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26章陈庆之破阵

第426章陈庆之破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薛仁贵要等生门大开而入,卢植也想试试薛仁贵的真本事。于是挥舞令旗下令八门之中的生门打开通道,薛仁贵率领的八百骑兵之前的生门,士卒变幻阵势,一条宽约丈许的通道出现。

    比试生门打开,属于诱敌,由通道入内,其内已经出现无数的杀招变化。入内便会由阵势支配,此生门也是死门了。

    “生死之间有大恐惧,却有大机缘,众将士随我冲!”薛仁贵手中木质画戟一扬,带着八百骑兵冲入阵道之中。

    看着薛仁贵冲入阵道,其后的八百骑兵一个个面色都是嘲讽。他们不知道演练多少次阵法,他们心知待会等待他们的就是无数的明枪暗箭,被阵势牵着走了。

    好在只是破阵的演练,若是真正的战场上,这些士卒恐怕理都不会理薛仁贵了。

    薛仁贵当先冲入阵中,方天画戟一挥,仿佛未卜先知,两边盾牌兵刚欲刺出长枪,方天画戟已然挥出,一根根长枪顿时被方天画戟挑来,薛仁贵力何其大?薛仁贵挥舞方天画戟挑动长枪,如排山倒海般,两边盾牌兵阵型顿时就乱了。

    “阵道之中尽是埋伏,跟我从阵壁杀过去!”薛仁贵冷哼一声,当即拔马向着一旁阵脚大乱的盾牌兵而去。

    阵道为阵势当中的兵马过道,想要冲阵,也得经过阵道厮杀。阵壁是士兵所在,士兵严防仿佛是墙壁便是阵壁。冲阵壁?无穷无尽的士兵还怎么冲?

    然而薛仁贵已经冲了过去,其八百骑兵也无可奈何,只得跟了过去。

    方天画戟挥动,两边盾牌兵纷纷退避三舍,虽然只是演练,但薛仁贵纵马冲杀,其威势仍旧是惊天动地,吓得一众汉军不敢上前。

    高台之上,卢植见此情形,冷笑道:“不走阵道,硬冲阵壁?以为这样就可以躲过阵中的杀招?你这样可是要硬抗八千大军啊!未免太天真了吧!”

    旋即卢植挥舞令旗,旗令一下,阵势之中,外围的盾牌兵纷纷改变阵型,一之骑兵杀出,拦截薛仁贵。

    薛仁贵又好似未卜先知,未等骑兵到来,一拔马头,又冲入阵道之中。而阵道之中的骑兵却刚刚准备拦截薛仁贵了。阵道之中杀机不存。

    卢植又挥舞令旗,指挥阵道之中的兵马亮出杀招,旋即薛仁贵又自冲入阵壁冲杀。

    一来一回,阵势微乱。

    卢植脸色微变,不断挥舞着令旗,阵势之中杀招层出。

    但薛仁贵好似未卜先知,不等层出不穷的杀招出现,每每都能够躲避。并且薛仁贵每次在阵道阵壁之中一来一回,区区八百人,便将八千人的阵势弄得大乱。

    台上卢植额头上隐隐有冷汗渗出,令旗挥舞的速度也大大的降低。显然阵势已经不能运转如意,他每次下令,都要思考一番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薛仁贵一通乱冲,怎生将这阵势弄得大乱?这般毫无章法,难道是运气不成?”见此情形,其中一人满是疑惑道。

    “运气?若是运气那天下岂不是各个都是名将了?依我看,薛大哥肯定是看破了阵势运转,找出了阵法中的破晓所在!”张士贵冷笑道。

    卢植在正指挥间,听此一言沉声道:“便是看出破绽,就算引动阵势大乱,但不识生门所在,八百人在八千兵马之中也难以杀出!”

    而在下方,薛仁贵见阵势大乱,当即方天画戟冲着一个方向指去道:“咱们来时,主动入生门,也算死门,八门相对,那一方是死门,也是生门!”

    薛仁贵纵马向前,正好来到中央将台之下,拿下将旗,便直冲死门而去。

    “什么?被他看破了?”卢植大惊失色道。

    刘辩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卢植虽然还算不错,但薛仁贵是名留青史的名将,比之卢植强了不止一筹。眼前还只是破阵考核,若真在战场之上,恐怕着阵势早已经被薛仁贵杀了个对穿。

    卢植惊讶过后,旋即叹了口气对刘辩拱手道:“陛下,老臣手段尽出,却无法阻拦薛仁贵分毫。这八门金锁阵老臣研究半生,许多变化还是老臣专研出来的。可薛仁贵区区而立之年,我对我的阵势恐怕更加了解。真乃将才也。”

    刘辩安慰道:“太尉莫要妄自菲薄,薛仁贵虽有破阵之能,但用兵只怕没有你老练。”

    便在此时,薛仁贵已经带领兵马杀出死门,果不其然,八门相对,生门变幻为死门之时,死门也就是生门了。

    薛仁贵飞马赶回高台交令,刘辩让士卒清点伤亡,士卒答曰:“破阵八百骑兵伤亡一百二十八,我方伤亡一千四百有余!”

