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48章无路可走的蓝玉

第448章无路可走的蓝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常遇春追风乌骓马还在西岸还未带来,眼下是水战马匹自然也起不了作用。常遇春遂手提虎头湛金枪使一轻快小舟,冲入汉军舟辑与袁军舟辑短兵相接的连舟战场之上。

    “叮,常遇春勇猛属性开启,基础武力99,虎头湛金枪加一,勇猛属性加二,当前武力102!。常遇春挺枪冲入战场之上,犹如蒙古入羊群,虎头湛金枪所向之处,袁军便纷纷落水。

    蓝玉正与甘宁厮杀,由于他不擅长水战,却是被甘宁压着打,眼前常遇春又划舟追赶过来。蓝玉吓得三魂七魄便去了两魂六魄,蓝玉连忙奋力逼退甘宁。眼睛一瞅,便分快冲入人群,向着边角落一条小舟上跳去。

    “给我下去!”此时舟上还有几个士卒在厮杀,蓝玉也不管是哪边的士卒,挥手将几个士卒赶下江去,只留下一个袁军士卒。

    “划船向北而走!”蓝玉下令让士卒划船逃命。

    在战场之上的甘宁,眼见蓝玉逃走,挥舞长刀杀散周围的袁兵,也跳上一条船只,想要追赶蓝玉。

    只是蓝玉心狠手辣,急于逃命之下船上只留了一个袁军士卒划船,而甘宁跳上的船只也有不少士卒,他只杀了袁军,船上还有不少汉军,船上人多了,自然难以行快,于是甘宁让其他的汉军下去,只留下一个汉军划船。

    只是这样一来一回,却耽误了不少的时间,蓝玉早已经行舟远去。

    “可恶!”甘宁一面下令让士卒划船,一面挽起别在肩膀上得长弓,正好先前箭矢如飞船身中了不少箭矢,甘宁遂拔起一根箭矢,弯弓搭箭向着蓝玉射去。

    箭矢顿时激射而出,向着蓝玉射去。甘宁的箭术也是颇为厉害的。历史上甘宁在黄祖麾下时,黄祖与孙坚作战,甘宁在乱中之中射杀了东吴猛将凌统之父凌操。

    两舟之间虽隔着近百步之遥,但如今是但舟于江之上,士卒拼命划船之下,船身却是摇晃不堪。甘宁手起一箭射向蓝玉,但蓝玉是面对着甘宁这边早有准备,一箭袭来蓝玉长枪一动便躲开了。

    常遇春见甘宁去追蓝玉,也是向着那边看去,一箭被蓝玉躲开,常遇春摇头一叹,箭矢攻击常用于暗杀,若是两人对垒,突然来一支暗箭,或者是在乱中之中敌在明,我在暗,还有可能射杀敌将。

    但如今蓝玉早有准备,这支箭自然不能建功了,常遇春心道:“便是我亲自射他,恐怕也不成,或许只有薛仁贵将军才能射杀得了他。”

    甘宁大怒,又从船上拔下一根箭矢,弯弓搭建射向蓝玉,但蓝玉手里长刀一挥,又躲开了。

    “哼!”甘宁冷哼一声,又自弯弓搭箭去射蓝玉,但一连三箭都被蓝玉挡下了。

    “兴霸乱了心绪,这箭就更难中了!”常遇春皱眉道。随后常遇春看向蓝玉,却不想蓝玉一连躲过数箭,却变得猖狂起来,对着甘宁哈哈大笑道:“哈哈,你前日能伤我,不过是我用于诱敌,区区弓箭,你岂能伤我?”

    蓝玉如此猖狂,甘宁更是气愤,虽不断向蓝玉射箭,但蓝玉却仰天大笑间将箭矢给挡开了。

    常遇春眼睛一亮,这蓝玉如今连躲数箭,心下骄纵,防备便大大降低了。常遇春连忙取下自己手里的长弓,也随手从船上取下一根箭矢,望着甘宁与蓝玉。

    此时甘宁正一箭射出,常遇春弯弓搭箭,眼睛微眯也一箭紧随甘宁之后,射向蓝玉。

    蓝玉一枪将甘宁射来的箭矢躲开,却不妨箭后有箭,此时长枪还来不及格挡,被常遇春射来的箭矢一箭射中肩头。

    “痛煞我也!”蓝玉被常遇春一箭射中肩头,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入江中。蓝玉连忙伏在船舱,却不敢在冒头了。

    “可惜了,一百五十步却是射不死他!”常遇春见一箭并未射杀蓝玉,颇为惋惜,旋即看向甘宁喊道:“兴霸,穷寇莫追,前方大雾弥漫,恐被小人算计!”

