵匡胤脸色大变,不自觉站了起来,看着刘辩惊讶道:“你自称为朕?你是天子?”

    “什么?”殿下众人皆是惊讶的看着刘辩,谢奕,谢道韫甚至谢玄等人都是不敢置信的目光,而谢安好似早已经料到,听着刘辩的言论,点头赞许。

    “赵爱卿却是好大的忘性啊,当年洛阳你我匆匆一别,如今过去不过五年多,你就把朕给忘了?”刘辩看着赵匡胤轻笑道。

    赵匡胤看着刘辩,眉宇间确实有几分天子的当年的样貌,而刘辩这一身帝王的威仪,明显是上位者养成的气息,这个是骗不了人的。想到这里,赵匡胤连忙向着刘辩行礼:“微臣赵匡胤见过陛下!”

    “赵使君,你说什么,此人是当今天子!”谢奕满脸的不信。

    赵匡胤点了点头,心中也有些想骂娘,他此来求才,近乎成功。谢安以及谢玄等年轻一辈虽然没有答应出仕,但陈国已经在他境内,只需软磨硬泡,不怕他们不出仕。

    如今这个时候,刘辩却来了还偏偏是谢道韫的情郎的身份。谢家会投靠谁,两相权衡之下,一定是投靠刘辩啊,依他的脾气,有足够的兵马他就将刘辩杀死在陈国。可偏偏他此来只带了几百骑兵,陈国境内并没有其他兵马,他的兵马都在沛国境内,而刘辩前来,不可能只身一人,根本杀不了刘辩,就算此时调兵,也肯定来不及了。他想杀刘辩,刘辩又何曾不想杀他?他此来只带了几百骑兵,而刘辩身边传说杨再兴,杨延嗣等高手形影不离,他自己的处境比刘辩还危险。

    此时此刻,赵匡胤虽未一代雄主,但面对刘辩,也不得不服软。

    “草民见过陛下!”谢安谢玄等人此刻都向着刘辩行礼。

    “尔等平身吧!”刘辩双手虚扶道。

    而谢奕却不知如何是好,谢道韫更是不敢置信,自己的情郎由一介白身的身份转变为大汉天子,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谢道韫一时间还无法接受过来。

    “你怎么会是大汉天子?”

    看着谢道韫有些悲痛的目光,刘辩心下不忍,他明白谢道韫不是后世那些爱慕虚荣的女子,或许自己说出身份,有无数的女子倒贴。而谢道韫喜欢的却是当初在颍川放浪不羁的刘辩,那个肯背她下山的刘辩。

    “对不起是我隐瞒了身份,不过当时我有要是无法言明身份,你可以原谅我吗?”刘辩在谢道韫耳边低声道。

    “我……”谢道韫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刘辩叹了口气,眼下这么多人,刘辩也不好哄她,只得看着谢安,这样这个风流丞相能够帮他。见刘辩投来求助的目光,谢安当即会意,对着两个下人道:“大小姐累了,先扶她回房休息,好生照料着。”

    “诺!”两个侍女连忙上前拉过谢道韫便往后堂而去。

    待谢道韫离开,刘辩又想着谢奕躬身一礼道:“不知我如今的身份,可配做您的女婿?”

    谢奕一张老脸羞得通红,听了刘辩的话更是羞愧难当,他本来脾气就不好,口无遮拦之道刘辩是有意羞辱于他,冷哼一声道:“你是天子又如何?我就是不承认你是我女婿,哼!”

    谢奕冷哼一声,却拂袖而去,甚至内堂都不去了,直接出了府门。而赵匡胤见此,拱了拱手道:“陛下,草民也告辞了!”

    “嗯!”刘辩点了点头,并没有难为赵匡胤,给这个大宋的建立者留了些面子。

    谢奕拂袖而去让刘辩颇为头疼,谢安解释道:“陛下,我家兄长就是这个脾气,还望不要见怪。赵匡胤亲自来请,他已经答应出仕兖州,恐怕是……要随赵匡胤而去了。”

    “哎,当初若能言明身份,恐怕也不会弄得这般地步。”刘辩叹了口气道。

    若赵匡胤没来,刘辩好说歹说还能说服谢奕,可赵匡胤先他一步前来,谢奕已经答应出仕兖州,谢奕又放不下面子承认刘辩,这个岳父,他恐怕短时间是见不到了。

    刘辩也没有想到此行会半路杀出个赵匡胤,赵匡胤也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刘辩。二人此行的结果都没有达到预计的目标,赵匡胤没有得到谢家的人才,而刘辩也没有让谢奕认可他这个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