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40章常遇春突袭南阳

第440章常遇春突袭南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建安元年,刘辩决定出兵攻打袁术,讨袁檄文首先传至关中,传至武关常遇春之处。

    常遇春于武关屯兵三万,每日操练这三万兵马早已经是兵强马壮,常遇春收到刘辩书信,当即召来甘宁等几位将校,兴奋道:“咱们屯兵武关一年多了,陛下终于是记起了咱们,下诏书命我们为先锋,起兵攻打武关!”

    常遇春将讨袁檄文传于众将官,甘宁看罢沉声道:“陛下发布讨袁檄文,这是大举动啊,此次攻打南阳,咱们恐怕只是先头部队啊。”

    常遇春摇了摇头道:“南阳有侯君集驻守,兵马五万之多,更何况南阳为天下第一大郡,顺帝时期原本有百姓将近两百五十万之多。这些年先后经历黄巾之乱,被袁术祸害,但南阳百姓恐怕还有一百多万。南阳底蕴强大,少数兵马是拿不下来的!”

    “南阳底蕴强大,那将军你又用什么办法攻打?”甘宁沉声问道。

    “南阳虽然强大,但乃是平原,一马平川,易守难攻,我只需从长安调来三千骑兵,截断他们粮道,突袭侵扰,用步兵埋伏他们。”

    “并且袁术横征暴敛,不得民心,咱们出征袁术,必定民心所向,只需沿途善待百姓,百姓焉能不箪食壶浆以迎接我汉军?”

    常遇春提出两个战略,一个是利用地形,从长安调遣骑兵进入南阳,借用骑兵对步兵的优势,截粮道,突袭,侵扰,诱敌。第二则是利用民心大义,善待百姓,让民心归附大汉,从根本上瓦解袁术的统治。

    甘宁听罢点了点头,旋即想到了什么说道:“将军此计策虽好,但这是持久战的战略,乃是步步为营的法子。可除了南阳,袁术还有淮南,豫州,扬州,咱们久攻袁术不下的话,袁术派遣兵马来援,这个法子便行之不通了啊。”

    “哼,他敢么?我军攻打袁术,那是天子兵马讨伐不臣。袁术他敢大张旗鼓与我军争锋?若是他敢,那必将会坐实袁术叛逆之名!”常遇春冷笑道。

    甘宁听此恍然大悟道:“我倒是没想到这个层面上去,若是袁术敢增派兵马与我军作战,那就是他自己承认了反贼的罪名,到时候陛下可传召天下诸侯,联合攻打于他!”

    “正是此理,陛下发布讨袁檄文,下令长安,洛阳筹备粮草,又准备三万大军待命,就是做好了持久战斗的准备!”常遇春点了点头道。

    众将点头明悟过来,常遇春便下令道:“传令下去三万兵马整军备战,我即刻修书长安,请求抽调三千骑兵过来。不过事先,我要拿下南乡县,以南乡为据点攻略南阳,另外甘兴霸,你麾下八百本部精锐,善于水战,你速速率领他们以及武关中善于造船的工匠,于丹水打造船只舟辑,准备渡江之用!”

    “遵命!”甘宁拱手领命道。

    武关北依少习山之险峻,南濒武关河谷之绝涧,长江有一支流名襄江,而襄江又分出数条支流,其中丹水,浙水将武关所在山脉左右环绕。

    浙水在右,丹水在左,而武关却只能出南阳,或从东出浙水,从西出丹水。从武关出武关山道数十里便是浙水。浙水依武关山脉环绕,浙水以东,便是南阳的诸多县城。而丹水的话,则是靠近汉中一带了。丹水以西南,便是上庸一带,是当初刘备势力的东北边门户。后来孟达降魏,上庸一带,也被魏国所得。

    而南乡县位于丹水以南,乃是南阳郡西边重镇,拿下南乡,便不需要长途运送在山道之中运送粮草。南乡县,可以算作攻打南阳的一个重要据点。

    “不过将军,你从南边渡丹水进攻南乡,那东边兵马不出浙水吗?”甘宁疑惑道。

    “出浙水便是直接面对南阳了,那一带县城太多,我们步步为营的话,面对的阻力,变数太多,是行不通的。还是从南乡向东进攻,那样咱们占领的地盘便多的多了。”常遇春摆了摆手道。

    常遇春当即决定下来,武关兵马出丹水攻打南乡,不等大批粮草送到,第二天一早,常遇春便率领三千精悍军士亲自出征,这三千兵马还都是新练的兵马,成军只有一年。常遇春便打算用这三千兵马,拿下南阳。

    丹水岸边,甘宁早已经打造好三千兵马需要的船只,常遇春十分满意笑道:“南阳水路不少,需要船只的地方不少,日后骑兵过来,更是需要船只,你先在此建造船只,多多益善。”

