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99章运筹帷幄,用兵如神

第399章运筹帷幄,用兵如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鞠义的丑事已经败露,他手底下那些心腹一个个也惊恐无比,担心大祸临头。

    锦衣卫站在薛仁贵身边,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薛仁贵道:“薛大哥这个是鞠义心腹名单,跟着他一起为非作歹的都在上面了!”

    薛仁贵大喜,接过纸条走上前来,士卒们正兴奋的大叫,薛仁贵压了压手,不过片刻士卒便平静下来了。

    薛仁贵将纸条捏在手中大声道:“如今颜良大军就在城外,我不得不谨慎了。跟着鞠义的人还请出列,我暂时收缴你们兵权。不过你们放心,此事只追究鞠义一人,待颜良大军退去,我自将你们释放!”

    薛仁贵话音落下良久却无人出列,薛仁贵脸色一沉晃动纸条道:“这上面都是名单,跟着鞠义行过恶事的自己站出来。交出兵权此次过后既往不咎!若是等我喊出名字,与鞠义同罪!”

    薛仁贵此言一出,军中几个鞠义的心腹终于按耐不住了,只得咬了咬牙踏步而出。不过终究还是有几个人心怀侥幸,薛仁贵在营中呆了一年,这些人可以说他都能喊出名字了,薛仁贵当即便将几个不肯出来的鞠义心腹揪了出来。

    “饶命啊,我等知错了!”几人纷纷跪地求饶。

    薛仁贵脸色一冷沉声道:“先前我已经给过一次机会了,你们本就有罪,可却心存侥幸怪得了谁?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军法更不容情!我话已经说了出去,绝无收回的道理,将他们给我带下去!”

    几人哭喊着被兵士带了下去,先前几个主动出列的鞠义心腹见此一个个都吓得身体颤抖。薛仁贵看着这这人笑道:“我先前说了主动出列我既往不咎!只不过如今颜良大军在城外暂时不能让你们掌军!便将你们先收押起来待颜良退兵之后你们在回来!”

    几人大喜,纷纷躬身致谢:“多谢大人饶命。”

    恩威并施,才能掌控大军,这些心腹自然是死有余辜,可这些人虽然为恶,却是军中的军侯,百夫长等将领,他们手下还有许多兵士。若是都杀了,兵士难免人心惶惶。所以薛仁贵便杀一半,用一半。

    看着这几人薛仁贵大喝道:“空缺出来的职位暂时由伙头军接替,待大战过后便行军中比武,所有人皆可参加,能者局之!”

    如此一来,鞠义的那几个心腹也是大喜,不仅不用死,等颜良退军之后还能参加比武,甚至可能继续担任军中官职?几人拱手谢恩也被带了下去,连鞠义的几个心腹都服气了,更何况这些士卒?

    恩威并施之下,先登营已定!

    田畴满意的看着薛仁贵,笑道:“薛将军治军之能真是让我佩服,弹指间便定了先登!日后前途定然不可限量啊。”

    “先生过誉了!”薛仁贵笑了笑,陡然眉头一挑,只见营门外几个骑兵纵马过来了。

    “先生,将军,颜良兵马又有异动,乐进将军已经赶往城头,请你们前往城头!”骑兵飞马赶到,冲着薛仁贵与田畴秉报。

    “袁军士气已泄又退下云梯想要攻城已经是不可能了。估计他们是想外出劫掠四方,破坏我幽州富庶!”薛仁贵思忖道。

    “走,咱们快去看看!”田畴点了点头,二人上了马匹,直奔城楼而去。

    上得南门城楼,乐进此刻正望着城外,薛仁贵也向城外看去,只见颜良大军军营之中,许多将士分批出城向着四方而去。

    “袁军要劫掠我幽州了!”乐进凝重道。

    “将军不必担心,我先前建造的营寨便是为了应付此事。袁军分批出去劫掠,可下令四门旗手打出旗号,下令营寨兵马出击!”薛仁贵自信道。

    “好!”乐进点了点头,下令城头上的旗手打出信号,远处营寨之上也有旗手响应。不会一会营寨之中便有一千五百兵士杀出,袭击袁军。

    劫掠?袁军自然不会是几万人马单单劫掠一个地方了,那样效果太小,耗费时间太长,恐怕没有得到什么狄青兵马便赶回了。颜良兵马攻城伤亡近万,只剩下三万兵马,于是颜良使两万兵马仍是驻扎在城下,派出一万兵马于四方劫掠。

    一万兵马分布四方的话,四门外的营寨也有一万兵马分别驻扎。并且袁军劫掠阵营溃散,而营寨中的兵马确是以弓箭长枪为兵器阵型整齐出击。

    每个营寨有两千五百兵马。如今出来拦截袁军的是一千五百兵马。五百长枪兵在前,一千弓箭手在后,剩下的一千将士也是驻守营寨,在营寨高墙上使弓箭严阵以待,准备接应出
末世大回炉小说5200
击的兵马。

