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401章大败袁军

第401章大败袁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堂堂冀州上将,河北四庭柱之首的颜良在薛仁贵手中居然一招也没有走过就败了。颜良口吐鲜血,夺了匹马抱鞍吐

    血而逃。

    颜良一逃,他身边的骑兵连忙上前防止薛仁贵继续追击。薛仁贵持戟斩杀数名袁军骑兵,在看颜良之时,颜良已经逃出数丈,冲回本阵了。

    “随我杀!”薛仁贵摇了摇头,这颜良未免太好运了,接连三次在他手上逃了性命。既然如此薛仁贵也不去追了,颜良毕竟是袁绍麾下武将第一人,杀了他,跟冀州袁绍便没有迂回的余地了。

    而眼下诸侯大战,虽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但能不彻底结下冀州这个敌人最好。冀州相比幽州富庶,若是袁绍视幽州为仇敌,拼命攻打幽州,几战下来,幽州就支撑不下去了,而冀州底子厚没有这个顾虑。颜良要跑,薛仁贵也没有斩尽杀绝,毕竟日后若是有利用袁绍的地方,也还有说话的余地。

    颜良跑了,可这三千骑兵群龙无首却逃不了,薛仁贵纵马冲杀过去,冀州骑兵可远远比不上幽州久经沙场的骑兵。又有薛仁贵这个绝世猛将在场,一个冲锋,袁军骑兵便溃散了。

    骑兵四散而逃,薛仁贵带着骑兵径直杀向高地营寨之下的袁军。

    颜良逃回中军,惊恐看着薛仁贵,郭图进言道:“如今骑兵溃散,那贼将勇猛无敌,连你也敌不过他,还是尽快撤退吧!”

    “撤退?”颜良望着涿县内不断涌出兵马,其他几面营寨士兵也纷纷聚拢而来。在看气势汹汹,在骑兵中纵横无敌的薛仁贵,若是等薛仁贵带领骑兵冲了进来,那必然是死伤惨重啊。

    看着薛仁贵,颜良心里一寒,不自觉的心里一颤:“退兵,快退兵!”

    颜良已经受伤自不能断后了,袁军其他将校纷纷收拢骑兵前去阻拦薛仁贵。颜良郭图等人纵马而逃,其余步卒紧随死后,营寨下的坡道之上袁军也纷纷退下而逃。

    幽州军聚拢而来,追上袁军一阵厮杀,喊杀声立时响起,声传数里。

    一路追杀,薛仁贵只率领骑兵冲锋,杀入步卒之中摧毁其阵型,随后步军跟上,斩杀,擒拿被冲乱的袁军。

    从涿县到易水之畔,几十里范围内尸横遍野,颜良率领大军一路逃到先前停放船只之处。好在先前让人看守船只,如今只需直接上船便能渡河。

    粗略清点一番兵马,只剩下一万五千有余,虽然后方源源不断逃来士卒,但眼下逃命要紧,顾不上他们了。也就是说那些兵马不是被幽州军斩杀便要被生擒了。

    “四万兵马入渡易水,如今只有一万五千兵马才得归来,五万兵马我损失过半!如何对得起主公的信任啊,不如一死谢罪!”

    颜良面色凄凉,面难跪到拔出配剑架在脖子上,便要自吻。周围将校连忙将他抱住,纷纷劝阻道:

    “将军,咱们尚有一万五千人马,易水对面还有一万人马看守粮草,整合兵马过后未必不能反败为胜啊!”

    “谁知道幽州实力如此强悍,狄青潘凤等人不在,涿县还有这等精兵强将啊!”

    “您是主公麾下栋梁,主公没了谁也不能没有你啊!”

    “是啊,有那白甲小将在幽州,幽州根本攻不下来啊,若是主公知道,不会怪罪你的!”

    一说到薛仁贵,颜良也没了脾气,自己武艺独步天下,但在薛仁贵手上居然一个回合就败了,尽管因为受伤了,但就是没受伤又能如何?想到这里颜良才松开配剑,悲凄道:“也罢,我便留此残躯由主公处置吧!”

    颜良等人上了战船,大股兵马还在登船,便在此时,薛仁贵率领骑兵追了上来。颜良仓皇失措,连忙下令兵马开船逃命。

    只是一行步卒在岸边被薛仁贵的骑兵追上,大多数兵马逃上了战船,少数人落下易水,或者被薛仁贵骑兵追上。来时能容纳四万人的船只,如今只有一万多袁军逃了,其余木伐船只袁军无法销毁,正好能让幽州军渡河。

    易水河畔大约还有两千袁军无法渡河,被薛仁贵骑兵赶上,许多人急于渡河惊慌失措想要渡河反而落下易水。燕赵大地多豪杰,但水性却是不佳,掉落易水的袁军一阵哭爹喊娘。北方又有逃蹿而来的袁军。因此易水河畔一阵混乱,薛仁贵短时间也无法渡河,追击颜良。

    许多袁军想要趁乱上传渡河,河畔之上混乱不堪,薛仁贵见此眉头一挑,取出震天弓接连射杀几十个制造出混乱的袁军。

    这时袁军才稍微冷静下来
超脑天医无弹窗
,不敢妄动,薛仁贵大喝道:“降者不杀,否则本将将你们赶入易水!”

