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21章步战第一

第421章步战第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林御凭借着精湛的枪法,以及跟随杨再兴学来的那一股子悍不畏死的气势。起初倒也是与典韦有守有攻,不过二人的实力终究是相差的有些大。

    两人比斗二十回合不分胜负,但二十回合一过,林御便逐渐处于下风了。典韦也并没有急于打败林御这年轻俊杰,狂风戟挥舞间,也不断领略着林御那精湛的枪法。

    待到五十个回合,林御枪法早已经乱了,典韦见此便也毫不客气手中狂风戟劈下。趁着林御躲避的功夫典韦一个箭步欺身而上,一把抓过林御手中的长枪。

    没了武器胜负已分,林御并未死缠烂打,拱手道:“兄台好武艺,是我败了,长枪可否还我?”

    典韦见林御落落大方,没有怀疑林御会使奸计,将长枪递交给林御,并道:“你的枪法,气势足够了,力道也不弱。不过你实战不多,或者说你没有经历过多少生死搏杀!待到你将所学融会贯通,信手拈来之时,或许我也拿不下你了!”

    林御听罢拱手道:“多谢赐教了,兄台那薛仁贵武艺比之箭求更强,你对上他可要小心了!”

    “哦?多谢相告!”典韦听了眉头一挑,拱手道谢。

    林御退下高台,台下官吏便道:“典韦休息一个时辰,随后与罗士信比试!”

    “不不不,我弃权!”此刻在台上的罗士信连忙摆手道。

    “弃权?”刘辩眉头一挑道:“你向来争强好胜,为何玩弃权呢?”

    “典二哥步战天下无双,我不是他的对手!”罗士信摇了摇头道。

    “哦?可朕看你武艺不在他之下啊!”刘辩略微疑惑道。

    “无关武艺问题,而是步战与马战问题,我一身武艺俱是马上功夫。下了战马实力便降了两成,而典二哥他却是步战无双,他不惯马上战斗,若是在马上与他战斗,他一样不是我的对手。”罗士信摇了摇头解释道。

    刘辩却不慎明白,没了战马有如何?你不还是101的武力?对上典韦也是不相上下的啊?刘辩虽然不太明白,但装作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暗中向系统询问道:“系统,这是怎么回事?”

    “武力只是系统根据武将的力量,技巧等各个方面分析出来的数据。许多时候并不能用来衡量武将的高低。”

    “一个武将在马上能发挥出十成的威力,但许多招式是马上才能施展,下了战马,实力便降低了。可这招式,气势,技巧却又实实在在属于这武将的,因此这武将下了战马,实力没有什么变化,可一旦下了战马,真正实力便下降了许多。”

    “而像典韦这种步战的猛将,就算给他一匹宝马,可他在马上却发挥不出他的真正实力。许多情况,许多因素都会对武将有很大的限制,宿主,数据是不能衡量一切的。若是宿主还是不懂的话,有一句话或许可以解释。”

    刘辩还是懵懵懂懂,听了系统的话,连忙询问道:“什么话?”

    “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

    “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刘辩沉吟着思考其中的意思,橘子为什么在淮南生长就是橘子?在淮北就是酸涩的枳呢?与橘子本身的种子无关,而是各种气候,土壤的缘故。刘辩眼睛一亮暗道:“系统是说武将的武力,许多情况下会受到外力因素的干扰?”

    “不错,疲惫,马上马下,生病,年老等等许多的因素都会改变武将的武力。许多变化,就是系统也无法以现有的武力值表达出来!”

    刘辩恍然大悟道:“数据并不是一切,朕明白了!”

    场下,罗士信弃权,那么典韦便是连胜了林御,罗士信两人,直接取得了过得决赛的资格。罗士信好勇斗狠,他直接弃权,知道打不过典韦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却是因为准备对付伍云召或者薛仁贵。

    罗士信若是真心要与典韦相斗,那比将会全力以赴,就算不能打过典韦,搞不好也会两败俱伤。而如今前五是排名比赛,每个人之间都要相互比试。而罗士信与典韦关系最为亲厚,所以罗士信干脆就弃权了,为两人斗省点力气。

    既然罗士信弃权,官吏便道:“那林御便休息一个时辰,与罗士信比斗!”

