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78章刘辩又耍流氓了

第478章刘辩又耍流氓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辩登上山顶,山顶之上是一片平坦的草地,红花绿叶间,一道倩影茕茕孑立,形单影只,身形之中透着一股孤单寂寞。

    女子身形高挑,足有七尺身长,着一身白色长裙,刘辩望着那身影,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话: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在得。

    “这大汉居然有这等奇女子,到底是谁呢?”刘辩心头满是疑惑,摇了摇头踏步上得前去。

    花丛之中倩影亭亭玉立,刘辩上前来,在女子身在五步站定,日前她是女扮男装,模样虽然满是英气,但却遮掩了她本来的秀丽。如今恢复了女装,刘辩得以近距离看清她的容貌。

    一身白色长群包裹着她诱人的身姿,身材凹凸有致,年纪虽然只有十六七岁但却丝毫不显青涩,至于容貌,一双瓜子脸,面如桃花吹弹可破,而一双细细的柳眉之下,那双丹凤眼中充满了傲气,仿佛是看不起世人一般。

    女子的样貌比之蔡琰,唐婉之流也丝毫不逊色半分,但刘辩阅人无数,对于美色并不贪恋,眼中仍是清澈的目光,向着女子拱手道:“不知姑娘约在下前来所为何事?”

    女子看着刘辩,一双凤眼之中满是审视,见刘辩看到自己的女儿之身眼中丝毫不显,不由得有些愠怒,娇喝道:“好你个登徒子,昨日你果然看出我是女儿身,故意弹奏那首凤求凰来轻薄于我,看打!”

    说话间女子莲步轻抬,从腰间抽出一柄细剑剑芒一闪向着刘辩刺去。刘辩眉头一挑,想不到这女子居然还有武艺傍身,不过刘辩明白这是个误会,原来自己为杨妙真弹奏的凤求凰被这女子误以为是自己看出了她的女儿身故意轻薄。

    刘辩心中并不慌张,这女子虽然会剑术,但却远远比不上他,好歹是个约会,虽然约会的对象是个辣妹子,但刘辩却不想惊动了山腰间守护的杨再兴的等人。

    刘辩身形一转,一个侧身便躲过这一剑,旋即右手并剑指上抬,便将那剑仞死死夹住,剑在不得寸进,刘辩看着女子笑道:“姑娘一上来便对在下刀剑相加,这可不是淑女所为啊?”

    “哼,对付你这种登徒子,我恨不得一剑刺死你,给我松开!”

    刘辩轻笑道:“我若是松开,姑娘又要来伤我,那首凤求凰并不是我要轻薄姑娘,姑娘请听在下解释!”

    “哼!那你解释吧!”女子见刘辩目光清澈,并非奸邪之人,而自己的武艺也远不是刘辩的对手,若是他真存心轻薄,今日怕也是清白难保,索性便弃了长剑,退后数步警惕的看着刘辩。

    刘辩见女子警惕的目光,摇头轻笑一声,手腕一转,将剑双手碰上还给女子,女子犹豫片刻便收了长剑,复回腰间。刘辩道:“昨日我是看出了姑娘是女儿之身不假,但那曲凤求凰,我是为我心仪之人所奏,不是对姑娘心存轻薄!”

    女子胡疑的看着刘辩:“为你心仪之人弹奏?昨日在场之人都是男子,并没有其他女子在场,你这登徒子还敢说谎?”

    “谁说没有其他女子在场,就许姑娘女扮男装,别人就不可以了么?”

    女子眼睛一亮道:“你是说你身边的那位也是女扮男装,我见你们如此亲密,还道你们是龙阳……”

    刘辩有些尴尬,正色道:“在下喜爱美人,可没有龙阳君的癖好!”

    女子听了刘辩的话,有好气又好笑,又知道了刘辩所弹奏的凤求凰是为他心仪之人弹奏,心中又不免有些空落落的。女人的心思最是难以琢磨,他一面责怪刘辩轻薄他,势要杀了刘辩,但一面明白真相,心中却又有些难受。

    女子叹了口气,旋即转身背对着刘辩,举目四望看着山下喃喃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谢道韫天生多才,因此想要找一个才华能盖过我的男子,只是天下男子又有谁能配得上我的才华?真是可悲……”

    “谢道韫……”刘辩眼中精芒一闪,终于明白了眼前女子的身份。

    谢道韫是东晋时期的才女,与蔡琰齐名,三字经中有云:“蔡文姬,能辨琴,谢道韫,能咏吟。”

    蔡文姬的琴,谢道韫的诗,让她二人得以齐名,为世间才女。后世能与之相媲美的,恐怕也只有李清照了。

    而这样的才女,一般都是命途多舛,蔡文姬自不必说,历史上被匈奴劫掠,委身胡人十数年,晚年被曹操嫁给董祀。而生于北宋末年的李清照早有生活幸福,后来金兵南下,受到战乱的影响,其夫病亡,她也变得无依无靠了。

    而眼前的谢道韫,与蔡琰,李清照的命运颇为相似,早年,谢道韫生于东晋世家谢家之中。当时的谢家为东晋四大家族之一,他的叔叔是当朝宰相谢安,父亲是安西将军谢奕,他的兄弟还有谢玄这种出色的人才。

