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85章刘表吓尿了

第485章刘表吓尿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百姓得知刘辩御驾亲征樊城的前因后果之后,心中都不是滋味。一方面他们惧怕战争,一方面他们也开始对刘表颇有怨言。

    如今刘辩不仅仅是御驾亲征,想要攻打樊城那么简单了啊,他还要建造大船,想要攻打襄阳啊,要打过江南啊。

    百姓都不淡定了,纷纷叫道:“这可如何是好,我荆州好不容易安稳了几年,刘荆州那什么要得罪天子啊,天子要收南阳就让他收好了嘛,反正南阳刘荆州又没管,干嘛要去参和呢?”

    “这下我荆州也免不了被战火荼毒啊,这……这刘荆州这干的是叫什么事啊!”

    “哎,咱们还是早做准备吧,天子兵马可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襄阳樊城虽然城高墙深,只怕也坚持不了多久,我还是早些收拾,向南逃命去吧!”

    这句话是锦衣卫安排的人说的,百姓一听要避难逃出襄阳如此严重,一时间俱是面色难看。好不容易在荆州落地生根,如今刚刚过上好日子,众人哪里肯逃呢?

    百姓们唉声叹气,这时一个士站了起来,大汉时期,百姓分为四个阶级,士农工商,其中士最为高贵,虽然是百姓,但是属于读书人,读书就是士的职业。这士人站了起来高声道:“这天子啊,要御驾亲征对于荆州,不就是担心咱们刺史大人在他征讨袁术的时候出兵攻打他的后方吗?咱们联名上书,请求刺史大人撤出樊城,如此天子没了顾忌,两方平安无事不就成了吗?”

    一众百姓听了大喜,一人道:“我等普通百姓说了只怕刺史大人不停,你们读书人说的话,刺史大人才听,还要你们向刺史大人建议才好啊!”

    农,工,商,这三个等级的百姓自知自己身份低微,向士人阶级求救,这士人点头道:“这个简单,不过我一人之力恐怕也不成,还请你们奔走相告,我好联络其他士人,联名上书请求刺史大人撤军,平息此次的灾难!”

    “好,我们这就去告诉亲朋好友!”一众百姓恐惧战争,当即便答应下来,一个个都下了茶楼,前去告诉亲朋好友。

    除了这酒楼之外,襄阳城中其他酒肆,茶楼,甚至街边的摊贩也都有锦衣卫造势,第一日,锦衣卫只出来了一天,到了第二天锦衣卫全部隐匿起来。只不过此时已经不需要锦衣卫造势了,整个襄阳城中都陷入恐慌当中。

    百姓畏惧战争,一个个奔走相告,动用自己的人脉,请求读书人甚至是在刘表身边说得上话的亲朋好友,让他们上书刘表撤出樊城兵马。

    到了第三日,襄阳城内,一封由城内士子联名上书,请求刘表撤出樊城的兵马,平息此次的兵戈。

    刘表大惊失色,万民书?刘辩御驾亲征的消息他得知他不过四五天,百姓是何时知道的?还在这短短几天就搞出了万民书这么大的动静?刘表正疑惑间,府门之外一阵嘈杂之声响起,刘表连忙使人出去打探,下人回报说:“主公不好了啊,府门都让百姓堵了起来,他们请求主公兵马放弃樊城,平息此次干戈啊!”

    “什么?”刘表大惊失色,当下一个激灵险些吓尿了,连忙道:“快,快去请几位将军先生过来啊!”

    下人连忙前去通知蔡冒,蒯越等人前来,蔡冒等人来到刺史府,只见大门早已经被百姓堵了起来,几人只好从后门进入刺史府中,刘表连忙升殿议事,脸色苦闷道:“几日前天子御驾亲征我就想退兵放弃樊城,你们苦劝我坚守樊城,如今百姓都惊动了,甚至还献上了万民书,这可如何是好啊?”

    不想蒯越却笑道:“主公勿忧,你且想想看,天子御驾亲征的消息传来不过几天,三天之前我襄阳城还是歌舞升平,不过三天时间就如此动荡,甚至是满城风雨,这其中定是刘辩推动的啊!”

    “传说刘辩手下的锦衣卫无孔不入,恐怕是这锦衣卫在后推动此时,否则百姓就算惧怕兵戈,也不会反应如此之快,短短三天就献上了万民书!”蔡冒也拱手道。

    “你们的意思是我襄阳城的动乱是刘辩可以为之,利用百姓给我施加压力,逼迫我放弃樊城?”刘表闻言一双虎目微眯,沉声道。

    “不战而屈人之兵,好高明的手段啊!”蒯越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旋即向刘表拱手道:“主公万不可撤兵!樊城是襄阳的门户,不容有失!天子故意御驾亲征就是要给主公施加压力。但他兵马不过三万,樊城有兵马五万,他不是我军对手!”

    刘表胡疑道:“那探报来说,天子使兵马建造船只,又是何意?”

