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75章凤求凰啊凤求凰

第475章凤求凰啊凤求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举族搬迁,这可不是小事,对于荀家这等传承数百年的家族来说,这是关于一族的兴衰荣辱,生死攸关的大事。

    可事到如今,荀爽也必须要做出个表态了。

    原本荀爽以为刘辩此次能够出兵直接拿下颍川,那么他的家族也还能待在颍川,也是在刘辩统治之下。因此杨再兴陈兵鲁阳,荀家也时常派人前去劳军慰问,以表示友好。

    可是如今袁术突然称帝,刘辩正要消化南阳,还没有武力前去攻打袁术。可袁术必须要灭,而且要尽快歼灭,如果拖延下去,袁术帝位坐稳,便是相当于天下有两个朝廷对立,若是不能早日剿灭袁术,那么刘辩朝廷的威信将会大大降低。

    袁术称帝是降低了大汉的威信,可一但让袁术这个皇帝坐稳了,大汉的威信就会彻底的扫地了。到时候天下百姓,对于大汉就没有什么存在感了,其他诸侯想要自立称帝,百姓也无所谓了,反正天下有两个皇帝,在多一个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而刘辩的实力又无法短时间灭了袁术,便只有仰仗各路诸侯了,而赵匡胤是灭袁主力。既然此时的赵匡胤势力已经渗透到了颍川,若是刘辩在插手颍川,不仅没有好处,还会卷入世家争斗。

    所以在颍川上,刘辩选择了退让。可刘辩选择放弃颍川,那也就意味着荀家将会在赵匡胤的统治之下。若说世家是分而投之,保全家族的政策,荀家在赵匡胤的统治之下也无可厚非。只要不家族倒向他便没有什么大碍。

    可刘辩亲自来荀家,也是一种态度。

    朕不许你分投诸侯!

    这就是刘辩的态度,荀爽亦是明白,当即便表示举族迁往南阳!

    分而投之的世家政策,荀爽觉得没有必要了,刘辩基业已经成立,并且刘辩手下已经创造出了纸书,不惧怕世家垄断。而他荀家的立身之本,是清!以此为立族之本,方能不断延续香火。

    而杨家,袁家看似强大,但早就让统治者惧怕,统治者心中更是千方百计琢磨怎么灭除他们。他荀家不争权夺利,虽不能让家族成为朝堂之霸,但却能保证人才的质量,能够获得统治者的提拔任用。

    当然,若是朝堂昏暗,帝皇昏庸无能就另当别论了。

    荀爽表示举族搬迁,让刘辩很是高兴,荀家不仅仅荀彧,荀攸二人才能出众,荀谌,荀衍二人也是才能不凡,其后代之中,也有不少青年俊杰,后来在曹魏政权,司马政权中风光一时。

    “系统,给朕检测一番荀谌,荀衍的四维!”刘辩暗暗让系统检测二人四维。

    “荀谌,武力46,统帅52,智力93,政治89!”

    “荀衍,武力48,统帅49,智力89,政治88!”

    “此二人不错,治理一方,绰绰有余!”刘辩心中暗赞。

    “陛下,这才子大会在三日后举行,由老夫主持,您到时候是否前往一观?”荀爽拱手问道。

    刘辩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才子大会虽不如科举正规,但怕也是相当热闹,朕也前往一观,看看人才的质量如何!”

    时间一晃,便来到三日之后,颍川书院位于阳瞿城外,赫赫有名的颍川书院,没有高大的围墙,没有烫金的匾额,没有黄铜的兽面门环,低矮的围墙刷得雪白,一扉显然年深日久的木门开启着,正门的上方挂着一块黑漆红字木匾,上面书着大大的四个字:颍川书院,落款:水镜先生。字体遒劲有力,红与黑相映,红如鲜血,黑如夜空,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沉稳而凝重。

    刘辩五人一同前来,典韦,杨再兴,杨妙真,陈到,四人没有携带枪戟,而是腰悬佩剑做文士打扮。只是杨再兴,陈到几人打扮的还有莫有样,典韦却是一副凶狠的丑汉样貌,这文士衣服,穿在他身上却颇为别扭。

    而杨妙真也是女扮男装,一袭白色儒袍穿在他身上也是尽显英武之气。

    进入大门,走过青石板路,正对着是一间大屋,屋宇方正,青砖砌就,上有雕花瓦当,屋中央是一个大大的香案,香案后悬着孔夫子的画像,黄铜香炉中插着几枝香,袅袅香烟缓缓上升,浙浙散开,穿过旁门,就是读书的地方,矮几上满满都是书卷,坐垫分散四周。

