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81章天下风流人物

第481章天下风流人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辩将谢道韫揽入怀中,吻上了谢道韫那柔软的红唇,谢道韫一阵推脱无果,却哪里经得起刘辩这个情场老手的调教,不过一会便呼吸急促,双目迷离了。

    语言已是多余的东西,唇瓣慢慢贴合在一起,谢道韫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看到她的眼里雾蒙蒙水润润的,脸上泛了红潮,鼻尖渗出细小的汗珠,嘴唇微微张着,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清纯夹杂着妩媚,那惹人怜爱的样子让他情难自禁地低头含住她的唇瓣,继而温柔地绕住她的舌尖,她轻颤着承受他的爱意,睫毛已不自觉地潮湿…

    刘辩放肆品尝着谢道韫的香津,谢道韫一双玉手死死的抓住着刘辩的后背,笨拙得回应着。

    良久唇分,两人口齿之间一条银衔接,当真是羞耻至极,刘辩身子轻轻压了上了,一只手撑着身子,谢道韫身子躺在床榻之上,刘辩作势便要去解谢道韫腰间那跟白色的裙带。

    斯拉一声,刘辩解开谢道韫那身素菜色长群,将衣物往两边一拨,刘辩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此时天气炎热,谢道韫穿的也不甚多,白色长裙之下,便是包裹着那傲人双峰的白色亵衣。

    平坦禁止的小腹,刘辩伸手而上,清凉的指尖触摸上去,对于古人来说,这自己是夫妻之间才能触碰的禁区了。或许是除去衣物之后的凉爽,或许是刘辩清凉指尖的触碰。谢道韫陡然打了个寒颤,眼中恢复了清明,见自己的外衣已经解开,谢道韫惊叫一声连忙推开刘辩,蜷缩在床榻一角。

    沉默半响之后,谢道韫低声道:“刘郎,现在还不行……待你明媒正娶将我娶过去之后,一切……都依你,你转过身去,我先穿好衣服。”

    “你转过身来!”刘辩并没有转过身,而是让谢道韫转过身子。

    “不可以的,咱们没有成婚,还不可以……”谢道韫背对着刘辩,连连摆头道。

    “我知道,你转过来,我为你穿好衣服!”刘辩温柔道。

    “你为我穿……?”谢道韫语气中满是惊讶,旋即慢慢转过身子,刘辩欺身上前,将搭在谢道韫香肩上的长裙拉好,谢道韫一双眼睛禁闭,睫毛不住颤动,心中是小鹿乱撞,生恐刘辩兽性大发。

    但谢道韫只感觉身上衣物渐渐合拢,腰间一阵窸窸窣窣声,刘辩的手指在未触碰她的肌肤。谢道韫渐渐睁开眼睛,却见刘辩已经站在一边,笑吟吟得看着她,谢道韫俏脸红润无比,旋即有些不好意思,两人之间的定情信物,刘辩先前给了她九龙玉佩,刘辩的意思是取走她最宝贵的贞洁之物。可如今她不许,谢道韫却还没有信物给刘辩。

    “刘郎,除了这个,这些东西也可以做信物啊。”说话间,谢道韫取下头上的发簪,腰间的玉佩,甚至是贴身收藏的手帕,好似知道这些东西都抵不了刘辩所送玉佩的珍贵,谢道韫吐了吐香舌道:“要不你把这些都取了去?”

    刘辩苦笑着摇了摇头,想不到这旷世闻名的才女,居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不过谢道韫解下发簪之后,她那一头齐腰的长发如瀑布般落下却引起了刘辩的注意,刘辩眼睛一亮道:“我知道用什么做信物了!”

    说话间刘辩取出一把匕首,在自己头上削下一缕头发,又踏步上前在谢道韫头上取下一缕头发,合分成一缕,两缕合一,不过一会便编织出两个同心结来。

    刘辩自己贴身收藏了一个,又将另一个递给谢道韫道:“这同心结中有咱们两个人的头发,寓意咱们白首同心永不分离,这一个你收好,另外一个我也贴身收藏,作为定情信物。至于吗玉佩,就算是我另外送给你的吧。”

    谢道韫接过同心结,两人头发合为一缕,又打上同心结,辨别不出哪个是刘辩的,哪个是自己的,可谓彼此融合,可不是白首不分离嘛?谢道韫眼中满是甜蜜,将同心结用手帕包好收入怀中。

    所谓人体发肤,受之父母,古时头发可不像后世那般可以随便减去。后世清朝取代大明要求剃发,不知多少人不肯从之,因此丢了性命,可见头发的重要性了。这头发便是相当于二人身上的血肉,如今同心结二人各自保留一份,用作定情信物再好不过了。

    二人已经有过亲密行为,谢道韫却是敢爱敢恨,丝毫不扭扭捏捏,她自己坐在床榻上,拍了拍床衔,示意刘辩坐上来。虽然只认识一天,但却如数年的夫妻一般,谢道韫便询
最强败家系统小说5200
问着刘辩的具体情况。

