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83章郭嘉毒计

第483章郭嘉毒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辩将御驾亲征樊城的必要性一一道来,其一,必打。南阳是荆州的的门户,樊城是襄阳的门户,但同时从战略上讲,从荆州打南阳上讲,它也是南阳的门户。

    若是刘辩全力攻打袁术,双方僵持不下之时,刘表又在樊城屯重兵,一但樊城的兵马出兵,乘着刘辩攻打袁术之时袭取刘辩后方,刘辩可是连退路都没有了。

    所以在攻打袁术之前,要先保证后方的安全,这是必打!

    其次是能打,刘表为人胆小怯懦,屯兵樊城不过是心存侥幸,想要守住襄阳的门户。刘辩若是出兵,刘表不仅预料不到,更会恐惧,这是胜利的条件。更何况刘辩御驾亲征之下,刘表就会更加恐惧,或许能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以雄壮之师,攻打怯懦之师,这是能打,必打加能打,就是出兵!

    刘辩向王猛询问道:“景略,如今我宛城尚有多少兵马?”

    王猛拱手道:“启禀陛下,攻略南阳之时,陛下共出动七万大军,其中三万大军乃是常遇春将军指挥,如今屯兵汝南边境,还有三万是长安兵马,还有一万是您从洛阳带来的御林军!前番杨再兴将军的两万兵马已经肃清南阳北部,已经撤回宛城,加上宛城本有的一万兵马,总共有三万大军,还有一万大军,被杨延嗣将军率领,屯兵于樊城之外,与荆州兵马对峙!”

    刘辩点了点头道:“那朕此次便率领两万大军,一万御林军,一万长安兵马,前去樊城汇合杨延嗣的一万兵马!”

    “尔等诸将……”刘辩环视一番众将军,意在挑选随军出将的将军。

    “陛下,末将愿往!”

    “末将也愿前往!”

    一时间众将纷纷拱手请命。

    刘辩看向刘裕与傅友德道:“你们二人在樊城抵抗过刘表,对于地形熟悉,便随朕同去吧,再兴,你此次留下来镇守宛城!”

    “诺!”众将拱手领命。

    “景略准备一番吧,三日之后启程南下!”刘辩道。

    宛城兵马三万,一直是待命状态,宛城之内还有袁军留下的大量粮草,足以填补所需,而长安方面粮道未断,也在源源不断的补充过来,因此不需要多少准备,出兵的准备命令下去,将士们厉兵秣马便准备出征了。

    三日之后,刘辩携两万大军,并杨妙真,典韦,刘裕,傅友德未将,郭嘉任随军军师。大军一路沿着淯水南下,不过几日便兵临邓县境内。

    来到邓县境内,刘辩与杨延嗣兵马汇合,合兵三万,兵马驻扎与樊城之北的高处。

    “末将见过陛下!”刘辩的中军大寨之中,刘辩见到了杨延嗣与韦孝宽二人,二人将刘辩大军迎入大帐之中,几人坐定刘辩询问道:“孝宽,朕特意将你留在此间,便是打探荆州兵马动向,如今荆州兵马情况如何?”

    “樊城之中,已经陆陆续续增派兵马,如今已经五万有余了,我军驻扎于此,他不敢攻打,但樊城他却不断加高,粮草辎重也运送无数,如今只怕我军围城,围个半年只怕他也能坚持了。如今樊城之中的主将乃是黄祖,黄忠,文聘等人,而刘巴已经调回长沙了。”韦孝宽拱手说道。

    “樊城之中尚有不少百姓,他如此做派是做好了坚守不出的打算,那城中百姓他如何养活?”刘裕闻言连忙问道。

    “这些百姓都已经牵往襄阳了!”韦孝宽道。

    郭嘉闻言双眼一眯道:“这么说樊城之中只有荆州兵马了?”

    刘辩看向郭嘉,郭嘉此言之中带着一丝杀气,让人不寒而栗,自从郭嘉跟着自己,很少献计。这也是郭嘉自己刻意为之,为何?因为朝中古板之人太多,如卢植,蔡邕,田丰这些人。

    郭嘉不想献计,因为献计必会立功,立功便要为官任职,然而郭嘉是坐的住的人?并不是,若是郭嘉任职,他是做不好的,一定会被田丰,蔡邕这些人给喷死。所以郭嘉不想刘辩献计,虽然郭嘉表现的平庸,但刘辩知道他的能力,况且人才足够,刘辩也没有强求郭嘉。

    看郭嘉主动询问,莫非是要献计不成?见刘辩看向自己,郭嘉笑道:“陛下我知你仁慈,若是樊城之中尚有百姓,我这计策便埋在心底不说,可荆州兵马将百姓迁往了襄阳,在我看来,荆州兵是自寻死路,我却不得不说了。”

    刘辩双眼一眯,听郭嘉这么说,这个计策会伤害的百姓,战争能够直接伤害百姓的莫过于水火,这是无法避免的群体无差别伤害了,刘辩恍然大悟道:“奉孝是要水淹樊城?”