    此时屋内天井之中已经是挨挨挤挤,立着数百人,这些人大多身穿儒袍,一副文士
嫡福最新章节
打扮。

    刘辩仗着典韦杨再兴等人孔武有力,挤到了前排,并没有进殿,殿内则是这一届的学生。刘辩现在天井的最前排,看着殿内。

    此时殿内荀爽与荀谌,荀衍等人站立在孔子画像之下,天井之中,一众文士已经议论纷纷。谈论最多的,无非是关于袁术称帝之事。

    一文士高谈阔论道:“如今袁公路登基称帝,占据最富庶的淮南,麾下人口数百万,带甲数十万。虽然称帝之事过于唐突,但天子刚下南***本武力在攻打袁术。这袁术的帝位,怕是要坐稳了,这天下将来有两个皇帝,恐怕大汉的威信将会大大降低!各路诸侯又野心勃勃,恐怕诸侯混战,也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结束!”

    对于这文士的言论,众人大多点头赞同。

    一阵嘈杂的议论之后,一人高声道:“眼下是文士大会,谈论国家大事太过沉重,不如咱们来吟诗作赋,弹琴听乐如何?”

    “好,既然吟诗作对,当有题目,不如请荀公出题如何?”一文士看向荀爽拱手道。

    荀爽抚须笑道:“便以眼前之景为题,所看之景,之物,之感,皆可作诗!”

    “既是吟诗这等高雅之事,当有美乐相忖,在下不才,愿意弹奏一曲!”当下便有一文踏步而出。

    刘辩视之,却是眉头一挑看着一边的杨妙真低声道:“你看那人,跟你一样呢?”

    “跟我一样?”杨妙真闻言看向那走向殿内的文士,旋即脸色一红道:“她跟我一样也是女扮男装?”

    刘辩点了点头道:“有意思,这大汉还有这等人物?”

    殿内一角,一架造型精美的古琴摆放一边,那文士走上前去,轻轻拨弄一下琴弦,音色圆润清脆,却是一架上等好琴。

    而那文士,却是怎么个打扮?与杨妙真一般,也是一袭白衣,身高大约七尺不到,长得唇红齿白,模样更是清秀无比,年纪大约在十七岁上下。

    若是别人定然看不出此人是女扮男装,可刘辩来自后世,在电视剧中不知看了多少这种打扮。那文士虽是男装打扮,但却掩饰不了眉宇间女子的娇弱,青涩,而胸前更是微微凸起,显然是裹了束胸的。

    若是像典韦这般高大威武的壮汉,胸前隆起还是壮硕,肌肉隆起所至。可眼前的文士有此打扮,却是怎么看,怎么别扭的。因此刘辩一眼就看出那文士是女扮男装了。

    那女扮男装的文士坐下,纤细的手指拨动琴弦,叮的一声,一曲开始。顿时一阵美妙的乐曲便响了起来,刘辩不禁闭上眼睛侧耳倾听起来。

    “这等琴道造诣不下于琰儿了啊,大汉有这等才女,怎么籍籍无名?她到底是谁呢?”听着这悦耳的琴音刘辩不禁沉思道。

    而周围的文士,便借助着这悦耳的琴音开始吟诗作对起来,声音嘈杂,但刘辩却只听着也琴音,深深的回味着。

    “叮……”又是一声高亢的琴音,一曲终了,刘辩向着那女子看去,只见他已经起身走了下去。见其上琴台无人,刘辩不由得也有些心痒,对着一边的杨妙真轻声道:“一直以来,朕对你亏欠甚多,便上去弹奏一曲送给你如何?”

    “陛下……”杨妙真顿时感动不已,刘辩大步走上高台,来到琴台坐定,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幽香,刘辩摇头一笑,旋即手指拨动琴弦,也开始弹奏起来。

    刘辩与蔡琰相识数年,如今更是每日在一起,自然也学到了蔡琰的几分琴技。琴音高亢,却也颇为动听,让人听了只觉得好听,但场上有两人却是有不同的感觉。

    “凤求凰……”杨妙真与那女扮男装的女子同时喃喃道。

    凤求凰乃是汉代所出,演绎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而且也象征着男女主人公理想的非凡,旨趣的高尚,知音的默契等丰富的意蕴。倒是最重要的一点却是其中包含着热烈的求偶的意思,这个曲子可不是随便能弹的,它是送给爱人,心仪之人,或者是表达爱意的。

    这首曲子是刘辩为杨妙真而弹,可在那女扮男装的女子看来,意义却大有不同。

    杨妙真直听得眼中秋波盈盈,而那女子,脸色却是有几分羞怒,暗道:“凤求凰可不是轻易能奏,眼下这里都是男子,我先前上台弹奏,难道他看出我是女儿身,故意上台弹奏这曲凤求凰,想要轻薄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