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95章坐看小人卖丑

第395章坐看小人卖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薛仁贵从日渐天明之时,到太阳当空。薛仁贵震天弓在手,一千根箭矢尽数被射光了。并且一千根箭矢,尽数射中袁军,除了颜良侥幸未死,剩下的九百九十九个袁兵尽皆倒落城下。

    服?敬佩已经不足以表明城头上幽州军对于薛仁贵的敬佩了。

    惊为天人!这群士兵看向薛仁贵的女方,仿佛是看待天神一般。

    “箭神,箭神!”袁军被压制在云梯中间部分,城头之上的将士终于可以松了口气。一个个看向薛仁贵,兴奋的大声呼喊着。

    “箭来了,箭来了!”一个士兵飞快从城下奔来,肩膀上扛着一捆箭矢。

    有的士卒先前因为守城没有看到薛仁贵的箭矢神技,如今得了空闲,一个个看向薛仁贵,想要目睹薛仁贵的神箭之术。

    “还请薛兄弟一射,让我等一观神箭之术!”士卒纷纷大喊道。

    “哎呀,薛兄弟你手指磨破了,还是休息休息,免得伤了手指!”一个士兵陡然休息到薛仁贵的手指血迹斑斑,连忙劝阻道。

    “哦?”薛仁贵这才反应过来,抬起右手一看,捏箭的手指因为连续的射击将手指给磨破了,滴滴献血从手指上滴落。

    “薛兄弟歇歇吧,如今袁军已经稳住,您不需要如何卖力了!”

    “哎,只是不能见识薛兄弟神射,真是可惜啊!”

    薛仁贵听了微微一笑,随手从衣衫之上撕下一块布条,随意包裹住流血的手指,捻起一根箭矢道:“我便只射这一根箭矢!你们且瞧好了!”

    整个城头的将士顿时看向薛仁贵的方向,薛仁贵弯功搭箭,双眼微眯,注视着城下。若是只射一般人,见不得他的本事,得显露一手才行。

    “啾啾!”

    陡然,一声凄厉的鹰鸣之声在薛仁贵的耳边响起,薛仁贵抬头看去,只见一支老鹰在涿县上空盘旋着。鼓励是此地血腥味吸引了老鹰前来,只是此地战争激烈,老鹰无法下来觅食,故而急得在天空中盘旋鸣叫。

    众人顺着薛仁贵的目光看去,一个个脸色一呆,一个士兵呆呆道:“薛兄弟,这老鹰离咱们足足几百丈六百步有余啊,您要射这老鹰?”

    “不错,你们且看好了!”薛仁贵点了点头,震天弓向天仰着,箭矢斜指天空中盘旋的老鹰。薛仁贵双眼微眯,旋即手指陡然一松,只见那根箭矢,顿时向着那箭矢激射而去。

    数息时间过后,那箭矢越飞越高,甚至眼力不好的人都看不见箭矢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

    “嘎……”陡然天空之上,那盘旋涿县上空的老鹰发出凄厉的嘶鸣之声,旋即只见天空那黑影越来越近,向着大地急坠而来。

    “射中了,真的射中了!”见老鹰落下,任谁也知道六百步的距离,薛仁贵真的射中了天空中的老鹰。

    老鹰急坠大地,轰的一声,正好落在云梯之上,老鹰尚未死透,张牙舞爪间将一排云梯之上的袁军纷纷掉落城下。

    “哈哈,薛兄弟这一箭虽只中雄鹰,但却让袁军丧命十余人,真是高明啊!”城头危局解除,袁军泄了士气,想要再次攻上城楼已经是不可能了。乐进松了口气,也想着薛仁贵的方向走来,见薛仁贵正中雄鹰,衷心佩服道。

    薛仁贵笑了笑,向着乐进拱手道:“将军,幸不辱命,袁军兵力被压制在云梯中间部分,他们士气枯竭,想要在攻上来便不可能了!”

    “好好啊,果然不愧是陛下的应梦贤臣,这手箭术,便是古之养由基也万万不及啊,听说你擒拿高览,想必武艺也是卓绝!你文韬武略,陛下若是见了你必当重用啊!”乐进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薛仁贵,再无几分轻视了。

    城楼之上一片喜悦,而城外的袁军,颜良等人躲在中军之中,远远躲出数百步,以防被薛仁贵用箭狙杀。远远看去,袁军被城头上的幽州兵马控制在云梯中间部分,由于袁军中那些攻城凶猛的将士尽皆被薛仁贵射杀,袁军这一退,便不能在进了。

    躲在军中的颜良脸色铁青愤愤指着薛仁贵道:“有此人在涿县,我军想要拿下涿县,当真是千难万难啊!”

    “我军猛士被此人射杀怠尽,军队已经泄了士气,这一天一夜我军死伤万人,不足以攻下涿县了,下令兵马退下来吧!”郭图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士卒已经没有希望攻上城楼,在攻城只会白白送命。

    “撤退!”颜良下令道。

    一阵鸣金之声响起,袁军逐渐从城楼上撤退下来,颜良兵马在城外驻扎,颜良与郭图商议道:“军师,涿
农娇有福无弹窗
县有那白袍小将在是攻不下来了,咱们现在该当如何啊?”