    而对于谢道韫为何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刘辩心中已经了然,记得应梦贤臣剧情结束之时,曾经乱入出一名姓谢的人才,除了武力之外
天帝逍遥sodu
,四维尽皆高达九十多点,刘辩虎摸着此人多半是谢安无疑,而谢道韫是谢安的侄女,根据系统的规则,其乱入的人才,有纪律携带省钱亲密之人出世,这谢道韫很有可能是谢安携带出世的。

    早年的谢道韫的生活与蔡文姬,李清照几乎是一模一样。理所当然的,女子长成之后便要嫁人,而谢道韫的夫君,便是著名的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王凝之。王家与谢家,当时有一句话名叫王与谢共分天下,可谓门当户对了。

    可谢道韫嫁给王凝之后,过得却并不幸福,谢道韫曾经抱怨过:谢家一族中,叔父辈有谢安、谢据,兄弟中有谢韶、谢朗、谢玄、谢渊,个个都很出色,没想到天地间,还有王郎这样的人。意思就是我谢家人才辈出,怎么王家就出了这么个庸才呢?

    王凝之是庸才吗?显然并不是,王凝之同样是名留青史的书法家,在东晋也是当朝大员。可谢道韫的才华却盖过了他,当女子的才华高于丈夫之后,而这女子又是眼高于顶的人,其婚姻生活便可想而知了。

    理所当然的,日后东晋政府日渐衰微,后来孙恩起义,时任会稽内史的王凝之宠信五斗米教,起义军攻打而来,他没有积极备战,最后与其子女被杀。而谢道韫却自己组织几百家丁积极备战,手持兵器奋起杀贼,孙恩仰慕谢道韫的胆色,最终绕过谢道韫的性命,最后谢道韫便在会稽孤老终身了。

    刘辩望着谢道韫那孤寂的背影,心中不由得有些怜惜,似蔡琰,谢道韫这些当世的奇女子,若是不能找到一个好的归宿,其下场是可想而知的。好在蔡琰如今遇到了他,有了个好的归宿,如今刘辩又遇着这个与蔡琰齐名的谢道韫,刘辩暗道这莫非是天意不成?

    好似感受到了刘辩的目光,谢道韫回过头来,正看着刘辩那不怀好意的笑容,不由得怒道:“我先前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对你形象有些改观,不想你果然是个登徒子!”

    “古语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姑娘才情,美貌俱是当世一绝,我心生爱慕难道不行吗?更何况我只是在感觉到姑娘心中的寂寥,心生怜惜罢了!”刘辩无奈道。

    “哦?你知道我这种苦楚?”谢道韫眼睛一亮道。

    “正是,在下有一位妻子,跟姑娘的遭遇也颇为相似!”刘辩点了点头,古时男人三妻四妾都很正常,更何况刘辩身为皇帝,就算日后后宫佳丽三千人也无可厚非,若真要将这谢道韫收入后宫,还不如明说得好,若是故意隐瞒,反而不美。

    果然谢道韫闻言脸上满是失望,愠怒道:“你那首凤求凰是送给你心仪之人的人,如今你还有其他妻子,你到底有几个妻子?”

    “在下家大业大,家中妻子多很正常,如今仅有四五人,不过日后还会更多!”刘辩说这话丝毫不觉得脸红。若是谢道韫不能容忍,负气离开刘辩也不会在纠缠,若是谢道韫能够容忍刘辩有许多妻妾,刘辩也不介收了这个才女。

    谢道韫闻言眼中满是失望,不由得冷笑道:“你都有许多妻子了,还想来纠缠我?”

    刘辩笑道:“我并没有纠缠姑娘,好像是姑娘先约的在下!”

    谢道韫面无表情,冷冷道:“若知道你是这种人,我便不约你了!”

    刘辩摇了摇头道:“像姑娘这种奇女子,世间配得上姑娘的又有谁呢?姑娘约在下前来,心中不是有那种想法吗?”

    谢道韫被道破心思,脸上不由得有些羞红,昨日他见刘辩诗词歌句层出不穷,而最后那一路烟锁池塘柳更是将他难住了。而刘辩弹奏的凤求凰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谢道韫恃才傲物,像刘辩这样的,也是第一次走进她的内心,并且刘辩所显露出来的才华,也压过了谢道韫,故而谢道韫心中确实有那种想法,将刘辩约到小青山只是想看看刘辩的品行如何。

    只是得知刘辩妻妾众多,这让眼高于顶的谢道韫无法忍受。

    谢道韫被刘辩道破心思,脸色有些羞红,但谢道韫心中却也清楚,刘辩的才华比自己高,若是错过此次机会,恐怕世间便再有其他男子能够配得上自己了,而刘辩虽然语言直接,但却比其他道貌岸然之辈要强出太多太多了。

    谢道韫想到这里,不由得怒极反笑道:“你说你爱慕于我?如果你能完成三件事,那我便给你一个机会!”

    “机会?在下是对姑娘心生爱慕,只是不知这机会是什么意思?在下事务繁忙恐怕在此地不能久待,若是我能完成姑娘所说的三件事,姑娘便下嫁于我好了。”刘辩摇了摇头道,他身为皇帝可没有时间追求一个女子,眼前的谢道韫确实是让他心动了,但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追求于她。若是谢道韫不答应,刘辩现在也只能作罢,大不了日后刘辩弄清楚谢道韫的家室,以皇帝的身份迎娶过来便是了。

    谢道韫怒极反笑,骂道:“我从未见过你这等厚颜无耻无耻之人,不过我所说的三件事天下只怕没有什么人能够办到,你若是能够办到,我便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