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45章却月阵

第445章却月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傅友德身中数箭掉落襄江之中,蓝玉见心腹大患已除,终于是重重的呼出一口白气。

    旋即蓝玉看向周围船只上的一众袁术心腹将校,沉声道:“你们都是侯将军得心腹吧?”

    “不敢,今日所发生的一切,我们会如实禀报侯将军!”一个将校冷笑道,看来他对于蓝玉的品行,也是嗤之以鼻。

    蓝玉冷冷一笑:“你们大可以向侯君集禀报,只是错过今日,恐怕侯君集也奈何不得我!”

    “区区一个副将,也敢大放厥词?侯将军要对付你,只是弹指之间!”

    “哈哈哈,侯君集有什么本事,不就是会排除异己吗?而我可以带着你们建功立业,做人上人!”蓝玉哈哈大笑道。

    “什么意思?”一将沉声问道。

    “此次汉军攻打南阳的意义,不需要我多说了吧,汉军失败的话,便要退回长安。而主公此次与汉军争锋,便是给天下诸侯立了个榜样,天下诸侯哪个不野心勃勃?只要打退汉军,他们就会公然反抗天子,而主公占据最富庶的淮南,麾下兵马最多,袁家四世三公执掌天下牛耳,到时候主公成为天下之主大有可为!”

    “而我蓝玉,作为此次击退汉军的主将,主公必定对我另眼相看,我地位超过侯君集不远矣。而你们只要跟着我,地位自然水涨船高,到时候建功立业岂不是易如反掌?”

    一将冷笑道:“说的轻巧,汉军先头部队有三万人,咱们只有一万人,他们有常遇春,甘宁为将,你对付一个甘宁尚且不敌,傅友德如今身死,他们还有一个常遇春。想要打败汉军,无异于痴人说梦,我劝你还是好好驻守城池,等待侯将军支援。否则建功立业不成,还带着咱们也丢了性命。”

    “哼,妇人之见,带兵打仗靠的可不止是武艺,今日若不是傅友德提醒常遇春,只怕我军就已经伏击汉军成功了。如今没了傅友德通风报信,我只要略施小计,便能打败汉军。”蓝玉冷哼一声道。

    一众将校微微意动,蓝玉见此嘴角一勾道:“汉军乃是北人不识水性,而这襄江乃是汉军东进的必经之路。咱们有三千水军,又有大量的船只,只需派遣斥候提前探报。等汉军渡江之时用水军击之,便能大获全胜!”

    这是傅友德的计谋,如今却被蓝玉据为己有,只是蓝玉不知,先前傅友德对蓝玉说时已经提防于他。傅友德自然信任他,这计谋定有漏洞,蓝玉却还浑然不知。

    这个时候一众袁军将校听此也都你看我,我看你,他们也认为这个计策大有可为了。蓝玉又说道:“你们虽然是侯君集的心腹,但侯君集为人你们都清楚吧,他若是知道了,这些功劳都是他的,跟你们没有半点关系。而我却不同,我如今身份低微,正需要得力助手,你们跟着我,我自然要重用你们,到时候荣华富贵,权势我与你们共享。”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蓝玉此言一出,终于是让侯君集派来监视蓝玉,傅友德的这些心腹倒戈投靠蓝玉了。

    “傅友德乃是汉军奸细,是蓝将军识破傅友德的阴谋,研究我等兵马于危难!”

    “不错,今日之事就是如此,如今傅友德身死,我等以蓝将军马首是瞻。”

    一众将校纷纷向蓝玉表着忠心,蓝玉历史上虽然居功自傲,狂妄自大,但这点本事还是有的,侯君集不在,他很快便收服了这些将校。

    然而一句话却让蓝玉一个激灵,蓝玉喃喃道:“不对,傅友德水性极好,他落入水中之前还未身死,你们快去打捞,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士卒犹豫不止,这襄江深不可测,如今虽是四月,但入这襄水,恐怕还是刺骨的寒冷。

    “你们一起下去,傅友德不死,我心难安!”蓝玉仍然坚持。

    无奈之下,袁军士卒之中便有数十个水性极佳之辈跳入水中,寻找傅友德的尸体。过了半响,不断有士卒潜出水面禀报道:“不行啊将军,这水太深了,我们根本潜不进底。”

    “就是啊,这人一死落水就沉了,只有过几天人泡发了才会浮上来!”

    蓝玉脸色阴沉道:“傅友德武艺高强,只怕难死,这下可糟糕了。”

    “将军放心,他身中数箭,血流数升,已经去了半条命,尽了这襄水,是绝计活不了的!”

