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02章这是要三个打一个?

第402章这是要三个打一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如今薛仁贵应梦贤臣的身份已经坐实,并且又是先登营的统帅。虽然没有明确的职位,但执掌三千人,怎么也比张士贵一个几百人的行军司马要显赫得多。

    更何况薛仁贵此次大战又立下大功,功劳在众将中居最,擒高览,数伤颜良,巧立营寨与袁军周旋,率领骑兵追击颜良大败之。

    这些功劳,在加上应梦贤臣的身份,可以说薛仁贵此次过后不出意外在幽州的身份足以与狄青比肩。

    但尽管如此,面对张士贵,薛仁贵也没有一分一毫的桀骜,面对这个让自己脱胎换骨的恩人,薛仁贵亲自下马,向着张士贵拱手道谢。

    薛仁贵对张士贵如此尊敬,一来张士贵对于自己有大恩,他亲身冒险与鞠义虚与委蛇,让自己的身份大白。若是鞠义察觉,张士贵自己也有性命之危,并且自己一直被鞠义蒙在鼓里的话。鞠义将来觉得自己没有作用了,刺杀自己灭口还能逃过一劫,可若是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来一杯毒酒,薛仁贵自然为自己不能抵挡的了。

    张士贵以身犯险于自己有救命之恩,薛仁贵尊敬于他,当然这只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便是张士贵有这个实力让薛仁贵礼遇尊敬。

    薛仁贵发现张士贵的武力能够与颜良大战数十回合,已经士难得的将才,其次张士贵还有胆色与智慧。从奸诈的鞠义之处救出自己,率领骑兵看守一万兵马,防备他们劫掠。从这些方面,薛仁贵也看得出张士贵乃是难得的人才,比之他的几个兄弟周青等人却是强上不止一筹。

    对自己有大恩,又能力出众薛仁贵便对张士贵分外的尊敬了。张士贵见薛仁贵在马下行此大礼,连忙翻身下马扶起薛仁贵:“快快请起,张某不过士做了分内之事,哪里当的如此大礼?看你如今身份应该是大白了,这真是太好了!”

    薛仁贵点了点头,将自己回涿县之后的情况向张士贵粗略解释一番。张士贵听罢一拍手掌道:“鞠义这逆贼有此下场真是大块人心啊,既然乐进将军率领主力步军在后,那咱们便率领骑兵继续追击袁军吧!”

    “好!”薛仁贵翻身上马,两员白袍将率领着三千多骑兵向着颜良兵马追去。

    颜良大军一路奔逃,可薛仁贵兵马终究是骑兵,颜良大军刚走出不过十里,其后便想起一阵战马奔腾之声。

    颜良脸色大变,悲伤道:“他们骑兵追上来了,难道士天亡我也?”

    “将军与军师先走,我为你们断后!”众将纷纷道。

    颜良脸色一横,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前番折了断后的蒋奇,如今我怎么能让你们去送死?不过一死有何惧哉?你们保护军师撤退,其他人随我杀!”

    郭图被人保护着继续南逃,颜良带着兵马折返杀向薛仁贵。

    “杀!”颜良带着一万多步兵杀向薛仁贵与张士贵率领的三千骑兵。

    “还算有些骨气,也罢既然你找死我便成全你!”见颜良策马冲来,薛仁贵低喃一声也跟着冲了上去。原本颜良若是一心逃命,自然杀不了他,如今颜良心声气魄要想战死沙场,出于对敌人的尊重,薛仁贵也觉得自己应该成全他。

    颜良一马当先,薛仁贵也一马当先,面对薛仁贵,颜良可以说是强压下心里的恐惧了。这一冲过去就没命了,颜良几乎是闭着眼视死如归的。

    薛仁贵没有选择放箭,两人之间相聚百丈之多,颜良闭着眼睛向前冲去,等待死神的降临。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陡然,后方一阵战马奔腾之声入耳,随后好似他身后的兵马传来一阵欢呼。

    “兄长莫慌,我来援你!”一道熟悉的声音在颜良身后响起。

    颜良惊喜的勒住战马,向后看去,惊呼道:“文丑?”

    “文丑?”听闻颜良的惊呼,薛仁贵大手一挥,骑兵停止冲锋。薛仁贵望向袁军身后,只见一彪骑兵纵马冲来,粗略算来大约有千余。为首一将人高马大,模样甚是勇猛,

    一千骑兵,虽然薛仁贵不惧,但文丑乃是与颜良齐名的上将。他前来接应颜良,后方会不会有袁军主力?薛仁贵谨慎行事,并不追击,骑兵便停在原地见机行事。

    文丑来援,颜良自然不会再去上前送死,兵马也停了下来,他连忙看向后方惊喜道:“兄弟,你怎么来了?”

