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23章谁为第一?

第423章谁为第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薛仁贵与杨再兴争锋而起,衮金枪与方天画戟相交,一股刺耳的音啸声响起。两马错身而过,马上两人初一交手,便知对方的强大。

    两马错身而过之际,杨再兴脸色微沉,心道:“好强,这力量,这技艺,与当年的吕布一模一样!不过这有如何?吕布与我交手我也不惧,不过吕布与我交手畏首畏尾,就是不知道这薛仁贵是否习惯我这悍不畏死的打法!”

    而另一边的薛仁贵,眉头微皱暗道:“好难缠的杨再兴,传说他单人独骑独拒异族十万兵马,原来果真是个不怕死的主。打斗风格居然是如此的凶悍,不过他的力量,技巧却差我一分,全靠这鼓悍勇之气才如此凶猛!”

    旋即薛仁贵嘴角一勾,思绪如飞:“不过我薛仁贵可不是吕布,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我薛仁贵连死都不怕,区区悍勇之力,有何惧之?”

    薛仁贵豪气干云,顿时调转马头,向着杨再兴冲杀而去。

    杨再兴这股悍勇之气,确实能够为他提升不少实力。可那股打斗风格,悍勇之气只是对实力弱小,贪生怕死之辈管用。可对于薛仁贵而言,薛仁贵的实力本就强于杨再兴一分,而且薛仁贵的胆气并不比杨再兴差。其实说到底,杨再兴的悍勇之气对与薛仁贵来说,却没有多少的压制。

    虽然是比斗,但杨再兴的悍勇却是融入到了骨子里,更何况薛仁贵实力无比强劲,杨再兴没有丝毫的留手。招招致命,颇有拼命的意思。

    薛仁贵与杨再兴来回纵马冲杀,每次拔马相交之际,已经交手数招。

    看着场上二人的比斗,两人是平手的局面,杨再兴虽然悍勇,可薛仁贵同样是勇猛。杨再兴招招是杀招,以命搏命,而薛仁贵却也见招拆招,丝毫不惧。

    “你们看场上二人胜负将会如何归属?”刘辩沉声问道。

    杨延嗣脸色凝重道:“大哥他的这种打斗风格好似对薛仁贵没用,而薛仁贵武艺好似要强上一分,眼下是平手的局面,不过大哥他实力要逊色一分,不过就算这样,薛仁贵想打败我大哥,恐怕也要几百回合了。”

    刘辩似懂非懂,他也粗通武艺,对于眼前的情况,稍微一想便也明白了。杨再兴的武力加成,对于杨延嗣这种实力差一点的,或者是贪生怕死的有限制作用。

    可薛仁贵武艺本就高于杨再兴,并且薛仁贵同样是有超常的胆略。杨再兴对于薛仁贵的限制便没有多少了。眼下虽然看起来是杨再兴105的武力对战薛仁贵104。但实际情况是杨再兴的武力加成对于薛仁贵没有作用,或者削弱了。就变成了杨再兴103或者104对战薛仁贵的104。

    “武艺方面的这些变化还真是难以理解。”刘辩摇了摇头,心中暗道。

    而校场之上,薛仁贵已经与杨再兴交手数十个回合。看着两人来回纵马冲杀,所向披靡,英雄无敌的情形。场外的围观的百姓却是一阵的欢呼。

    先前薛仁贵虽然夺取了四项第一,但百姓还是没有弄清楚薛仁贵的真正实力。如今薛仁贵与杨再兴斗的不相上下,百姓顿时就激动了。杨再兴是大汉第一猛将,如今来了个实力相差无几的薛仁贵。我大汉军威将会是何等的强盛!

    “小七,你与伍云召前去比试一番吧!”刘辩见百姓欢呼,对着二人下令道。

    如今百姓可用,见得大汉猛将如此之多,更能增加对于朝廷的信服之心。若是此时刘辩宣布要招兵的话,其排队的人,恐怕会络绎不绝。

    于是趁此机会,刘辩决定加一把火,让杨延嗣与伍云召交手。杨延嗣实力也不差,在百姓心中,那是不弱于杨再兴的。而伍云召作为猛将比试类别的第二名,与仅次于杨再兴的杨延嗣比斗,那是在合适不过了。而杨延嗣武力比之伍云召,只差一丝,恐怕两百个回合难以分出胜负。

    到时候武举前二名与刘辩身边最强大的两个将军打成平手,那么百姓对于大汉的信服之心,则会更重。

    此时薛仁贵已经与杨再兴大战近百余回合,仍是不分胜负,而杨延嗣与伍云召又下得校场,开始比斗起来。

    “杨延嗣基础武力99,虎头乌金枪加一,赤龙马加一,当前武力101,伍云召基础武力100,踏乌白雪马加一,丈八蛇矛枪加一,当前武力102!”

    杨延嗣与伍云召尽皆是力量,与技巧并重的猛将,一交手,便吸引了场上过半的百姓围观。场外百姓紧紧盯着这难得一见的大战,他们虽然看不懂,甚至那些精彩绝伦的招式让他们眼花缭乱。但在这个没有消遣之乐的时代,可以说眼前的比斗,是最最精彩的了。

    百姓虽然看不懂,但打了二十回合,斗了许久,两人仍旧是枪来矛往,此时就算是
美漫之小小炼宝师txt下载
百姓不通武艺,也看得出两人是平手的局面。

    见此局面,百姓一个个斗喜笑颜开,惊喜于伍云召,薛仁贵的强大。武举前一,前二,居然与天子身边大将,大汉数一数二,堪称最强的猛将打了个平手?