    “涿县攻不下来,狄青等人的兵马只怕现在已经得到了消息,时间不多了,咱们便只有尽快劫掠周边县城钱粮,返回冀州吧!”郭图无奈道。

    颜良拳头紧握,不甘道:“哎,也只能如此了,只是必来幽州白白损失这么多兄弟,真是……”

    “些许兵士死了便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待多劫掠些钱粮,幽州元气大伤,来年攻打幽州便轻而易举,而有了这些钱粮也能招兵买马!”郭图冷笑道。

    涿县城下血流成河,袁军退去之后,乐进带着薛仁贵回到刺史府中。

    “是老夫误会薛英雄,还请英雄勿怪!”刺史府门口,刘虞等待良久,薛仁贵一过来,刘虞便向着薛仁贵躬身至歉。

    刘虞的歉意一来是因为一年前,薛仁贵送信时他意气用事而导致应梦贤臣被鞠义隐瞒。二来是先前他为了提防薛仁贵而将他关入大牢之中。

    如今薛仁贵解了攻城之危,一战下来先是肃清城楼袁军,后是接连射杀近千袁军。一战下来共计诸杀袁军一千多人,到了这个地步,刘虞哪里还怀疑薛仁贵的身份?

    “大人快快请起,此事都是鞠义那奸贼的过错,与您没有干系啊!”薛仁贵连忙上前扶起刘虞劝慰道。

    刘虞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老夫年迈,若是当初设身处地为你想想,也不会……。罢了,罢了,老夫不中用了,此战过后老夫便向陛下请辞,去洛阳陪伴陛下,幽州日后是四战之地,也让你们这些青年才俊施展才华!”

    “大人何出此言,幽州如今安泰,全靠您老一把操持,若是幽州没有了您……”乐进大惊失色道,也不知道刘虞为何生出了要离开幽州,放权的念头。

    刘虞摆了摆手道:“此事暂且不谈,咱们入府,你们二人辛苦了,我在府内设宴,款待二位!”

    “多谢大人!”薛仁贵,乐进二人对视一眼,拱手至谢,跟着刘虞进了刺史府。

    至于周青等人也被释放了出来,薛仁贵进了府之后,武将一排,只在乐进之后,刘虞又在薛仁贵的座位后面设置小座,供周青等人乘坐。

    宴席开始,其主题自然是围绕着薛仁贵展开,一众文武纷纷询问薛仁贵,对他的情况也摸了个清楚。而薛仁贵表现出来的文韬武略,更是让殿内文武佩服无比,治政,武艺,行军打仗,薛仁贵样样精通。

    应梦贤臣,果然名不虚传!这是一场宴席下来,众人对薛仁贵的评价。

    酒足饭饱,众人谈天说地了说的好不畅快,陡然一个士卒跑上殿来向刘虞秉报道:“使君,鞠义兵马此刻往北门而来!”

    “北门?南门有颜良兵马,他估计是绕道从北门过来了吧!”乐进猜测道。

    “这个奸贼来的正好,我正要问他治罪!”刘虞脸色一板,拍案而起。

    “大人且慢,鞠义手下终究有些心腹,若是急于治罪必会失了人心,且先让薛先生去屏风之后躲避,将鞠义召见过来,且看看他如何说!”田畴连忙拱手,制止刘虞要立刻治罪的打算。

    “哼,那就将他带上来且看看他如何说!”刘虞摆了摆手,重新坐回了座位之上。

    不过多时,鞠义,张士贵二人便上得大殿来。不过鞠义一入城便被带了过来,薛仁贵退敌之事,鞠义并不知道。

    “末将见过使君!”鞠义上得大殿,便向着刘虞躬身行礼。

    “噢,你回来的正好,颜良兵马赶到我军全力守城,终于逼退颜良,正摆宴庆祝呢!你且就坐吧!”刘虞摆了摆手,在武将末尾给鞠义增加一个席位。

    看着乐进之后的一个座位,如今空无一人,但食物明显动过,鞠义眉头一凝拱手问道:“这不知是哪位……”

    “此人是先前军中出来的一个猛士,以一人之力守住城池,所以我将他放在第二位!不过他身体受伤,稍微饮了些酒水便下去休息了。对了,听说你日前于战场之上擒拿高览,如今高览何在啊,押上来给我看看!”

    “高览?”鞠义脸色一呆,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若是说他逃了肯定行不通,说他反叛被杀了吧,又担心军中有锦衣卫告密。好在鞠义已经想好了说辞,将事情推在薛仁贵头上。

    “哎!”鞠义故意装的脸色铁青,一拍桌暗道:“大人不知,鞠义被人救走了!”

    “就走了?到底是什么回事?”刘虞脸色一沉。事实上高览如今就在涿县大牢之中,他要看看这鞠义还要想出什么恶毒的法子来陷害薛仁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