    好在刘辩足够机智,能够想出如何回答,并且这其中大部分都是真实的事情,只不过其中略微有所隐瞒。主要刘辩还是怕谢道韫日后承受不了自己天子的身份。

    两人交谈一番,刘辩也打听着谢道韫家族的事情,一番旁敲侧击之后,刘辩也知道了谢道韫家族的主要人物了。谢安不愧是谢安,除了携带出谢道韫这个才女之外,还携带出了谢奕,谢玄二人。

    如今的谢家,有兄弟二人,谢奕为兄,谢安为老弟。其中谢玄与谢道韫仍是谢奕的子女,谢玄为谢道韫的弟弟,年纪有十六岁。至于谢安,经过谢道韫的述说,年纪为二十七岁,虽然如今的家主是谢奕,但撑起家族的却是谢安。

    刘辩一下大喜暗道:“这简直是买一送三啊,娶了个老婆不说,还得了谢奕,谢安,谢玄这三个大才!”

    说起家族人物,谢道韫眉宇间有些凄苦道:“刘郎,说句你不中听的话,你如今乃是一届白身,我出身世家,可谓门不当,户不对。我父亲为人有些粗辱,只怕是不会同意我们的亲事,你说你一年时间便能娶我,只怕是难如登天,不过不论多久我都会等你过来!你也得争口气,莫让我痴等!”

    刘辩心下了然,能让谢道韫说出自己的父亲粗辱,只怕谢奕此人的秉性并不见得有多好。记得历史上便有记载,谢奕此人的嘴不干不净,性格粗辱不堪,身为世家子弟骂人那是常有的事。并且此人好酒,当时谢奕担任县令的时候,县里有个老人犯了法,谢奕便要老人喝酒,喝醉了还要他喝。经过谢安的劝阻才放了些老人。

    历史都明确记载了谢奕的为人,想必现实之中恐怕更过,谢道韫深知父亲秉性,知道他是拦在二人亲事前面的一座大山,因此特意叮嘱刘辩。

    刘辩点了点头道:“你放心,一年之后,我定会明媒正娶,风风光光将你娶进刘家。”

    谢道韫莞尔一笑,却没有打击刘辩,一年时间想要与谢家门当户对可谓难如登天。并且谢道韫的年纪也到了嫁娶的年纪,此次来到颍川便是躲避家中张罗的亲事逃跑出来的。不过这些话谢道韫没说。心中暗暗决定为刘辩拖延时间,若是家中强逼,便抵死不从。

    谢道韫继续道:“若是你一年以后真来了我家,便是身份差距太大也不必担心。我叔叔谢安,是个明事理的人,我提前跟他说说,让他帮我便是,我父亲最听叔叔的话。”

    说起谢安谢道韫眼中满是笑意,刘辩也笑着点了点头,谢安的名气可比谢奕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谢奕为谢安长兄,以谢奕的脾气不知得罪了多少人,若不适应谢安帮着,只怕谢家早就没了。

    而谢道韫,谢玄这个谢家的杰出后辈,也都是谢安教育出来的。历史记载谢安多才多艺,善行书,通音乐。性情闲雅温和,处事公允明断,不专权树私,不居功自傲,有宰相气度。他治国以儒、道互补;作为高门士族,能顾全大局,以谢氏家族利益服从于晋室利益。

    谢家的这种族风,让刘辩颇为喜爱,以家族利益服从国家利益,这才是刘辩想要的世家。如今刘辩手下的曹家,荀家,王家都是如此。

    “对了,我家中还有弟弟谢玄,他的才华也颇为不凡,年纪轻轻便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叔叔对他大加赞赏,只怕再过几年,便是你也比不上他!”谢道韫又道。

    说起谢玄谢道韫也颇为自傲,刘辩眼中也难以掩饰笑意:“小舅子谢玄?”

    谢玄与谢安一般,治国经略,率兵打仗样样精通,若真要做个比较,谢安谢玄是周瑜这一类的人物。不过谢安更注重大局观,是统帅全局的人物,在治国方面更有建树,而谢玄是一个统帅,治国方面又差了一点。

    东晋大名鼎鼎的北府军便是谢玄一手创建!淝水之战谢安为总指挥,谢玄为前锋,以八万击败号称百万之众的前秦兵马,比之历史上赤壁大战,更让人神往。

    似谢安,谢玄这种人物,可谓天下风流人物了。

    熟悉了谢家的人物,刘辩心中暗道:“以谢安的才能,不会看不清当今天下的局势,朕日后亲自上门,他也会举家相投的,只是谢奕这个老丈人有些难对付,只怕谢道韫回去之后,还知道要怎么辱骂朕呢?”

    二人又继续攀谈,深入了解着,知道深夜谢道韫困倦刘辩才告辞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