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98章初次交手

第498章初次交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虞允向陶谦做出承诺,奇袭寿春之后,青徐二州结盟。

    虽然两州实力同样弱,但青州有精兵强将,徐州有充足的资源,而徐州的兵,名叫丹阳兵,丹阳山险,民多果劲,好武习战,高尚气力,精兵之地。

    也就是丹阳这个地方,是出精兵的地方,陶谦是丹阳人,他手里就有一直精锐的丹阳兵,后来刘备专战千里,跟随他的就是这支丹阳兵,只是苦于徐州没有大将率领,才不能体现他的实力。

    若是两州当真联合,互补互足,那实力便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若是赵匡胤当真觊觎徐州,也要掂量掂量了。

    陶谦大喜道:“你放心,借道之事我全力配合你们,待事成之后,你我青徐结盟,共抵大敌。”

    “如此便多谢大人了!”虞允冲着陶谦行了个大礼。

    青徐结盟,陶谦红光满面好似身体都好了不少,看着糜竺道:“子仲,我卧病在床,你替我好好招待先生,万不可怠慢。”

    “主公放心,我一定会招待好先生的,您好好休息,我就先退下了。”糜竺拱手道。

    “下去吧?”陶谦摆了摆手,又躺回了床上,糜竺带着虞允出了刺史府,向虞允问道:“先生,您当真是想借道徐州攻打袁术?”

    虞允点了点头道:“此乃陛下的旨意,袁术僭越称帝,陛下虽然在汝南拖住袁术大军,孙赵作为攻打袁术的主力,但陛下何尝不想亲斩袁术?所以让我青州奇袭寿春,取袁术头颅献于圣案之前。”

    “原来是陛下的旨意!”糜竺恍然大悟,旋即道:“先生放心,此事我会在徐州周旋,绝对不会让借道之事发生意外。”

    “如此便多谢了,此事只有你我,还有陶谦大人知道,只要不泄露出去便可。特别是不能让赵光义与戏志才察觉,否则就会横生枝节!”虞允提醒道。

    “我省得,一定会抵挡他们,对了先生,刺史让我好好招待你,你看你来了,茶水也未曾喝上一口,不如去我府上住几日,让我一尽地主之宜?”糜竺请求道。

    虞允摇了摇头拒绝道:“不了,我此来是机密,若是去你府上做客,戏志才一定会察觉的,我便不多待了,稍后便返回青州。你对待赵匡胤还是如以前一般,不要殷勤,也不要太冷淡,将他们暂时稳住就好。”

    “先生放心!”糜竺点了点头保证道,虞允谢绝了糜竺要送他的请求,拱手而去。

    虞允回到客栈之后,找来一个锦衣卫首领,嘱咐道:“徐州一旦有什么变动,即刻通知于我,戏志才那边不要去招惹,以免他对我锦衣卫动手。”

    “戏志才不过是一个病秧子有什么可怕的?不如派杀手结果了他,免得坏了咱们大事?”

    “杀了他?”虞允摆了摆手道:“杀了他?赵匡胤的首席谋士死在徐州,这不是给他出兵徐州的借口?此人虽然病入膏肓,但我看他卷宗,端的不可视,其心思缜密不在你们指挥使大人之下,我不在青州你们是斗不过他的。你们不可招惹他,免得被他顺藤摸瓜,知道了咱们的谋划。”

    “是大人!”

    “我要立刻返回青州了,戏志才恐怕马上会调查到这里,你们的势力全部隐匿起来!”虞允叮嘱一番,便带着几个手下离开了下邳,返回青州去了。

    下邳城外,一处山清水秀山林之中,前方是一个湖泊,一个凉亭建立在湖泊旁边,亭中一个容貌枯槁的男子垂钓。

    一个青年男子走上前来道:“军师,据探子来报,今日早晨一个客商求见糜竺,然后糜竺急匆匆的带他去见了陶谦,而且此人去见陶谦之时还扮成了糜竺的厮。”

    戏志才缓缓睁开双眼,询问道:“此人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此人没有下拜贴!”

    “没有下拜贴,那想见糜竺没有那么简单,他求见糜竺定然了些话,可从下人口中得到那人了什么?”戏志才询问道。

    手下拱手道:“我收买了那人,那下人求见糜竺的人:有一件事关糜家与徐州兴衰的大事要见糜竺!”

    “然后糜竺就见了他,还带他去见了陶谦?陶谦的反应如何?还有那人现在在哪?”戏志才询问道。

    “在陶府的下人陶谦今日气色不错,看样子很高兴,今日午膳也多吃了些。而那个见陶谦的人,现在已经离开了下邳,向北而去了。”

    戏志才紧闭双眼低声道:“那锦衣卫呢?此人跟下邳的锦衣卫有过接触吗?”