    “罢了,只怕他是沉入江底去了!咱们先回鄼县再说吧。”蓝玉无奈道。

    一万袁军渡过
仙侠世界无弹窗
襄江,返回鄼县,蓝玉当即实行傅友德所说的计谋,派出斥候打探汉军的消息。而三千水军在东岸藏了起来,只等汉军出击渡过襄江便趁机杀出。

    而东岸常遇春兵马抵达山谷之前,常遇春并没有选择继续追击,而是率领兵马返回南乡。派出斥候探听袁军消息。

    两日之后斥候探报回来,告知常遇春:“启禀将军,袁军兵马驻扎鄼县,不过将旗如今是蓝字大旗,傅字大旗全无,听袁军放出的消息,说傅友德乃是我汉军奸细,已经被蓝玉在襄江诛杀了。”

    “我军奸细?”甘宁眉头一挑道:“傅友德好像不是我锦衣卫中的人吧?这莫不是袁军的阴谋?”

    “你们与袁军中的锦衣卫接头了吧,他们怎么说?”常遇春沉声问道。

    “据锦衣卫所说,傅友德心向大汉,蓝玉当时在襄江上,联合袁军攻打傅友德傅友德手刃百十人,但终究寡不敌众,身中数箭掉落襄水生死不知!”斥候拱手说道。

    “哎,可以了这一员虎将,居然死于小人之手!”常遇春惋惜道。

    “将军,那傅友德被害,袁军临阵换将,军心定然不稳,我军粮草到达,三千骑兵昨日也到了,如今可以出兵东进了吧!”甘宁拱手说道。

    有了骑兵,便不怕袁军了。南阳县城不少,若是逐个攻城拔寨,那袁军可以趁着攻城之时杀过来,那样正在攻城的汉军会很被动。如今有了骑兵,可以用骑兵防备袁军,安心攻城。若是袁军敢出城作战,骑兵更能袭扰诱敌,可以说在这南阳盆地,常遇春手中有这三千骑兵,不论袁军用哪种战术,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常遇春点了点头道:“后天出兵东进,兴霸你即刻准备东渡的船只,渡河之时,你率领你麾下八百善于水战的锦帆,以及军中善水的两千士卒乘船于四周戒备!等咱们渡河之后,骑兵在渡河!”

    “诺!”甘宁拱手领命,心道常遇春能为主将确实有过人之处,若是他东进,绝不会如常遇春用兵这般谨慎的。

    而让常遇春与蓝玉念念不忘的傅友德,此时又在何处呢?

    襄江下游,邓县境内,水旁的一个渔村当中,一间房舍之内,傅友德幽幽转醒。

    “呵,我傅友德命大居然没死?蓝玉我没死,定完寻你报仇!”傅友德冷笑道。

    “嘶!”傅友德从床榻上想要起身,却牵扯身上的伤口,疼的一阵龇牙咧嘴。傅友德强撑着从塌上坐了起来,见身上衣服已经被卸去,浑身赤膊被白布包扎了起来。

    傅友德打量着房舍,只见房舍简朴可谓家徒四壁,而自己所在的床榻里面,却有些一个书架,书架上摆放着许多的书册。书册大多是竹简,羊皮,至于刘辩所创的纸书却是没有。床榻后开了个小床,看来这家主人却有卧榻勤读的习惯。

    而在对面的墙上,却悬挂着一把弓箭,刀,枪等兵器。

    “这主人家倒是有趣,文武双全!”傅友德摇头一笑,随手抓起书架上的一张羊皮卷看了起来。

    入目是三个大字:《却月阵》。

    “却月阵?这阵法难道是这家主人所创?”思念至此,傅友德连忙将羊皮卷合上,这阵法不是这家主人所创,也是绝世孤本,于情于理,傅友德都不会私自查看。

    傅友德正欲将羊皮卷放回书架,门外便响起了脚步声。傅友德本能的向门外看去,只见从门外走尽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男子手里提着一个碗儿,里面腾腾热气上涌,一股药味也充斥着房舍。

    傅友德瞬间便知道是这男子救了他了,傅友德打量着这男子,只见他身高八尺,魁梧壮硕。身上的衣服简朴,却打理的很是干净。而面容上,一张国字脸,方面重颐,棱角处仿佛刀削斧劈,眼睛乃是一双丹凤眼,英气逼人让人不敢直视。

    男子走进房看着傅友德,瞬间变注视到了傅友德手中的羊皮卷,嘴角一勾道:“却月阵图,你看得懂?”

    傅友德忍住身上的疼痛,拱手道:“恩公见谅,在下心下好奇,无意中翻出,只是这阵图我看了名字便知它不是绝世孤本,便是恩公所创,故而不得同意,不敢翻看!”

    男子闻言看向书架,书架上得书摆放位置他一清二楚,见书册摆放整齐,没有翻动的迹象。又见傅友德态度诚恳,不似说谎的样子。男子点了点头笑道:“这阵法确实是我所创,其高深莫测,天下恐怕没有几个人能看懂,你看了也无妨,若是看懂了,咱们正可讨教讨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