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09章猛将层出

第409章猛将层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辩询问乱入的名单,系统的提示声音响起:

    “叮,由于宿主与薛仁贵见面,薛仁贵应梦贤臣身份已经大白。应梦贤臣的剧情结束,系统判定应梦贤臣的剧情为三级剧情大事件,将随机乱入三人,并且跟随薛仁贵的八大火头军中的四位已经奖励出世!”

    “叮,王新溪,王新鹤,李庆红,李庆先等人出世,植入身份为跟随薛仁贵前来洛阳的骑兵之四。”

    大事件分为两种,一种是在这个时代重新衍生的事情,就比如刘辩直接收服曹操,结束了魏国,便构成了五级大事件。另一种则是召唤的人触发了前生的大事,就比如当初雁门大战,杨再兴独拒异族十万大军,触发了前世的血战小商河的剧情,也造成了两人乱入。

    而薛仁贵应梦贤臣的剧情比之杨再兴的故事更加脍炙人口,因此构成三级剧情大事件倒也合理。

    刘辩满意的点了点头,剩下四个火头军直接植入到了薛仁贵的身边。没有再生什么波折倒也简单。随便查看了一番四人的四维数据,四人最高的自然是武力,大学都是八十左右,做个校尉偏将绰绰有余了。

    不过相比历史,演义中的猛将,这四人的四维就不够看了,顶多只能充斥军中的中层阶级。刘辩也没有太过为这些小人物在意,继续询问系统:“将乱入的三人报上名来,朕做好统计!”

    “乱入第一人,伍xx,武力100,统帅89,智力63,政治57!”

    “嘶,这是演义中的猛人啊!”刘辩倒吸一口冷起道:“这看样子是隋唐中的伍云召?还是伍天锡?这二人武力差不多,排在隋唐中第五,第六位,在之前的雄阔海恐怕也差不多,只是前三名的裴元庆,宇文成都,李元霸武力更是一个比一个强,完全超越了普通人的范畴。”

    “乱入第二人,杨xx,武力99,统帅88,智力58,政治53!”

    刘辩提笔记录下来,抚额苦笑道:“杨姓猛将?这可就不好猜测了,杨六郎,杨宗宝,杨继周,都有可能,朕如今麾下这么多杨姓猛将,若是能来投靠朕就好了!”

    “乱入第三人,谢x,武力67,统帅98,智力96,政治96!”

    “乖乖,这是谢安?还是谢玄?怎么一次性来这么多名将,莫不成这是要趁着朕举行武举通通送给朕的不成!”刘辩哈哈大笑,对与过年时要举报的武举多了几分期待。

    若是乱入的这些猛将名将能够加入参加武举,不仅仅是他麾下实力大增,武举也定然会相当的热闹。

    不过几日时间,洛阳城中四处张贴着要举行武举的皇榜。并且官吏也将文书递交到了并州,关中,幽州以及凉州陇西。

    科举是文人的盛世,武举,则是武人的盛世。

    不过几日时间,洛阳城周边郡县便涌入许多的武者,一时间,洛阳城在度出现医道大会时的喧闹。

    年关之时,武举正式开始举行,过年人本应该在家陪着家人。但这个时候,却仍然是阻止不了武者对于功名的渴望。更何况武者大多孤身一人,要么便家境不错,年关离家也无伤大雅。

    待到十一月份的时候,洛阳城便随处可见身穿劲装的武者了。这个日后天气本就寒冷,而这些武者为了表现出自己武力高强,许多都着一身单衣,一派高人的行径,也成了洛阳城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不过随着洛阳城武者的增加,一个弊端也显现出来。

    俗话说,侠以武犯禁,虽然许多武者身怀武艺,素有侠义之道,但更有武者脾气爆虐,以武力欺人。于是没过几天,洛阳城便有许多武者欺压百姓,而身怀侠义心肠的武者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于是许多武者便大大出手。

    不过洛阳京城重地,岂容斗殴?更何况刘辩早有预见,打架斗殴事件一出,军队便介入其中。一旦发生斗殴事件,不论其目的是正是恶,一律抓捕,取消比赛资格,并以破坏治安罪论处。

    几批斗殴的人被抓捕,并且不论其原因之后。这些武者这才安静下来,在不敢寻衅滋事了。

    不过许多武者孑然一身,家境平寒,千辛万苦来到洛阳谋求出身,可惜武举还要一个月时间才能举行,许多人便没有生活下去的能力。考虑到这一点,刘辩又在城中搭建了军营,让没有能力生存的武者居住。

