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41章明朝双猛争锋

第441章明朝双猛争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将军,末将愿前往破敌!”

    “末将也愿前往!”

    侯君集正苦于无人前往前线,与常遇春交战,言语一激之下,便有两人拱手请战了。

    侯君集视之,两人却是面生的紧,沉声道:“你们二人姓甚名谁,现居何职?”

    “末将傅友德,现居军中校尉一职!”其中一名大汉拱手道。

    “末将蓝玉,现居行军司马一职!”另一名身形挺拔的汉子拱手说道。

    傅友德?乃是大明开国明将,与常遇春号称明朝双猛,原本是刘辩召唤出来的。按系统的一照惯列,应该是心向刘辩,前往投奔才是,却不知为何在南阳投靠了袁术麾下。而蓝玉,也是明朝大将,能文能武,是后来因为长安之乱三级大事件乱入出来的,没想到也投奔了袁术的麾下。

    “区区校尉,司马也敢请战?欺负我南阳军中无人呼?若是被常遇春等知晓,岂不被人笑掉大牙?”傅友德,蓝玉二人一说出自己的姓名,官职,便有一将领出言嘲笑道。

    “他们二人尚且你请战迎敌,先前我问谁敢出战常遇春,你为何不敢应答?”侯君集顿时神色一冷。

    那嘲笑傅友德,蓝玉二人的将领顿时支支吾吾,脸色羞红不敢做声了。侯君集白了那将一眼,看向傅友德,蓝玉二人,只见傅友德身高八尺,长得方面重颐,年纪大学三十岁上下,生的虎背熊腰,一看就是孔武有力,武艺不凡。

    在看蓝玉,只见蓝玉年纪较之傅友德还要年轻一些,身高七尺五寸,修长匀称,面白无须模样俊秀。只是容貌如侯君集一般,有些阴鸷,鼻尖倒勾,说起来蓝玉容貌与侯君集却有五分相似。

    而这种人,从面相上来说,都是心机深沉之辈,看着蓝玉,侯君集双眼一眯,旋即爽朗一笑道:“你二人一个为校尉,一个为行军司马,却敢于迎战常遇春,可见胆色非凡,但不知你二人是不知天高地厚呢,还是有真本事,不惧常遇春之威名?”

    “区区常遇春,不过一猛汉,我视他为土鸡瓦狗,小计旦夕可灭!”蓝玉一听此言,当即拱手说道。

    而傅友德却拉了一下蓝玉拱手道:“将军,我们二人敢出战常遇春,自然是不惧怕他的威名,不过我们二人到底是由真才实学,还是不知天高地厚,口说无凭,将军若要用我二人为将,可以考校我们二人一番。”

    “哦?”侯君集眼中的惊讶一闪而逝,原本以为蓝玉与傅友德,傅友德是鲁莽的性格,蓝玉是心里深沉之辈,不过二人的话,却让侯君集看出了二人的性格。

    傅友德是外粗内细,没有心机,性格却是光明正大。而蓝玉是狂傲,至于心机,侯君集暂时也没有看出来。

    侯君集环视众将,既没人敢请战,也无人能担当大任,看来迎战常遇春的重担,也只能落到二人的头上了。侯君集望着二人,沉声道:“常遇春以勇猛闻名,我就且看看你们二人的武艺如何?”

    “是!”傅友德,蓝玉二人拱手道。

    话音未落,侯君集蹭的站起身来从一旁的士卒腰间抽出一把佩剑,右脚一踏踩上桌案。剑尖一晃,一个跃步便向着傅友德刺去。

    蓝玉见此会意,知道侯君集要先试试傅友德的武艺,连忙退到一边。殿中将校也纷纷退至一边,中间让开一个圈子,侯君集一个跃步刺向傅友德,傅友德神色一凛,当即一抽腰间佩剑,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

    叮的一声,两剑相交,针锋相对,侯君集心下惊讶于傅友德的实力。但表面上却侯君集却面色不改,静下心来于试探傅友德的实力。

    两柄剑在傅友德与侯君集手中,化作两道匹练,叮叮铛铛,剑鸣之声不绝于耳。二人你来我往,傅友德剑势恢宏大气,横劈,直刺,一招一式使出来却是强横无比。而侯君集剑招,仿佛绵里藏针,一招一式,往往暗藏杀机,让人防不胜防。

    两人大约斗了三十余回合,侯君集渐渐感觉手腕沉重无力,挥舞长剑也感觉越来越生涩,剑招难以施展了。侯君集心下骇然,惊惧于傅友德实力的同时,心中暗责傅友德不知轻重,丝毫不顾及自己的颜面。

    侯君集心下恼怒,当即虚晃一剑抽身而退,傅友德好似不明白侯君集心理,又提剑而上。侯君集冷哼一声道:“够了!”

