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20章白袍鬼将

第420章白袍鬼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看着奏折之上最后一个朱笔勾出的名字,刘辩瞳孔却猛的一缩。

    “陈庆之?”刘辩不由得惊呼出声。

    “怎么,陛下你认识这陈庆之?”卢植疑惑道。

    刘辩很快掩饰内心的激动与惊讶,身子稍稍坐正,目光深邃如渊,沉声道:“卢公,不知你对这陈庆之的印象如何?”

    “我看不透他!”卢植摇了摇头道。

    “看不透?如何说?”刘辩疑惑道。

    “这个陈庆之口若悬河,说起兵法韬略滔滔不绝,三人之中这个陈庆之是最能言善辩的。徐庶,刘晔二人说起韬略能够将我难住,但老臣还有应对之法,唯独这陈庆之,让我哑口无言!”卢植苦笑道。

    刘辩闻言笑道:“若是如此,那么这陈庆之在某些方面更长于徐庶,刘晔,卢公为何说看不透呢?看到他还有隐藏不成?”

    “韬略,破阵虽为儒将一类,但这陈庆之我视之身形不过七尺,恐不能弯弓开射,上马也难以精驭。陛下要挑选的是儒将,此人连儒都算不上,何能为将呢?”卢植将陈庆之的情况向款款道来。

    在卢植看来,陈庆之是不能为将的。

    虽然此次刘辩在武举之中,将武将分为猛将与儒将两个类别。何为儒将?便是可以武艺不高,但是得有治军统军之能。就比如卢植,他便是一个标准的儒将,武艺并不擅长。

    但尽管如此,卢植的武艺也并不弱,何为儒?儒家有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其中射便是射箭,御便是骑马。儒家并非是那种文弱书生,想要被录取为儒将,最起码的射,御是要会的。

    “陛下,这陈庆之力不能开射,御不能纵骑,恐难为将,依照老臣看来,不如将他下方地方为官如何?”卢植拱手说道。

    刘辩摇了摇头道:“公岂不闻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卢植神色一凝道:“陛下想要用他为将?”

    “尚且不能下断言,既然这陈庆之兵法韬略了然于胸,朕就给他个机会,破阵之时咱们在加点难度,看看此人的真才实学,看看他统军治军之能!你且附耳过来!”刘辩沉声道。

    卢植附耳,刘辩在卢植耳边一阵耳语,言罢卢植惊讶道:“陛下,若是破阵按照您这么来的话,恐怕废时废力啊!”

    “可是更能看出一个人的真才实华不是吗?更何况此举也算阅兵了,扬我大汉军威,何乐而不为?”刘辩正色道。

    “此举岁好,不过老臣又要忙碌了!”卢植摇头苦笑道。

    “破阵考核军中人才任由太尉调动,朕只要求检测出每个人才的真才实学,以及看看这些年我大汉军队的训练的成果!”

    卢植闻言躬身行礼道:“陛下放心,老臣必定尽心竭力而为!”

    卢植拱手退下,前去准备破阵的考核,原本的破阵准备方案不过是小打小闹。如今出来陈庆之,徐庶等人,刘辩决定扩大破阵考核的规模,甚至洛阳大军配合,一为考核,二为阅兵立威。

    “陈庆之?有意思,乱入而出已经四年了,怎么现在才来朕的麾下?”卢植走后刘辩心中沉吟道。

    “36的武力,98的统帅,95的智力,81的政治!虽然后世对于陈庆之的那段历史提出了质疑,但系统给出的数据却是绝对的!”想起了穿越前网络上对于陈庆之战绩的质疑,刘辩不由得肯定道。

    系统所给出的数据,是根据真实历史事件的分析,最最具有权威的。尽管后世认为那些历史夸大其词,陈庆之战绩水分太大云云,刘辩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刘辩相信自己的系统。

    “98的统帅,有水分又能如何?那也是历顶尖水平。可能那段历史却有夸大其词,可陈庆之以数千之众深入敌后,无人可敌,大小战事数十皆克,攻城更是无数,就连最后的战败也是因为天灾,虽然没有遇到什么实力强劲的对手,但能以数千之众攻入洛阳的,可没几个,至于没有对手?要是有对手的话?那岂不是又是一段让人神往的历史?”