    如此一来,洛阳城才恢复了治安,城中街道军队来回巡逻,极
太上剑尊sodu
为安定。并且人口的涌入,又让许多商贩在年关前狠狠赚了一笔,大大刺激了洛阳的经济。

    时间逐渐过去,洛阳城越来越多的武者赶来,从刘辩朝廷治下的并州,关中,再到其他诸侯控制下的冀州,兖州,荆州,豫州,武者对洛阳那是趋之若鹜。直到后期诸侯发现治下人口流失,才关闭各个隘口,严禁治下武者前往洛阳。

    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是凛凛寒冬,一月份的时节了。年关将近,武举将行。

    转眼间从刘辩在长安破灭世族的谋反已经过去接近一年的时间,如今已经是公元195年一月。这一年刘辩的长子刘治已经半岁,并且值得一提的是蔡琰,伏寿也相继怀上刘辩的龙种,产期大学在七八月份左右。

    武举将要举行,作为举办方的朝廷更是一片忙碌。洛阳城中羽林军大营之中,武举便在此举行。因为杨再兴的请求,图个喜庆,军队之中也有人参与其中。

    首先是军中挑选出高手,马战,步站,骑射,马射等四类。这些高手皆是军中的佼佼者,能力被卢植列入乙等范围。

    大营之中是一个巨大的校场,被分割成一个个比赛场地,到时候军中的这些高手则作为一个标尺,接受参赛者的考校。不过这只是最初的淘汰赛,到了后面则是不断的优胜劣汰,便不需要军中的高手了。

    各路豪杰齐聚洛阳,等待几日过后的武举盛世。

    这一日洛阳城外,一袭白衣,一匹白马,一杆蛇矛枪。马儿踩着碎步,闲庭信步向着洛阳城而去。

    马上的男子身高八尺有余,面如紫玉,目若朗星,当真是俊美无比。其英俊秀气不下去于马超,但马超是一种桀骜狂野之俊美,但这男子却是一股温文儒雅。

    男子催马进了洛阳城,但见洛阳城中繁华无比,并且许多武者横行。男子眼中满是疑惑,好似不知武举之事一般。男子来不及多问,似有要事,马儿如风行走间却不碰一人,不过一会便来到了一座府院前。

    院落高大,似是大户人家,门上一块巨大的牌匾,上书“伍府”二字。门口两个石狮子高大威猛,显得这家主人地位尊崇。男子下了战马,牵马上前。门口一个士卒上前,冷喝道:“站住,这是越骑将军府邸,王公贵族到此也要下马行走以示尊敬,你何敢牵马上前?”

    “怎么,我牵马回家都不行么?”男子温温一笑,却并不怪罪。

    “额……”门口将士陡然一惊,旋即看着男子半响旋即无比惊喜道:“大公子?你是大公子?你学艺回来了?”

    “快去通知父亲!”男子笑着点了点头,旁边下人连忙伸手接过战马僵绳,与长枪,男子跨入府门之中。

    “一晃七八年了,当初我离开的时候,父亲还是越骑校尉,如今居然是越骑将军了?”男子惊讶道。

    “六年前当年董卓乱政,陛下狩猎于并州,主人一心跟随陛下北上并州。后来天子还都洛阳封主人为将军。不过主人他行军打仗并不擅长,如今又年迈,是在洛阳书院中教书,将军只是虚衔,并不参与朝政!”旁边的下人连忙解释道。

    男子听了欣慰的点了点头道:“想不到当初的弘农王如今的天子居然如此贤明,我当初离开的时候朝政黑暗,父亲耿直忠厚,我还唯恐他……。不想还是他的忠义有了好报,跟对了陛下,如今我伍家也如此繁荣了。”

    “父亲他如今年纪大了,参与军事自然不行,若是教书育人,父亲他一身儒家忠义孝悌的风骨,教出来的学生必定个个都是大汉的清廉好官!”

    一旁的下人点了点头笑道:“公子说的不错,陛下当初也这么称赞过主人,主人他虽然不参与朝政,但陛下对主人却极其亲厚,主人年迈,陛下还时常前来探望!”

    男子看着家中景象,感叹事事世变迁,微微点头道:“陛下真乃明君也!”

    便在此事,男子身后便想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男子回头看去,却是一位身穿青色儒袍,须发灰白的老者。老者虽形貌普通,但眉宇间却有一股浩然正气,让人不敢直视。

    男子眼眶一红,大步走上前去,向着老者跪倒在地:“父亲请恕孩儿不孝,这一去数年,不能在您身边随侍奉左右。”

    老者也眼眶红润,爱子学艺出走,一去七八年,如今归来顿时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老者兴奋的将男子扶起道:“我儿地上凉,快快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