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389章骗出薛仁贵

第389章骗出薛仁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颜良领兵马退后十里驻扎,为防止先登营再次袭击,颜良兵马安营,只是让兵马就地休息,四周派遣骑兵巡逻,严阵以待。

    颜良与郭图二人席地对坐,颜良向郭图问计:“军师,斥候来报,先前那山谷两侧山林之中,有幽州大股兵马埋伏。为首乃是幽州偏将乐进。兵马大约有两万左右,他们主动出击,咱们该当如何是好呢。”

    “主动出击?他们只有两万人,咱们五万,跟咱们硬碰是不可能的。如今天气凉爽,他们可以不携带粮草輜重,只携带几天的干粮,跟咱们拖延,等待潘凤兵马赶回。”郭图抚须思忖着乐进的意图。

    “他们没有粮草輜重,若是袭扰咱们,让咱们办不成事,拖延个十来天,狄青潘凤兵马回来之后,咱们岂不是空手而归了?”颜良眉头紧锁道。

    “岂止是空手而归?沮授岂是泛泛之辈,若是他想出什么狠招数,咱们恐怕有来无回!”郭图脸色阴沉道。

    “军师,主公以我为将,为报主公大恩,我不能败,还请军师教我,我愿听军师驱策!”颜良起身拱手道。

    郭图负手而立,眉头紧缩道:“你别急,主公以我为军师,我也担不起此次大败!”

    眼下郭图一人为军师出征,不用在与许攸,审配等人争权夺利。因此郭图格外用心,并且他也不能败,就算不能胜,最少也要将兵马完好无损的带回去。否则,许攸,逢纪等人还不知怎么对付他,到时候郭图在袁绍麾下就没有什么话语权了。

    人到危机时刻,便总能爆发出潜能,更何况郭图还是袁绍麾下久负盛名的谋士。眼下没有许攸等人与他争夺,他也能全心全意出谋划策了。

    “若是乐进兵马轻装与咱们拖延,那他们身上肯定只有干粮,没有水的,也就是说他们几万人驻扎肯定是驻扎在水源旁!”

    颜良连连点头道:“不错,咱们一路过来,水也是沿途补充,他们与咱们拖延,水不是那么好带的,几万人肯定是在水源旁休息驻扎!这么说来他们是驻扎在易水一带?”

    郭图点了点头继续分析:“他们不会坐视咱们渡过易水突袭涿县的,易水周边的船只肯定被他们搜集起来了,此刻乐进大对人马便在易水旁驻守!”

    “他们主力尽出,涿县必定空虚,只有击败,摆脱他们的主力,涿县必下!我这就派遣骑兵去追寻他们主力!”颜良眼睛一亮兴奋道。

    “来人,你即可率领五百骑兵前去易水一带寻找乐进主力兵马!颜良当即召开一人下令道。

    “别急,你忘了先登营和那些骑兵了,他们就是防着咱们你,你一派兵出去,一定会被他们灭了,派少了被鞠义灭了,派多了打草惊蛇,行不通的!”郭图摇了摇头道。

    “那怎么办?难不成咱们坐以待毙不成?”

    “不,他们抛弃粮草輜重与我们迂回战斗,咱们也效仿之!我们人数占据优势,便在此处使一万兵马看护粮草輜重,使骑兵防备先登,我主力大军携带几日干粮,汇成一股平推过去!”郭图寒声道。

    “抛却粮草輜重?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颜良担心道。

    “兵行险着罢了,他们主动出击也是行险,我们这样也是行险。就看谁的运气好了。另外主公后续大军屯兵高阳正在赶来,你立刻传信主公,让他派大队兵马赶来支援。”

    颜良沉思片刻,终于咬牙道:“好,就依军师之计。”

    颜良听从郭图之计,使一万兵马看守粮草輜重,抽调出军中三千骑兵巡逻与主力大军四周。沿途砍伐树木准备建造木伐,一路向北而去。一面让人传信袁绍,请他派兵支援。

    而先登营则驻扎在颜良大军不足十里之处,勘察颜良大军的动静。

    一行兵马驻扎坐地休息,张士贵看着鞠义心急的模样,知道他瞒不下去了。在想办法图谋高览的性命。虽然高览身边有自己的骑兵看着,但眼下大战,鞠义想要杀了高览灭口轻而易举。张士贵吸了口气,决定冒险将薛仁贵骗出来。

    张士贵走到鞠义身边低声道:“鞠义校尉,借一步说话如何?”

    鞠义眉头一挑,周围心腹也顿时紧张起来,鞠义点了点头跟着张士贵来到一个偏僻处,鞠义麾下心腹也带着几百将士跟了过去。

    “鞠校尉你做了些什么不用我明说了吧?今日战场之上那白衣武将是不是你?待高览醒来自然真相大白!”张士贵陡然变脸,冷冷的看着鞠义。

    鞠义双眼一眯,原本他以为张士贵会一直盯着他,保护高览的安全。想不到张士贵居然按耐不住主动暴露身份。就不怕我杀人灭口?

