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98章执掌先登

第398章执掌先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此时鞠义脸色当真是说不出的恶心,证据?锦衣卫简直是将他一年来的所作所为都编撰成书了,好似鞠义吃的什么,穿的什么都了如执掌。

    鞠义感觉自己只怕洗澡的时候都被锦衣卫给盯着了。不止是鞠义心中恶心的不行,一众文武中有些人心中也是心虚的不行,自己做的那些事会不会被锦衣卫知道?

    证据?锦衣卫手中简直是要多少有多少,有证明薛仁贵身份的,有鞠义隐瞒薛仁贵身份的,甚至还有夺取薛仁贵功劳的。一份份记录的详细无比,鞠义此时早已经是面如死灰,这些证据中任何一样,都能要了他的性命,让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啊。

    终于,锦衣卫将所有证据一一拿了出来,拱手道:“至于擒拿高览,箭伤颜良,此事也是薛大哥所为。当时鞠义他身着白衣,周边心腹也身着白衣想要混淆视听。不过他心腹中也有我锦衣卫的人马,几位大人若是不信,可以召见他们上来一问便知!”

    众人皆是看向鞠义,只见鞠义如今身子瘫软在地,辩解?已经没有用了。

    刘虞摆了摆手示意锦衣卫暂且退下,并未召集剩下的锦衣卫,毕竟锦衣卫身份敏感,如今鞠义这种情况他已经是山穷水尽了,不差锦衣卫那点人证指控他了,锦衣卫的身份能不暴露还是隐藏起来最好。

    刘虞看着地上一脸绝望的鞠义,冷笑道:“鞠义,事到如今你可认罪?”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锦衣卫?原来一开始从先登建立之初,我就被锦衣卫所监视着,毫无秘密可言!”鞠义满脸灰败之色,瘫软在地,摇头苦笑道。

    众人只道鞠义放弃抵抗,放弃辩解,却不想鞠义此事眼中满是狠辣之色。他怎么这么心甘情愿就认输送死呢?便在众人放松警惕之时,陡然鞠义身体一动飞跃而起。

    “老贼拿命来!”鞠义的目光并没有放在其他文武之上,而是将主意达到了刘虞身上。奋力一搏,若是能擒获刘虞他也能以此为要挟,大不了逃出幽州,浪迹天涯落草为寇同样逍遥快活。若是失败。反正鞠义也觉得自己活不了,不如奋力一搏!

    鞠义身体跃起间寒芒一闪,手中陡然多了一把匕首。鞠义陡然冲向刘虞,殿内众人却猝不及防啊,一个个大惊失色的喊道:“保护大人!”

    只是有薛仁贵在场,岂容鞠义行凶?薛仁贵便站在鞠义身边不远,鞠义一动薛仁贵立即便反应了过来。薛仁贵踏步而出,伸手这么一抓。只见冲向刘虞的鞠义顿时止住了脚步,薛仁贵一手便抓住了鞠义的后背。鞠义被制前进不得,陡然一个转身匕首刺向薛仁贵。

    薛仁贵只伸出左手,匕首寒光凛凛刺来,薛仁贵却一把捉住了鞠义那些匕首的手腕。稍微这么一用力,鞠义吃痛匕首便掉落在地了。

    “逆贼安敢行凶?”捏着鞠义的右手手腕薛仁贵这么一用力便将其手腕扭折了,以防他在伤人。薛仁贵将鞠义推到在地,周围将校顿时拔出配剑看着鞠义,防止他在暴起伤人。

    刘虞惊魂未定,吸了口气看向薛仁贵笑道:“你又救了本官一条性命,这鞠义当初本官就不该收容他。以至于养了这白眼狼一年,不仅仅不思回报君嗯,反而隐瞒陛下苦心寻找的应梦贤臣。哼,薛仁贵,这鞠义他陷害了你一年,我便将鞠义交给你来处置如何!”

    “使君且慢,薛某不敢处置此人!”薛仁贵连忙拱手拒绝道。

    “怎么?这鞠义作恶多端,罪该致死,陷害于你,让你这一年来浑浑噩噩毫无作为,你便不想报仇雪恨么?”刘虞疑惑道。

    薛仁贵吸了口气解释道:“鞠义以应梦反臣之事诓骗于我,让我虚度一年光阴,每每想起在家中寒窑受苦的妻儿我便心如刀割,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只是处置鞠义,小人是万万不敢的!”

    “既然你如此恨他,我将他交给你处置,那是两全其美,你为何不敢啊?”

