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53章争分夺秒

第453章争分夺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裕与傅友德占据樊城,本想拖延荆州兵马北上的时间,却不想文聘也是个有魄力的人。半天攻不下樊城,他一刻时间也不停顿,不顾北方汉军与袁军作战的结果如何,便直接率兵北上。

    好在当晚黄祖也劝说了刘表,第二天一早,文聘大军刚走,黄祖也率领着仅仅准备好的两万大军前往接应文聘。

    原本是准备了三万大军想要一起北上,但时不我待,还有一万兵马尚在筹备当中。刘表一早便让人快马前往长沙,通知刘磐,让他带领长沙一万兵马北上,与正在筹备的一万兵马合兵两万,为后军,北上支援文聘,黄祖。

    刘磐为刘表从子,为人骁勇善战,算是刘表的亲信,蔡冒等人虽然位高权重,但还要镇守襄阳,不可轻动,于是刘表便让他领兵出征。

    而樊城之中,刘裕傅友德见文聘当机立断直接放弃拿下樊城北上,二人商量一番,也放弃了樊城,让百姓进入山林之中躲避。而愿意投奔的则跟随他们一起北上。只是樊城之中战马不多,刘裕只要了二十八骑,俱是骁勇善战之辈。

    一行骑兵出了樊城之后,百姓也弃了樊城,畏惧黄祖兵马刁难,卷了些吃食进山躲避去了。百姓逃走之后,黄祖不久也领着两万兵马渡江来到樊城之下,但见城中大门打开,空无一人只留着些老弱病残,黄祖脸色铁青道:“哼这些反贼真是可恨,看来昨日占据樊城之人,定是为了向天子兵马通风报信无疑了,城中百姓与天子勾结,都给我杀了以儆效尤!”

    “将军不可,此行咱们目的是击退汉军,夺回南阳,百姓本就对荆州颇有怨言,若在增添杀戮,他们便更会仇恨我荆州,而心向天子。依我看来,咱们一路北上,应该打着驱逐袁术的旗号,用来收复民心!”黄祖身后一文士连忙劝阻道。

    黄祖视之,乃是伊籍,伊籍与刘表乃是同乡,少时便跟随刘表,此行随军充当军师。黄祖闻言沉吟一番道:“先生所言有理,便放过这些百姓吧!”

    经过伊籍的劝说,黄祖决定绕过樊城的百姓,留下千人驻守樊城,黄祖便又马不停蹄北上追赶文聘。

    刘裕傅友德等一行骑兵,先从小路绕开文聘大军,旋即走大路北上,如此倒先跑到了文聘大军千面去了。而文聘大军没走出多久,后方黄祖骑兵追上,将军也衔接起来,中间有骑兵斥候传信。

    文聘为先锋,黄祖自领两万大军在后,一路浩浩荡荡向北而去。

    刘裕与傅友德一行骑兵跑到文聘大军前面,一路狂奔,终于在日落之时到达宜阴境内。

    阴县之北便是鄼县,在往北渡过襄江便是南乡。阴县与鄼县百姓众多,古时分县按照人口来分,因此两县紧挨。往北不过二十里就是鄼县,刘裕与傅友德一行骑兵来到阴县城下,却见城上插着的事汉军大旗,傅友德脸色大惊道:“我当袁军主将时还在鄼县与袁军对峙,如今阴县已被汉军所下,看来袁军战败,蓝玉逃亡樊城,城内的袁军已经弃城而逃了。”

    “只希望常遇春将军大军还在鄼县,顺阳一带驻扎,并未东进,否则麻烦便大了。”刘裕沉声道。

    “哎,昨日咱们担心汉军不信任咱们并未即刻前来通报,如今若是赶鸭子上架,不得不来了。”傅友德摇头一叹,也不在阴县多待,便又赶往鄼县而去。

    天色渐黑,一行骑兵还未到达鄼县,便在大路上,傅友德跨下战马哀鸣一声却是瘫软在地,将傅友德也摔落马下。傅友德爬起身子,战马却只有进的气,没出的气的。傅友德苦笑道:“咱们狂奔一天,战马倒先累死了,只有先在这里歇歇了,否则其他战马,也非得累死不成。”

    刘裕一看其他骑兵的战马,却是喘着粗气,口吐白沫,在跑下去恐怕也是要累死不可。刘裕无奈道:“便再此休息一晚,明日再北上吧!”

    此时已经是晚上,骑兵们点起火把,有的带着马匹去路边吃草,有的席地而坐吃着带来的干粮。第二天还未亮,一行人再次启程,由于傅友德胯下战马累死,刘裕索性便让几人留下,步行北上,傅友德与刘裕各乘一骑,又分别携带两匹战马,如此胯下战马疲惫,可以换骑,如此速度便大大加快了。

    待到天大亮之时,傅友德与刘裕便率先来到鄼县城下,傅友德上前喊话道:“常遇春将军可在城内?”