    鞠义心思百转,见张士贵的模样,陡然一个念头自心头掠过。莫非张士贵
宝典sodu
也居心不良?想要分一杯羹?就算张士贵不怕死,眼下周围也是自己的兵马,大不了杀了张士贵灭口。鞠义松了口气嘴角一勾笑道:“张司马,你我此刻也算并肩作战,出生入死了吧,我一见你,就觉得与张兄弟颇为投缘,想要将一场大富贵送给兄弟如何??”

    “哦?此话怎讲?”张士贵故作不知。。

    “明人不说暗话,你是乐进派来监视我的,话已经说明白了,这场富贵送给你,就看你想不想要了!”鞠义沉声道。

    “富贵?什么富贵?”

    鞠义冷笑道:“应梦贤臣之事你应该知道吧?天子仅仅靠着一个梦便让一个白身平步青云,你心中服气吗?实不相瞒,薛仁贵此人就在我军中,先前擒拿高览,箭伤颜良都是此人所为!”

    “果然如此!你心中不服气,所以对薛仁贵将此事隐瞒了起来,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让他为你所用,用他立功,将他的功劳都贪没下来了?”张士贵冷笑道。

    “不错!此刻我将这个秘密与你共享,战后功劳我也与你平分,你不过一行军司马,麾下几百人,有了这个功劳,过后便会升迁将军。到时候我的功劳也足以盖过狄青,潘凤等人。你我二人同心协力总督幽州,日后天子一统天下,你我二人出将入相也不是不可能!”鞠义诱惑道。

    “所以呢?我要怎么做?”

    鞠义一把抽出腰间配剑,插入地下,地上躺着昏迷不醒的高览,鞠义冷声道:“杀了高览,或者你死!”

    鞠义死字一出口,周围数百先登营顿时手持弓箭围了上来。

    “杀了高览灭口,那薛仁贵呢?留着他终究是个麻烦!”张士贵阴沉道。

    “哦?你答应了?”鞠义眼睛一亮,兴奋道。

    “天子以一个梦,便让一个白身为应梦贤臣,我等厮杀半生也不及他一个梦,我如何心服?校尉你说的对,杀了高览死无对证,咱们将这功劳夺下来,足以平步青云。至于应梦贤臣?一个梦罢了,岂会成真?”张士贵冷笑着点了点头道。

    “那请了!”鞠义拱了拱手,示意张士贵杀了高览做投名状。

    张士贵负手而立,却并不动手,环视一周道:“天子锦衣卫遍布天下,你这些心腹并不可信。你将薛仁贵请来,让他杀了高览,然后咱们在杀了薛仁贵。便可以推脱为薛仁贵谋反杀了高览,咱们便可以将这些推脱得一干二净了。”

    鞠义眉头微皱,细想下来应梦贤臣在他军中之事,确实是锦衣卫调查的,若是这些心腹中真的有锦衣卫那就麻烦了,张士贵有此顾虑也算正常。

    鞠义点了点头道:“可以,不过那薛仁贵武艺高强,又有几个武艺不凡的兄弟,恐怕不好杀啊!”

    “你我二人联手,又有心算无心偷袭他,加上这些士卒还杀不了他么?”张士贵轻笑道。

    “好,便将他找来!咱们联手杀了他!”鞠义点了点头。

    以有心算无心偷袭,加上二人联手,又有士兵从旁协助,鞠义也觉得杀一个薛仁贵不成问题。

    不过一会,鞠义喊来薛仁贵,薛仁贵大步又来,但见周围兵马矗立,也长了个心眼,手持当天画戟,震天弓套在肩上。来到二人身前拱手道:“不知校尉喊我过来有何要事?”

    “你的事情我已经与张司马说了,他也认为天子对你颇为不公。我们二人商议一番,决定杀了高览,替你保住秘密!”鞠义看着薛仁贵低声道。

    薛仁贵一听大喜,向着张士贵躬身拜倒道:“多谢张司马信任,天子言薛仁贵是应梦反臣,可我薛仁贵一心为国,无奈化名薛礼,在鞠义校尉麾下,打算立些功劳以弥补我的罪过。”

    张士贵双眼微眯,心中总算弄清楚了鞠义是如何让薛仁贵心甘情愿为他立功了,好好的一个应梦贤臣,居然被他说成了应梦反臣。张士贵点了点连忙扶起薛仁贵道:“不必多谢,我向来不信梦,有机会我一定向州牧大人进言,让他上书天子,赦免你的罪过!”

    此时,由于薛仁贵向张士贵向行礼的关系,鞠义在薛仁贵背后,张士贵在薛仁贵身前。薛仁贵人高马大,却是遮住了鞠义。

    张士贵一边扶起薛仁贵,却是迅速的在薛仁贵面前露出手背,只见他手背之上居然有两个一片通红,细看下来居然是两个字:‘小心’

    原来先前张士贵一边与鞠义虚与委蛇,心里想着向薛仁贵示警的办法。负手而立之时,在手背上用指甲刻出小心二字。

    薛仁贵看了这两个字心下一惊,张士贵死死抓着薛仁贵的双手,用眼神示意薛仁贵小心鞠义。

    薛仁贵虽然不明白,但终究是多了个心眼,适时张士贵也松开捉着薛仁贵的手。(未完待续。)