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24章白袍鬼将陈庆之

第424章白袍鬼将陈庆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猛将的比试终于是落下了帷幕,第一名的薛仁贵,与第二名的伍云召。分别大战刘辩身边两员虎将杨再兴与杨延嗣。

    薛仁贵对战杨再兴,伍云召对战杨延嗣,前者对战将近两百五十余回合,后者也大战一百七八十回合。俱是不分胜负的结局。

    虽然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所以刘辩只好表杨再兴,薛仁贵同为大汉第一猛将!

    这是莫大的荣耀,刘辩举报武举的目的,一为收拢人才。二便是为扶薛仁贵上位。

    如今薛仁贵获得猛将类四项第一,与大汉公认最强的杨再兴大战两百回合不分胜负,获得大汉第一猛将的殊荣。刘辩的目的,也已经是达到了,有了这些荣耀,再加上应梦贤臣的身份与驱逐袁绍大军的功劳。刘辩要任命薛仁贵统领幽州,绝计是不会有什么阻碍了。

    此次武举到此也该进入尾声,可陈庆之的到来,却让这件事出现了变化。薛仁贵是古之名将,可陈庆之也是出了名的儒将。刘辩要重用薛仁贵,可也不想陈庆之就此沉寂,儒将的破阵,便是二人崭新的舞台了。

    “猛将各类比试结束,明天开始进行破阵的考校,参加破阵考试的,明日前来此地!”比斗结束,刘辩对着台下的几位猛将说道。

    “诺!”台下众将拱手道。

    破阵不同于其他比试,考校的实际上是武将带兵打仗的本事。像罗士信,典韦这种猛将只是武艺高强,破阵的话,也只是横冲直撞,就算如此,若是遇到善于运用阵法之人,一旦不知如何随机应变,被兵马围杀,也是大有可能。

    而此次破阵的考校由浅入深,阵法的变化也会由简单而逐渐复杂。而破阵之人,则会率领军队,进行破阵,越是复杂的阵法,破解的难度也会变高。并且其手下参与破阵的士兵也是军中悍卒,想要让这些人听从自己的指挥,更是能看出一个人统军治军之能。

    能够参与破阵的人数并不多,猛将这边,薛仁贵,伍云召,张士贵,林御等区区几个。而儒将那边也只有陈庆之,徐庶而已。除此之外也还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之辈。

    第二天一早,羽林军校场之上,这一次,场外仍然是人山人海,然而四周却是有重兵严防。

    而校场中间的高台已经不在,在最北方,搭建了一个巨大的高台。高台之上是刘辩与一众文武大臣,卢植身着铠甲,手持两杆小旗。而在高台下方,却是一个军阵。

    此军阵中央是一个将台,与北方刘辩所在的高台大约同等高度。将台之上站着几个将校,同样是手持令旗。

    卢植在北方高台用可以打旗语号令将台之上的将校,而这些将校得了卢植的旗令在将台上则能挥舞令旗指挥士兵。

    洛阳的兵马也有八万有余,其中两万为东南西北两万禁军,羽林军,御林军各一万。而另外三万兵马则是分出各个郡县,实行布防,屯田的任务。

    而洛阳的两万禁军,一万羽林军,一万御林军则是洛阳城的常驻兵马。禁军是守卫洛阳,羽林军,御林军则是刘辩的亲军。

    刘辩重入洛阳已经接近四年时间,这四年来,这四万兵马没有别的任务,只是训练!刘辩在并州之时,为了早日成军实行的是一天一训,如今到了洛阳,这一天一训便改编成了三天一训。虽然如此,相比与天下其他诸侯,其训练强度仍是高出不少。

    四年时间下来,这四万兵马早已经是精锐中的精锐。训练四年自然是不可能,在军中除了训练,便是演练阵法。虽然阵法之中的那些玄奥只有卢植知晓,但这卢植的教导之下,这些将校也能识别旗语,旗令一下,士卒能够飞快的改变阵型的变化。

    围绕着中间的点将台,下方的将士组成一个阵势,一个圆形,类似八卦形状的军阵!

    军阵分为八方,对应八卦方位,阵势当中,盾牌兵,长枪兵,长戈兵,骑兵一应俱全。军阵当中,兵马运行间,引动滔天威势,其内骑兵围绕阵道策马纵横,尘土滔天。

    不过眼前只是考核,若是真刀真枪,在谨慎也会有伤亡。故而这些兵马手中的武器,也尽皆是木质,竹制。弓箭手的箭矢是竹制箭杆,蜡制箭头。而士兵手中的长枪,长戈等武器,也是木头制造,枪头,戈刃也是顿头,不过却尽皆被步包裹,在枪头枪染上了石灰。

    这些兵马韬光养晦数年,阵法演练也不知进行了多少次。虽然武器并无金铁的威力。但其中的威势,同样是无比的骇人。

    阵法演练多了,此次的破阵考核,对于这些士兵来多,就像是玩游戏一样简单。这些兵马对于力度的掌
大明舰队帖吧
控也是达到极点,虽然阵法变幻,厮杀之时难免误杀,但却不会出现伤亡。

