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17章五虎争锋

第417章五虎争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五星连珠现!

    五根箭矢连成一线,射出之际,箭头寒芒闪烁,如果从侧面看去,就仿佛是天上衔接的五颗星辰。连珠箭法,果然名不虚传!

    先前耻笑薛仁贵的一众武者尽皆目瞪口呆,有的甚至是惊呼出声。连珠箭法就算没有射中箭靶。但这份射箭的速度,已经是冠绝天下,连珠箭法所表现出来的这份绝美,也让这些善射之士望尘莫及。

    伍云召眼中带着一股子不信,连珠箭法他也能射,但是他不信薛仁贵能射中箭靶。而那五根箭靶在空中排成一线,破空声中直冲箭靶而去。

    倾刻间,第一根箭矢便来到箭靶之前,仿佛是有灵性一般,箭矢便直冲箭靶之上的红心而去。箭矢直接射在红心之上,旋即便穿过红心,直接将箭靶射穿。

    薛仁贵的箭术在六百步内尚能够保证准度,三百步的距离,射中红心并且穿透,不过是小试牛刀。

    第一根箭矢没过红心之后,其后四根箭矢进随而来,也紧跟着射入先前第一根箭矢穿透的小孔,一箭接着一箭,全部穿过了先前的那个小孔。

    从远处看去,箭矢之上空空如也,薛仁贵箭矢已出。场上有些目力不够的见到箭靶之上空空如也,便纷纷嘲笑道:“哈哈,没中,箭靶上一根箭也没有!”

    “如此哗众取宠之辈,也配争夺前三甲?”

    “就是,此人也太过狂妄了,简直有辱我等箭手的名声!”

    这些武者之所以如此嘲讽,其实也是为了自己,若是薛仁贵出了丑,说不定刘辩就会取消了薛仁贵的名次,那么就会从他们中重新选出一人来替补薛仁贵的名次了。

    而不远处的伍云召却是双眼一眯,旋即叹了口气道:“薛兄箭术天下无双,是我坐井观天了,我输了!”

    “五根箭矢全部没过红心!”便在此时箭靶处的士卒也飞奔过来报靶。

    “什么?”

    “怎么可能?天下怎么可能有人三百步使连珠箭?”

    先前还在嘲笑薛仁贵的武者顿时神色一阵呆滞,脸上皆是露出不敢置信的神采。

    “哼,他箭未上靶,怎么能算成绩?”顿时,一个希望成绩更进一步的武者高声叫道。然而周围的武者,皆是一阵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他。

    “是我输了,伍某甘拜下风,并不是输不起!”伍云召看向那武者沉声道。

    那喋喋不休,渴望废除薛仁贵成绩,他好更进一步的武者,顿时脸色一红。刘辩见得场下的气氛,摇了摇头道:“看来有些人还是德行有失啊,小七,你将这些人记录下来,若是加入军中使人盯着他们!”

    “是,陛下!”杨延嗣拱手道。军中这种人一多了,就好像鞠义一样,勾心斗角,军队性质大变,就会出现很多问题了。轻则军队动乱,重则战争之时出现战败。

    刘辩走上高台前方,轻咳一声,一众武者连忙回到高台之下。刘辩沉声道:“此次成绩朕已经心中有数,尔等心中也有数,此时已经是中午了,尔等先回去吧,下午比试马射,尔等不要缺席!”

    “诺!”台下一众武者对于自己的成绩心中了然,并未着急,一个个皆是拱手告辞。

    反正下午还要继续看马射的比试,刘辩也没有返回皇宫,坐回座位上。官吏将一众武者的成绩送来,刘辩便整理起成绩来。

    一众官吏也聚集在高台之上,整理起成绩,这这些成绩备份,汇总并写出评价。作为状元等三甲的选取参考。

    很快成绩便被整理了出来,杨再兴走到刘辩身前道:“陛下,前十已经被挑选出来了!”

    “噢?念!”刘辩沉声道。

    “第一名薛仁贵,他的五星连珠,三百步射靶心,恐怕就是古之养由基也比不上吧?真可谓是冠绝天下了!”杨再兴看着手中的折子惊叹道。

    “哼,再兴你是不学箭术,薛仁贵在涿县一战,一箭射中离天三百多丈的老鹰,比之此时还要多三百步呢!”刘辩见怪不怪道。

    “哎,箭术却须从小学艺,我此时想学也不成了!”杨再兴摇了摇头,薛仁贵的箭术也着实让他神往,旋即他继续宣读:“

    第二名自然是伍云召,第三名张士贵,第四名罗士信,第五名典韦,第六名是林御那小子,第七却是曹操义子曹骁。其后三人两个是薛仁贵麾下的火头军周青,薛先图,还有一个是名叫郑峰的人。”