    沉思过后,刘辩又继续翻看这奏折上的名单,不过除了陈庆之,徐庶,刘晔三条大鱼,就尽皆是些毫无名字之辈了,要么有些是刘辩听过却印象不深的。

    不过既然韬略都入不得卢植的法眼,想必也都是些庸才,刘辩也并未太过在意。

    “伍云召,罗士信,典韦,陈庆之,徐庶,刘晔!一次武举居然钓来了六条大鱼,不过有了罗士信等人,
非死勿扰sodu
那么秦琼也是朕的囊中之物了!”刘辩略微有些兴奋道。

    时间悄然而过,第二天武举照常举行,不过由于打斗太过耗费时间,刘辩便没有在去主持了,权权交给了杨再兴打理,只等待决出前几名时刘辩再去主持。

    而卢植一边是忙碌着筹备破阵的考校事宜,一边则是考校韬略。韬略也并非是口头辩答那么简单,儒将儒将,连并着儒家的君子六艺也算了进去,之后还有兵法的理解,治军的各种方面,因此也要花费几天的时间才行。

    待到数日之后,这一晚杨再兴来间刘辩拱手道:“陛下,如今马战,步战已经是十进五,这是两个类别的名单!”

    “马战:薛仁贵,伍云召,罗士信,张士贵,林御!”

    “步战:典韦,伍云召,薛仁贵,罗士信,林御!”

    “马战没有曹骁,步战没有张士贵,他们被谁打败了!”刘辩看着名单笑问道。

    “陛下你当初给我名单,其中薛仁贵,伍云召,罗士信,典韦,林御,张士贵,曹骁一共一七人。您吩咐我不要让他们提前对上,可十进五已经不可避免了。步战曹骁被张士贵击败了,而马战曹骁败于罗士信,张士贵败在林御手上!”杨再兴拱手道。

    “这曹骁跟随孟德不过一年,虽然有孟起,子龙调教,但却比不上林御跟随你们学习了四年啊。不过能够四项进入前十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假以时日必然成为我大汉青年俊杰!”刘辩赞叹道。

    杨再兴点头道:“不错,我看过他是个好苗子,资质不比林御差,只可惜跟随子龙他们学艺只有一年,要是武举推迟几年,足以跟林御不相上下了。”

    刘辩点了点头,记得上次曹骁武力89,统帅73,智力76,政治49。而如今曹骁武力92,统帅83,智力77,政治51。

    “朕划出的有七人,十进五总有人要被淘汰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明日先举行步战吧!你下去准备一番!”刘辩摆了摆手道。

    “诺!”杨再兴拱手而退。

    第二天校场之上,再次人山人海,虽然只有五人决出排名,但场外围观的百姓,丝毫不下于头几天的。

    这一次台下只有薛仁贵,罗士信,伍云召,典韦,和林御等五人。

    “尔等五人,今日决出排名,其成绩列入总成绩之中。不过五人,有一人要轮空。朕在这这些纸条上写出尔等名字,为保证公正,你们可以上来查看!”刘辩沉声道。

    五人自然不客气,上的高台刘辩在案上用五张纸条,分别写上五人的名字。随后刘辩将名字放入箱子中,很快刘辩便摸出一个一张纸条,摊开一看道:“罗士信,第一轮你轮空!”

    罗士信拱手道:“是,陛下!”

    旋即刘辩又一连从纸箱中摸出两张纸条道:“典韦与林御,你们对上了,下台准备!”

    典韦林御二人拱手退下,台下也建造了比武台,二人俱是上的比武台做准备。刘辩最后又取出两张纸条道:“薛仁贵,伍云召,你们也上去做好准备!”

    场下正好有两个台子,薛仁贵与伍云召占据一台,典韦与林御占据一台,而罗士信暂时轮空,不用比试。

    首先典韦vs林御。

    “对了,朕还没有检测典韦的四维,系统给朕检测一番!”刘辩看着场上的二人下令道。

    “典韦,武力100,统帅65,智力68,政治40!典韦武器狂风戟乃神兵利器!典韦当前武力101,林御当前武力96!”

    见此刘辩无奈的摇了摇头,林御虽然进步显著,但与典韦这种足以一争三国前五的猛将相比却大大的不如了。

    典韦手持狂风戟,凶神恶煞的模样让许多场外的百姓都不敢直视,而林御手持一杆长枪,与典韦相比,林御仿佛是置身于狂风骤雨之中。

    “喝!”林御深深吸了口气,长枪一抖枪花闪现而出,仿佛一条毒舌般刺向典韦。

    林御枪法集合杨秒真,杨再兴等三家之长,枪法风格既有杨再兴的凶猛,又有杨秒真那变化多端的招式。

    长枪刺来,典韦双眼一眯一只手守,一只手攻。长枪撩动间直让人眼花缭乱。但典韦终究是眼光老辣,于众多枪花之中,便看到了真正的枪头所在。

    枪头刺向典韦面门之际,陡然典韦狂歌戟一挥,挡的一声,林御长枪被格挡开来。巨大的力量让林御身子向后一震,瞬间典韦欺身而上,狂歌戟向着林御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