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35章无敌的猛将

第435章无敌的猛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秦琼带着麾下三千精锐杀出,袁绍顿时看向后军之中,便见着秦琼纵马挺枪而来。秦琼的模样也是凶猛无比,袁绍一看便心生畏惧与喜爱之心,马鞭指着秦琼问道:“那是何人?是敌是友?”

    “袁公勿忧,秦琼秦叔宝特来助阵!”秦琼高声喊道。

    “秦琼?”袁绍眉头一挑道。

    “主公,这秦琼是聚贤庄庄主,却是一个绿林好汉!在齐国一带,颇有侠名。”袁绍身边一个听得秦琼名声的将士说道。

    “绿林好汉?”袁绍眉头微皱,他是世家出身,对于秦琼这种身份却是有些反感。

    许攸望着秦琼沉声道:“此人自称为主公助阵?却是形迹可疑啊,据我得知,当初黄巾攻打北海,便是秦琼等人解了北海之危。天子在洛阳举行武举,罗士信,典韦二人可是武举前十啊。而罗士信,典韦二人是秦琼的结义兄弟,关系亲如手足啊。”

    袁绍的情报网络,也只能探听到这些消息,而陈庆之,罗士信的封官的具体消息,刘辩却没有宣传出去。因此袁绍并不知晓。

    “那又如何?”袁绍一听许攸说话,顿时冷眼相视。

    “攸以为,这秦琼与孔融有过接触,眼下又在战事紧急之时赶来,其中莫不是有什么阴谋?”许攸连忙解释道。

    “阴谋,他若是孔融的手下,为何几年时间不投靠孔融啊,我看你们就是排除异己,见不得贤才投靠于我。那秦琼我一看便是猛将,来啊,放他过来,我正好用他破敌!”袁绍不仅没有听从许攸的意见,反而要放秦琼来到跟前。

    “属下这可是为了主公安危着想啊,主公若实在要放秦琼过来,只得放他一人,他手下的兵马却得拦在外面!”

    袁绍也便退了一步,秦琼麾下的三千兵马被拦截在外,秦琼却单人独骑赶到中军来见袁绍。若是平时袁绍可能还不怎么关注秦琼,可现在袁绍对于颜良文丑等猛将,许攸,逢纪等谋臣彻底失望,心中着实希望出现一个能够扭转战局的人。

    秦琼纵马来到袁绍身边,袁绍身边士兵林立,秦琼来到袁绍身前。环视袁绍身边严阵以待的士卒,秦琼却脸色一沉冷哼道:“某家听闻袁本初四世三公,执天下牛耳,声名威加海内。某家早已心生投靠之心,可惜无缘得见,无人举荐。今得知袁公兵马与青州军对峙,便前来为袁公破敌。呵,想不到明公居然如此多疑,秦某诚心投靠,袁公居然信不过在下?”

    秦琼的这一番吹捧,却将袁绍给捧到了天上,袁绍听了心中那是无比的受用,不过秦琼的后半句话,却又让袁绍颇为尴尬。袁绍进退两难之际,许攸冷喝道:“秦琼,你是青州人,如今帮助我家主公夺取青州,到底有何阴谋?”

    来前陈庆之已经为秦琼将一切都安排好了,见许攸如此说,秦琼当即反驳道:“袁公威加海内,本就让我仰慕,只是我几位兄弟一直不愿投奔袁公,我才……,如今他们两个参加武举,我便来投奔袁公,日后战场之上,生死另当别论!”

    “更何况孔融虽为青州刺史,但其才能平庸,孔融无能不能造福百姓,自然是有德者居之!而袁公就是我心目中的明主,今日有幸得见袁公,还请袁公接纳!”秦琼翻身下马,向着袁绍单膝跪倒。

    一瞬之间,秦琼在袁绍心中的形象便被无限拔高了,一个忠义无双的爱将仿佛近在眼前。

    仿佛是中了邪一般,袁绍怒目看向身边的士卒:“还不闪开,此人忠义无双,岂会害我?”

    袁绍呵退周身的士卒,翻身下马来到秦琼身前,伸出双手将秦琼扶起:“秦英雄你快快请起,你如此忠义,眼下我军中正是用人之际,我必当重用于你!”

    “小人初投明公,自当要为明公效死力,我看前方战事焦灼,我且上前助阵!”秦琼看向场中,向着袁绍拱手道。

    “那罗诚,太史慈尽皆有万夫不当之勇,比之我麾下颜良文丑更甚一筹,你可有把握?”

    秦琼望着场中,冷冷一笑道:“我视他们如草芥,土鸡瓦狗之辈,明公且看我去斩了他们!”

    “好,我亲自给你击鼓助威!”袁绍大喜,走向一边的鼓台,自士卒手中结果一堆鼓锤。

    “咚,咚,咚!”

    顿时,古老,苍凉的战鼓声便想彻战场之上了。

    青州军营寨之上,林仁肇楞楞的看着袁绍为秦琼击鼓助威,目光呆滞道:
万域之王帖吧
“怎么可能,秦琼刚一投奔,便得袁绍如此厚爱,如此信任?”