    杨再兴读完,便将折子放在刘辩
妻诱全文阅读
的案前,这些成绩全部都是根据各人的距离,以及箭靶上的距离红心的环数计算出来的,并无一丝作假。

    “林御,曹骁二人可以算是朕挖掘挖掘出来的本土豪杰了,能够在薛仁贵,伍云召这等人物手中夺取第六,第七的名气,也算是难能可贵了!”看着林御与曹骁二人的成绩,刘辩满意的点了点头。

    时间转眼过去,参加马射的武者也在此汇聚校场之上。

    马射,无疑比之步射要麻烦得多,台下参加马射的武者也只有二十余人。能够马射开射的,其武艺也肯定不赖,二十多人汇聚台下,场外还有其他武者观看。

    一众武者目光灼灼看向台上的刘辩,要听他说马射的比赛规则。

    看着台下的众人,刘辩见人数并不多,好似想到了什么,嘴角一勾。比试天色尚且有些寒冷,因此刘辩身后披着一个袭华丽的披风,刘辩解下背上的披风,托在手中道:“射靶未免有些无趣,朕在加上些彩头。你们中一共是二十三人,这是朕的披风,朕在取出二袭同等珍贵的披风,前五者可参与夺取!”

    台下众人听了,皆是一阵兴奋,夺取第一名算的了什么,能够夺取到天子的披风,才算是真本事啊,才是天大的荣耀啊。

    马射与步射不同,更加的麻烦了,好在只有二十人,花费不了多少时间。

    不过马上纵横,一次也只能让五个人比试,杨再兴走下高台道:“比赛规则,尔等说出自己的极限距离,马上腾射,五箭的机会,到时候根据距离的多寡,以及中靶的环数决出其名次!”

    “诺!”顿时,一众武者上前,在案前向官吏汇报自己的极限距离。

    没过一会儿,这些武者汇报完毕,杨再兴便根据这个读者名字,让这些武者上前进行马射。

    “周青,挑战一百二十五步,入场!”

    “郑峰,挑战一百三十步,请入场!”

    “罗士信,挑战一百七十布,入场!”

    很快一个个武者皆是上前翻身上马,左右开射。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上午参加步射的人,经历上午的比试,他们基本上也知道了其他人的本事,薛仁贵,伍云召二人,是横在他们身前的一座大山而无法逾越。

    二十多人花了一个半时辰便比试完毕了,一个个又回到高台下等待结果。

    “马射第一,薛仁贵挑战四百步,五射五中红心,马射第二,伍云召挑战三百五十步,五射三中靶,第三名罗士信挑战二百三十步,五射三中靶,第四名张士贵挑战二百步,五射四中靶,林御挑战一百六十步,五射三中,第六名曹骁,挑战一百三十步,五射四中!……”

    杨再兴将各人的成绩一一报来,不过马射真正有本事的人能够借助马力,将箭矢射到更远。就比如张士贵步射时只能射一百六十步,借助马力却射了两百步。不过这一次罗士信运气比张士贵要好,原本准度不够的他,却五射三中,名列第三。

    “将此披风拿去,用绳子系在高处,让他们争夺!”刘辩将手中披风递给杨延嗣道。

    “诺!”杨延嗣接过披风,便前去准备。

    很快校场之上便被布置起来,场上竖起数跟鱼竿,用绳子连接,披风便用绳子穿过,横在绳子上,一共三件披风,刘辩所穿披风在正中,左右也有两件华贵披风。

    不过有刘辩的披风在,众人自然是冲着那个去的。不过只有前五名有夺取的机会,薛仁贵,伍云召,罗士信,张士贵与林御等五人。

    五人翻身上马,刘辩在高台上沉声道:“既然今日是比试马射,尔等自然只能用弓箭为武器夺取,想要夺得披风,却要看你们的本事了!”

    五人对视一眼,皆是拱手道:“诺!”

    旋即五人纵马而出,薛仁贵自然是冲着中间那刘辩的披风而去,不过披风悬挂极远,距离薛仁贵等足足有千步距离,一行人纵马向前,但伍云召,罗士信等几人不约而同的,四人拼命在赶在薛仁贵马前。

    薛仁贵双眼一眯,若是四人联手阻拦自己的话,想要夺取那披风便难了。薛仁贵看向张士贵道:“张兄,你要与他们联手?不如你我二人联手如何?”

    张士贵从侧面迂回,欲图拦截薛仁贵,听了薛仁贵的话张士贵摇了摇头道:“薛兄你已经夺得两类第一,这陛下的披风还是让给我们吧!”

    “就是,薛兄弟还是让一让吧!”一旁的罗士信也从侧面包超,冲着薛仁贵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