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61章不敢打了

第461章不敢打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杨延嗣与刘裕傅友德等人来到南门之上,看着下方的黄忠,杨延嗣只见黄忠须发皆灰白,以为黄忠年纪老迈,不由大怒道:“荆州兵欺我汉军无人呼,谁与我去斩了他!”

    一个老将邀他出战,他自不肯就这么去了,胜了的话那是欺负老人家算不得本事,败了的话,那更是颜面扫地。

    杨延嗣不屑出战,傅友德刘裕二人同样也是心高气傲之辈,自然也不肯出战黄忠了。

    不过杨延嗣三人不肯出战黄忠,汉军之中却有的是想要杀敌立功之辈。杨延嗣一声令下,便有一将奔至城下,纵马挺枪直取黄忠而去,马至黄忠身前,那将大喝道:“兀那老兵,姓甚名谁,我枪下不斩无名之辈,”

    “你便是虎卫将军杨延嗣?”黄忠眼睛一眯,手中长刀微动。

    “哼,我乃杨将军账下校尉宋史是也!”来将冷喝道。

    “既是送死,便不需知我姓名!”黄忠闻言长刀猛的一起,只见刀光一闪,一颗硕大的人头顿时抛飞。那汉将的无头尸身也无力滑落马下。

    “还有谁敢来送死!”黄忠收回长刀,望着城上冷喝道。

    “赵四前来斩你!”话音未落,南乡城中又冲出一将,直冲黄忠而来。战无三合,也被黄忠一刀斩落马下,黄忠哈哈大笑道:“一个送死,一个找死,不如尔等一起来上好了。”

    “将军我去斩他!”杨延嗣身后一将又欲出战黄忠,傅友德连忙一把拉住,对杨延嗣道:“杨将军,那老将武艺不凡,不可在让将校送死了。”

    杨延嗣点了点头道:“我亲自去战他!”说罢,杨延嗣一提手中虎头湛金枪,转身下了城墙,在城门口骑了赤龙马,出了城门。

    “大汉虎卫将军杨延嗣再此,贼子休得猖狂!”杨延嗣纵马挺枪直取黄忠,也不问黄忠姓名,挺枪便来刺黄忠。

    “来的好!”黄忠手中长刀绕腰一转,长刀挥舞间便将杨延嗣的长刀给挡开了。并且那刀锋借势向着杨延嗣一晃,却将杨延嗣给逼得身子向后一晃。

    “叮,系统检测到杨延嗣与黄忠相斗,杨延嗣基础武力99,赤龙马加一,虎头湛金枪加一,当前武力101。黄忠当前基础武力100,凤嘴朝阳刀加一!当前武力101!”

    “系统检测到黄忠特殊属性,老当益壮,四十岁以前保持巅峰101,四十岁到五十岁保持巅峰武力为100,五十岁到六十岁保持巅峰武力99,六十岁到七十岁保持巅峰武力为98!七十岁以后,黄忠巅峰武力也始终保持在98,不因年纪衰老而变弱。并且与人战斗时,每多坚持五十回合,武力加一,最多上限能够增加两点武力。”

    此时,身在长安的刘辩脑海中想起了系统的提示音,刘表不由得感叹道:“天下间数岁月最为无情,任何东西都不能经历岁月膜摧残,黄忠这老当益壮的属性,却能将巅峰98的属性一直保留到死,还真是强悍!”

    演义当中,虎牢关一役,三英战吕布,张飞只能在吕布手中坚持四五十回合便难以抵抗。当时的张飞年轻气盛,武艺还未成长到巅峰,到了徐州之时,张飞已然能与吕布大战百余回合,甚至吕布也有些畏惧张飞勇猛。当然那时候的吕布不是年纪老了,一来是张飞已经成长到了巅峰,体力源源不绝,二来,是吕布整日贪恋酒色,身体已经被掏空,实力有所下降的缘故。

    一个人的实力,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短衰弱,就如老年关羽与庞德打成平手,老年赵云战不下姜维一般。黄忠的属性说不得有多么强横,但却将一身的本事,大半都保存直到死亡,却是让刘辩颇为羡慕。更何况黄忠斗将之时,每增加五十个回合就能增加一点武力,上限能够增加两点,也就是说如今的黄忠极限乃是103点武力,天下间也难逢敌手。

    对于黄忠为何会在南乡与杨延嗣对上,刘辩倒没有太多惊讶,自从黄舞蝶书信黄忠没有音讯之后,刘辩就知道黄忠不会轻易来投。不过刘辩自信,手中有黄舞蝶,黄叙,日后灭了刘表,黄忠自然会为他效力。

    南乡城下,黄忠与杨延嗣争锋而起,刀来枪往两人转眼便大战了五六十回合。

    黄忠因为老当益壮的属性,武力再次增加一点,达到了102,而刀道强者向来都是一往无前,凶猛无匹的。就像关羽前三刀,给人压力不可谓不大。虽然黄忠使刀没有关羽那么霸道,但给杨延嗣造成的压力却
御鬼者传奇笔趣阁
也不小。

