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54章一山还有一山高

第454章一山还有一山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亏得当初蓝玉陷害傅友德之事,在汉军之中被常遇春为了鼓舞士气大肆宣传,常遇春又时常叹息傅友德死的可惜,这些将校耳濡目染,打心底认可了傅友德。

    若是刘裕只身前来,这将校说不得将刘裕打入大牢关押起来。可经过傅友德恳切的请求之后,这将校终于是答应了下来,同意出城设伏的计谋。

    这将校也是谨慎,先是派遣数员轻骑入武关,通报刘表荆州军入侵的事儿,随后才开始布防的示意。

    经过刘裕与傅友德提议,这将校先是清点出城内的一千守军,携带了大量的弓箭。随后发动城中的民夫,青壮,船上汉军的铠甲,拿着汉军的武器在城头上防守,故布疑阵。

    一千兵马出了南乡,此时已经是夜晚时分了,不过傅友德与刘裕是纵马狂奔,而文聘兵马却是步军,还要渡河,因此短时间还不能抵达南乡。

    在傅友德与刘裕的指引下,一千兵马连夜在南乡城外二十里的山谷设下埋伏,士卒在山林间寻找石块,砍伐树木制作滚木,待到天色渐明之时才准备好。

    两边山林的山坡密林之中,各有五百兵马匍匐,那守关将校见荆州兵迟迟未至有些急躁,低声道:“傅英雄,荆州兵怎么还不到来?莫不是直接去与袁军里应外合攻打常将军了?”

    “我们是骑兵行到,荆州兵只是步军,恐怕到正午才能抵达此地。不要心急,常将军用兵如神,他们若是直接攻打常将军倒是不必担心!”傅友德低声安慰道。

    将校点了点头,不断派出斥候前去侦查,过了两个时辰,汉军在密林之中等的早就不耐烦之时,便在此时,斥候飞马进入密林通报:“荆州兵马正在渡河,打着文字旗号!”

    守城将校大喜:“终于是来了,你们快隐匿行踪,清楚路上痕迹!”

    “是!”斥候一边向西而去,一边清楚了路上的马蹄印。

    一千汉军等了没多久,便远远见着文聘率领着三千前军向此地赶来。

    原来文聘一路北上,路过阴县,鄼县等地,也知道常遇春大军已经东进与袁军交战去了。故而他让黄祖主力在后攻略那些县城,他自己则率领着三千兵马星夜直奔南乡而来。

    与袁术合军攻打常遇春虽好,但若是短时间没能灭了他们,让长安派出袁军,那荆州军便是与袁术同流合污,不仅不得民心,还恶了刘辩。假如刘辩派出的袁军打败了他们便是麻蛋了,而直接拿下南乡,遏了常遇春的粮道,不过几天,常遇春大军势必大败,而他们据城而守,面对刘辩也有底气。

    故而文聘星夜前来,便是为了尽快拿下南乡,免得夜长梦多。

    文聘领着三千兵马来到山谷之前,也不疑有他,直接领军进了山谷。毕竟得知南乡防御空虚,汉军怎么可能在此地设下埋伏呢?

    待到三千兵马俱是进了山谷,文聘才察觉有些不大对劲,大叫道:“不好,此地太过寂静,恐有埋伏,给我退军!”

    然而此时已经晚了,两侧山谷之中汉军声势大作,滚木,石块立刻从两侧山谷滚落,与此同时,浓密的箭雨向着中间的荆州兵射去。

    荆州兵没有防备,不过一会儿功夫便死伤甚多。

    文聘虽然武艺高强,但汉军箭矢重点照顾着他,虽然挥舞长刀格挡,但冷不防也中了两箭。文聘在士卒的保护下冲出重围,待到这时,傅友德与刘裕二人才让守关将校乘势杀出。

    不过二人俱是穿上了汉军普通士卒的衣服,却是为了防止被荆州兵认出。不然的话,文聘知道刘裕到了南乡,定会知道是他们二人告知的南乡守军,因此出出城设伏,二人在南乡城内用百姓布下的疑兵之计就不管用了。

    傅友德与刘裕勇猛无敌,不过一会,便将荆州兵驱逐出了山谷,汉军并未继续追击,而是率领兵马返回南乡城内。

    文聘率领残兵退出山谷,返回渡口准备等黄祖大军抵达。派人清点一番伤亡,三千兵马只剩下八百多人,伤亡大半。文聘大怒道:“汉军为何在此地布下埋伏,难不成南乡还有重兵不成?你们速去南乡城下打探一番!”

    文聘挥手让一队斥候出兵前往南乡城下打探,一队骑兵只好提心吊胆的前往南乡而去。但刘裕已经布下疑兵之计,自然要表现得强势一点,斥候抵达南乡城下没多久,便遇着刘裕故意派出的骑兵,一队骑兵斥候被杀了大半,只剩下少数人马逃了回来。

    斥候逃回文聘驻兵之处,文聘大惊道:“你们怎么就这么点人回来了?”

