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25章生死之门

第425章生死之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闻陈庆之的疑问,许多参加破阵考核的人才尽皆是连连点头,陈庆之的疑问,也是他们心中的困惑之处。

    战场之上若是斩将夺旗的事,那么敌人麾下的兵马也必定大乱了。就像当初刘辩逃出洛阳的谋划,用杨再兴拖出吕布,用王越那天下无敌的剑术擒拿了董卓。当时的西凉军虽然如狼似虎,可董卓被擒拿,西凉军尽皆投鼠忌器。

    斩将夺旗也是一个道理,主将被杀,将旗被躲,那麾下的士兵就会群龙无首。若是真在战场上出现这种情况,那无疑是一场大胜。

    可眼下是破阵的考核,就算我们冲进战阵中央,斩下将骑那又如何?将台上不还是有将校进行指挥?而那些士兵心知这是考核,不会像战场上那样出现溃败,此斩将夺旗,根本没有战场之上斩将夺旗那又有作用。

    众人皆是疑惑的看着卢植,卢植刚欲开口,台上的刘辩沉声道:“破阵考核,本就是考验你们的临阵指挥能力,你们只需尽力便好,你们的表现此处朕与几位将军都会看到的。更何况朕的军队,便是主将被杀,将旗被夺,将士也会戮力死战,或许会混乱,但不会出现大的变故。”

    一边的卢植点头称是但:“不错,此次考核要看的便是你们的指挥能力,我也会在此遥遥指挥。不过若是你们真的能够斩将夺旗,麾下大军的将校便不会指挥了,士卒也会出现相应的混乱。不过若是尔等表现的亮眼,我也会继续指挥,试试你们的极限所在!”

    众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此次破阵考核,非得要他们全力以赴,将自己的能力完全的表现出来就成了。没有成功破阵没有关系,高台之上天子与诸位将军看着,自然不会将才能给埋没了。

    表现自己的极限?许多人吸了口气暗道自己要全力以赴了。而陈庆之,薛仁贵等人却嘴角一勾,想要以此阵法逼出自己的极限,恐怕还差一点吧?便是太尉亲自指挥又如何?

    “下方八门金锁阵兵甲八千,初级变化,猛将可带兵八百破阵,儒将令旗指挥,可挑选台上一位将军带兵五百破阵!”卢植沉声道。

    陈庆之,徐庶二人顿时看向了刘辩身后一众武将。卢植便道:“几位将军精通旗语,你们只要以旗语指挥便可,并且他们不会自作主张,完全听命于你们的旗语命令。”

    徐庶陈庆之二人这才松了口气,卢植便道:“哪位敢上阵一试?”

    林御当先拱手道:“林御这些年得陛下与卢公所授颇多,如今也该报答皇恩了,便让我先走这一趟吧!”

    刘辩点了点头道:“准!”

    林御拱手退下高台,下方已经走精兵准备,破阵自然是骑兵了,林御没有用自己的兵器,也是取了一见木质长枪,林御翻身上马,八百骑兵纵马而出。

    远远望着那圆形阵势,林御沉声道:“八门金锁阵,八门者: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如从生门、景门、开门而入则吉;从伤门、惊门、休门而入则伤;从杜门、死门而入则亡。此八门金锁阵只是最初级的布置,比之孙膑传下的远远不能相比,我便只需从生门杀入,从开门杀出,超能破阵!”

    “杀!”林御手中木枪一指,便直冲生门而去。

    八门虽然叫做门,只是如同八卦一样,分为八个方位。这门可开,可闭,闭之密不透风,兵马无法冲击,开则属于诱敌,故意将兵马放入阵势围杀之。

    林御策马冲到生门,生门前是一排排盾牌兵,盾牌兵为门,生门未开,是冲进去,还是等他们主动打开?林御很快做出了选择:“给我冲过去,等他们开门,阵型必有变化!”

    八门之间相互变化,眼前的生门可能下一瞬间便可能变化为死门。林御要掌控主动,要在阵型变化之前杀进去。

    只是主动冲杀,伤亡必定会大,林御冲过之时,里面阵门自然来不急变化。可迎接林御的是好似龟甲般的盾牌,前排盾牌兵将盾牌组成一面成墙,后面的士兵则将盾牌举过头顶。

    生门不开,就必须得冲开,可一面面盾牌就仿佛一面铁墙,林御冲开欲直接踏上盾牌城墙,可底下的士兵,却一个个手持持长枪透过盾牌刺出。如此严密的阵法,让高台上的许多即将挑战的人都看的一阵头皮发麻。

    林御顿时一勒战马,双眼微眯旋即长枪一挺便向下一插,枪头探入盾牌之下顿时便一面盾牌挑开。虽然后面兵马连忙上来补缺,但阵门已经出现破晓。林
月老志吧
御连忙策马上前,手中长枪挥动一步步杀入阵道。