    傅友德身影
中立提督眼中的世界笔趣阁
一晃提剑恭立,侯君集并未做出评价,却是看向蓝玉道:“现在该你了!”

    蓝玉眼珠子一转,心中已经明白该怎么做,心下冷笑的同时,也抽出佩剑,向着侯君集刺去。侯君集提剑迎战,又是一番龙争虎斗,蓝玉武艺不低,比之侯君集还要强上一筹,但却故意将武艺压制到比侯君集还要弱一个档次的层面上。

    两人激斗开来,场上众将便只见侯君集是侯君集压着蓝玉在打,但蓝玉武艺不错,在侯君集的剑招之下,却总能坚持下来。

    大约斗了三四十回合,侯君集一招仙人指路将蓝玉手中长剑格开,剑尖抵在蓝玉喉下。蓝玉拱手道:“将军武艺高强,在下佩服!”

    “好!将军剑术越大凌厉了!”

    “不错,将军得剑术,恐怕比之天子麾下的剑神王越,恐怕也不逞多让了吧?”

    殿下众将纷纷赞叹道,而傅友德见此情形,看着蓝玉眉头微皱。

    “哈哈!”侯君集被众人这么一恭维,自然受用,摆了摆手,还剑入鞘坐回主位看着傅友德,蓝玉二人笑道:“你们二人武艺不错,不错作战却并非光看武艺,你们且说说,若是本将让你们出战常遇春,你们如何应付?蓝玉,你先说说!”

    “是!”蓝玉拱手一礼,旋即说道:“常遇春此人,以勇猛闻名,但不长于谋略,我军迎战常遇春,可以诱敌,引诱常遇春追击,继而歼之!”

    蓝玉就说了个大概,在他看来,常遇春是个莽夫,只需略施小计便能打败常遇春。侯君集皱眉道:“假若常遇春身边有智谋之士,识破了你的诱敌计策,又该如何处之?”

    蓝玉继续说道:“那我军就应该坚守避战,消磨汉军锐气,到时候他们久攻不下,面对朝廷方面的压力,主将必定心生急躁,到时候再用计歼之便可。”

    侯君集摇头一笑,对于蓝玉的计策,不予评价,蓝玉的计谋以攻为主,一心要灭了常遇春的先头部队。与他的战略并不相合,侯君集遂看向傅友德问道:“你呢?若我用你为将,你又如何应对常遇春?”

    傅友德拱手一礼,指着侯君集身后的南阳地形图道:“从武关出南阳,有两条路,一条是从东出浙水,一条是从西南出丹水。而常遇春选择从西南出丹水。首先是突袭了南乡,武当两县,如今又按兵不动。他定是要等待后续兵马,粮草,而那一带县城相对稀少,如此便能看出,常遇春是打算与咱们对峙,打持久战,步步为营蚕食南阳。”

    “这个本将已经知晓,既然汉军选择步步为营,你又如何应对!”侯君集沉声问道。

    “他们步步为营之下,兵马钱粮有长安给予,后勤实力不下于我南阳。而与他们对峙,时间越长,我军越是不利,因为他们占据大义!所以要求速战速决,尽快击败汉军,打击他们进攻的锐气。”

    “你如何击败汉军?”侯君集正色道。

    傅友德笑道:“哪有那么容易,战场瞬息万变,我便是有了计策,上了战场也便不灵验了。末将也只有见机行事了,不过南阳水路众多,常遇春攻略我南阳,必定要渡水不可。而常遇春的兵马多是北方人,不一定会习水性。将军可在军中多多挑选深谙水性的悍卒,筹备船只,多巡于常遇春出兵的江面之上,只等汉军渡江出兵,我军在江面上与汉军厮杀,如此便能占据优势,打败汉军了。”

    侯君集闭目沉思,陡然睁开眼睛说道:“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可以一试!”

    深深吸了口气,侯君集下令道:“既然你们敢出战常遇春,你们才能本将也试过了,还算尚可。那本将就以傅友德为将,蓝玉为副将。领军一万,出战常遇春,另外傅友德,再从军中挑选水性上佳的将士三千,筹备足够的船只,以备他用。”

    “末将领命!”二将拱手领命。

    “下去准备吧,尽快出征!”侯君集摆了摆手道。

    “诺!”傅友德,蓝玉二人拱手领命,二人肩并肩出了营门。走出没多久,傅友德便拉住蓝玉,将他带到一个僻静之处。

    “蓝兄,你实力明明强于侯君集,先前为何相让?你要知道我最恨阿谀奉承,讨好上司之辈。先前我故意要击败侯君集,试试他的心胸,果不其然他动怒了!如此可见他并非是大将之才,你怎可奉承于他呢?”看着蓝玉,傅友德恨生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