    并且场外,也有太医院中的几位神医等待,若是出现了误伤的情况,太医也很快便能医治。

    外围百姓看着这阵势,胆小的吓得是脸色苍白,在这兵马面前,普通人是多么的渺小无力?而胆子大的百姓,却是何无比的兴奋,我大汉百姓军威如此之强盛,何愁不能一统天下,最不济也能保境安民,护卫我等百姓平安。

    高台之上,刘辩身边站立着一众文武大臣,卢植,荀攸,田丰等人。荀攸田丰二人善于军谋,对于此次破阵考核也是出力颇多。

    而在下手,站立着薛仁贵,伍云召,林御等人,除了这些武将,还有着徐庶,陈庆之二人。

    徐庶一身青色长袍,腰悬配剑却是翩翩飘然于世,一副出尘的绝世剑客打扮。不过徐庶的打扮是如此,而气质却没有剑客那种锋芒毕露,徐庶胸中暗韬略,气质却是自信,深沉而内敛。

    而与徐庶并排而立的,却是一白衣男子,正事陈庆之。

    陈庆之身形七尺,身材消瘦,脸色些许清秀,年纪大约在二十七八岁上下,面白无须。他的脸庞更是消瘦,脸色棱角分明,这个模样本应该是给人坚毅的印象。可陈庆之给人的感觉是弱,但尽管如此,陈庆之的一双眼睛却明亮而又深邃,样貌虽弱,但因为这一双眼睛,却让人不敢轻视,无人对陈庆之生得起欺凌之心。

    而陈庆之一身白衣,不过此时气候尚且寒冷,陈庆之穿的许多,却尽皆是白色,而这白衣也并非是上等布料,普普通通,但却清洗的一尘不染。

    陈庆之温润如玉,身形虽然嬴弱,但在打扮气质之上,却尽显自信。

    “卢公,这是八门金锁阵?”看着下方不断变幻的阵型,刘辩沉声问道。

    这几年,刘辩兵书了学了不少,纸上谈兵的话,也能够滔滔不绝,下方的阵势,刘辩一眼便看出来了。

    卢植闻言拱手笑道:“陛下慧眼,这确实是八门金锁阵势!”

    “相传八门金锁阵为先秦孙膑所创,朕关之,为何与兵书所言,不尽相同?”看着阵势的运转,刘辩眉头微皱道。

    “兵家经过数百上千年的发展,阵法一道更是被人专研无数。八门金锁阵经历数百年,也演变出无数的变化,这只是最初级的变化!”卢植解释道。

    “最初级的变化?”刘辩沉吟道,旋即点了点头。先秦时期的战争,战车占据了很大的比重,阵法之中定有战车存在。而这个八门金锁阵的运转,其中并无战车的存在,替换上的却是骑兵。

    场上众将看着这个阵型的运转,无能之辈,尽皆是眉头紧皱,寻思着破阵之法。就连林御,伍云召,张士贵等人也是脸色凝重,虽然他们也学习兵法,但却未如此专研这阵法,这其中无数的玄妙变化,他们也知知不多。

    这最初级的八门金锁阵,便将他们难住了。

    不过伍云召自恃自己勇武不凡,阵法又如何?只要他带兵杀进,根据自己所知八门变化,一样能杀个对穿。

    而薛仁贵,徐庶,陈庆之三人却是面无表情,或者说是自信。这阵势变化运转间,阵势的变化他们就已经尽收眼底,破阵之法便也了然于胸了。

    “卢公,此次破阵考核,规则如何,还请细细道来!”刘辩沉声道。

    卢植拱手道:“诺!”

    旋即卢植走上前来,高声道:“破阵考核,终究是不比战场之上的生死搏杀,想要考核出你们的真才实学其实也是不尽然。不过如果连这些基本破阵能力也没有的话,恐怕便也没有为将的资格了!

    尔等且看,场下阵法之中的士卒,手中的兵器尽皆是木头制造。相比战场,其难度便大大下降了一个层次,这是最基础的破阵考核,能破此阵者,有资格为将,若是于此阵之中吃瘪,想要为将便不要抱希望了!”

    参与破阵比试的武者尽皆是神色一凛,卢植还未说明规则,便将众人打压了一把。卢植说完,还意有所指的看了陈庆之一眼,却见陈庆之神色自若,毫无紧张之色。

    卢植双眼一眯,继续说道:“破阵考核说难也难,说简单却也简单,中间将台之下,有一旗杆,冲进阵中,夺得旗杆,便视为斩将夺旗!斩将夺旗之后,领兵杀出,便视为全身而退,出阵之后,根据手下兵力的剩余情况,以及阵中的杀敌情况,来评定成绩!”

    “卢太尉,但凡战场厮杀,斩将夺旗其兵马必定大乱。若是我等斩将夺旗,可将台上仍然有将军指挥,岂不是不公么?”台下陈庆之拱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