    这些士卒阵法也不知演练了多少次,身上被武器沾染了石灰,便乖乖的不在寻找,林御这边破阵的便也不在冲阵,而阵法这边的士卒也躲入阵中,不在阻拦。

    林御带着兵马逐渐杀入,将台上的将校得了卢植的示意,很快也就随机应变,盾牌兵索性也便不在阻拦,放开一条通道,阵道出现,然而一面面盾牌组成的通道哪里有那么简单?盾牌下方,一根恨长戈探出。长戈拌马,虽然是木制长戈,可效果却也不差,许多战马被长戈拌倒,而战马倒下之际,一个个破阵的士卒也都拖入阵中。

    好在林御还算勇武,长枪挥舞便将探出的长戈挑开,继续冲。随后公交手,骑兵,一关一关,破阵可谓艰难无比。终于林御冲入将台之下,一枪便将将台下的将旗击断,斩将夺旗终于办到了。

    果然如卢植所说,斩将夺旗一被办到,将台之上的将校不过不在指挥,阵中将士也出现了一丝丝混乱。当然这些都是提前布置好的规则,不过有这些便够了,林御手握将旗,带着骑兵从开门杀出。

    林御手持将旗返回北面高台向着刘辩拱手道:“林御交旗!”

    刘辩点了点头道:“伤亡如何?”

    很快便有士兵清点好伤亡:“林御八百骑兵伤亡五百八十二,我军伤亡一千零三!”

    当然这个伤亡是被石灰点中的数字,中石灰者视为伤亡。虽然是考核,但阵中还是避免不了有些兵马受伤,受伤的士兵有太医进行医治,战马的话也有马医照看,而且这些战马也是劣马,刘辩并不心疼。

    刘辩对于林御的成绩并未做出评价,点了点头道:“接下来,谁去破阵?”

    见林御破阵打了个模子,许多人心中打起了算盘,纷纷请命破阵。不过庸才还是多于将才,一连三个无名之辈也学着林御的办法破阵,但兵马都是没于阵中,视为失败。

    第五人是张士贵,刘辩便对卢植道:“此人是个将才,阵势不了一成不变!”

    卢植点头会意,这个阵势先前林御破了一次,如今张士贵有能力,若是一成不变,他破阵就会很轻松了。于是卢植挥舞令旗,阵势便出现变幻,八门尽皆换了方位,虽然阵势不同了,但等级都只是初级的变化,不过张士贵却要重新寻找破阵之法了。

    好在张士贵也是开唐名将之一,区区八门金锁阵初级变化,却没有难倒他,很快他便也找出各门所在。一如林御一般,也是不等阵势变化,直接冲阵杀入。与林御差不多,也是斩将夺旗,全身而退了。

    随后是伍云召!伍云召武艺却是比林御,张士贵二人强横了不止一筹,带着兵马杀入后,很快便杀透而出。因为伍云召武力强横的缘故,伤亡与杀敌比,却要比林御以及张士贵好看不少。

    伍云召回来之后,刘辩看向薛仁贵道:“薛仁贵,到你了!”

    “诺!”薛仁贵拱手退下,到台下领了八百骑兵,直冲八门金锁阵而去。

    很快薛仁贵便找到了生门所在,兵马停在生门之前,却不冲阵。

    北面高台之上,卢植疑惑道:“竟然不占据先机冲阵?难倒他要等我军开门,他要进入埋伏当中吗?”

    识破阵势,迅速出动,不等阵势变化这是最好的破阵之法,若是等阵门打开,那样就会被阵势牵着走,走入埋伏当中。这样无疑,破阵的难度将会无限拔高,想要破阵,除非对阵势了若指掌,每一次阵势运转,都要对其了然于胸。

    “以薛仁贵的武艺,破阵武艺会很简单,可他却要等阵门打开?是找不到破阵之法,还是要挑战破阵的难度?”看着停在场外的薛仁贵,卢植眉头微皱道。

    “他正好停于生门之外,不可能不知道破阵之法,看来他是要使自己陷入危局,随后在行破阵!”伍云召远远望着薛仁贵出声道。

    “哼,等阵门大开在进入,生门便也是死门,既然你要挑战,那我便也成全你!”卢植冷冷一笑,就算是他对于阵法了若指掌,也不敢如此冒险主动。见薛仁贵如此拖大,卢植却是不信薛仁贵有此等本事的。

    卢植挥舞着令旗,遥遥指挥,将台之上的将校会意,便下令打开阵道。薛仁贵面前生门,兵马一阵移动,片刻后,一条宽不过丈许的通道出现的薛仁贵的面前。

    阵势之中,兵马也一阵变幻,此时薛仁贵面前的生门,也是死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