    一队斥候有二十人,如今只逃回了两三人,斥候喘着粗气向文聘禀报:“汉军防备谨慎,我们一队斥候遭遇汉军斥候
步剑庭笔趣阁
,大半被灭了。”

    “那南乡实力如何,你们可看清了?”文聘沉声问道。

    “南乡城上兵马黑压压一片,城内只怕有数千人之多啊!”斥候拱手道。

    “怎么可能?常遇春总共就三万兵马,南乡城派了这么多兵马,他还怎么跟侯君集斗?”

    “我等不敢撒谎,南乡城头汉军济济数千人,俱是身着铠甲,威势骇人!”斥候辩解道。

    “我等不过两万兵马,南乡守军数千人,又是汉军囤积粮草,辎重之处,短时间如何能攻下南乡啊!”文聘脸色铁青道。

    便在此时,黄祖也领军渡江而来,文聘来见黄祖,将遇见埋伏,与南乡的实力告诉黄祖。黄祖听后眉头深锁,南乡的实力确实让他出乎意料之外了。旋即黄祖冷笑道:“我前日来时,樊城贼人已经逃窜,莫非是他们快马来报南乡守军,提前设好的埋伏?”

    “不管了,咱们已经是与汉军撕破脸了,南乡不管如何都要拿下。更何况刘磐将军不日便能领军前来相助,咱们强攻南乡,南乡小城,虽有辎重但若是强攻,恐怕不难攻下!”文聘脸色一横道。

    “好,是不是疑兵之计,咱们一试便知!”黄祖点了点头,很快接应兵马过江,兵马来到南乡城下。

    两万兵马来到城下,却见每面城上守军大约一千多人,一个个身着汉军衣甲,城头上滚石,滚木,准备充足,弓箭手弯弓搭箭严阵以待。望见荆州兵马过来,那守关将冲着刘裕傅友德点了点头上前喊道:“来者何人,安敢犯我汉军天威?”

    文聘上前搭话,回应道:“吾乃荆州大将文聘,此行乃是为了助汉军击退袁军,还请将军放我等大军入城!”

    “休要惺惺作态,常将军兵马远在冠军一带,你们却兵进南乡,用意如何何须多说!只是你没有想到吧,常将军用兵如神,早就料到你们会出兵截击南乡后路,故而布下重兵防御!”守关将校冷笑道。

    只是荆州兵马铁了心要击败汉军,便是汉军主力在这里,他们都要打,更何况区区一个南乡。文聘大喝道:“常遇春兵马东进,此地哪来的数千兵马,休要故弄玄虚。快快开城投降,否则我大军攻破城池,鸡犬不留!”

    “贼子猖狂,给我射!”守关将校也不废话,挥手让弓箭手射击文聘。

    乱箭袭来,文聘连忙向后退去,荆州兵马便在城下驻扎,建造云梯,准备攻城。黄祖前来,带来了大量的辎重,文聘倒是不虚。

    见城下兵马准备攻城,守关将校脸色大变道:“糟糕,疑兵之计没有作用,他们打算攻城了。”

    “别担心,荆州兵越是这样,更加说明了刘表的野心,他们比咱们还着急。城中精锐虽只有一千,但辎重足够,守住南乡几天足够,你不是已经派人通知长安方面了吗?最多三天,援兵便能抵达此地!”傅友德安慰道。

    那将校脸色一苦道:“咱们坚持三天便成,可常将军哪里,能坚持几天?没了粮草如何对付得了袁军啊?”

    “别担心,常将军不是泛泛之辈,更何况武关方面若是得知荆州兵攻打南乡,也会从浙水运送粮草给常将军的!”刘裕笑道。

    “我当初便说,从武关出南阳,可渡丹水,可渡浙水,而浙水更接近宛城,常遇春将军为何要舍近求远。恐怕就是就是为了诱惑刘表出兵吧!”

    听了傅友德与刘裕的安慰,守将终于心下大定,正好此时城下荆州兵也已经准备攻城了。

    几日前刘辩派遣一万兵马让杨延嗣,韦孝宽支援南乡,与荆州兵几乎是同一天发兵。可荆州兵是一马平川,而汉军还要经过武关等崎岖的山路。荆州军已经抵达南乡,而杨延嗣的兵马却还在武关之中。

    正好此时南乡守将星夜向武关急报,便碰着了杨延嗣率领大军抵达武关。

    斥候大喜向杨延嗣禀报:“杨将军,荆州大军攻打南乡,如今只怕到了南乡城下,还请将军速速发兵!”

    杨延嗣大怒道:“刘表果然敢派兵出击?幸亏陛下让我领军前来,不然南乡必失,传令下去,大军今天不休息了,即刻赶往南乡。”

    “小七且慢!”韦孝宽连忙阻止了杨延嗣,道:“荆州兵出兵南乡,如此常将军粮道便断了,常将军在前线作战不容有失,便由我率领两千兵马出浙水给常将军运送粮草,你自率领八千人马前去支援南乡!”

    “还是韦大人机智啊,荆州兵本想截断常将军粮道,却不知我军有两条粮道!”杨延嗣听罢哈哈大笑道。

    “此事是早就商量好的,为的就是防止荆州兵马出兵断我军后路!事不宜迟咱们尽快准备!”韦孝宽抚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