    蒯
东晋无敌铁军最新章节
越冷笑道:“这便是他手段的高明之处,只是建些船只罢了,他哪里敢渡江攻打咱们?他故意做出这些动作就是要让主公畏惧,主公只需要坚守樊城,拒不出战。几日过后,他见此计不成,而攻打袁术刻不容缓,他在此间耽误不得,若是他强攻樊城,必定会旷日持久后方必乱,他自会退兵的。”

    听了蒯越的话,刘表心中稍安,但却忧心道:“那城中百姓如何安定?”

    “锦衣卫不过一群躲在阴暗处的臭虫,便交给在下去对付!没了锦衣卫造势,我在出去向百姓解释,民怨自会平息!”蒯越拱手道。

    “好好,此事便交由异度前去办理!”刘表大喜道。

    “主公放下吧!”蒯越保证道,刘表点了点头旋即想了起来道:“我这就修书一封送往樊城,让他们坚守不出,天子诡计多端,若是中了他的奸计就不好了。”

    几人商量一番,蒯越便出了刺史府,前去平息民怨,好在蒯越威望甚好,一番劝说之后便都走了。而蒯越也开始动用家族的力量前来寻找锦衣卫。

    当晚锦衣卫一个据点,锦衣卫向韦孝宽禀报道:“指挥使,那蒯越好生厉害,我们锦衣卫几处据点都受到了他的打击啊!”

    韦孝宽禀报道:“让各处据点停止行动,收缩起来,万民书已经送到刘表的桌案,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大人难道怕了蒯越不成?”

    “怕?目的已经达到了,不需要跟他们斗了,荆州锦衣卫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现在不能受到打击,有需要的时候动用不迟!”韦孝宽神色一厉道:“你们速速去办,不要暴露!”

    “诺!”一众锦衣卫成员这才拱手领命。

    韦孝宽也不拖延目的达到,当晚他便秘密离开了襄阳,向北返回邓县向刘辩复命。

    邓县之外的刘辩大营,第二天一早韦孝宽便返回了,向刘辩复命道:“陛下,微臣幸不辱命,襄阳城乱成一片,百姓送上万民书请求刘表撤军,当天刘表召见蔡冒,蒯越等人,虽然没有下令撤军,但却已经下令樊城兵马坚守不出!”

    刘辩很是满意,笑道如此就好:“襄阳城的民愤虽然暂时安定下来,但不就之后樊城大败,到时候襄阳动乱将会更大,民愤难除,朕看刘表如何收场!”

    “传令下去,让杨延嗣带着投石机每日攻击樊城,风雨不休!”刘辩下令道。

    这几日来天色阴暗,看来雨水必多,刘辩命令一下,杨延嗣便带着一万大军与樊城四门列阵,每门十余架投石机,便向着樊城攻击而去。

    天空之中仿佛是下起了石雨,荆州士兵连忙前去通报黄祖等将,黄祖,文聘,黄忠,魏延等人纷纷来到城头,但见城下每门两千多汉军列阵,一排排投石机,装着斗大的巨石,向着樊城轰击而来。

    “哼,汉军好生猖狂!几千大军便用投石机攻击我樊城?将军,你给我五千人马,我去杀散汉军!”魏延当即请战。一边的黄忠也欲请战,但见了远处汉军营寨高挂的刘字大旗,黄忠却向后退了一步,放弃了请战的想法。

    一旁的黄祖摆了摆手道:“我先前收到主公的信报,襄阳城中百姓乱成一片。请求主公放弃樊城,主公好不容易压了下来,便命令我们坚守不出。我们若是出战胜了还好,若是败了,襄阳民愤定起,我们坚守不出便好,这樊城高大坚固,难道还能将城墙轰塌不成?”

    “将军啊,汉军如此猖狂,他们之后没有其他兵马,我军只要率领骑兵杀出,定能大胜啊!最起码也能毁了这些投石机啊!”魏延遗憾道。

    一边的文聘看着城下的汉军却道:“汉军好生怪异,我看投石机的距离,石块能够击打到城上来,他们为何只击打城墙,难道真的想将我樊城轰塌不成?”

    黄祖冷笑道:“怎么可能?这两个月来,我樊城加宽加高无数,他表示轰几个月只怕也不能轰破!不过是故意羞辱我军,诱惑我军出击罢了!你们不可中计,坚守不出谁敢出击我定斩他,这樊城让他轰去吧!”

    “将军……哎!”望着甩袖而去的黄祖,魏延无奈的叹了口气。

    当天,杨延嗣率领着汉军在樊城之下用投石机轰击了樊城一天,到黄昏时分才退去。当晚天空便下起了瓢泼大雨,但第二天汉军依旧如初。

    此后一连几天,大雨不休,但汉军却盯着瓢泼大雨用投石机不断轰击樊城城墙。樊城看似坚固,但在连日的轰击之下,根基已松,并且经过大雨的冲刷,许多地方都有了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