    好在杨延嗣年轻气盛,正是二十四五岁年纪,一身实力已经达至巅峰,又天生神力,与黄忠见招拆招,却是丝毫不落下风。

    战至百余回合,黄忠刀势不仅不见衰弱,反而越发凶猛起来,杨延嗣抖擞精神,黄忠刀势不见衰弱,反而越发凶猛,此时他却有些难受了。不过他是使枪,比用刀那种大开大合却要轻松不少。

    但久攻黄忠这老兵不下,杨延嗣心下却是羞怒不已,虽然他可以在支撑几个回合,等黄忠体力不支,但杨延嗣却不屑为之。于是杨延嗣故意买了个破绽,黄忠一刀砍来杨延嗣险险避开,连忙拔马便走。

    见杨延嗣面色慌张,黄忠不疑有他,连忙纵马去追,追至杨延嗣身后,黄忠手起一刀便要砍下。却冷不防前面的杨延嗣,身子在马上猛的一转,与此同时,那杆虎头湛金枪猛的刺出,速度之快,让黄忠更是防不胜防。

    此招正是回马枪,与关羽拖刀计有异曲同工之妙。

    黄忠一时间却无法躲避,身子急向后躲避间却不防战马也被那突如其来的枪势给骇到了,黄忠急躲避,却将战马也吓得惊了前蹄,猛的将黄忠掀翻外地。

    黄忠连忙撑起身子,冷不防杨延嗣已经催马赶来,一枪指在黄忠喉间。

    “要杀便杀,大丈夫何惧死呼!”黄忠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杨延嗣见此,却不忍动手了收回长枪赞赏道:“念你是马前失蹄,与武艺无关,且去换了战马,咱们再分高下!”

    “好!”黄忠听此一言,爬起身子翻身上去,要回去换过战马,在战杨延嗣。杨延嗣便驻马而立,在城门下等待,黄忠策马将要返回本阵当中时,远远便听见阵中刘磐叫道:“黄将军,趁他没有防备,快射死他,咱们借此机会,杀入城中!”

    黄忠无奈,暗自在马上捏出一根箭矢,背对着杨延嗣弯弓搭箭,陡然在马背上转过身子,冲着杨延嗣一箭射去。冷不防一箭袭来,杨延嗣只感觉手上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将手一摸,却是盔缨被箭矢射落了。

    杨延嗣倒吸一口凉气,暗道:“此人箭法好生厉害,虽不及薛仁贵将军,但比之武举时箭技前三,恐怕还要强上一分。这一箭他本可射中我,却只射我盔缨,是要还我先前的不杀之恩?”

    杨延嗣不由得打心底佩服黄忠,丝毫不恼怒这一箭,反而好生询问道:“好箭法,请问姓名?”

    “吾乃黄忠黄汉升是也!”黄忠头也不回,快马返回本阵当中。

    不想此时的杨延嗣心底是升起了惊涛骇浪,脸色大变喃喃道:“遭了遭了,我这是打了未来的老丈人,只怕有陛下做媒,这妆亲事也要黄了。只怕让舞蝶,黄叙知道我差点杀了她们老爹,只怕饶不得我,这可如何是好?”

    而黄忠却不知道杨延嗣此时内心的纠结,返回本阵,正换马匹间,刘磐不由得询问道:“黄将军,你先前为何不一箭杀了他?”

    黄忠答道:“先前他回马一枪,令我马前失蹄,本可以杀我,却放了我一命,我这一箭,也好教他知道我本可以杀他,也饶他一命。如今我与他两不相欠,待我换过马匹,再去斩他。”

    刘磐这才脸色由阴转晴,叮嘱道:“杨延嗣勇武不凡。你却需得小心谨慎,不可在着了他的道。”

    “将军放心!”黄忠喝了口水,换上一匹健马,便又冲向本阵之中。

    “杨延嗣,快快过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黄忠来到阵前,向着城门口驻马而立的杨延嗣叫道。杨延嗣此时心中正思考着对策,见黄忠换马冲来,不由得面色一苦暗道:“老丈人诶,我哪里还敢打你?”

    好在杨延嗣在城门之下,城头上弓箭手弯弓搭箭,黄忠也不能冲至城下,只得躲在箭矢的攻击范围之外叫骂。但杨延嗣哪里还敢与黄忠厮杀,望着黄忠高声喊道:“老丈……黄汉升,今日天色已经不早了,我是人困马乏啊,我先回去用饭,待明日你我在行比过!”

    杨延嗣拔马进了南乡城,不止是黄忠懵了。便是城头之上的汉军也是懵了。傅友德连忙跑到城下,来见杨延嗣,关切道:“杨将军可是受了什么暗伤?”

    杨延嗣突然罢斗,也只有受伤这一条解释啊。

    “哎!”杨延嗣叹了口气,下了战马无奈道:“这不问名字还好,一问名字,却道这黄汉升是我未来岳丈,我却怎么再敢与他厮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