    赶入易水?听着这个杀气凛凛的恐吓,袁军看向那宽阔的易水,不识水性的他们进了易水便是死路一条啊。薛仁贵虽是名将,但却不是善茬。等候片刻袁军仍是没有投降,薛仁贵大手一挥,骑兵向前推进,便要将袁军挤下易水。

    河畔拥挤,袁军退无可退,骑兵只前进几步,便有袁军被挤落易水。见薛仁贵真这么凶狠,袁军这才纷纷下跪放下武器投降了。

    薛仁贵挥手让降军退去一边,对着一个骑将道:“你率领五百骑兵看守降军,等待乐进将军过来,我先率领骑兵追击颜良!”

    薛仁贵带着剩下的一千多骑兵上了打的船只,渡过易水,前去追击颜良。

    渡过易水之后,还有广袤的幽州之地,若是放任不管,颜良大军势必还要侵略百姓。只有将颜良带来的兵马赶回幽州才行。

    薛仁贵带着一千多骑兵渡过了易水,上了南岸便向前奔去。而颜良直奔粮草輜重囤积之地,此地数里之外,张士贵率领骑兵在地驻扎。

    这几日来,这看守輜重的袁军曾多次想要劫掠幽州,但张士贵有先见之明,凭借着骑兵的优势,不断袭扰,让这一万步卒一事无成。这些步卒吃了大亏,又担心輜重被张士贵毁了,于是便也放弃了劫掠四方,老老实实的看守着輜重。

    “张司马前方发现颜良兵马!”张士贵正歇息,骑兵飞马来报。

    “颜良?他回来了?”张士贵惊讶道。

    “颜良如今身边只有一万多兵马,似是溃败!”骑兵回答道。

    “他们可有骑兵?”张士贵问道。

    “骑兵没有,只有落荒而逃的步卒!”

    张士贵一排手掌,笑道:“既是步卒,咱们便前去截杀,拖住颜良大军。”

    说干便干,张士贵当即翻身上马,前去拦截颜良。颜良都是步卒,眼下优势溃败之势,便是他们人多敌不过。凭借着马力也能安稳逃脱。两千骑兵当即跟张士贵向前拦截颜良。

    不过一会,旷野之上张士贵率领骑兵正欲着颜良的败军。

    “是你?”颜良顿时认出了张士贵,几日前便是他率领骑兵策应鞠义的先登营想要将他引入埋伏当中。并且耳根还大战几十个回合。颜良顿时有些头痛,想不到张士贵还率领骑兵在这儿。若是平日,颜良自然不惧怕张士贵,可现在他有伤在身,后有追兵,若是张士贵成功拖延,等薛仁贵一到,那后果当真是不堪射向。

    “将军先走,我去拦着他们!”看着张士兵骑兵冲了上来,大将蒋奇当即带着麾下步卒前去拦截张士贵的骑兵。

    “冀州大将蒋奇在此,来将通名!”蒋奇大喝道。

    “吾乃张士贵是也!”

    蒋奇破口大骂:“无名小卒也敢放肆!看我杀你!”

    “哼,大言不惭!”张士贵只冷笑,催马挺枪直取蒋奇。战无三合,张士贵反手一枪将蒋奇刺于马下。

    前方袁军步卒死死拦住骑兵,颜良主力还是逃了,后方看守輜重的兵马也听见战斗的声音,赶来接应颜良。若是被他们两方夹击,便是他是骑兵也难以逃脱,无奈之下张士贵只得率领骑兵暂时离开。

    颜良汇合了看守粮草輜重的大军,便下令放弃粮草輜重,逃回冀州。薛仁贵等是骑兵为前部,眼下他们的兵力相差不大,可一想到薛仁贵,颜良就放弃了继续作战的想法。一人成军,更何况对面骑兵众多,继续作战,殊为不智。

    颜良大军撤退,拼命向冀州狂奔,可人力再快,也快不过马力。张尸体只率领骑兵远远跟着,打算等待主力前来一起追击。从这里距离冀州高唐县尚有百里,想要逃脱起码也要一天多的时间,因此张士贵并不急躁。

    果然不过半个时辰,张尸体便听到后方一阵马蹄声响起。张士贵回头看去,只见为首一将一身白甲威风凛凛正是薛仁贵。

    张士贵大喜,暗道:“薛仁贵亲自领兵,看着鞠义那个小人被正法了!”

    薛仁贵纵马赶来,见着马上的张士贵却翻身下马了,向着张士贵拱手躬身行礼:“薛某多谢张士贵大恩,若不是张司马恐怕薛某还不知要被鞠义这恶贼蒙骗多久!”

    说起来,薛仁贵如今恢复了应梦贤臣的身份,又是先登营临时的统帅。虽然没有明确的职位,但地位怎么也比张士贵一个司马高。可薛仁贵却还是起身行礼,足以见他对张士贵的感激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