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18章花落谁家

第418章花落谁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薛仁贵,伍云召,罗士信,张士贵,林御等五人纵马狂奔,直冲前方悬挂着的刘辩的披风大氅。

    五人之中看似林御的实力最弱,其实不然,林御虽然资质不如霍去病这种天纵奇才变态,但相比吴下阿蒙却又强出太多了。

    林御的师傅虽然是杨再兴,但说起来却是由杨延嗣,杨妙真等三人一起调教出来的。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而集合杨再兴,杨延嗣,样妙真等三位武功高手调教出来的徒弟,也自然不俗。

    抛开武艺不谈,平时的林御就仿佛是刘辩的书童一般,什么是书童?就是陪皇帝一起读书的,再加上刘辩的特殊照顾,其实林御是享受着刘辩同样的学习待遇。

    下人书童又如何?陈庆之出身是萧衍的随从,在萧衍手下耳濡目染,后来成为威震天下的名将。

    人只要有上进心,再加上一点点资质便能成才了,林御出身贫苦,又有万年公主那件事压着他,从武关回来之后可谓更加刻苦了,时隔一年,如今林御的四维又有了变化:“武力96,统帅91,智力81,政治54!”

    如今林御的四维能力,比之张士贵也分毫不差,甚至还要更强一筹。

    看着场上与薛仁贵罗士信这些古之名将并驱争先的林御,刘辩喃喃道:”不知不觉当年雁门关外那小子已经长大成人了,自董卓乱政也过了将近六年时间,岁月果然是个奇妙的东西,对人的改变还真是大啊。“

    旁边的杨再兴,杨延嗣二人一愣,不知这不过十八岁的帝王为何感叹岁月蹉跎,他们那里知道刘辩是在感叹他从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摇身一变成为汉末时期的刘辩呢,并且凭借系统居然兴复大汉江山,一统大汉虽然遥遥无期,但却大有可为。

    感叹一番之后,刘辩看向场上,嘴角一勾道:“林御啊林御,武皇帝培育出霍去病这等天纵奇才,你一直以他为榜,可不要让朕失望啊。“

    杨再兴眼睛一瞪看看林御又看向刘辩,他素之刘辩对林御寄予厚望,却不知有这么大的期待,旋即杨再兴拱手道:“陛下,林御这小子这一次武举争夺前十恐怕轻而易举,此次过后便要外调了吧,不知您想让他去哪?”

    刘辩沉声道:“眼下朕的疆土,最平静的看似是并州,其实不久之后蒙古南下用兵的话,并州其实是压力最大的一个地方,林御他来自并州雁门,朕打算让他回去,在杨老将军麾下为将。”

    杨再兴脸色一变,雁门?要不了多久便要支撑起来自蒙古大举入侵的压力,到时候那里必然危机四伏,但同样也伴随着天大的机遇,若是能够建立奇功,那真是一战成名天下知了。

    见杨再兴这个表情,刘辩笑道:“怎么?再兴你向来是严师,现在徒弟出征,你倒舍不得了?“

    杨再兴脸色一正道:“陛下说的哪里话,我等为将早就准备好了那一天,林御深受皇恩,如今也该到了报答陛下的时候了,有什么舍不得的呢?”

    刘辩听此吸了口气怕了杨再兴的肩膀,杨妙真见此连忙道:“陛下快看,他们几个居然联合起来对付薛仁贵了。”

    众人闻言向校场之上看去,一行五人距离悬挂披风之处只有六百步,伍云召,罗士信等分列于薛仁贵前方。隐隐呈现包围之势,伍云召张士贵在左,罗士信林御在右。

    薛仁贵胯下战马虽是宝马,但伍云召的战马也是难得的神驹,由伍云召充当主力拦住薛仁贵,其他三人
女神的最强高手笔趣阁
在侧面包围,因此薛仁贵也难以率先冲向前方。

    薛仁贵脸色一沉,看来自己连夺马射步射第一让自己成为他们公认的最强,所以要联手对付自己。思念至此,薛仁贵停下战马暗道:“罢了罢了,我已经连夺两个第一,接下去的步战马战我也难逢敌手,若是都赢了,难保不让他们心声妒忌,这披风说不定就是陛下要拿来给他们的,我已经拿到了名次,这披风我便不争了罢。”

    薛仁贵要放弃披风的争夺,当下便勒住战马止步不前了,在外人看来就像是薛仁贵无法争夺一样,但高台上的刘辩却笑道:“薛仁贵被鞠义陷害之后,似乎学会了处世之道。”

    “陛下是说薛仁贵有意相让?“杨延嗣惊讶道。

    “传说薛仁贵能箭射六百步,这个距离薛仁贵已经能够射下披风了,若是他再从侧面过去,同时放箭袭扰伍云召等人,拿下陛下御赐披风不难!”杨再兴解释道。

    “这可是陛下御赐之物,岂可相让?“杨延嗣大怒道,显然他对于那披风也是眼馋不已。

    ”朕故意拿出披风,便是为了消消薛仁贵的锐气,两个第一都被薛仁贵拿了,其他人一无所得会对薛仁贵心生嫉妒怨恨的。“刘辩摇了摇头道。

    ”原来如此!“杨延嗣这才醒悟过来。

    校场上薛仁贵放弃争夺,四人担心薛仁贵是欲擒故纵,保持阵型奔跑了百丈左右,见薛仁贵没有追来,只道薛仁贵是彻底放弃了,伍云召大喜大喝一声旋即脱离了阵型,踏乌白雪马速度飞快,当下便一骑绝尘了。

    其后罗士信,林御,张士贵三人连忙纵马跟上,三人之中,数林御坐骑最好,乃是凉州所产良驹,比之宝马差之不多,而张士贵是幽州军中的骑兵将领,胯下战马也是良驹,但比之林御的战马却差了一些。而罗士信的战马来自青州,算不得好马,好在罗士信骑术高超,又不算良驹也就没有怜惜马力。全力奔腾之下,速度却不比张士贵慢。

    伍云召一骑绝尘,数百步距离,不过一会便到了,这披风乃是天子之物,只有射下才算天子赏赐,伍云召虽能马射三百五十步,但他却不敢冒险,一旦出现失误射破披风,可是杀头大罪,因此伍云召来到长杆之下五十步才射出弦上之箭。

    一件正中绳索,绳索一断,披风飘落而下,伍云召纵马向前便接在手中了。

    拿到披风,伍云召直接调转马头,返回高台之下了。

    见刘辩亲解披风被伍云召夺走,罗士信,张士贵尽皆是一阵恼怒,大叫可惜。旋即罗十信看向前方大叫道:”还有两件披风虽不是天子亲解,但也是御赐之物,我岂能空手而归?“

    刘辩先前从身上解下的披风被伍云召拿去了,罗士信便退而求其次,当即撒开鸭子向前冲去。

    张士贵反应慢了一拍,却见林御已经冲到长杆之下,手起箭出,披风顿时滑落而下,被林御接在手中。

    而剩下的最后一袭披风,却被罗士信捷足先登了,张士贵赶到之时,披风已经落到罗士信之手了。

    张士贵满脸郁闷之色只得纵马返回,却见薛仁贵在前方不远等待,张士贵懊悔道:”早知道便帮薛兄弟了,如今我没得到,还累的兄长一无所获。“

    薛仁贵笑道:”不过一披风罢了,不必太过在意,日后咱们战场杀敌立功,陛下赏赐更重。“

    ”兄长说的是啊!“张士贵听此,心有慰籍,与薛仁贵策马返回高台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