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76章吟诗作对,我最在行了

第476章吟诗作对,我最在行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一曲凤求凰,直听得杨妙真秋波盈盈,感动不已,而让那女扮男装呢女子脸色羞怒,暗骂刘辩是登徒子,故意轻薄于他。

    刘辩倒是没有他们心思,这曲子,他是真心实意想要送给杨妙真的。可那女子却不清楚,只道是刘辩看穿了她女扮男装的身份,故意弹奏这曲别有深意的凤求凰,来轻薄她。

    这女子却是将刘辩给记恨上了,心中暗道定要让刘辩好看。

    而其他人正沉吟在吟诗作对的氛围当中,而典韦杨再兴几人又是武夫,对于这曲子倒没有什么感触。只有杨妙真与那女子对这首凤求凰关注颇深,一曲终了,刘辩大步走下天井之中。

    而天井之中前来参加才子大会的文士,一个个纵情高歌,吟诗作对。但刘辩来自后世,唐诗宋词,无数优美的诗句他大多了然于胸,如今这些文士所吟诗句,虽然工整,但却没有后世诗句那般意境深远。

    这个时代,有名的当属建安七子,还有便是刘辩麾下的曹操,以及曹丕,曹植等人。也只有曹操的几首如短歌行,观沧海,龟虽寿,以及曹植的洛神赋让刘辩记忆颇深。

    而这些这人的诗句歌辅,却远远达不到曹操等人的高度,有的诗句,刘辩甚至听得云里雾里,全然不解其意,刘辩听得一阵摇头,脸上露出出轻蔑之态。

    然而这个表情,正好就让那女子看到了,见此那女子冷冷一笑,来到刘辩身前高声道:“这位兄台请了,先前我见你轻笑,好似对于当下众人所做歌赋颇为不屑,莫非兄台已经做出了更好的句子,不如说出来,让我等欣赏欣赏如何?”

    “额……”刘辩被这一闷棍给敲的是猝不及防,而这女子说话声音又是极大,当下一众文士便纷纷看向刘辩。

    “兄台你说什么,他对我们所做歌赋颇为不屑?”一人向着那女子问道。

    “不错,我见他轻笑,似对诸位兄台所做的歌赋嗤之以鼻呢?”那女子脸上闪过一丝得逞的笑容,拱手说道。

    “非也,再下只是回忆起一些趣事,故而发笑,并非是瞧不起诸位的诗赋!”刘辩连忙解释道,若是平时得罪了便得罪了,可刘辩此次却是冲着这些人看的,想要将他们收为己用,若是得罪了,这些人才也就飞了。

    “哼,既然你瞧不上我们所做歌赋,那就就吟上一首,也好让我们开开眼界!”

    “就是,我从未见过你,怕是你是滥竽充数的吧,怕是我们做的歌赋你听不懂吧?”

    这些人哪里听刘辩的解释,纷纷争锋相对,偏要刘辩吟上一首。刘辩额头满是黑线,不明白是怎么惹上了这女扮男装的兔儿哥。

    不过吟诗作赋,刘辩可不怕,后世歌赋他胸中千千万万,随便拿出一首,惊呆眼前这些小伙伴还不是易如反掌,想到这里,刘辩便对着那女子拱手说道:“在下确实是想起了往事而发笑,不过阁下硬要冤枉在下,在下心中确实也有些歌赋,便请兄台出题吧!”

    “先前荀公已经出题,眼前之景,之物,之感,都可为题!你便以此为题吧!”那女子笑道。

    刘辩点了点头,旋即在台阶之下度步沉思起来,看着台阶之上的青苔,殿内一角摆放着造型古朴的古琴,案上摆放整齐的书卷,看着殿内的荀爽,荀爽也饶有兴致的望着刘辩,想要看看这皇帝能做出什么样的诗词歌赋出来。

    看着这些景物,刘辩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沉吟道: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颍川才子院,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这首诗歌正是大名鼎鼎的《陋室铭》,应情应景,很不不需要多少改动,只不过南阳诸葛庐尚不出名,刘辩便将它改成了颍川书院。

    众人听罢,皆是拍案叫好,这颍川书院建造的并不高大恢宏,相反反而很简陋,这首陋室铭正好是描述颍川书院的简陋,台痕上阶绿,众人看向台阶,果不其然,青苔点缀,范着丝丝绿意。

    情景都对上了,任谁也没有想到,这首极其应景的诗句,是刘辩从历史无数的诗篇中直接诵读出来的。

    而众人对于刘辩的愤恨,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为何?因为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这一句话,暗指在场的诸位皆是才德
天唐锦绣无弹窗
高雅之辈,有他们在,陋室就不显得简陋了。

    见众人的态度缓和下来,刘辩松了口气拱手道:“不知这首陋室铭,可还入得诸位法眼?”

