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79章好不容易泡个妞

第479章好不容易泡个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从未见过你这等厚颜无耻之人……”听了谢道韫的这句话,刘辩不由得有些无语,记得这句哈在演义中的能量无比巨大,诸葛亮凭借着这句话骂死了王朗。好在刘辩心理承受能力巨大,来自后世的他,可知道后世的女孩子不好追,后世的男生哪个不是大多都养成了一副厚脸皮才追到了心仪的女神?

    像古人只要有些家世,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个媳妇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刘辩释然一笑,拱手道:“多谢姑娘夸赞,既然姑娘已经答应了只要在下能完成姑娘所说的三件事便嫁给在下,那便请姑娘出题吧!”

    见刘辩丝毫不以为意,谢道韫气的银牙咬得咯咯作响,转了个身子道:“这第一件事,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我谢道韫的夫君,才华一定要高过我。昨日你那几首诗也让我见到了你的才华,而那烟锁池塘柳,更是将我难住了!”

    刘辩闻言笑道:“对了,姑娘不是说今日要告诉我你的对子吗?不知姑娘的答案是什么?”

    谢道韫摇了摇头道:“我对的事烽销极塞鸿,比之你对的桃燃锦江堤意境尚有不如!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也是这个,你的才华我还要在考考你,你若是还能出一道题目将我难住,那你的才华便有资格做我的夫君!”

    “第一件事,就是让我出一题让你答不上来?”刘辩惊讶道。

    “不错,要成为我谢道韫的夫君,才华便要强过我,你昨日已经将我难住一次,若是现在你能在将我难住,我便服你!”谢道韫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刘辩嘴角一勾道:“这个容易,不过你却得说清楚规则如何,便像那烟锁池塘柳,你一天时间才对上,并且意境上还差了许多。我现在若出一个题目,你多久答出来才算的数?若是你一天后答不上来,我便等你一天这倒是无妨,但你若是一年答不上来,我便要等你一年么?”

    谢道韫闻言点了头道:“你说的在理,你现在出一个题目,若是我在一炷香之内没有答上来,并且意境达不到标准,便算你赢了!”

    “一炷香?这个简单,你且听着,我这便出题了!”刘辩自信道。

    谢道韫闻言秀眉微蹙道:“你莫要小瞧了我,那烟锁池塘柳是千古绝对,我才答不上来。你最好是想清楚题目,否则我们便是有缘无份了。”

    刘辩却不以为意,笑道:“我心中的题目,比之烟锁池塘柳难上千百倍的都有无数,你且听着就好,我保证你答不上来!”

    “我却不信,你如此自傲,就别怪我不给你机会!”谢道韫微怒道。

    刘辩淡然一笑,道:“那我便出题了,我的题目便是请姑娘在一炷香之内想出一个让在下答不上来题目!”

    谢道韫闻言愠怒道:“我是让你出题难道我,为何换我出题难你?”

    刘辩把手一摊道:“对啊,这便是我要难倒你的题目,你若是想不出来,难不倒我,便算你输了!这第一件事我便办成了。”

    谢道韫气的胸口一阵起伏,怒极反笑道:“我就不信了,你如此托大我就不信不能难住你!你说你爱慕于我,那你便在七步之内,为我写一首诗赋,若是你在七步之内完成了,便算你赢了!”

    “七步……”刘辩心下一沉,暗道:“曹植被曹丕逼得七步成诗,朕如今被谢道韫这个才女逼得七步成诗,倒是有趣!”

    思忖间刘辩就踏步走了起来,便走边吟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首李白的清平调,又被刘辩给盗版了出来,刘辩心中暗道:“若不是朕心中有后世无数的诗赋,恐怕这才女还真追不到手。”

    而谢道韫听了这首诗,却陷入了沉思当中,越是思忖脸色也变得越加羞红起来。刘辩的诗与现在的诗赋大有不同,但却别出心裁,故而其中的意味谢道韫却品评了很久,意思便是:你的容貌服饰是如此美艳动人,以至连白云和牡丹也要来为你妆扮,春风骀荡,轻拂栏杆,美丽的牡丹花在晶莹的露水中显得更加艳冶,你的美真像仙女一样,如果不是在仙境群玉山见到你,那么也只有在西王母的瑶台才能欣赏你的容颜。

    此时二人身在山顶,虽然不比仙境玉山,但如此描述在谢道韫看来却更是美妙了许多。看着刘辩谢道韫目光缓和了许多道:“你的诗包括昨日的几首都别出心裁,可谓开古之先河。你的才华却是在我之上,你的才华也配得上我了,这首诗我很喜欢,它叫什么名字!”

    “清平调!”刘辩笑道:“那不知第二件事是什么?”