    “哼,来日再杀这小人!”甘宁冷哼一声下令士卒划船返回,便又上了舟辑相连的战场,挥舞长刀屠杀起袁军士卒起来。

    汉军之中有常遇春与甘宁两员悍将,而袁军主将蓝玉乘舟而逃,剩下的袁军被汉军不过大半个时辰便给肃清了。这个战场舟辑相连,形成混战,袁军便是想逃也逃不了,大半被汉军围杀,只有小部分跳入水中逃走。

    而在后面的一万袁军主力,先前就因为没有盾牌防备弓箭,在三万汉军的箭矢攻击之下,死伤惨
修神邪尊帖吧
重,先一步逃走了。

    肃清三千袁军水军之后,常遇春让人清点一番伤亡,得报:“袁军三千水军基本被歼灭,而一万袁军主力,被汉军射杀的数量却难以统计,大约有三四千之多。而汉军这由八百锦帆,与两千多善水之士组成的水军,只伤亡五百人。而汉军主力之中,大约有三百多人被袁军箭矢射死。”

    甘宁听罢大喜道:“多亏了将军行军谨慎,我军伤亡不足千人,却歼敌八倍由于,可谓大胜啊。”

    常遇春点了点头对甘宁下令道:“兴霸,你率领三千水军再前开路,严加戒备,我率领主力在后!”

    “诺!”甘宁拱手领命,领着水军在前,常遇春便又回到三万主力之中,居中调度。这一次汉军平安的渡过了襄江,常遇春主力大军上了岸,甘宁率领水军在江中戒备,常遇春便又让甘宁率领水军返回西岸,接应骑兵,粮草辎重渡河。

    待所有兵马渡过襄江之后,已经是下午十分了,常遇春取出地图,对众将道:“咱们如今渡过襄江,往北便是顺阳,往南便是鄼县,阴县,筑阳一带。”

    “将军欲先下何城?”甘宁拱手问道。

    “既然是步步为营,便不必操之过急,蓝玉先前是驻扎在鄼县,那边数县相连,不好攻打。我军当先下顺阳,且看袁军动向!”常遇春沉吟一番说道。

    “好,那末将便率领三千兵马先下顺阳,将军领大军在后,晚上便在顺阳休整!”甘宁拱手道。

    “好!”常遇春点头应允。

    甘宁便点起三千兵马,前往顺阳县城,而常遇春率领主力,押运着粮草辎重在后,准备今晚在顺阳下寨。

    而蓝玉则率领着残兵败将逃回了鄼县驻扎。

    几日前蓝玉收复这些将校,是建立在打败汉军的前提下的,如今袁军大败,莫说建功立业,侯君集若是追究起来,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鄼县之中是争吵不休,这些将校也都不买蓝玉的账了。

    常遇春的兵马当晚便拿下了顺阳,而在鄼县之中,当晚蓝玉是好说歹说才熄灭一众将校的怒火。蓝玉的房间当中,蓝玉大怒道:“可恨的傅友德,我本以为他才能出众,不想计策却瞬间被常遇春识破了。”

    其实并非是傅友德计策不管用,而是傅友德与蓝玉一起在南乡城下斗将之时,傅友德发现常遇春并非是莽夫,还有甘宁,傅友德对甘宁也有些了解,乃是水上猛将,在益州一带很有名气。

    而蓝玉为人骄傲,向来眼高于顶,对于甘宁是不太了解的。当时傅友德与蓝玉在江心的船只上,蓝玉向傅友德问计之时,傅友德便说出这个计策。

    在他看来,只要常遇春稍微谨慎一点,而汉军之中有甘宁与八百锦帆。蓝玉率兵袭击绝对会无功而返,只是没想到常遇春不仅仅谨慎,并且通过斥候的探报与锦衣卫得来的消息,基本上断定了袁军会袭击并且做出了准备,还取得了大胜。

    “如今我军战败,现在是稳住了他们,但一旦侯君集过来,他们就会转而投靠了侯君集,我的事情他们一定会告诉侯君集的。到时候侯君集绝对不会放过我,如今我早早做准备了。”蓝玉脸色阴沉道。

    “袁术手底下是待不成了,汉军那边更是不能去,如今恐怕只有南下投靠刘表了!”

    蓝玉决定下来,当即收拾了些金银细软,提枪牵马向外而去。刚出府门没几步,迎面便走来一彪兵马,为首一人大喝道:“蓝玉你这小人,居然想逃,你逃了,让我们如何是好?”

    “我不逃,被你们拿住推卸责任,让侯君集杀了么?”蓝玉冷哼一声,翻身上马,提枪杀了过去。

    那袁将被蓝玉道破心思,也是大怒,喝令士卒捉拿蓝玉。

    “杀!”蓝玉纵马提枪杀了过去,这些袁军那里是蓝玉这个大明猛将的对手,几下便被蓝玉杀散,蓝玉纵马来到城下,开了城门便一路南下,准备前往樊城,投奔刘表。

    而樊城这边,也是不太平,与樊城隔江相对的襄阳,刘表已经派遣黄祖,文聘为将攻打樊城了。不过兵马粮草还在准备当中,当天,文聘与黄祖说道:“黄将军,此次咱们的任务可谓无比艰难,成功则罢,败必定得罪天子。而如今天子兵马与袁军作战,对于我江南没有防备,咱们再此筹备粮草,耽误时间不少,我认为应当先行夺取樊城,封锁咱们出兵的消息,免得汉军得到消息,对咱们提前防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