    刘辩满意的点了点头,林御,张士贵二人破阵,战损比为一比二。伍云召稍微好看一点,为一比三,而薛仁贵却是一比十
抗日之无敌战神sodu
!许多人都觉得,薛仁贵以这个成绩夺得破阵的第一名是注定的了。

    比试参与破阵考核的,便只剩下徐庶,与陈庆之这两个文士了。刘辩看着二人道:“你们谁先来?”

    二人对视一眼,徐庶拱手而出道:“陛下,草民先来!”

    “准,朕身后大将,你们可以挑选一人破阵!他们旗语尽皆精通!”刘辩点了点头道。

    “多谢陛下,草民挑选杨再兴将军破阵!”徐庶拱手道。

    “准!”

    杨再兴顿时踏步而出,刘辩叮嘱道:“以你的武艺强行破阵也不是不可能,你须得将武艺压制在普通将校水准!”

    杨再兴闻言点了点头,赶下高台,领了八百骑兵,徐庶令旗一挥,杨再兴便带着骑兵赶往生门。如林御,张士贵等人破阵一样,仍是硬冲,不等他们放开阵道。

    不过徐庶对于此阵的了解却远远高于林御,张士贵等人,杨再兴虽然压制不少武力。但有徐庶遥遥指挥,一路上逢凶化吉,很快便杀到中军,夺得令旗。又从景门杀出。

    清点一番伤亡,徐庶指挥破阵,伤亡两百有余,杀敌一千,战损比为一比五。比之伍云召,林御等人破阵,成绩还要好上不少。

    如今便只剩下最后一人,陈庆之还未破阵了。

    卢植看着陈庆之道:“你武艺不精,要挑选谁破阵?”

    陈庆之环视刘辩身后众将,最后将目光落到了杨延嗣身上道:“先前单福兄已经用了杨再兴将军,那我便挑选杨延嗣将军好了。”

    一边卢植心中暗道陈庆之没有识人之明,杨延嗣虽猛,但却鲁莽。杨延嗣能够遵照旗语冲杀,可杨延嗣就不大可能了。念及至此卢植提醒道:“你可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绝不反悔!”陈庆之正色道。

    “那小七你便走这一趟吧!”卢植无奈道。

    杨延嗣略显兴奋,便欲走下高台,刘辩喊住杨延嗣叮嘱道:“小七,待会不会陈庆之下什么旗语,你只要遵守便可!”

    “陛下放心!”杨延嗣点了点头,当即下了高台,点起八百骑兵,望向高台上的陈庆之,看他下什么旗语,从哪门厮杀。

    高台之上陈庆之手持令旗,微微一挥,台下杨延嗣脸色一黑:“东北方死门?这陈庆之根本不懂阵法,死门入之则死,怎么叫我进去?若是全军覆没,说出去,我杨延嗣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杨延嗣迟迟未动,陈庆之又挥动一次令旗,刘辩见此只得高声喊道:“只需尊令即可,其他之事,与你无关!”

    “罢了罢了,咱们过去吧,丢人也不是丢我的人。”杨延嗣摇了摇头,纵马向着死门而去。

    八门金锁阵,三生,三伤,二死,入死门者必死无疑,便是武力滔天也难以扭转局势。杨延嗣自然不担心自己,可他手下的兵马肯定就全军覆没了。虽然只是演练,但杨延嗣却不想如此丢人。

    在杨延嗣的带领下,八百骑兵来到死门之前,从阵外来看,八个方位八门尽皆相同,但其中的杀招却不尽相同,并且死门之处的杀招更加是凶猛,一环套着一环的。不过死门守卫仍旧是盾牌兵,杨延嗣兵马一到,盾牌兵闭门防守。

    陈庆之一旗令下,下令骑兵冲杀,杨延嗣只得催马向前,不过片刻,便冲过了盾牌阵壁,来到死门当中的阵道之中。

    一入阵道,便见周围枪兵,弓箭手围了上来,其后还有骑兵赶来。身后盾牌兵也重整旗鼓,一个个手持盾牌围了过来。

    若是没有办法,兵马围了上来便是死路一条,杨延嗣顿时看向高台上指挥的陈庆之。之间陈庆之令旗一挥,杨延嗣会意,没有选择冲杀,而是带着骑兵冲入一条阵道之中。

    卢植还未指挥,此时还是将台上的将校指挥,杨延嗣进入一条阵道,他连忙指挥士兵围杀。死门之中杀招无数,自然要趁机灭杀他们了。

    阵势之中,好似迷宫,而陈庆之好似有一双穿透迷宫的眼睛,心中知道如何正确走出迷宫的路。陈庆之挥舞着令旗,杨延嗣便带着骑兵不断的在阵道之中突入。

    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杨延嗣兵马身处死门,却没有兵马能够威胁到他们,随着不断的突入,死门的士兵也渐渐乱了阵脚。并且杨延嗣不断冲杀,八百骑兵一路也“击杀”了不少的将士。

    高台上卢植无比惊讶的看着陈庆之,显然事情在一步出乎了他的意料。先前是薛仁贵,这一次是陈庆之,可薛仁贵破阵,从生门入虽然是主动进入陷阱但破阵终究是有迹可寻,而陈庆之从死门入,卢植不懂,便是真正在战场之上,他也不敢如此为之。

    权衡片刻,卢植手中令旗终于一动,他要亲自指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