    “我等调查此人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下邳,所以他在徐州干了些什么我都不知道。至于锦衣卫还是一切入常,没有变化。”

    “好谨慎的人,
我被神龙附了身无弹窗
来了一趟下邳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只是他到底有什么企图呢?”戏志才也不禁对虞允的谨慎有些棘手。也亏得虞允谨慎,来了下邳之前就用锦衣卫的势力将情况弄清楚了,提前提防戏志才的调查,一切做的滴水不漏。

    而直到戏志才的人注意到虞允之时,虞允也离开了下邳,在没有能够调查他身份的东西了。而想要知道虞允来徐州的目的,只有从陶谦与糜竺身上入手。

    戏志才喃喃道:“希望他不会对我的计划有什么破坏,糜竺不配合我,我也暗中拉拢了其他人。二将军现在在哪?让他去糜家试试糜竺的口风,看看糜竺对他的态度如何?”

    “二将军……”戏志才的手下欲言又止。

    “,他在干嘛?”

    “二将军这几日经常与徐州官员打交道,每日声色犬马好不自在。”手下咬了咬牙道。

    戏志才脸色一沉喃喃道:“哎,主公与二将军皆是当世枭雄,二将军也不肯屈居于人下,如今已经在培植自己的党羽,也不知带他来徐州是对是错。”

    “大人,此事该怎么办?”

    戏志才摇了摇头道:“待我会兖州之后会将此事告知主公,你们不要管。你自去找二将军,让他去糜家试试糜竺的口风。”

    “诺!”戏志才的手下拱手退去,戏志才躺在亭中却不停的咳嗽起来:“我时间不多了,主公就让我在这最后的时日里为您拿下徐州吧。”

    再虞允,回到青州之后将借道成功之事告诉了孔融,孔融大喜只让陈庆之加紧时间练兵,将资源向白袍军倾斜。而联姻之事虞允没有告诉孔融,而是书信一封,将他主张联姻之事的前因后果告诉刘辩。

    毕竟联姻之事的主角是刘辩,若是他不,将来就算刘辩答应,对他的政途也没有好处。时间一晃而过,待到十一月半左右刘辩也收到了虞允的书信。

    此事事关重大,刘辩找来王猛商议,刘辩道:“朕主张让青州的兵马待袁术即将败亡之时奇袭寿春。来时让虞允去徐州借道,如今已然借道成功了。”

    奇袭寿春之事刘辩也与王猛提过,王猛虽然觉得冒险,但可以一试,也就没有阻止。听了刘辩的话,王猛笑道:“既然借道成功,便看来年陈将军建功了。”

    “只是虞允此行徐州,还发现一件事……”刘辩将赵光义在徐州的打算告诉了王猛。

    王猛脸色凝重道:“这赵匡胤也不是泛泛之辈,陛下灭了袁术之后,起码要休整两三年,若是赵匡胤真能兵不血刃拿下徐州,那么他的地盘就会扩充至三州,兖州,徐州,豫州,可以中原都在他的手里了。虞大人他是如何做的?”

    “允收买了糜竺,他先斩后奏以朕纳糜贞为妃的条件收买了糜竺。”刘辩沉声道。

    “此事事出紧急,还望陛下莫要怪罪虞公,若是微臣也会这么做。”王猛连忙拱手请求道。

    “你觉得此事可行?”刘辩询问道。

    “这……糜贞传闻国色天香,而且贤良淑德,做陛下的妃子应该不成问题吧。当然,要看陛下看不看得上她。”王猛拱手道。

    刘辩额头满是黑线,摆了摆手道:“行了,你知道朕不是指的这个,你不用替允好话了。虽然他自作主张,但事出紧急,又是为了借道之事谋划,朕不会怪他。朕的意思是若是与糜贞联姻,能阻止赵匡胤拿徐州吗?”

    “糜竺能被虞公动,明糜竺并不想投靠赵匡胤,那戏志才定会做二手打算,比如收买徐州的其他人。陛下与糜家联姻,对于赵匡胤拿徐州没有阻碍,不过眼下陶谦还在,虞公用联姻拉拢糜竺,能够对奇袭寿春一事,起到很大的作用。”王猛解释道。

    刘辩点了点头道:“既然对奇袭寿春一事有作用,那朕就答应了!你替我书信一封回给虞允,第一,朕答应联姻一事,第二尽量破坏赵匡胤拿下徐州的计划,第三一切以奇袭寿春的任务为主,若是前者不可为,当成全后者!”

    王猛眉头紧皱道:“陛下为何要亲自拿下袁术呢?其实袁术灭亡陛下但可让孙赵二人献上他的首级便是。”

    刘辩摇了摇头,眼中满是坚决:“朕必亲灭袁术!”

    刘辩此时也是有苦不出啊,一年内灭亡袁术的任务他必须要完成,美人他不是不想要,只是相比他手下为他效力的猛将,与没有见过面的美女,他还是倾向于前者。

    王猛叹了口气拱手退下,前去书信给虞允,虽然他不知道刘辩为何偏要多此一举灭了袁术。但为人臣子不需要多问,当为君分忧。因此王猛也是绞尽脑汁,在信中出一些自己的想法计策送给虞允,希望联姻,灭袁,破坏赵匡胤下徐州三件事都能办好。·k·s·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