    “设身处地一想,如果你是袁绍,对手底下谋士,将领失望透顶,陡然一人如神兵天将,并且这人忠义无双,你会不会对此人心生喜爱,牢牢抓住这个救命稻草?这个自己反败为胜的希望?”陈庆之反问道。

    “原来如此,陈将军对袁绍设下的陷阱还真是可怕,处处针对袁绍的性格,就连他麾下的文武,也被你利用了。”林仁肇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道。

    袁绍亲自击鼓,秦琼翻身上马,手挺长枪向着战场之上冲杀而去。青州军将士,秦琼一个没动,秦琼的目标是罗士信,此时与罗士信对上的是文丑,两人实力相差太大,斗了不过三十几个回合,文丑的局势便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见得秦琼冲来,被摸了锅底灰的罗士信,一张黑脸陡然嘴角一勾,招式越加凌厉起来,刷刷刷一连数枪,便将文丑手中的长枪挑飞。文丑心怯,拔马而走,罗士信纵马追上,手起一枪,便要刺文丑于马下。

    斜刺里秦琼赶上,在文丑只感觉后颈一凉,惊惧之间,文丑扭头向后看去。便见到一杆铁枪将罗士信手中的五勾神飞亮银枪挑开。

    文丑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神采,便见到先前那对自己绝对压制的罗士信。在这长枪一磕之下,好似有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袭来,罗士信的身子居然被震得在马上一仰。五勾神飞亮银枪不断颤鸣,在罗士信手中好似拿捏不住一般。

    罗士信一张黑脸顿时无比惊恐,惊呼道:“好大的力气啊,来将通名!”

    “吾乃秦琼秦叔宝是也!”秦琼大喝一声,手中的长枪顿时冲着罗士信当头砸下。

    罗士信双手持枪格挡,秦琼一枪砸在罗士信五勾神飞亮银枪的枪杆之上。顿时金铁敲击之声响起,一枪砸下来,罗士信双臂顿时一沉,而秦琼一只手压在,枪杆之上,那罗士信咬牙切齿,却怎么也无法撑起长枪。

    “咕咚!”一边观战的文丑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看着秦琼严重满是惊骇。不过文丑却也光明正大,虽然罗士信被秦琼压制无法还击,文丑却也没有趁人之危。

    “看这秦琼只用一只手便压制得罗士信毫无还手之力,看来他还没有尽全力,这份实力,恐怕已经能与薛仁贵争锋了吧?不,或许比薛仁贵还要强横!”文丑表情呆滞心中暗道。

    当初薛仁贵一回合打败颜良,是建立在颜良手臂被射伤的前提之下的。若是颜良没有受伤,三五回合也能够办到,而这几日颜良与罗士信交战大多只有百余回合便败了,甚至支撑不了多久。而这秦琼看样子想要打败罗士信,一枪便也够了,如此算来,其实力不是要比薛仁贵还要强横吗?

    秦琼长枪死死压制着罗士信,罗士信咬牙切齿间终于死命将长枪抵开。虚晃一枪,拔马而走。

    秦琼拔马追赶,罗士信马快,逃入营寨之中,营门上箭雨射下,秦琼这才停止追赶,随后战马一催,秦琼便朝着颜良与太史慈交战的地方赶去。

    二人交手白余回合,不分胜负,秦琼纵马赶来,太史慈自然配合秦琼,弃了颜良来战秦琼。只一枪,太史慈手中一把狂歌戟便被磕飞,在一枪,秦琼打在太史慈后背之上,太史慈面露惊骇之色,在马上一趴,将提前准备的鲜血抹在嘴巴上。

    一枪便将与颜良大战百余回合的太史慈打的抱鞍吐血。太史慈连忙一拍战马,拔马而逃。而另一边的林冲与张郃交手,见秦琼打败太史慈,与罗士信连忙虚晃一枪,逼退张郃逃入营寨之中。

    秦琼一出手,先是一回合惊走罗士信,两枪打的太史慈抱鞍吐血,还未动手便吓跑了林冲。

    “好啊,好啊,天赐上将,有此秦琼,我何惧薛仁贵啊?给我杀!”袁绍见得秦琼的战绩,无比的兴奋,下令兵马挥军掩杀过去。

    罗士信,太史慈,林冲三将俱走,袁军在秦琼,颜良等人的带领下掩杀过去。好在此处的战场在青州军营寨之前,青州兵马很快进入营寨,在弓箭的掩护之下,青州兵马伤亡倒是不大。

    虽然战果不大,但得了秦琼,袁绍无比的兴奋,回到营寨之中,将秦琼贵为上宾,位在颜良,文丑二人之上。

    “主公,此人甚是可疑,先前他在战场之上俱是不过一两个回合便击败了罗士信,太史慈,但却并未斩杀,主公,这其中定有蹊跷啊!”正在袁绍兴头上,许攸拱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