    “使君容秉,收留鞠义乃是陛下的主意,陛下仁慈暂且相信鞠义,让他组建先登营,想不到他做出这种这种小人行径。可是如今他犯下这等罪过,只有将他交给陛下处置,若是我们擅自处置,传扬出去,岂不是说陛下不会用人,无识人之明了么。”薛仁贵拱手解释道。

    刘虞听了连连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本官还没想到,这鞠义应该交给陛下处置,咱们擅自处置了他,到时候天下人便说陛下不会用人了!”
辣手神医最新章节


    看了一眼地上的鞠义,刘虞沉吟一番道:“这样吧,待颜良兵马退去之后,就由你押送鞠义入京面圣。陛下找寻你良久,此次你又立了大功,正好一并嘉赏!”

    “多谢使君!”薛仁贵听了喜形于色,熬了一年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来人,将鞠义收押天牢严加看管!”刘虞看了眼被制的鞠义,沉声下令道。

    鞠义被带下去之后,一场风波总算结束了,田畴拱手道:“使君,鞠义虽然犯罪被擒,但其先登营中却又不少心腹,如今涿县正是多事之秋,还是应当尽快稳定这先登营为好!”

    “既是铁证,想来鞠义那些心腹也不会为他卖命。只是由谁去统领这先登营呢?”刘虞抚须为难道。

    “使君,在下推荐一人!”那锦衣卫百户拱手道。

    “哦?是何人?”刘虞惊喜道。

    “正是我薛大哥!”

    刘虞摇了摇头道:“不可,先前鞠义在军中宣扬仁贵造反,若是在使他去统领先登一时恐难以心服!”

    “使君放心,这一年来先登营训练之时,四处歼灭山贼,薛大哥便立功无数,军中将士都知道他,对他心服口服,而鞠义任人唯亲,嫉贤妒能,若不是他有些亲信,将士们早就对他恨之入骨了。并且先前鞠义说薛大哥是奸细反贼,军队中不信的也大有人在!只要军侯派遣官吏去军中宣传鞠义的罪过,在由锦衣卫从旁协助,以薛大哥的本事,掌控先登便不成问题了!”

    刘虞听了大喜道:“若果真如此,先登营将士如狼似虎,非薛仁贵不能统领!田畴你跟随薛仁贵与这百户一同前往先登营,协助他掌控先登!”

    刘虞在看向薛仁贵道:“这先登营就先交在你手里了!”

    “大人放心!”几人拱了拱手,便退了下去前去整合先登营。

    毕竟鞠义被擒拿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先登营为两极分化,一部分是鞠义的铁杆心腹,一部分则是不服鞠义的人。若是鞠义的心腹担心降罪下来,而出逃叛乱,眼下正是交战的紧要关头,可不能有半点马虎。

    鞠义一被拿下来,薛仁贵等人就立刻前来掌控先登营了。

    薛仁贵等人来到先登营营房之中,见薛仁贵过来,众将士大惊失色,纷纷赶来。

    一部分人为鞠义心腹,见了薛仁贵立刻拔刀相向:“薛礼你这逆贼为何再此?”

    “快将他捉拿起来!”

    而另一部分人,见了薛仁贵则是无比的惊喜:“薛大哥你果然不是奸细,肯定是弄错了!”

    “能在见到薛大哥真是太好了!”

    两批人对待薛仁贵的态度全然不同,薛仁贵没有做声,而是看向田畴,他是刘虞的心腹,由他来说才有说服力。

    田畴点了点头,由他带头,几人走上点将台,田畴沉声道:“鞠义犯上作乱,薛礼本名薛仁贵,乃是陛下要寻找的应梦贤臣,可是鞠义知道后却隐而不报,反而以应梦反臣蛊惑薛仁贵,利用他立功,并贪墨之!”

    此言一出,台下议论纷纷,鞠义几个心腹,知道实情的人脸色大变,而不知道实情的人纷纷开始谴责鞠义了。毕竟鞠义只是一个冀州外来的将领,人本就拍外,更何况鞠义不得人心?一时间鞠义被人骂的狗血喷头,甚至鞠义从冀州带来的心腹也被牵连了。

    “薛仁贵擒拿高览,射伤颜良,鞠义见功劳也差不多了,便打算杀薛仁贵下手。幸好薛仁贵武艺好强,逃出他的手掌回到涿县,这也是鞠义告诉你们薛仁贵是奸细的愿意!”田畴见众人义愤填膺,继续说道。

    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

    “薛仁贵回到涿县,告知使君大人实情,今日又守城有功,射杀袁军猛士千人,获得我等信任。鞠义回来之后,与薛仁贵对峙,如今他已经俯首认罪被关押大牢!”

    “然先登营不可无主,使君决定暂时让薛仁贵执掌先登,你们可心服?”

    “服!服!服!”顿时,先登营将士一个个大喊起来。

    叫喊声响彻云霄,良久之后众将士才停了下来,但一个个却欣喜无比,跟着鞠义这个嫉贤妒能的小人,这辈子哪有出来之日?只有跟着薛仁贵这种有本事,有才能的人,才有出头之日啊。

    薛仁贵苦尽甘来,先登营中被埋没的将士其实他是苦尽甘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