    袁军一万兵马分成数批向当个方向赶去,而营寨之中的幽州军长枪兵在前,弓箭手在后前来拦截。

    “竟然敢主动出击?给我杀?”两军交锋,可袁军因为劫掠的缘故阵营散乱,而幽州军却阵营整齐。袁军冲锋而上,但幽州军确是手挺长枪结阵缓步上前推进。后面的弓箭手不停向着袁军放箭。

    以散乱阵营冲击长枪阵,袁军自然是不敌的,又有弓箭手放箭,不过一会,袁军便死伤惨重。袁军溃散奔向四方,幽州军也不追赶,径直返回了营寨之中。

    城头之上乐进见袁军纷纷溃逃至城下大营,满意的点了点头,但旋即他又有些担心道:“袁军败退回去,若是颜良大军也组织阵型前进,或者是大举进攻营寨又该怎么办啊?”

    薛仁贵笑道:“不用担心,他们组织阵型劫掠,速度自然不快,等到狄青将军回来,能得到什么?至于他们集中兵马攻打营寨,也不是那么好攻打的,他们现在三万人马,而我们两万正规军,五千郡兵,他们已经没有优势了!他若是全力攻打营寨,我先率领骑兵冲杀一阵,步兵随后出击必能大败他们!”

    听了薛仁贵的话,乐进忧心尽去笑道:“听闻你擒拿高览,射伤颜良,马上功夫必定独步天下,吕布也是用方天画戟,我看你丝毫不下于他,待会便看你神威了!”

    “将军放心!”薛仁贵拱了拱手,二人看向城下,且看颜良大军如何行动,准备见机行事。

    城下,数股准备劫掠的袁军俱是被营寨之中的兵马杀退。纷纷返回南门城下袁军大营向颜良秉报。

    “岂有此理,他们居然敢主动出击?来人给我出击灭了四方营寨!”颜良大怒道。

    “分兵灭之?”郭图眉头一皱道。

    “军师有何不妥?”颜良立刻询问道。

    “每个营寨有两千五百袁军?居高临下易守难攻,你用多少兵马攻打?”郭图询问道。

    “五千兵马可否?”颜良轻声问道。

    “北门暂且不要攻打,否则城内兵马出兵马里应外合我们无法接应,只攻打南面与东西两面,若是城内兵马出击,咱们也好接应!”郭图想了想吩咐道。

    “还是军师谨慎!传令下去,南东西三个方向营寨各出五千兵马攻打!”颜良当即下令道。

    很快袁军中兵马各出,一万五千人马分布各个三个方向攻打营寨,独留北门营寨不攻。

    “五千人马?营寨可能守得住?咦,为何他们不攻打北门营寨?”乐进疑惑道。

    “北门营寨太远,他们是怕我涿县兵马出北门与营寨中的兵马里应外合,他们无法来得及援救!”薛仁贵解释道。

    “咱们现在可出击?”

    薛仁贵摇了摇头笑道:“将军放心,他们没有大型器械,五千人马想要攻打下来不可能的!先消耗他们,等颜良大军进退两难之时在主动出击!”

    城下,颜良大军出击,南门方向,是袁绍大军蒋奇率兵攻打。五千兵马直奔营寨之下,营寨建立在高坡之上,蒋奇在坡下,看了这营寨,只见营寨上的女墙上弓箭手严阵以待,下方也是几排长枪兵持枪严防。

    本就是居高临下,从高处向下射箭简单,从低处向上射箭却不容易啊。果然是易守难攻!

    不过蒋奇好似发现了什么,轻笑道:“哼,木制营寨有何可怕?来人给我放火箭!”

    顿时,袁军纷纷将箭矢点过,火箭向着营寨中激射而去。只是火箭射在营寨上的木头之上,箭矢燃烧之后就灭了,而营寨却无法点燃。

    “这是活木?又浇了水?”蒋奇脸色一沉,发现了营寨的不同。

    若是平时,这种营寨围个三五日,里面清水粮食用完,弹尽粮绝自然拿下,若是携带了投石机之类的攻城利器一番轰炸自然就拿下了。只是眼下时间根本不够,投石机也是没有,只有强攻了。

    “给我杀!盾牌兵在前,枪兵在后,弓箭手掩护!”蒋奇一声令下,袁军顿时结起阵营杀向营寨。

    这个阵营若是是在平地之上自然是十分恰当,可眼下幽州兵占据地利。袁军虽然有前排盾牌兵掩护,但营寨上的弓箭手占据高处,盾牌?箭矢直接越过了盾牌射向了后面的枪兵,甚至还在后面的弓箭手。

    而那营寨,其上建造的仿佛就像城墙一般,幽州军站在里面,就好像前面有了盾牌一般,箭矢对于营寨里面的将士威胁不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