    林御与罗士信点了点头,但场上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薛仁贵与伍云召的比斗场上。

    两人尽皆是白甲白袍,薛仁贵一杆方天画戟,伍云召一杆丈八蛇矛枪。两人实
贵女谋全文阅读
力强劲无比,先前林御与典韦比斗之时,薛仁贵也与伍云召对上。如今二人已经对上了七十余回合,却是不相上下。

    不过薛仁贵终究是比伍云召强出一些,虽然因为是比武,白衣神将的属性并未爆发。但伍云召也不知有没有属性,刘辩一直等待,伍云召却也没有开启属性。

    两人实力相差不大,薛仁贵虽然略胜一筹,但想要战败伍云召,却也要一百多回合开外了。

    场中两人枪来戟往,直让外围百姓看的呆了,更有甚者叫好生声声不绝。

    典韦,罗士信二人之前虽然与薛仁贵有过交集,但只是震惊于薛仁贵的箭术。但如今薛仁贵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让他们更加震惊了。薛仁贵的武艺,居然比他的箭术更枪法!

    高台上杨延嗣看着场上的两人,脸色凝重,旋即看向杨再兴问道:“兄长,那薛仁贵同样是使方天画戟的,你觉得他比起吕布来如何?”

    “同样是用戟高手,二人恐怕不分上下,但薛仁贵比吕布更有英雄气!”杨再兴略微凝重道。

    “他们好强,我感觉我不是对手!”杨延嗣脸色发苦。

    “幸好这些猛将都在陛下麾下!”杨再兴沉声道。

    而在场外,却有不少各路诸侯麾下的探子,他们看着比斗中的二人,脸色都是无比的难看。听说眼还只是前五争夺排名?这么说来,像这么强大的武将还有三个?就算这五人实力有强弱,但能脱颖而出,恐怕已经是天下顶尖水平了。

    而且在有心人的调查之下,这些诸侯的探子也将薛仁贵的底细摸了个清楚,这薛仁贵不是幽州将军马,怎么会前来洛阳参加武举呢?这让人头皮发麻的发现也被送往各路诸侯的桌案上。

    不过刘辩已经不在意了,因为幽州青州发展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就算属于刘辩的秘密没有暴露,其他诸侯也会对幽州青州冻病的。而如今这个秘密暴露出来,诸侯想要对这恶两州动兵,反而要好好衡量一番了。

    而薛仁贵已经与伍云召大战百余回合,伍云召渐渐落在下风。薛仁贵精神抖擞,而伍云召却是枪法渐渐乱。

    终于伍云召虚晃一枪跳出战团摆了摆手道:“不必在比了,薛兄弟技高一筹是我输了。”

    薛仁贵闻言收戟而立抱拳道:''承让了!“

    比武不同于生死绝杀,总会留有余地,而战场之上只有生死。眼下伍云召败像已现,虽然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继续拖延不过是让自己消耗体力,再次败去接下来的比斗。

    薛仁贵击败伍云召,典韦击败罗士信,林御。而林御也已经恢复了体力,与罗士信对上了。

    二人皆是使枪,招式袭扰的战术对于罗士信来说并不管用。不过三十多个回合,林御被罗士信击败。

    由于是决定出排名比赛,五个人之间都要相互比试,一人要与其他四人比斗,比赛场数可谓繁多。不过林御已经心中有数。

    林御对上任何人都没有胜算,而典韦马下无敌,或许只有武力最高的薛仁贵才有可能与之争锋。至于伍云召与罗士信二人,实力不相上下,恐怕难以分出胜负了。

    果然,典韦,薛仁贵先后击败其他除对方的所有人。而伍云召与罗士信实力相差无几,大战三百回合却不分胜负,两人筋疲力竭,只能判定为平手,同列第三名。

    林御为第四,伍云召,罗士信同为第三,典韦,薛仁贵二人争夺步战第一!

    不过一天的时间,当然不够举行如此多的比赛,薛仁贵与典韦的争锋,却是在第三天下午开始了。

    场上薛仁贵方天画戟倒提,而典韦双手擎着狂歌戟。

    典韦步战无双,罗士信自愧不如,后又战败伍云召,但面对薛仁贵之时,典韦却脸色凝重。典韦知道,自己擅长步战,但两人之间却有些差距,这个差距足以弥补薛仁贵在马下的不足。

    典韦知道,这薛仁贵恐怕是自己生平所遇最强。而对面的薛仁贵又何尝不是如此?

    薛仁贵面色微沉,心中不断分析着自己应该如何取胜:“我在马下使方天画戟,借力之处大大便便,而典兄是趁手的步战兵器。相比于他,我的优势在于方天画戟的长度,而劣势在于气力,我若在马下挥舞方天画戟跟他硬拼的话,气力消耗将会很快!我的气力却是先消耗了,那时候便败了,所以我当使守字绝,以守待攻,让他先消耗力气,随后我在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