    “入得入得,此陋室铭意境深远,当真是让我等大开眼界!”众人纷纷称赞道。

    然而那女子却不打算轻易放过刘辩,不过刘辩的这首陋室铭却是让她对于刘辩感起了一些兴趣来。看着刘辩说道:“兄台这首陋室铭可谓是精彩绝伦,但先前兄台说您胸中还有几首诗句,不如都说出来,让我等见识见识!”

    她一来是想要刁难刘辩,二来,是要看看刘辩是否真的还有几首诗句,她自己也想见识一番。

    “是啊兄台,既然你心中还有诗篇,便都说出来,让我等见识见识!”众人也纷纷劝道。

    刘辩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既然诸位盛情相邀,那小弟便献丑了,如今正是晚春时节,我里有一首描写晚春的诗,便读给诸位听听:

    晚春

    草树知春不久归,

    百般红紫斗芳菲.

    杨花榆荚无才思,

    惟解漫天作雪飞.”

    春天不久就将归去,花草树木想方设法挽留春天,一是争奇斗艳,人间万紫千红。可怜杨花榆钱,没有艳丽姿色,只知漫天飞舞,好似片片雪花。

    晚春一出,又是博得满堂喝彩,刘辩又道:“我昨晚观书,颇有所感,便送与一众学子: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此诗句表面上跟读书没有多大的关系,但寓意却深刻,读书时要心灵澄明,想要进步,便要时时补充新知识.才能达到新境界,只有思想永远活跃,以开明宽阔的胸襟,接受种种不同的思想、鲜活的知识,广泛包容,方能才思不断,新水长流。

    普通人难以理解,但殿中的一众学子,苦读数年,却大多明白这个道理,这诗句中蕴含的道理只要悟通,那是足以受用终身的!当即众人便朝着刘辩拱手行礼,这句诗,让许多人豁然开朗,已经不是普通的娱乐,而是诠释了人生的大道理。

    “多谢先生教诲!”不断有人明悟其中的道理,纷纷向刘辩致谢。

    而那女扮男装之人,眼中也是大感惊奇,看着刘辩一双美目之中满是惊讶的目光。此时他没有在打算刁难刘辩了,可刘辩却不想放过她,上得前来拱手道:“兄台先前考我,俗话说礼尚往来,我也出题考考兄台如何?”

    “哦?尽管出题,小女…小生奉陪到底!”女子脸上满是自信,似乎天下间,没有什么能难得住他。

    “我这个不是诗赋,而是一个对子,兄台你挺好了:烟锁池塘柳!”刘辩嘴角一勾笑道:“兄台可能对出来?”

    “呵,这有何难?”女子嘴角一勾,张嘴便来,但话尚未说出口便卡住了。

    “这烟锁池塘柳号称天下第一绝对,便是对上了,意境也达不到这个程度,小样,还想让朕丢脸?”刘辩眼中含笑,心中却满是碎念。

    “兄台,对啊!”当即便有人看着那女子叫道,而女子明白这烟锁池塘柳的诡异之后,也是眉头紧锁,听众人催促,一向恃才傲物的他也不免有些脸红。

    “不对不对,这烟锁池塘柳,表面上看很容易对,但这其中包含五行,其中所表之景又非比寻常,我心中虽然有一对能对上五行,但这意境,却得太远了。”

    众人一阵沉思,却也没有答案,那女子虽没有对上来,但却也没有人催促。过了一会,女子嘴角含笑低声向着刘辩说道:“答案我已经有了,但现在不想告诉你,你若是想知道,明日午时城外小青山,咱们不见不散!”

    女子说完便推开众人离开此地,看着女子离去的背影,刘辩并未让系统检测身份,而是摸了摸鼻子心道:“有意思,朕两世为人,还是第一次被妹子约,朕去是不去?”

    “诶,怎么走了?”

    “许是对不上来,恼羞成怒了吧!”

    “公子真是神对,不知公子可否将下联告知?”

    众人纷纷询问道。

    刘辩摇了摇头道:“可对桃燃锦江堤!只是意境上却差了一份,不多在下以为这是最好的了!”

    众人纷纷点头,这刘辩给出的下联,他们与自己的一对比,却是好了不知多少,虽然意境上差了一些,但他们对于刘辩的才华,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