    “如今正是五六月份,南阳南边一带多江河,这段时间雨水充沛,我军只要截断各江河,不需数日待水积蓄足够,我军便截断堤坝,便可水淹樊城!”郭嘉拱手道。

    樊城四周河流无数,其中左边是襄江,右边是淯水,这两条河宽约数十丈,两条河流汇聚交接之处便是樊城,随后两条河汇聚便是汉水,襄阳便在樊城对岸。除了这两条河之外,还有其他无数的分流枝干,莫说刻意截断河流,积蓄洪水,便是平
都市小农民笔趣阁
日雨季,这些地方也是洪涝不断。

    而历史上关羽水淹七军,也是在此地,曹仁驻守樊城之内,曹操派遣于禁,庞德率领七军救援。二人兵马驻扎在低洼地带,关羽看出这个破绽,时值雨水季节,山洪,洪水爆发,关羽也得以斩庞德,擒于禁。

    而樊城,也因为洪水的冲击,四处坍塌,里里外外都是水。曹仁都觉得没有希望守住樊城了,也亏得满宠劝谏,曹仁继续驻守几日之后大水退去,而吕蒙也适时白衣渡江拿下,如此关羽没了后路才造成大败。

    可当时关羽并没有主动积蓄洪水,而是于禁等人错误的驻扎在低洼之处才让关羽钻了空子,关羽的眼光是看出了于禁等人屯兵的错误,准备了大量的船只,在汪洋之中摸大鱼而已。

    而如今正是五月末季,樊城地处江河,因为气候独特雨水特别的多。若是主动积蓄洪水,在乘机泄洪,对于樊城肯定是比关羽水淹七军的打击更大,或许直接是给冲了也不一定。

    刘辩沉思片刻后,终于也决定了采纳郭嘉水淹樊城的计策,若是樊城之中还有百姓,他定然弃之不用,可樊城的百姓因为荆州兵主张坚守樊城,觉得他们是个妨碍,已经迁移到了襄阳,樊城之外的其他百姓,刘辩可以迁移,水淹樊城,他就在无顾忌了。

    “水淹樊城,细节之处必多,孝宽,奉孝,你们二人商议一番,明日给朕拿出个章程来!”刘辩下令道。

    “诺!”二人拱手领命,转眼便到了第二天,刘辩再次升帐议事,韦孝宽给刘辩递过一道奏折,其上是水淹樊城的详细计划。

    首先是心理战术,将刘辩御驾亲征的事情宣扬出来,做出一副全力攻打樊城的势态。并且大肆与江边建造船只,做出一副要攻打襄阳的样子。

    其目的,一给刘表施加压力,若是能直接让刘表放弃樊城,那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是最好的。若是刘表不放弃樊城,这些船只,可以作为水淹樊城自家兵马乘之!

    计划第二步,建造投石机,打击樊城,刘辩亲自御驾亲征,刘表胆小怯懦,自是不敢主动进攻。汉军屯兵樊城之外,以投石机打击樊城,樊城城高墙深,虽然汉军这边主动蓄水,但却不一定能够让樊城失守。所以只有打击樊城,破坏樊城的城墙,才能确保水淹樊城能够得手。

    这是第二步,而第三步就是在打击樊城,破坏樊城的同时,荆州兵马据守不出,而另一边汉军迁移野外的百姓,秘密截断江河,积蓄洪水,樊城之中兵马不敢出战,所以弄不清楚汉军的计划,恐怕洪水来临,荆州兵才后知后觉吧。

    三步计划环环相扣,其一造势,利用心理战术让刘表惧怕,刘表为人怯懦,就算不放弃樊城,也会据守不出。

    而樊城兵马据守不出的同时,汉军用投石机破坏樊城的城墙,破坏城墙的坚固,为水淹樊城做准备。汉军破坏樊城的同时,还能隔绝消息,让樊城内的兵马得不到汉军的消息。

    在樊城的消息隔绝的同时,汉军的迁移邓县境内的百姓,积蓄洪水准备水淹樊城。

    看着这计划,刘辩很是高兴,拍案道:“好啊,此计划环环相扣,可谓天衣无缝。众将士听令!”

    “微臣在,末将在!”一众将校纷纷踏步上前。

    刘辩首先看向韦孝宽道:“孝宽,你善用人心,善于造势,你即刻动用锦衣卫的势力,宣扬朕御驾亲征之事,务必在襄阳造成恐慌,让刘表惧怕!”

    “微臣遵旨!”韦孝宽拱手道。

    “傅友德,你曾经在袁术麾下,曾经用过水军,可会水战?”刘辩看向傅友德询问道。

    “末将会,不仅仅末将会,刘裕将军也十分擅长!”傅友德拱手道。

    刘辩欣然点头笑道:“这就再好不过了,傅友德,朕命你率领三千兵马,建造船只!刘裕,你是樊城本地人,熟悉邓县山川地理,你率领三千兵马,截断各个河流,广筑堤坝,积蓄洪水!待时机成熟,你二人率领大军乘船杀敌!”

    “末将领命!”二人拱手道。

    “陛下,那我呢?”杨延嗣询问道。

    “你?你率兵打造投石机,待投石机铸造完成,率领一万兵马包围樊城,用投石机破坏樊城!”刘辩下令道。

    杨延嗣大喜道:“末将领命!”

    “郭嘉听令!”刘辩又看向郭嘉!

    郭嘉耸了耸肩上前来拱手道:“陛下放心,微臣必会迁移邓县百姓,此次水淹樊城,绝不会祸及百姓。”

    至于杨妙真与典韦是刘辩的护卫,要随身保护刘辩,却没有安排任务。

    刘辩点了点头道:“你知道便好,不过现在春耕已过,百姓只怕舍不得田地庄稼,你让百姓迁移,须得好言相劝,不得伤及无辜!水火无情,水淹樊城之后,邓县只怕也是满目疮痍,总归会祸害百姓的利益,不过朕日后在慢慢补偿吧,便减免邓县三年赋税,作为补偿!”

    群臣肃然起敬,皆是拱手道:“陛下仁慈,真乃百姓之福,大汉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