    “你们出征,主公让我与张郃屯兵于高唐准备接应你!三日前你们请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笔趣阁
求援助,我担心兄弟安危便领军赶来了!张郃率领两万步军在后,也快到了!”文丑连忙解释道。

    “张郃也到了?”颜良望向远方,只见张郃也纵马而来,至于步卒则远远在后。

    “兄长到底士怎么回事?你们五万大军,怎么会损失过半,弄得如此地步?”文丑连忙询问道。

    “哎,为兄真是羞于启齿啊!”颜良摇头一叹,满脸都是羞耻,看向薛仁贵的方向眼中则是充满了恐惧。

    “便是此人坏我冀州大事?”见颜良看着薛仁贵的目光,文丑好似明白了什么。

    “哼,无名鼠辈,且看我去斩了他!”文丑冷哼一声,纵马冲向了薛仁贵。

    “兄弟不可,此人其勇武不可力敌!”颜良连忙惊呼道。

    文丑头也不回,毫不在意道:“不必担心,我去会会他!”

    文丑自忖自己与颜良武力独步天下,难逢敌手,便是颜良败在薛仁贵手里,多半也是中计。薛仁贵便是在强,也强不到哪里去,文丑一心要会会薛仁贵,可他哪里想得到,颜良在薛仁贵手中也不过支撑了一个回合!

    而薛仁贵这边,张士贵见文丑策马冲来,提醒薛仁贵道:“薛兄小心,此人乃是冀州上将,在袁绍麾下,武艺只在颜良之下!”

    薛仁贵摆了摆手,纵马冲出回头道:“颜良尚且不是我一合之敌,区区文丑有何惧之?”

    “……”张士贵听了顿时惊骇不已,被薛仁贵惊的说不出话来。薛仁贵擒拿高览之时,虽然看似是用计,但张士贵知道那是薛仁贵故意为之,引诱颜良上当的。暗地里张士贵已经无限估大薛仁贵的实力,可没想到还是低估了。颜良都不是他一合之敌?

    张士贵吞咽着口水,看向薛仁贵的方向,想要看看盛名之下的河北上将对上薛仁贵这个明不见经传的绝世猛将,到底士怎样一番情形。

    而颜良这边,看文丑不听自己的劝阻,执意要去与薛仁贵交战,颜良大叫不妙。好在此时张郃已经赶来,颜良连忙向张郃道:“快,隽义,文丑不是他的对手,你快上去帮他!”

    “这?以多欺少岂是我辈英雄所为?”张郃犹豫道。

    “你快去,文丑若是丢了性命就完了!”颜良急道。

    张郃胡疑道:“那贼将如此勇猛?文丑将军武艺称雄冀州,他能杀的了文将军不成?”

    “我尚且不是他一合之敌,文丑又能如何?你快去,否则大事休矣!”颜良气急败坏道。

    “什么?”张郃听此脸色大变,在顾不得以多欺少,颜良此人向来自视甚高,他如今说不是那白甲将一合之敌,那都是谦虚了。若是文丑与他交手……?张郃不敢在想,连忙策马冲了上去。

    见张郃冲了上去,颜良还是不放心,咬了咬牙道:“不是我以多欺少,而是敌人太强大了!”

    说着,颜良竟然也是策马冲了上去,这情况,是要以一敌三?

    场上,文丑率先冲向薛仁贵,文丑是枪,薛仁贵是方天画戟。见了薛仁贵的武艺,文丑冷道:“无名小卒,报上名来!我枪下不斩杀无名之辈!”

    薛仁贵战马一停,持戟立在马背之上,先前他虽然大败袁军,却不曾通名,如今文丑问起,正好让自己大名威震天下。于是薛仁贵沉声大喝道:“河东薛仁贵!”

    “果然是无名小卒,哼也敢学吕布用戟?看我取你性命!”文丑冷笑着嘲讽道。

    薛仁贵并不言语,只坐在战马之上等着文丑攻来。文丑杀至薛仁贵身前,手中长枪高挺,角度叼专望薛仁贵心窝里刺去。

    “叮,系统检测到薛仁贵与文丑交手,薛仁贵当前武力107,文丑武力97,统帅83,智力46,政治39!”

    要杀文丑,薛仁贵一枪便够了,不过薛仁贵还想看看这盛名之下的河北上将有何能耐,因此并未下死手。文丑一枪刺来,薛仁贵却只是只躲不还手。

    文丑枪法精湛,沉稳有力,角度叼专,可这一切在薛仁贵眼中却算不得什么。

    方天画戟尚未抬起,薛仁贵只在马背上将身子一转,便躲开了。

    “什么?”文丑眼神一变,惊讶于薛仁贵的实力居然出乎自己意料,自己凌厉的一枪就这么被薛仁贵如此轻描淡写的化解了?但文丑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他薛仁贵便是在强,还能杀了自己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