    常遇春前
至尊凡流小说5200
日便已经东进,城内只有五百守军,好在为首将领认出了傅友德,大惊失色道:“你是傅友德?你不是被蓝玉那奸贼害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傅友德大喜道:“我落江之后并未身死,你识得我便好,我心向大汉屈身于袁贼,如今有要是求见常将军,常将军如今何在?”

    “将军忠义我也颇为佩服,只是常将军如今不在鄼县,已经率兵东进攻略宛城去了,此时只怕在冠军县一带了!”守将也知道傅友德忠义,为大汉险些被蓝玉害死,因此实言相告。

    “糟糕,常将军已经率兵东进了!咱们是即刻前去通知常将军,还是去南乡?”傅友德看向刘裕问道。

    刘裕沉吟道:“冠军县靠近宛城一带,只怕侯君集已经领兵与常将军作战了,此时去通知常将军,只会乱他军心,咱们去南乡通知城内守军守城!”

    “走!”傅友德点了点头,也不管城上的汉军,便往北而去。此时若将刘表出兵的消息告诉他们,他们多半不信,若是信了,肯定会去通知常遇春,如此反而扰乱常遇春大军军心。

    傅友德与刘裕径直往北而去,到中午十分寻船渡过襄江,直往南乡而去。途中路过一个山谷,刘裕停下战马道:“此处倒是一个绝佳的伏击之地,若是南乡守军够多,倒是可以在这伏击文聘,故布疑阵!”

    此处正是傅友德与蓝玉去南乡挑战之时,蓝玉再此布下埋伏的地方,是前往南乡的必经之路。

    傅友德点了点头道:“刘兄想的不错,南乡是汉军粮草囤积之地,兵马就算不多,还有民夫,青壮,辎重也是不少,若是能说服他们,当能大败文聘兵马的时间!”

    “好,就如此做,咱们尽快赶往南乡!”刘裕一催战马,二人便赶往南乡,在日落之时,终于是,赶到南乡城下。

    仍是傅友德上前搭话,城上守将也认出了傅友德,傅友德解释一番道:“我于江中顺江而下在樊城境内被人所救,日前在樊城得知荆州刘表兵马正在准备北上截取南乡,断常将军粮道,文聘率领三千兵马一路北上,恐怕明日便能抵达此地,你们速速早做准备,休要让荆州兵马夺了南乡。”

    傅友德忠心大汉,被蓝玉在江上杀死的事情,汉军之中已经人尽皆知,这守将对于傅友德的话还是比较相信的。闻言不由得惊呼道:“刘表乃汉室宗亲,怎敢截取我军后路,行此大逆不道之事?”

    “刘表乃是诸侯,自有私心想要称霸一方,南阳乃是荆州门户,他自不肯被天子夺取!如今文聘兵马明日便能抵达此地,还请你们早做准备!”傅友德大喝道。

    守将连忙放二人进城,拱手道:“多谢二位英雄冒死前来相告,我即刻书信武关,青泥口,让他们兵马连夜赶来!”

    “两地兵马只怕也不多,你此地尚有多少兵马?”刘裕问道。

    守将回答道:“武关与青泥口兵马总共不过一千,我南乡只有兵马一千!文聘先头部队只有三千,后续兵马多久能到?又有多少?”

    “起码有数万人,怕是脚前脚后便能抵达了。”傅友德摇头道。

    “我这就去通知武关,青泥口兵马前来!”守将听闻数万兵马赶来南乡骇了一跳。

    “将军,我有一计不知你是否愿行?”刘裕拱手道。

    “不敢当将军之称,有何妙计还请英雄道来!”

    “此番过来,南乡城外不远有一处山谷,正适合伏击,将军了引弓箭手于两边埋伏起来,文聘兵马若至,便能一挫他们锐气,只需故布疑阵,便能让他们迟疑不进!”刘裕拱手道。

    “出城作战?太过冒险了!不可不可!”守城将领拒绝道。

    “将军既然相信在下,就请依计行事,城中搬运粮草,辎重的民夫百姓不少,可让他们穿上战甲,装成军队,迷惑荆州兵马!如此将军速速派遣兵马前往武关长安,让他们发兵增援,便能解此地危难了!”傅友德拱手道。

    守将看着傅友德,咬了咬牙道:“常将军常说你忠义,得知你死后常常叹息,也罢,我便信你一次,出城伏击荆州兵马!”

    傅友德大喜道:“多谢将军信任!”

    “我先书信武关,请求长安发兵支援,若是此地危难,长安兵马已经准备充足,他们两日之内便能抵达!”守将摆了摆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