    “末将遵命!”甘宁拱手领命。

    而常遇春
九星霸体诀sodu
只携带几日的粮草,轻装前行渡过丹水之后,便直奔南乡城而来。南乡城守军不多,只有五百人不到,常遇春兵临城下,搭建云梯,在常遇春身先士卒之下,不过一个冲锋常遇春便攻下南乡,杀入城中。

    常遇春有意练兵,因此五百守军战死近四百,而汉军则伤亡不过一百多人。拿下南乡之后,常遇春见伤亡不大,便留三百人守城,率领着剩下的人马,当夜便袭取了武当县。

    拿下武当县之后,常遇春才停止进兵,因为其他县城相隔紧密,却是难以驻守。而每个县城,大多都是袁术任命的世家子弟,若是常遇春急于求成,孤军深入的话,那后方夺取的县城,定会生乱的。

    所以常遇春便等刘辩派遣人才,来接受各各县城,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在继续东进。拿下两县后常遇春一面使人张榜安民,一面使人催促粮草兵马。

    两县的百姓,得到大汉出兵南阳的消息,尽皆是争相庆贺,常遇春军纪严明,对于百姓秋毫无犯,很快民心便发生了转变,尽管刘辩事战争的发起者,可两下一比较,百姓的心却都向着刘辩这一方了。

    而两县之中,袁术败逃的兵马,以及心向袁术的世家,也是飞快赶往宛城,将消息报与驻扎在宛城的侯君集。

    宛城县衙之中,侯君集得到消息,当即召集众将前来议事,侯君集坐于主位之上。侯君集着一身铠甲,年纪大学在三十五岁上下,容貌清瘦颚下三缕长须,却是威风凛凛。

    只是侯君集脸色略显阴鸷,鼻尖更是倒勾,仿佛鹰嘴一般。

    “将军,天子发兵攻打南阳,如今却是如何是好啊?”

    殿下一将拱手问道,看来刘辩的身份,对于这些人却是威慑十足。刘辩不来攻打他们自在袁术麾下逍遥快活,如今刘辩一来,他们却心慌了。

    “呵,怎么?你们怕了?”侯君集神色一冷,如鹰目般的眼神环视麾下众将。

    “吾等不敢……”殿下众将被侯君集这么一看,尽皆是心下一凉,支支吾吾道。

    “尔等不要忘了,你们的一切都是主公赐予的,背叛者谁都不喜欢,我与主公不喜欢,刘辩的性格你们也有所耳闻,他更不喜欢两面三刀的墙头草!”侯君集冷笑道。

    “末将等不敢!”

    “不敢,谅你们也不敢,我的手段你们是清楚的。不过你们对于天子也不必惧怕,主公坐拥淮南,麾下领土沃野千里,百姓千万,带甲之士数十万,堪称天下第一大诸侯,区区天子,有何惧之?”侯君集自信道。

    众将听了侯君集的话,恐慌之心下稍定,毕竟他们在袁术麾下逍遥快活,若是到了刘辩麾下,便受不了那么严明的军纪了。

    “难道将军有破敌之策吗?还是请求主公发兵支援?”一将抬头问道。

    “武关兵马不过三万,我南阳有兵马五万,用得着请求主公增兵支援?更何况主公一旦增派兵马,那就是打持久战,天子发布讨伐主公的檄文,一旦如此,便是坐实了主公造反之名。到时候刘辩命天下诸侯联手攻打主公,这个责任,你们承担得起?”

    若是只在南阳战斗,只能算是小打小闹,倒没什么关系。一旦事情闹大,袁术这些年得罪不少人,麾下地盘也让人眼红,保不齐天下诸侯联手对付他。

    “那将军有何破敌之策?”

    侯君集抚须道:“天子攻打南阳,可以算是攻打天下诸侯的第一战了,咱们只需守住南阳,折了他的锐气,到时候他们兵马自会败退。咱们打退天子兵马,天下诸侯便也认识了天子的实力,便不会惧怕天子了,到时候天子的威慑,大汉的威慑也将会荡然无存!”

    话说至此,侯君集沉声道:“天子用常遇春为先锋,传闻此人与吕布争锋百十回合,作战以勇猛闻名,尔等谁敢出兵挡之?”

    众将你看我,我看你却无人敢出列请战,一来常遇春的勇猛之名,便两人退避三舍了。二来,此次是与天子作战,意义重大,只能胜,不能败,胜了自然是风光无限,可败了,接下来他们就会步入无尽的深渊,这个罪责他们承担不起啊。

    “尔等常自称勇猛,怎么今日需要你们的时候,便一个个怯懦不敢战了吗?”侯君集双眼一眯,冷哼道。

    “末将愿往迎战常遇春!”

    “末将也愿前往!”

    被侯君集这么一激,殿下便有二人踏步而出,拱手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