    百姓一阵沸腾,一阵惊喜,还有那罗士信,典韦,如今薛仁贵与杨再兴等人交手,他们的实力也有了个清晰的比较了。

    “大汉军威无敌!”

    “大汉威武!”

    “大汉无敌!”

    看着场上四骑纵横,来回冲杀,百姓之中陡然爆发出一阵阵叫喊声。

    在百姓兴奋的叫喊声中,时间逐渐推移,薛仁贵已经与杨再兴大战两百回合,而伍云召与杨延嗣也大战了百十回合。

    首先是薛仁贵与杨再兴这边,杨再兴面沉入水,手里的衮金枪上下翻飞,狠辣凶悍的招式对着薛仁贵层出不穷。

    两人再次对马冲来,杨再兴手段尽出,久攻薛仁贵不下,心思也渐渐急躁起来。这一急躁,心思便乱了,杨再兴虽比杨延嗣稳重,但终究不以智慧显名。心思一乱,杨再兴枪法便也乱了起来。

    马上这一枪,杨再兴角度刁钻是直冲薛仁贵的脖劲而开的,可因为枪法一乱,角度微微出现偏差,薛仁贵把头一偏却轻易躲了过去。

    可这个机会却被薛仁贵抓住了,杨再兴风格难缠无比,虽然薛仁贵不惧怕,但还是处于防守的情况多一些。很多情况下被杨再兴逼得不得不防守。

    打了这么久,薛仁贵也生了些火气,他吃了亏怎么肯福气?定要找些优势回来。见杨再兴出现失误,薛仁贵陡然方天画戟一抬,方天画戟的戟头便与衮金枪挟成一团。两人勒住战马,便在马上挥舞武器厮杀起来。

    两人的兵器数次相交,直打的火花四渐,两人欲再次收回兵器之时,却发现扯不开了。定睛看去,只见衮金枪的小支卡在方天画戟的小支当中。

    其实只要薛仁贵不用力,杨再兴超能将衮金枪取出,或者杨再兴不用力拉扯,薛仁贵也能将方天画戟取出。可二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退让?谁都不肯。

    两人一阵拉扯,可方天画戟却与衮金枪死死的卡住,想要将其分开,除非枪戟之上的小支断裂。只是衮金枪与方天画戟同为天下一等一的神兵利器,想要弄坏枪戟,更加是万万不可能的。

    两人拉扯之下,兵器却不见分离,两人面色都是因此一阵潮红。

    薛仁贵见此,将方天画戟向着自己左手边压去,欲将方天画戟取出。但杨再兴却不愿意,也将衮金枪向着自己的左手边压去。虽然两人都是往左手边用力,但是面对面的,所以两杆兵器都朝着反方向用力。

    两人倾尽全力,终于,卡住的兵器一阵松动,卡的一声,却是杨再兴率先取出了衮金枪。衮金枪一出,顿时杨再兴双手持枪便朝着薛仁贵刺去。

    薛仁贵神色一凛,连忙将身子一偏,堪堪躲过衮金枪,杨再兴欲横扫,薛仁贵眼疾手快,连忙伸出左右抓住了衮金枪的枪杆。

    最好的防守便是进攻,一只手根本控制不了与自己实力相等的杨再兴刺来的长枪。薛仁贵刚刚抓住枪杆的同时,不待杨再兴用力,右手的方天画戟也猛然刺出,直冲杨再兴的面门而去。

    杨再兴刚欲攻击薛仁贵,不想薛仁贵反应如此迅速,躲过自己长枪的同时居然还能攻击自己?但好在薛仁贵已经消耗掉不少,又是单手持戟,终究是力度不够,杨再兴把头一偏,也探手抓住了戟杆。

    两人各自挟着对方的兵器,俱是用力想要刺向对方。

    “够了,住手吧!”高台之上刘辩见两人斗的如此火热,怕是打出了真火。刘辩唯恐手下爱将受伤,便下令士卒鸣金,同时自己也叫喊二人停手。

    二人闻声俱是看向高台,二人恍然大悟,连忙收了兵器。薛仁贵拱手道:“抱歉,薛某失手了!”

    “久斗成真,怪不得你,我也没有留手!”杨再兴摇头一笑,两人策马返回高台之下。而杨延嗣与伍云召此刻也大战了一百多个回合。分出胜负已经没有必要,二人也策马返回高台。

    见手下爱将没有受伤,只是气力衰竭,疲惫不堪,刘辩松了口气高声道:“此次武举,朕得薛仁贵,伍云召,罗士信,典韦等数员猛将,大汉幸甚,天下幸甚,百姓幸甚!”

    “陛下万岁!”

    “大汉无敌!”场外百姓也一阵欢呼之声。

    “杨再兴勇猛无敌,可谓我大汉第一猛将,可薛仁贵与杨再兴大战两百余合,不分胜负。虽然文武第一,武无第二,又有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之说。若是分出胜负,朕唯恐爱将受伤,所以朕决定表二将,俱为我大汉第一猛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