    “第二件事?你的才华够
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最新章节
了,但我若嫁给你,却须得幸福,所以你须得对我好,所以第二件事,便是限你说一句话能够让我笑!”谢道韫解释道。

    刘辩满头黑线,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古代女子跟现代女子也没两样。但听了谢道韫要他做的第二件事,刘辩却闭口不言了。

    谢道韫看着刘辩片刻,叫他闭口不言不由得有些失望道:“怎么,你不能做到吗?”

    “没,我只是觉得我不配和女神说话……”刘辩陡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噗嗤……”谢道韫听了这句话,嘴角不自觉的一勾便展颜笑了起来。刘辩见谢道韫笑了,不禁拍手道:“那第二件事,我也是做到了?”

    谢道韫闻言笑容一滞,才知道自己上了刘辩的当,心中是有好气又好笑点了点头道:“这第二件事,也算你办到了。至于这第三件事,最是难办,他须得包容我,疼爱我。所以为了看你日后能不能做到,你须得背我下山!”

    “背你下山?”刘辩一愣道:“这就是第三件事?”

    谢道韫点了点头道:“这就是第三件事,你愿不愿意?”

    刘辩摸了摸鼻子暗道:“这也叫事?这分明就是福利啊……不过谢道韫聪明绝顶,这第三件事,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刘辩正犹豫间,谢道韫冷冷道:“看来你是不愿意了?这样看来,咱们就是有缘无份,我便下山去了。”

    说话间,谢道韫运势便向着山下走去,刘辩可不想到手的美人就这么溜了,无奈道:“不就是背你下山吗?我答应了!”

    谢道韫背对着刘辩的嘴脸闪过一丝笑容,旋即转过身来看着刘辩。刘辩举目四望正好草地上有一座石台,刘辩遂走到石台下弯下腰,示意谢道韫上来,谢道韫见此也不客气,跨上石台,看着刘辩宽阔的后背,便压了上去,一双玉臂搂住了刘辩的脖子。

    刘辩感受着后背传来的酥软,不由得心中一荡,摇了摇头祛除了心中的杂念,一双手臂作势便要向后揽去,要去抓住谢道韫那被包裙包裹的大腿。

    然而谢道韫却不乐意了,冷冷道:“不许碰我,你就这么背我下山。”

    刘辩脸色一黑,果然没那么简单,背人须得揽住背后上人的大腿才行,如此后背上的人才能稳当,谢道韫却不让刘辩碰她,这难度就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刘辩也不去争辩,让谢道韫趴稳了便走了起来。

    从山脚到山腰路却也不远,更何况山路倾斜陡峭,刘辩走了没几步,后背上的谢道韫便摇摇欲坠了。而谢道韫却起了性子,一双手臂死死扣住刘辩的脖子,又在他背上不断摇晃,当真是让刘辩苦不堪言。

    刘辩不由得有些愠怒,冷声道:“你最好别乱动,否则我一个失足,将你摔下去,可别怪我!”

    山路虽然陡峭,但以刘辩的武力已经能够如履平地。这么说不过是吓吓谢道韫,而谢道韫闻言不由得笑道:“我死死抓着你,若是将我摔下去,你也跑不了,咱们大不了下去作对同命鸳鸯好了。”

    不过谢道韫虽如此说,但却也规矩了许多,手臂微微松了点力气,老老实实在刘辩背上趴了起来。

    又走了不过数十步,刘辩已然能够望见山间小路,杨再兴等人便在山路上等待。陡然刘辩脸色一沉,却见山路上数十百人直奔山上而来,这些人俱是身着黑衣,手持刀剑,一看就来者不善。

    杨再兴等人也是察觉到了,杨再兴立在山腰上冷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为首那黑衣人低声道:“刘辩看来在山上,你们给我拦住他们,其他人跟我上去!”

    为首黑衣男子带着大约二十余人身形一动,便钻入山林之间,直冲山顶而来,而剩下的人却在山路上向着杨再兴等人杀去。

    “快,妹子,典韦,你们上去保护陛下!”杨再兴连忙命令道。

    “陛下小心,又刺客!”杨再兴挺枪便向着山下的刺客杀去,同时高声叫喊,给刘辩示警。

    “怎么回……你干什么?”谢道韫望着山下冲来之人,正疑惑间向刘辩询问。刘辩与杨再兴等人相处数年,遇到的刺客也不是一两次了,可谓配合默契,不等杨再兴呼喊示警,便将后背之上的谢道韫给揽到怀中,一记手刀砍在谢道韫脖子上。

    谢道韫顿时昏睡过去,显然刘辩并不想谢道韫这么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因此杨再兴的这声呼喊,谢道韫并未听见。

    刘辩将谢道韫揽在怀中,一把抽出腰间的倚天剑,脸色阴沉望着山林之中冲来的黑衣人。

    “妈的两世为人,朕好不容易约个会,泡个妞,被你们搞黄了,你们当真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