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44章猛将之哀

第444章猛将之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傅友德向常遇春告知谷内有埋伏之后,便纵马进了山谷,转眼之间便没了踪影。

    马儿在山谷之中一转,傅友德便见着了在谷后隐蔽之处的蓝玉,催马上得前来,询问道:“兄弟,你受伤了?可有大碍?”

    “区区小伤何足挂齿,兄长那常遇春可曾率领兵马入谷?”蓝玉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而逝,旋即摆了摆手询问道。

    “这……那常遇春虽然勇猛,但兼有谋略,恐怕没有中计!”傅友德沉吟片刻后说道。

    “哎,兄长我自知你又动了恻隐之心,你既然想要投靠汉军,便要拿出真本事让他们知道你的能力才是啊。你越是对他们心慈手软,越是难以投靠汉军!”蓝玉叹了口气,无奈道。

    “我何曾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这进身之资,却要踏着我们想要投靠的汉军的尸骨,走上高位,我于心不忍啊。不过我先前与常遇春交战,见他知晓大义,他见我武艺不凡还想招揽于我。依我看咱们不如今晚便去投靠汉军罢了!”傅友德说起常遇春,目光灼灼的看着蓝玉,希望蓝玉能跟他一起投靠汉军。

    “敌将的话,怎能轻信?若不能获得举足轻重的话语权,咱们投奔常遇春,他要杀咱们易如反掌,我是不会如此轻率投汉的。”蓝玉摇头拒绝道。

    傅友德脸色微沉:“袁术是什么人你现在也清楚了,何必在他麾下多待?莫不是你贪恋他麾下的权势不成?他麾下的权势都是不义的,现在享受,日后必遭报应!”

    蓝玉眼睛一瞪:“兄长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蓝玉岂是贪恋荣华富贵的小人,我这么做不过是为你我兄弟着想。若是兄长你这么看我蓝玉,尽管现在去投汉军,我绝不阻拦,日后时机成熟我再去投靠汉军,只是到时候我身居高位,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兄弟!”

    蓝玉说话如此绝情,傅友德双眼微眯,心道:“想我傅友德以真心待他蓝玉,想着跟他一起投靠汉军,不负兄弟情义,他居然如此作为,我当初是看错了,他或许没把我当兄弟!”

    一句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兄弟被蓝玉说出口,顿时就暴露了蓝玉的本性,也让傅友德彻底的看清了蓝玉。一个是以真心待兄弟之情,一个是以谎言欺骗利用。

    傅友德心中的落差极大,但也还未弄清楚蓝玉的真正目的,是想打败汉军,证明自己的能力在投汉军,以作进身之资,还是贪恋在袁术麾下的权势,作威作福,想要真正击败汉军,在袁术手底下崛起呢?

    内心回想起蓝玉的所作所为,傅友德更倾向于后者,但他内心深处,是希望蓝玉的所作所为是冲着前者去的。

    见傅友德沉默不语,蓝玉以为是自己话说重了,旋即道:“兄长勿怪,是我言语激烈了,我别急,待汉军知道了我们的本事,寻个机会我便与你一起去投汉军。”

    心中已经怀疑了蓝玉的为人,傅友德对于蓝玉的话已经不尽信了,暗道:“若是与汉军杀出了真火,想要投奔更是千难万难了。这蓝玉恐怕真是舍不得袁术手底下的权势了。”

    “好了兄长,看来汉军是不会中计了,咱们还是回去吧!”蓝玉适时说道。

    傅友德点了点头,心中决定待回了鄼县便找个机会去投汉军,不管蓝玉了。两人拔马出了山谷,很快便回了襄江,二人同坐一船,向着鄼县而去。

    船渐渐行至江心,蓝玉突然问道:“兄长,你说如今常遇春未曾中计,咱们要以什么办法击败汉军为好呢?”

    傅友德双眼微眯笑道:“想要击败汉军,只有在这才行!”

    “在这?”蓝玉眉头一挑,旋即醒悟过来:“兄长你是说用水战击败汉军?”

    “这条江是汉军东进的必经之路,据城而手只是下策,久守必失,汉军多于我们,东边城池太多,是守不住的,想要击败汉军只有乘着他们渡江之时,用水军杀出!”傅友德沉声说道。

    蓝玉沉吟一番,终于面露笑容道:“难怪兄长要来这三千水军,原来早就有此打算了,只是你既然做了这个准备,为什么不趁机击败汉军,而想着投汉呢?”

    那一句想着投汉,蓝玉说话的语气很重,周围护卫的船只不少,上面很多的袁军都听到了。

    仿佛是个暗号,此言一出,周围船只上的袁军纷纷将船只靠拢傅友德所在的船只。将傅友德与蓝玉二人包围起来。

    傅友德蹭的一下提枪站了起来,怒视蓝玉道:“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蓝玉装作不知,他疑惑着站了起来,提了长枪起身与傅友德背对而立警惕的环顾四周道:“兄长我哪里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你要投汉的意图外泄了?
曹魏之子帖吧


    而傅友德却冷冷一笑,转过身子不与傅友德后背相依,沉声道:“我要投汉的事,只有你知道,真当我是白痴吗?你故意装作不知,是忌惮我的武勇,想要偷袭我吧?”

    傅友德现在蓝玉的背后,蓝玉也连忙转过身子,防止傅友德爆起发难。两人现在船头,各自占据一角,傅友德见蓝玉如此慌张,冷笑道:

    “你放心,背后偷袭的事,我傅友德不屑去做。”

    蓝玉见四周袁军围了过来,心下稍定冷笑道:“只有你傅友德是正人君子,我蓝玉使卑鄙小人。君子死的早,小人活千年,你肯承认你要投降汉军便好,省得我废一番功夫!”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傅友德要投靠大汉,自然光明正大,何须躲躲藏藏?袁术横征暴敛,祸害百姓,我本不想投靠,只是受不了你的劝说才入袁术麾下,我本想拉着你一起投汉,想不到你压根就不想投汉!”傅友德愤愤道。

    蓝玉轻笑道:“我只是没想到你那么相信我,区区三言两语就把你骗去跟我一起投靠主公了。”

    “蓝将军,你是说傅友德早有投汉之心,你为何不早向侯将军禀报吧?”周围船只渐渐靠拢过来,一个侯君集的心腹将领顿时问道。

    “这个?我念及兄弟之情,本想着他在主公麾下能够潜移默化,接受主公,想不到他投汉之心不改。如今战事紧急,他想要投靠汉军,我自然不能视而不见了。”蓝玉连忙解释道。

    “哈哈哈!”

    傅友德仰天长笑:“兄弟之情?你是想利用我的本事,为你立功吧?今日这个局面,或早或晚都会发生的,杀了我,也算你蓝玉的一份功劳吧?为主子大义灭亲,还真是让人佩服啊。”

    蓝玉脸色一变,旋即隐去,假装痛苦道:“兄长你误会我了,只要你放弃投汉的心思,我可以饶你一命!”

    “够了,袁术此人如此对待百姓,错过今日不死,他日我定取袁术狗头!”傅友德大怒,看着蓝玉说道:“你也别假惺惺的了,看今日你是要杀我?来啊,当初你还不是这样子,看来是我当初不该告诉你天子要攻打南阳的事,让你起了别的心思。这一年来你为了此事勾心斗角的本事见长,就是不知武艺有没有荒废?”

    的确,若蓝玉一开始就是阴险小人,傅友德便会看清蓝玉的本性,只是傅友德初遇蓝玉之时,蓝玉还没有这么多心思。只是傅友德视蓝玉为兄弟手足,对蓝玉知无不言,将常遇春屯兵武关的目的以及攻打袁术失败的后果告诉了蓝玉。蓝玉这才渐渐生出了野心。

    “哼,我知不是你对手,不过这么多人,你今天是绝对逃不了的!”蓝玉冷哼一声,在船头一角挺枪刺向傅友德。而周围船只上的袁军,也都将傅友德团团围住。

    见蓝玉出手,袁军暂时没有动手,而傅友德见蓝玉刺来,冷哼一声,右脚猛的在船上一踩。而船身也猛的一晃,蓝玉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傅友德长枪一挥,便将蓝玉的长枪挑飞。

    傅友德欲挺枪来刺,蓝玉大惊失色,连忙后退跳上袁军一条战船之上。大手一挥下令道:“此人冥顽不灵,绝不能留,给我杀!”

    周围船只上的袁军连忙手持长枪,向着傅友德刺去,而缝隙间,又有弓箭手冲着傅友德射箭,一时间,傅友德陷入绝境之中。然而傅友德毫无畏惧,挥舞长枪一面格挡弓箭,一面闪躲刺杀周围的袁兵。

    一番激战下来,傅友德接连刺杀袁兵数十百人,但也身中数矢,傅友德浑身浴血,周围袁军畏惧傅友德之勇,却不敢近身攻击了,只有远处的袁军放箭射杀。

    傅友德筋疲力尽,虽然不断格挡箭矢,但不断有箭矢落在他的身上。

    “傅友德,你今日在劫难逃了,束手就擒吧!”蓝玉大喝道。

    “我傅友德的头颅,绝不会留给你这小人拿去立功!”傅友德怒视蓝玉,一双虎目发出噬人的目光:“我便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当初我对你知无不言,只是还有一事没有告诉你!”

    蓝玉脸色一变,挥手让袁军停止放箭,连忙问道:“什么事?”

    傅友德以枪支撑身体,哈哈大笑道:“那就是袁术就算打退了天子的攻势,天下诸侯联合对付天子,他袁术不过一草包,永远都得不到天下。你跟着袁术,是没有好下场的!”

    傅友德哈哈大笑,蓝玉怒不可解道:“给我放箭!”

    “噗通……”

    袁军箭矢还未射出,傅友德早已经没有力气,身子瘫软下来,掉入襄江之中了,水花四溅,傅友德的身躯渐渐下沉,但水面上却被英雄血给染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